榮喜站讀

精彩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 txt-970 比肩神明閲讀

Sandra Jacqueline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咳。”荣陶陶面色被憋得血红,窒息之间,发出了古怪的喉音。
七洲荒土?
吸收!统统吸收!
接二连三的提示音中,荣陶陶炸了!
荒漠至宝算是九大属性至宝之中,相对比较温和的了。
以防御、续航、感知等等能力见长的荒漠一系,并没有太过暴躁的输出。七枚荒漠至宝中,唯有一枚算是纯粹的输出——汐土。
而第四洲·汐土现在叶洋的体内,跟荣陶陶没什么关系。
即便如此,荣陶陶依旧炸了……
集齐一朵莲花所提供的能量补给,荣陶陶还远远没有吸收完毕,就在他身体容器疯狂扩充,血肉骨骼被莲花不断冲刷之时,荒土朋友们一头扎了进来。
万幸,荒漠至宝还算温和,一洲·罩土是开启绝对防御的沙球罩,二洲·闻土是在沙尘暴中感知万物。
三洲·祷土是幻术至宝,给茫茫沙漠中迷失祷告的人,赠予一座绿洲,看似给予希望、实则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
五洲·祀土是用细细的黄沙覆盖全身,构建沙壳,改变自身形象的同时,增强一定防御力,化身神明喜爱的祭品形象。
六洲·客土是沙土分身,七洲·屹土则是连接大地、减免伤害的同时,从大地中源源不断的攫取能量补给。
放眼望去,足足六枚荒漠至宝,就没有一个性情暴躁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宣告荣陶陶爆体而亡。
荣陶陶所谓的“炸”了,是实力等级炸了。吸收消化的过程骤然缩短,只剩下了无尽的填充。
他就像是一只被拎起来的鸭子,被人往嘴里狂塞饲料。
填!
填满!
可是我受…受不了,要溢出…不,是已经溢出来了!
要不你还是把我杀了吧!
我咬紧牙关你也要撬开再塞饲料吗?
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荣陶陶的九星之心轰轰烈烈的进入了八星!
夢幻紳士 逢魔篇
他却已经没时间理会了。
“呕~”突然间他一声干呕。嗯…倒也不算是干呕,毕竟吐出来的苦水全都是魂力。
但凡荣陶陶此刻身处松江魂武大学,怕是能把学弟学妹、各大教师统统喷晋级……
事实上,他体内的魂宠已经都被灌晋级了,除了没心没肺的云云犬和梦梦枭还在大吃特吃,锦玉和荣凌都很想要出来帮助主人,起码看看外面的情况。
“淘淘。”徐风华心疼的要命,急忙拍打着荣陶陶的背脊。
谁都不会想到,也许连神明·尤尔德也不敢想象,让窒息状态中的荣陶陶重新恢复呼吸的,竟然是一次干呕……
一次来自荒漠至宝,带给荣陶陶身体的自然反应。
尤尔德:!!!
天空中的大脸极度扭曲,狰狞得可怕!
在三寸星煞、雷电轰鸣,甚至是星噬山河的陨石炸裂中,天空巨脸根本不为所动。
也许她很疼,也许她正在遭受重创,但此时此刻的尤尔德,已经顾不得其他人类小虫子了!
是的,我是要死了。
但是这个触犯神明威严的荣陶陶,必须跟我一起死!
“呵……”荣陶陶猛地大吸了一口凉气。
徐风华面色一喜,未等她开口说话,便发现荣陶陶闭上了眼睛,再次沉浸在了精神世界里。
同一时间,幻术世界内。
“噗!”
水中飘荡的莲花瓣突然有了主心骨,它们急速窜出,射出了水面,宛若密密麻麻的蜂群,直冲巨人之躯。
“呲!呲……”
顷刻间,虚幻巨人的头颅被捅成了蜂窝煤,面庞像是被无数刀片撕烂了一般。
“啊!”尤尔德一声痛呼,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脑袋,身体摇晃之间,脚底与莲蓬大地有了些许的缝隙。
原来幻术的最高级别,竟是真实!
在这里,荣陶陶本不该有实体,他是由纯粹的精神力幻化出来的形象。
他本不该被溺死,更不该被人踩在脚底无法动弹。
魂武世界的至高神·织梦者,给荣陶陶上了最后一堂课!
“噗!”
荣陶陶窜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潮水虽然没有退去,但他却“活”了过来。
荒漠至宝的加入,让他的精神力直接拔高了一个层级!
严格来说,幻术世界里并没有海市蜃楼出现。
因为荣陶陶尚未掌握第三洲·祷土的使用方式,但没关系,祷土存在于他的体内,为荣陶陶提供的精神量是实打实的!
