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起點-第四十一章 七大古神守株待兔,誓要將目標獵殺!分享

Sandra Jacqueline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第九山。
军长宠妻:重生农媳逆袭
特種軍醫 特種軍醫
盘踞虚空的战车之中,楚萧叶屏气敛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攥着两件废品的双手微微颤抖。
糟糕!
前辈一定对我失望透顶!
我就注定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
“无妨,尽力就好。”
虚空传来缥缈的仙音,却没有丝毫责怪之意。
楚萧叶更惭愧了,几乎到无地自容的程度。
这下非但没有给前辈留下印象,反倒更坐视了自己废物的本质。
“送给我,留个纪念吧。”
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带着赞许和勉励。
刹那,楚萧叶呆愣良久,眼眶突然泛红,内心涌出感动的情绪。
前辈不仅没有鄙恶他,还说这般暖心的话语。
这一小小的举动,或许会温暖他几万载。
“请前辈莫要嫌弃。”
楚萧叶表情略显尴尬,将两件废品高高举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云层之巅,白袍单手探出,将一株枯萎的仙草丢回第九山,仔细观摩着黑色手环。
纪元长河的纹路,内里道韵似在刻画一颗颗不朽星辰,货真价实的道器!
这一趟赚爆了!!
倘若第九山有顶尖道器的消息传出,造成的波澜难以想象,绝对会震惊各大黄金神族。
亿万星域,无数个纪元,诸天器物谱上面才堪堪三百件,能位列九十八可想而知有多珍贵。
楚萧叶,真是大恩人啊。
满载就必须归去,徐北望不打算继续逗留。
他平静道:
“少年,你与我有缘,希望在仙界能再见你。”
亲手塑造一个废材逆天崛起的套路,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主要是这个寻宝鼠很给力,以后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前辈……”楚萧叶欲言又止,最终跪倒在地重重磕头,恭敬道:
“在下的一切都是前辈赐予的,此生无以为报,定将刻苦修行,不负前辈厚望。”
说着,眼神散发出一种苍凉坚毅的力量。
他虽然出身寒微,但会凭着自己的努力不断向上爬,希望有朝一日,能跟前辈重逢。
“善。”
虚空声音隐含赞许。
楚萧叶鼓足勇气,小心翼翼问:
“敢问前辈的尊姓大名?”
这或许会冒犯到无上存在,但他想将恩人的名字深深刻在脑海里,未来激励自己。
此时,宏大而神圣的声音响起。
“念吾真名,轮回之中可见永生,纵然诸世破灭,纪元长河亦可留下痕迹。”
一瞬间,楚萧叶瞠目结舌,脑海一片空白,内心狂震不止!
“念其真名,可得永生……”
这是多么恐怖的气魄,强势到盖世绝伦!
一个名字,竟能勘破永生,何等的不可一世?
楚萧叶的心神全部被震撼填满,又忍不住跪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没资格耳闻前辈的大名,微弱的修为根本就背负不了!
“少年,吾归矣。”
一株株仙霞氤氲的药草垂落而下,紧接着一轮大日横越而来,白袍负手踏入其中。
那股伟岸的威压缓缓消失,连绵山脉中的数百万修士大口喘着粗气,心中庆幸不已。
这道绝尘孤世的身影,在灵界留下了一个传说的故事!
陽光照耀的永遠之屍
“前辈,我想做你的小跟班。”
这时,颤抖的声音响起。
素裙少女裙角脏兮兮,说完这句话她满脸通红,胆怯如白天出洞游行的小兔。
在她最无助,最受欺凌的时候,前辈拯救了她。
“忘了我,否则你会死的。”
冷漠的语气在她脑海里响彻,素裙少女黛眉灰黯,清澈的眸光尽是失落之色。
战车里,楚萧叶泪流满面,将一株株仙药收起,最后长跪不起:
“恭送前辈!”
原本百年后化作枯骨的废材,一夜之间成了高高在上的仙人,那样的滔天恩德犹如再生父母,怎么都无法偿还。
念其真名,可得永生。
“前辈,在下会与您重逢!”
楚萧叶目送良久,最后才擦干泪痕。
……
“做我的跟班?我自己还是任劳任怨的狗腿子呢。”
徐北望轻轻一笑,只能祝福这个少女谨言慎行了。
被接回七冠王神族之后,万一言语中透露对神秘人的爱慕之意,那估计会被老大一掌拍死。
灵界之行,不仅修为抵达伪神巅峰,而斩获珍贵无比的道器。
算是欠下了白阿姨一个滔天人情。
倘若白阿姨知道第九山竟有道器,恐怕肠子都悔青了吧?
