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精品都市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 出走八萬裡-第452章 湖邊危險!相伴

Sandra Jacqueline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又和三师兄寒暄了片刻,陈洛看得出白宵可能因为挖出心脏的原因,依旧是一副困倦的样子,乃是强打着精神和自己说话,也不好意思再打扰,就拱手告辞。
“为兄的精力确实有些不济。”白宵一副病美人的娇态,柔柔说道,“或许还需调养一段时间。你若是想见我,就让三千送你过来。”
“三千他们都是你的师侄,虽然为了不暴露我的身份,不能明面上和你有过多的接触,不过私底下你想使唤的话也不用客气。”
陈洛点点头,又想了想,一拍储物令,顿时飞出一大堆灵药宝材,笑嘻嘻说道:“师兄你看看,这些都是我在蛮天之下搞到的灵材,对气血肉身都有大补。大师兄看看那些是需要的。”
白宵扫了一眼满地的宝材,又妩媚一笑:“早听说你在东苍发了大财,果然出手阔绰,那师兄也不和你客气了。”
说着白宵随手点了几下,一部分宝材都悬浮起来,随后白宵一挥衣袖,将这些药材全部装入袖中。
……
辞别三师兄,陈洛驾着白三千又重新回到了司逐国的王宫,只是一落地,就撞上了獒灵灵和金瓜瓜疑惑的眼神。
“呱?(你……是谁?)”
陈洛一愣:“是我啊,陈洛。怎么了?”
獒灵灵犹豫了一下:“某家有一位老仆,叫什么名字?”
“苟日德!你们怎么了?”陈洛不解问道。
白三千在一旁笑道:“小师叔,你吸收了师尊的血脉,形象和气息都变了。”
獒灵灵连忙取出一副大镜子摆在陈洛面前:“侯爷,你看!”
陈洛朝镜中看去,镜中果然不是他之前幻化的模样,而是一个风度翩翩,风流俊朗的少年郎,眉目间和三师兄有七分想象。
啊?这……
居然只比自己的本体略逊一筹!
“嗯,还行!接下来就是要以这副模样行走妖族了。”陈洛轻轻一笑,说完,又侧过头,和金瓜瓜说了下《精怪图》的事情,不出所料,金瓜瓜仔细慎重考虑了一个弹指的时间,决定等自己五品的时候再在精怪图上留名。
见陈洛和金瓜瓜交代完事情,白三千呵呵一笑:“小师叔,天色不早了,今日就屈尊在王宫休息一晚,明日再前往境泽湖。您意下如何?”
陈洛自然是点点头,客随主便,一切都听白三千的安排。
……
次日一早,天光大亮。陈洛洗漱完毕,准备出发,但是白三千却没能再出现,而是由之前接引陈洛入王宫的何大人代跑了这一趟。
无敌透视眼 小说
那何大人扭腰摆臀,老远见到陈洛后就一路小步快走,仿佛永远踩在一条直线,几个眨眼就出现在陈洛面前。
来到面前,那何大人直接跪拜在地,尖着嗓子说道:“奴才问小祖宗晨安。大国主说了,境泽湖人多眼杂,不便和小祖宗同行,吩咐奴才给小祖宗引路。”
陈洛自然知道三师兄的身份颇为神秘,白三千不同行也是题中之意,于是伸手扶起何大人:“辛苦何大人了。”
哪里知道这个何大人听到陈洛这么一说,仿佛被踩到尾巴一样后退一步,又躬身道:“小祖宗折杀奴才了。奴才在小祖宗面前算什么大人,小祖宗要是不嫌脏了嘴,喊奴才一声‘小鹤子’,那也是奴才从娘胎里修来的福气。”
“这……”陈洛哑然失笑,这何大人分明是一尊大圣,居然如此谦卑,这南荒妖族的思维有时候也确实理解不了,只能说道,“大国主是为了避嫌才不和我同行。你是他的近侍,若也如此恭敬,岂不是让人猜到蛛丝马迹?”
“那我就喊你一声老何吧!”
何大人摆出了一幅苦闷样子:“这……也罢,奴才在人前就厚着脸皮应了小祖宗这一声喊。”
“这不就好了。”陈洛一笑,“老何,咱们怎么安排?”
“小祖宗,从三主城到境泽湖约莫有一千六百里。城内有传送阵,不过小祖宗身份尊贵,自然不用和那帮俗物挤在一起。”
“王宫内另有一处传送阵,稍后奴才引小祖宗过去。”
说着,何大人又从袖中取出一个木铃铛,递给陈洛,说道:“小祖宗别笑话,奴才在司逐国还担着情报哨探的职司,这铃铛就是印信。”
“小祖宗如果需要探查什么,摇一摇铃铛,自然有人来拜见小祖宗。小祖宗可放心吩咐。”
陈洛一愣,随后点点头:“有心了,多谢。”说着接过木铃铛。
见陈洛收下铃铛,何大人也挤出笑容:“那还请小祖宗移步,随老奴前往境泽诗会!”