一方旧神正在陨落。
野蛮成长的渺小人族正不断崛起!
此消彼长之下,尤尔德真的能在生命的最终时刻,带走这个触犯她威严的凡人么?
“崇拜?敬畏?屈服?信奉?”荣陶陶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每每吐息之间,一道道质问的声音响彻天际,直达女巨人耳畔。
“你做过令人尊敬的事吗?”荣陶陶厉声质问道,莲花风暴再起!
这一次,莲花搅动着无尽的海水,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将神明之躯统统包裹其中!
“朝令夕改?还是玩弄众生、不顾他人死活?”
“尊老”当然是一项优良传统。
但我们尊重的到底是什么?是对方的年龄么?
当然不是。我们尊重的是老人们在岁月沉淀之下的经验智慧,是他们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
为老不尊的何其多?
狼性王爷最爱压
大街上躺着碰瓷儿的大爷,公交车上血统尊贵的大妈,你让我去尊重他们?凭什么?
史书里侵略我家园的战犯都比我年纪大,我要去尊重?笑话!
荣陶陶对尤尔德的不满有很多!
在织梦者·尤尔德的一番谜之操作下,已然开启的选拔模式就那样作废了。
旧世之人体内的星图悉数被撕碎,人生被偷走了数年,这还只是精神力强的,能觉醒的。
真正悲哀的是那些未觉醒的,整整一代人都因为织梦者·尤尔德的肆意妄为,而彻底改变了人生,偏离了原有的生命轨迹。
这就是你让我崇拜敬畏的地方?
不把人当人,全凭自己喜好?
呵,也对…神明嘛,万物众生皆蝼蚁。
你只想要有存在感,只想告诉二尾,你还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至于蚂蚁的死活,哪比你自己开心重要。
站在荣陶陶的角度,他与旧世之人生死相拼,因为旧世之人想要摧毁这个世界,荣陶陶当然没错。
但旧世之人就错了吗?
如果不是真的被抛弃背叛、伤透了心,他们会做出如此歇斯底里的决定?
“闭!嘴!”幻术世界一阵动荡,织梦者怒不可遏的声音炸响天际。
她在恼怒荣陶陶,但根本上的原因,是她感受到了自己能量的衰退……
她愤怒,她不甘。
她一切的所作所为,看似想要一场完美的落幕,实则就是贪恋权势、不想要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罢了。
“你们约定好的规则,你改个屁!”荣陶陶是彻底放飞自我了,“没了,你已经没有颜面了!”
愤怒?
谁又不是呢?
他一路跌跌撞撞,在二尾的强势束缚之下,九死一生的爬到了这里,活到了今天。
然而最后的最后,你为了彰显自己,把规则给我改了?
要不是老子这一路上以心换心,用命结交下这么多生死战友,我踏马今天真可能死在这里!
所有的执念与奋斗,血泪和汗水,统统都得在你的玩弄之间作废。
换来的也只有你的奚落嘲笑!
第一次,他听到了神明的嘶声尖叫:“闭嘴!闭嘴!!!”
“呼~”
大浪滔天,汹涌而至!
“呼~”
莲花龙卷,不让分毫!
魂武世界的尽头中,天空中那被狂轰滥炸的面庞,突然一声尖叫:“萤森…我的子民,石板!”
场地中央,二尾的脸上写满了失望,深深的失望。
就像是看待一个垂死挣扎的人。
可悲的是,尤尔德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她本该是神,受人敬仰的神。
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么?
此时,萤森道路上的变革者托,身体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血肉之躯了。
他的存世状态很诡异,由枯木和肉身共同拼凑。
他的眼中充满了绝望,面前是把他逼上了绝路的熔岩和云巅众人。
黄云精准定位,绿云治愈众生。
火焰焚烧万物,更有汐土和红云两方至宝,消融他铺盖在这一方世界里的每一处细枝末节……
退,无路可退。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神明的呼唤。
是神,在召唤她的子民!
萤森石板?
变革者托的眼睛骤然亮起,心中升起了无穷无尽的希望!
他猛地一个转身,竭尽全身力气脚下一崩,一头重重扎向了萤森石板。
变革者托满脸的希望,眼神炽热:“帮助我!我的神明!请您帮助我!”
“付出,你的忠诚!你的一切!”
变革者托的表情虔诚的可怕,大声叫喊着:“我会付出一切,为你付…啊!”
下一刻,变革者托豁然色变,忍不住一声惨叫。
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听得众人胆战心惊。
为神明献出无上崇敬的变革者托,已然被石板吞噬了足足半截身体。
“放开!放开我!你这疯…啊……”变革者托终于崩飞了出来。
从神明到疯子,短短几秒钟的时间。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虔诚的信徒,但显然,并不是这个装模作样的萤森大神。
托的头颅是完整的,但却只剩下了左半截身躯,再没有枯木帮助,只剩下了大股大股流淌而出的鲜血。
他体内的至宝似乎被石板吞噬了?
