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超棒的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一心萬用

Sandra Jacqueline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唔!”
正打算离开的至高妖凤,缓缓铺展着欲要煽动的羽翼,忽然又停了下来。
表现的一直很懒散的她,稍稍将身姿挺直,那张仿佛永远被紫色神辉笼罩的脸容,也不再吝啬地展现。
展现在虞渊和纪凝霜的眼前。
她显化出的人族之身,即便是端坐在神座中,还是颇为的高挑。
她肌肤白莹如玉,眉毛细长,紫色凤眼熠熠生辉,朱唇红润小巧如樱桃,鼻梁如鬼斧神工般的秀挺山峦,鹅蛋形的脸颊也挑不出任何瑕疵。
眉,眼,唇,鼻梁,脸型,任何一样单独拧出来看,都像是最精美的艺术品。
可偏偏,那精美的五官在她脸上融合以后,硬是透出一种别扭不和谐的感觉。
如东拼西凑后的产物……
似乎,她是将她漫长无尽的生命中,所有见过的奇美女子最突出的部分,在她自己的脸上糅合后呈现。
如她般的超凡生灵,后天去雕琢面容,重新呈现出一张脸,本就是很简单的事。
于是,她便集合诸天星河中,那些著名佳人最美丽的部分,将其整合到自己的脸上,弄出了现在她心目中的理想美颜。
世间,没人胆敢再质疑她的美貌,而有幸见过她现在容貌者,要么违心地称赞不停,要么就被她挥手拍灭。
也是随着她战力无穷的飙升,已没有人和妖,敢对她精心雕琢的容貌指指点点。
“你俩……”
五官皆美,组合在一起却很是别扭的她,也算是给了虞渊和纪凝霜天大的面子,妖凤卸下裹着脸颊的神辉,露出她所谓的“真容”,说道:“你俩胆子可真不小。”
千万里外,另一方星河的蔺竹筠,在残破的“星烬海域”激动地颤栗。
她感受到了!
出自于浩漭的“星霜之剑”,居然当真踏入了深黯星域,正大光明地站在至高妖凤的面前!
她谨记妖凤做出的承诺!
只要纪凝霜涉足深黯星域,妖凤就会帮助她轰碎其神位,以纪凝霜的本源,替她铸造出至高宝座!
イチヒFGO同人集
以她对妖凤的认识和了解,她知道这位妖殿的至尊,确实是言出必行。
还有,她坚信妖凤才是当世无敌!
换句话说,此刻来到深黯星域的纪凝霜,很快就会暴毙,而她蔺竹筠一定会在妖凤的协助下,顺利地铸造出属于她的极寒神路!
她生出一种熬出头的大喜悦。
轰!
极远的星河中央,一尊比源血大陆还要庞大的妖影,拍打着巨型羽翼,将数百道猩红血光衍化为利刃道则,劈在那被极寒能量冻着的暗红界壁天幕。
源血大陆剧烈地震动。
里德,大魔神格雷克,还有众多的外域天魔强者,望着那道恐怖的妖影,脸色一个比一个沉重。
倏一过来,还没来得及细看妖凤,没来得及说话的虞渊,就感受到了那一方星河的巨大变化。
他一下子就知道了,眼前端坐神座的妖凤,仅仅只是一道分身。
“似乎,那边更需要我。”
我家后院是唐朝
手持“星霜之剑”的纪凝霜,突然感应到源血大陆地底极寒的呼声,她朝着那颗硕大的“冰球”看了一下,灵魂敢一应承,她人和剑似被深黯星域的法则缠绕,一霎千万里地,直奔源血大陆而去。
同一时间,虞渊也感知到了极寒的一丝模糊念头。
它那冰封万物的寒能,需要一个能够承载的人,才能发挥出更大的威能。
毫无疑问,纪凝霜就是那个人!
在它帮自己的阳神,将霸占源血大陆的阳脉源头灵智冷冻着,而妖凤试图破开界壁时,它急需纪凝霜的参与。
我老闆是閻王
一婚二嫁 小說
纪凝霜是它用来展现力量的神兵利器!
因没有实体,它只是一股最纯粹的极寒能量,当中烙印着世间极致的冰寒法则。
仅仅这样的它,似乎阻止不了妖凤伟力的拍打,无法维持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
“知道吗?在你没有成为另一头人形泰坦棘龙前,你永远构不成威胁。”
留在此地的另一个妖凤,没有因纪凝霜的远去而担忧,她那张以精美五官堆砌的脸,朝向虞渊说道:“你过来的太早了一点。在我的计划和判断中,我破开源血大陆的界壁,和阳脉战斗的途中,你才会现身于此。”
“而且,也不应该只是你们俩。”
至高妖凤摇了摇头,轻藐地嘴角轻扬,“至少,也带上深渊巨蜥,溟沌鲲,还有龙颉、钟赤尘才行。当然,以你的能力,兴许还能拉上那只讨厌的不死鸟。”
“我期待的那场盛会,没有能如期而至,让我很是失望啊。”
“就因为她,这半吊子的大魔神碎块,你就这么急切了?”
