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笔下生花的小說 醫路坦途 ptt-860 當槍手熱推

Sandra Jacqueline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张院,外院请你飞刀!”王红就好像在门缝里监视的一样,张凡刚从电梯出来,她就蹦跶出来了。
“什么手术?”张凡捏着自己的手,手术做多了,双手的关节有点发酸,他一边问一边做着手指保健操。
这个保健操是张凡从系统里面提炼出来的,给医院外科医生都教过,上了年纪的对着个嗤之以鼻,觉得大题小做,年轻的医生都是相信张凡。
有时候进了茶素医院的外科楼,很多患者都觉得奇怪,因为年轻医生们手里像是打着法戒一样,还挺眼花缭乱的,弄的患者再次确定这是茶素医院,不是茶素道观。
说实话,这个手指保健操刚开始的时候效果一般,可常年累与的坚持下来绝对有用,因为张凡知道,如果现在不保健,自己这种数量的手术做下去,一定逃不开如同自己师父和师伯那样的手,手指头伸开,七扭八歪的如同钉耙一样。
“脊柱!”王红抿着嘴笑,张凡很是奇怪,这女人今天怎么了,怪怪的!然后忽然发现,这女人也是如同脸上挂着油碟子一样,张凡明白了,王红这是显摆呢。
还没等张凡说话,她又说了一句:“是您老师给您联系的!”
“不可能,你别上当了!”
安意淼 小說
别说卢老头就在自己家里,就算不在家里,老头也不会给张凡牵线搭桥的弄飞刀,要帮助就是一个电话,至于骨科的手术,老头绝对不会给张凡联系的。
张凡深怕这个女人被人骗了。
“肃省临床医学院的院长,是不是你老师!”王红朝着张凡背影翻着白眼。
“额!他啊,是,是老师,怎么回事。”张凡心头说郁闷也不算是郁闷,反正就好像是一种被人拉着非要摸屁股,明明不愿意,可不得不翘起来摆好架势的感觉。
“肃省某医院要升三甲,他们的重点学科是脊柱骨科,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典型手术可以拿出来的,所以就想请飞刀医生帮着去做一下。”
王红拿着记录本给张凡说明了事情。
这个医院升级,一般人不知道,感觉升级好像也没啥用,医院换个名头,难道医院的医生技术会提高?
其实这个升级以后,从收费到收入,还有床位数,还有补贴都会提升,所以在08以后的几年里忽然集中性暴发性的一波医院升级了,然后给人的感觉就是是个医院就三甲。
很多医院的重点科室不达标,然后就请外援,比如这次就是。张凡想了想,“具体怎么说的。”
“对方请您或者您的团队过去做手术,不挂主刀名,挂手术顾问,一共三台脊柱,至于费用,人家说和您亲自商量。”
张凡听完以后,一看时间,对面刚上班,张凡就把电话打了过去。人穷闹市无人问,这个事情张凡是理解的,比如以前,在夸克的时候,谁知道张凡是谁啊。
现在只要是一个学校出来的,打电话的时候都是老同学,张凡都很难么,你毕业的时候,我还在高中呢,我们哪门子的同学啊,至于给张凡当老师的,哪就更多了。
就像是张凡当年打着卢老头的大旗招摇撞骗一样,现在也有很多老师打着张凡的大旗,比如这次来结核实验室的肃省医学院的传染系的主任,张凡以前都没见过。
可人家见面就说,当年我给你怎么怎么,张凡晚上仔细想了想,到底是我当年逃课了,还是他当年就没带过本科生,弄的都成了一个悬案了。
“哈,张凡啊,我知道你忙,就给你的办公室主任留了信息,我觉得我们公管的学生比鸟市医科大的公管厉害,你看你,弄个办公室主任都是不专业的,不如你啥时候挑几个自己学校的吧,身边的人还是要自己人才放心。”
电话一通,临床学院的院长就开始胡扯。张凡也笑着和他胡扯了几句,然后就进了正题,“您就是研究脊柱的专家,您是清楚的,这种手术,还是需要整个团队的配合的,不然风险很大。”
“我懂,我懂,我怎么可能不懂呢,你就带你的团队过来,本来啊,他们想邀请肉夹馍那边的军医大的,我给了建议,为啥非要用外人呢,咱有人啊。
让茶素张凡过来!本来他们还不太乐意,我是拍着胸脯做的保证,咱自己的学生不维护,还维护谁呢。”
张凡无奈的笑了笑,“您说的对!”反正有不是挖人什么的,张凡也没精力和他在语言上抬杠,没意思。
其实人家医院就是想让张凡过来,按照目前华国的脊柱的地位,张凡虽然不是什么硕士博士导师,可张凡的脊柱分解图放在哪里,就是地位。
甚至可以说,脊柱方面也就水潭子的脊柱大主任可以说说张凡,其他的脊柱医生都没办法说张凡,想要说张凡,先把张凡的分解图给背会用熟了再说。
而且明年的脊柱硕士教材据说要把张凡的这个分解图引进去。
当肃省的医院想要找个熟人牵线张凡的时候,临床医学院的院长跳出来了,我熟悉,张凡我熟悉,我的学生!