否则的话,他不该以这样的形态示人的……
“咕嘟。”叶洋的喉结一阵蠕动,站在荣远山的身后,看着前方那死不瞑目的尸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远离石板。
“嚯~!”一声娇呼,震得二尾耳膜生疼。
二尾面色不满,扭头看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身披斗篷的高挑身影。
女孩一手拽下了兜帽,似乎要将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个女孩,高凌薇之前见过,她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夏妍。
“啥…啥情况?”夏妍睁大了一双美目,一脸错愕的看着周围,“怎么乱成一锅粥啦?”
二尾不屑的冷哼一声:“你来干什么?”
夏妍开口道:“外面都要炸锅啦~
织梦者的身体时隐时现、还在块块崩塌,我就想进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她不是早该交接完毕了么,这是干啥…我的天!”
夏妍话音未落,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她看到了什么?
高凌薇在弑神?
不,确切的说是所有人都在弑神!
这个世界里的人,这么凶的嘛?
当年皮皮成神的时候,可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皮皮也是承载着先辈的遗志,努力让种族延续下去。
風一色 小說
那一次的选拔过程虽然很艰难、很凶险,但是最后的交接却很顺利。
焦阳巨人带着所有人的尊敬与祝福,安心退场。
而在这里……
夏妍反应了好一会儿,急忙问道:“这群人是哪里来的?最多也就九条路九个参选者,这怎么多出来好几个?”
二尾:“呵,作呢。”
如此话语,听得夏妍一愣一愣的。
二尾稍稍扬头,用下巴点了点远处的荣陶陶:“快结束了。”
顺着二尾的眼神,夏妍看到了一双人影。
她不确定二尾指的是谁,一名青年单手执戟、正依偎在一个中年女人的怀里。
他们像是一对儿母子,而从青年那僵硬的身体、扭曲的面容上来看,他好像正在经历着难以形容的苦痛。
“轰隆隆……”
魂力大肆翻滚之间,以母子俩为中心点,周围所有对着神明狂轰滥炸的人,悉数被掀翻了出去。
唰~
夏妍身上的漆黑斗篷自主行动,尾摆飘起,拦在了她和二尾的身前,阻绝着逼人的气浪。
随着旧神的缓缓陨落,那个青年在冉冉升起!
大势所趋不可逆,他在踩着巨人的尸骨上位!
陨落的巨人,成为了攀登者的最佳补给,也许是所谓的神格渐渐剥落,亦或者应该叫种族血脉的转移交接。
巨人陨落与莲花并行之下,让荣陶陶在大魂校的道路上一往无前,直指巅峰!
大魂校·巅峰?
不够,还不够……
其实夏妍错了。
交接仪式已经开始了。
只是不像她认知中的那样,织梦者掌控的世界里,并没有所谓的和平过度,只有崛起与征服!
只不过外人并不知晓,巨人的尸骨到底有多么难爬……
莲花弥漫、洪水滔天的幻术世界中,一颗雄伟的枯木竟拔地而起,呈遮天蔽日之姿,傲然立于世间。
荣陶陶看似在登顶,实则可能被巨人一同带走……
也许母子之间有些心灵感应吧。
毕竟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凌薇。”
“妈?”
徐风华将荣陶陶推向了远处的高凌薇:“护着他。”
“妈妈你……”高凌薇话音未落,徐风华拔地而起!
霜雪巨人降世!
徐风华的双足,几乎在一瞬间填满了角斗场,她那一张只有轮廓面庞,与神明的巨脸不断逼近!
直至双方脸贴着脸,四目相对!
如此画面,震人心魄!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荣远山只感觉情况不妙,他早早就被挤飞了出去,站在半空中。
尽管他看不清楚妻子的身体全貌,但是眼前飘荡的衣摆,其上的霜雪一阵阵有次序的流转。
这是……
荣远山心中一慌,嘶声吼道:“风华!别!你已经没有血莲了!”
世人皆知化身霜雪巨人的魂技·安河奠。
但鲜少有人知晓她所创的另外一项魂技·安河祭!
这是一项没有被录入任何书籍资料中的魂技,一项她不愿外传的魂技。
徐风华伸出双手,捧住了天空中的面庞,巨大的手指逐渐用力,似要捏碎这颗头颅:“你,该陨落了。”
下一刻,霜雪巨人一跃而起,带着神明的头颅跃向深邃广袤的太空。
煙籠之中
而徐风华的宏伟身躯上,霜雪一阵流转、亮起了刺眼的光芒……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