妖凤冷笑。
呼!呼呼呼!
安梓晴残留于此的,那一片片的血色晶块,瞬间成了血色利刃,反朝着虞渊斩杀而来,“太稚嫩了,阳脉弄出的区区一具血傀儡,也能让你大乱阵脚。呵,听说你在浩漭,又是灭雷宗,又是战韩邈远,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不凡!”
近百道血色利刃,内中安梓晴的血脉奥术,被她的紫色光影覆盖。
提着擎天之剑的虞渊,感觉出自浩漭的诸多古老大妖,借助于安梓晴的血色晶块复活了过来。
捶胸咆哮的震天猿,鼓胀的肌肉块如山,嗜杀的血能化作暗红光团砸来。
一头如有龙鳞的银色巨蟒,张口一吐,腥臭扑鼻的酸毒腹液,让他有种头晕眼花,血肉被侵蚀要腐烂的感觉。
金象古神的妖躯,化作千万丈的金色巨峰,当头轰撞下来。
另有矫健的雪豹,爪牙绽放出银色闪电,也是铺天盖地而来。
所有诞生在浩漭的古老大妖,他们与生俱来的血脉神通,瞬间真实地呈现,将提剑的虞渊淹没其中。
虞渊还清楚地知道,这些所谓的古老大妖,全部都是身不由己的安梓晴。
安梓晴分离的大魔神之身,被至高妖凤拿捏着,化作了她攻击的兵刃。
挥剑斩碎,安梓晴就少了一部分躯体。不斩碎,便被这些另类的安梓晴重创。
他才露面,妖凤就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幸好,我早有准备。”
在至高妖凤戏谑的目光下,虞渊所处的那一方星河,陡然浮现出斩龙台。
莹白的斩龙台,变幻为一方梦幻般的神秘世界,将所有被至高妖凤侵蚀以后,以血色晶块化作的古老大妖,将他们凶猛凌厉的攻势照单全收。
呼!呼呼!
一头头古老的大妖,他们释放的银色闪电,吐出的酸毒汁液,一团团的血光,尽数落入斩龙台。
一到斩龙台内部世界,里头的大道法则,如磨盘般碾压妖凤的血识。
哧啦的血光溅射时,就见那一头头的古老大妖,重新化作一片片的血色晶块。
“去!”
斩龙台下垂,盖在和灰域连接的通道上,将那些安梓晴的血色晶块送回去。
深吸一口气,虞渊重新站在斩龙台,缓缓将擎天之剑握紧。
“之前的剑决不算。”
灿然一笑后,他开始划出道道剑光,凝做全新的剑光长河,奔着端坐神座上的至高妖凤而去。
“听说,你参透了启天剑阵,有一式非凡剑决?”
妖凤兴致盎然,沉静地望着一道道剑光长河的临近,“就用你最强的那一式剑决吧。聂擎天领悟的擎天九斩,我早年也领教过,老实说,确实比不上林道可的,对我造不成伤害。”
天底下,她唯一重视的大剑仙,似乎就林道可一人。
“好!”
流向她的一道道剑光长河,途中骤然实质化,结为固态晶块。
虞渊眼睛陡然一亮,他惊奇地发现,他那端坐在血色长河的阳神,竟能够将浓稠纯粹的血能,顺势送达过来,注入到剑光长河中。
蓬!
固态结晶的道道光河炸开,无数赤红晶块,仿佛成了剑尖锋芒,将笔挺坐直的妖凤和神座缓缓笼罩。
飞逝交织的剑芒,化作球体形态,和从外面看去的浩漭极其形似。
虞渊一心万用!
一部分魂念在源血大陆,还在参悟阳神经络中,和众生血脉相关的浩瀚知识。
另一部分魂念,驾驭着“启天剑阵”,以不同的剑芒排布阵列。
无比耀目的球形剑光,“嗤嗤”地淹没了妖凤和其端坐的神座,切割着虚空和星河,仿佛要碎裂一切有形无形之物。
呼!
妖凤透出神座的巨大紫色羽翼,忽然收拢着,将她端坐的神座和躯体包住。
每一片紫色羽毛,内中都渐有金色辉芒迸射。
泰坦棘龙散布在浩漭大世界,造就出第一代黄金巨龙的血脉奥义——穷极黄金之身,以紫金色在她羽毛内形成。
片片羽毛,化作了紫金神铁,闪烁着冰冷坚硬的金属光泽。
旋即,又溅射出数不尽的剑光和紫金幽电。
那是“启天剑阵”的剑光,和紫金神铁的羽毛碰撞,是一代代大剑仙的剑决,和韩邈远呕心沥血的剑阵,与“穷极黄金之身”的交击。
“林道可的那柄剑,让龙颉败逃了。你的这柄剑,你所施展的剑决,似乎也破不开我的紫金神翼。”至高妖凤悠然傲慢的声音,从那紫金色的羽翼内响起,一点不见慌乱。
……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