如果是普通的手术,人家也不用找熟人,直接就找到了茶素医院了,可这个手术不太一样,说白了就是请抢手考试,被拒绝了无所谓,要是被宣扬出去,这玩意就尴尬了。
这种事情虽然很多医院都这样,上级也是睁眼闭眼的,可真被人给掀开了,就麻烦了。
所以才有了临床学院的院长找张凡的事情。张凡心里嘀咕,“哎,世风日下啊,连教授都开始帮人找抢手了吗?”
第二次被異世界召喚
院长一听张凡好像有点犹豫,直接说道:“费用你就不用操心,你一个人十万,其他按人头最低的三万。”这次院长也没说这是我给你争取来的。
这玩意就是市场价,这个可比普通的飞刀贵多了。
“行,我怎么联系,是您给我联系呢,还是我和当地医院联系。”
“行了,你也别自己联系了,我全都给弄好,你过来几个人?”
张凡想了一下,说道:“医生六个,包括我,护士三个,就个人吧!”
“要不带上你媳妇来老家转转,凑十个人,别给他们省钱,他们有钱的很。”
这种事情张凡肯定不会干,这玩意怎么说呢,你带着老婆去,人家肯定也不说什么,但心里绝对也不舒服,不是钱不钱的事情,而是你把人家不尊重。
这玩意,要是哪天当地医院院长喝醉了,绝对会说,哈,茶素张凡,什么玩意,飞刀都带着老婆来的。
这就难听了。
当年就是因为一盒破烟,被欧阳训斥的当时都有了心里阴影了,可也让张凡改掉了小眼睛的坏毛病。要不就不要,要的话就一口下去吃饱。
这就是张凡被欧阳训斥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行,哪就加一个,院办的主任王红,算一个。”
挂了电话,张凡就给医生分别打电话,首先是给麻醉科的主任打电话,“老李,有个出外的活,需要个麻醉医生,你看着派个人。”
仙医小神农
老李一听出外,赶紧说道:“是国外吗,要是去国外,科室就得开个会议,然后来个内部竞争。”
“你怎么不弄个大比武呢,你们也是,不是去国外,就是普通的国内手术。”
一听是国内手术,李主任如同针扎在气球上一样卸了气。“哦,这个按照排班,是钱薇薇去。”
医院因为张凡飞刀带人收入颇高的缘故,刚开始的时候是张凡点兵点将,后来张凡想了想,为了激励大家,就把外出飞刀选择的名额交给了科室。
这个权利,科室主任就没办法下命令直接指定了,要是直接指定,医生能闹到张凡面前去。有的科室说抓阄,有的科室说排班。
抓阄肯定不行,就算科室同意,张凡也不会同意,我是让你们努力的,你们给我来个躺赢。
抓阄不行,排班也不行,就弄了一个绩效点数,谁的手术量多,谁的手术事故少,谁的的科研论文多,谁带教好,直接形成了一个如同发奖金的系数表。
这是去国外的,至于国内的,竞争就没这么激烈了。一般都是主任点名,看医生的意愿。
“行,就钱薇薇吧,让她过来一趟。”
科學世紀的月曜日
然后就给骨科打电话。骨科方面,“找四个医生,国内的飞刀。四个骨科,一个科室出一个,最好是脊柱方面的医生。”
没一会的功夫,王亚男、许仙、周国富还有今年新来的硕士杨伟东到了张凡的办公室。
麻醉医生、手术医生确定了,还有护理。
最强屠龙系统 一眉道长
张凡给护理部主任打了个电话。
护理部主任竟然想去,张凡给否决了,不是张凡不乐意带她,她以后走的是行政路线,锻炼她没啥用处了,还不如锻炼个小护士。
下午机票就订好了,张凡回家给邵华说了一句,然后第二天就出发肃省。
肃省的飞刀比较杂乱,就好像各大列强在这里斗法一样,肿瘤方面的是被首都的医生垄断了,泌尿方面的被肉夹馍的军医大给垄断了。
心胸是三川的,脑外直接就是战场,各大医院邀请的医生都不一样。
至于骨科,水潭子几乎垄断了华国的飞刀,不过现在因为张凡的缘故,骨科估计以后水潭子不会来西北了。
华国各大省会的机场,估计就肃省的是最远的。当年这个机场是军用的,后来淘汰给地方后,就继续使用。
下了飞机,张凡就笑了,因为看到标语了,“热力欢迎茶素医疗专家团一行来我院考察访问。”
这玩意怎么说呢,有一种想当花楼头牌,又想挂个贞洁牌坊的感觉。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