“有劳。”
何大人当即在前面带路,陈洛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
境泽湖。
八百里境泽湖仿佛一块宝石坐落在南荒的土地上。平波碧水,完全看不出魔气纵横的模样。
此时湖岸长满了芦苇,漫天的苇絮如同白雪一般被风儿吹起,又落入芦苇丛中,若是仔细倾听,那风过芦苇时,或许还能听到几声鸿雁的鸣叫声。
有大妖来此,说那是鸿雁一族不平的哀鸣,是鸿雁一族的灵光不愿散去,留在此湖。
境泽湖被司逐国列为禁地,只有每年境泽诗会之时才会开放,此时湖边正有几位妖族才俊沿湖踏青,畅聊着境泽诗会的事情。
“也不知司逐国三位国主是怎么想的,这一次竟然提出诗会魁首可在司逐国内裂土分疆。诸位,你们觉得有诈吗?”一个额头上长着鹿角的鹿妖公子摇着纸扇,朝同行人询问道。
“应该不会。”此时一只保持半人马形态的马妖女子摇头道,“我家老祖认为是司逐国怕了。”
“他们占了超过他们实力的疆土,所以打算用这个方式吐一部分出来。”
萬古第一神 小說
此时一只狼妖接着说道:“司逐国挡在人族榆州和南荒中间,或许是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想找人分担吧。”
此言一出,其他妖族也纷纷点头,目前来说这个猜测是认可度最高的一种可能。
“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是人族赢了呢?”一只狐妖说道,“那就不是分担压力的,而是在南荒埋钉子了。”
“哼,这一次青丘调回了白青青,大鹏一族派来了金辰,猿猴一族来了石蛮儿,还有蛇蟒一族的佘香香,哪一个放去人族都是状元之才,人族能赢?”
那之前说话的狐妖不服气说道:“就是青青姐说的,她说万一人族陈洛来,大家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陈洛……
这个名字一出,众妖都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那狼妖打破沉默:“那也要他敢来!”
“我家大王说了,陈洛是妖族最大的威胁。”
“是啊,陈洛在人族好端端的,跑来妖族做什么!”之前的鹿妖也点头附和。
倒是马妖女子耸耸肩:“没用的家伙,居然把希望寄托在陈洛不来。我们马族女子,就希望最优秀的汉子骑在我们的身上,带着我们去天涯海角。”
“若是陈洛来了,我愿意背着他,看尽南荒的风花雪月!”
“哼,那也要人家肯上你的身子!”狼妖轻蔑冷哼道。
“你再说一遍!”马族女子一张手,手中出现一柄长弓,弓弦拉满,剑尖指着狼妖。
狼妖也不甘示弱,身子一晃,就化作了一匹丈许长的黑色巨狼,口中发出咆哮之声。
鹿妖和虎妖连忙上前制止,但马族女子不管不顾,直接松开了弓弦,狼妖也不甘示弱,硬接下长箭,上前一爪子划破了马族女子的脖颈。
“分开制服!”狐女大喊一声,扑到了马妖的背上,那鹿妖无奈,一低头,鹿角瞬间长大,将狼妖也隔开。
就在狐女和鹿妖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马妖突然人立而起,将狐女甩下,狼妖也后腿一蹬,高高跃起,躲过了鹿妖的鹿角。
马妖再度拉弓,而狼妖也张开巨口,瞄准了马妖的咽喉……
“住手!”此时一道身影飞来,两道青光落下,将马族女子和狼妖束缚住,狐妖一看来人,立刻大喜,上前见礼道:“青青少主!”
来人正是之前在晶妖境和陈洛有一面之缘的青丘少主白青青。
白青青一双明媚眼睛看向马妖和狼妖,很快二人都平静了下来,才发觉被困住。
“青……青青公主!”马妖率先认出白青青,连忙行礼,那狼妖随后也敷衍地行了一礼。
“到底怎么回事?”白青青喝问道。
狼妖不肯说,那马妖倒是直言不讳:“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间心浮气躁,想要杀了那狼崽子。”
“你说谁狼崽子?”狼妖顿时又嚎叫起来,白青青微微皱眉,一挥手,马妖和狼妖瞬间昏迷过去。
第九天命 小說
“不是说了不要里境泽湖太近吗?”白青青又训斥了虎妖和鹿妖一句,卷起众妖,飞离了境泽湖畔。
白青青没有注意到,他们离去后不久,湖水中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水面上泛起了一连串的水泡。
神醫醜妃 鳳之光
……
与此同时,距离境泽湖百里外的隐秘之地,传送阵的光芒闪烁,陈洛的身影出现在传送阵中。
“到了!”陈洛伸了个懒腰。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