灵界星辰之外,一袭白袍跨过界域裂谷,在星辰乱流中随意疾驰。
“太初公子……”
沿途仙使纷纷躬身行礼。
徐北望面无表情,刻意避开他们,找到一颗仙气匮乏的下等星域。
粗壮的山脉之间,到处是废墟以及崩塌的湖泊。
确认几百万里毫无人烟,他正准备取出老大玩偶。
一瞬间,徐北望警兆骤生,眯着眼盯向虚空。
天穹,一只绿色飞蛾扑打翅膀,头部花纹是一个黑色骷髅头。
不!
是七个蜷缩在一起的人,诡异的姿势围绕仿若一个骷髅。
“见过太初公子。”
飞蛾坠落在地,七道身影屹立山巅,俱是身穿黑袍,额头有相同的印记。
为首者是个皱纹满面、眼神忧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胸前绣有两把交叉锤子的黑袍。
“打扰到太初公子修行了。”男子深躬一礼,全黑瞳孔里藏着一张尖叫的人脸。
七个古神。
瞬间之后,徐北望以超乎常人的自制力使自己恢复了平静。
他眸光无波无澜,平静道:
“何事?”
“咯咯,有人买你的命。”一个脸庞疤痕密布的妇人露出瘆人的笑容。
其余六人身影一阵变幻,列成一个严密古怪的阵法。
“我的命?”徐北望盯着她,笑得很冷漠:
“不怕陪葬么?”
随后捏碎玉简。
七人毫不慌张,静静看着他。
疤脸妇人端详着这张俊美脸庞,若无其事道: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诱惑足够大,铤而走险又算什么?”
“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为何要来一个偏僻的星域?千载良机不容错过。”
“猎杀黄金神族的璀璨天骄,那是多么大的成就感啊。”
六人面无表情,眼底深处皆有一闪而逝的兴奋之色。
他们原本是星域劫匪,专门靠抢劫星域资源为生,突然有一天,一个恐怖人物找上他们。
紧接着,关于这段记忆彻底消失了,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
杀死太初北望,能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事关迈入大帝境界。
军婚诱宠 小说
那段记忆的残留部分,就是太初北望如今身在灵界。
于是他们守株待兔,终于找到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这颗下等星域靠近灵界区域,远离银河、远离亿万星域的中心,就算日不落的至高赶来,也需要一定时间。
而这段时间,足够将此子杀上百遍千遍了。
“幕后主使能给你们什么,日不落加倍,我以道心起誓。”
徐北望表情依然没有情绪变化,言语冷得毫无温度。
自己太过放松,终于要付出代价。
原本以他在族内日渐增长的地位,完全能配备两个天帝级别的护道者,形影不离地跟随。
可他是卧底,又要跟老大联系,怎么可能允许跟屁虫的存在,那迟早会露出破绽。
他连九个女仆都没带上,原以为仰仗日不落族人的身份处境无忧,而今……
这个坎,不知道能不能迈过去。
“太初公子的许诺很有吸引力,可惜不杀了你,我们会死的。”
瞳孔藏着尖叫人脸的中年男子露出歉意的笑容,那个恐怖强者也许是至高,最大可能是来自黄金神族。
“没得谈了?”白袍轻言。
七大古神静默,眼里不仅没有怜悯,还有一丝强烈的快感!
声名鹊起的太初北望啊,一个高高在上的天骄,在北极狩猎显露了惊世绝伦的天赋气运!
杀了此子,简直是他们人生最伟大的里程碑,或许也是唯一一次扬名立万的机会。
“战吧。”
白袍平静屹立,金发漫舞,表情冷静得可怕。
七人怔愣一瞬,在必死之境,对方非但没有哀求,反倒这幅无所畏惧的模样。
莫非这就是日不落神族的强势和一腔孤勇?
“不愧是太初氏的天骄。你值得敬佩。”
疤脸妇人发自内心地开口,旋即开始运转体内神力。
伪神境之上还有神灵境,古神面对伪神,就像壮汉俯瞰手无寸铁的婴儿,差距无比庞大。
无极二当初还在伪神境巅峰时,拼尽全力也才斩了四个古神。
要知道无极二可是问鼎榜第二,亿万星域家喻户晓的人物,未来道君之上的存在!
眼前的年轻人,就算再惊才绝艳,相比无极二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