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演武令 線上看-第六百零三章 除惡務盡,追蹤入島看書

Sandra Jacqueline

演武令
小說推薦演武令演武令
说白了,马元终归是炼气士,并不是武者出身,打起近身战来,只懂得大开大合,用最大的防御力和最强的攻击力来应敌。
茅山 後裔
这种打法,本来也没错,是炼气士的主流打法,如果修为胜过对手,那就是碾压。
但是,真的当面枪对面刀打起来,就乏善可陈。
先天一气擒拿手,无论是出手擒敌,还是护身保命,总的来说,其实是修练的先天一口元气。
只要马元挡不住自己的剑光,积小伤为大伤,他迟早会忍不住攻击。
在近身战的情况下,与自己这个武者出身的法修,比拼互攻,那时候才会让他见识到,没有混元光罩护身的肉身,到底谁更硬?
两人翻翻滚滚打了数十招,马元一剑都没打中杨林,砍来刺去的,总是打中影子,心里早就火冒三丈。
偏偏,对方的剑法古怪难缠得厉害,似乎无孔不入,时不时的有锐金剑气穿过一气光罩,斩得血水直冒。
虽然这剑光经过光罩削弱之后,并不能伤到根基,但是,斩得血糊糊的,伤到皮肤,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我是金仙中期老前辈,圣人门下弟子,打一个真仙境的后辈,修为强过几个层次,竟然还没有占到上风,真是岂有此理。’
这种情绪一出现。
马元就忍不住了。
气得哇哇大叫,当下再也顾不得运用先天一气护体,剑光轰鸣乱舞之中,脑后大手一展,轰然抓出,正面强攻。
同一时间,他身上的光罩如泡影一样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候。’
杨林眼中精光一闪。
眼前巨手如同苍蝇拍一般,重重拍了过来,躲也不躲,手中山河剑斜刺一转反撩,炽白锐金剑光变得雪亮,达到第二阶的心力也跟着运转。
在身体被打飞之前一刹那。
剑身之上悄悄然的就出现一丝银辉。
‘心力,心愿,斩断……’
心力加持,五行相生,当巨撑拍落身体之际,他肉身狂颤卸力,不灭灵光疯狂闪动着,山河剑已如热刀割牛油一般的切开巨掌,斩进马元的身体,剑锋滴溜溜倒转,反斩马元的后颈。
马元痛嚎一声,半边身体已经被斩开,百忙之中,低头避过剑光,后脑长出的奇异神通手臂如同朽木一般,被剑锋一斩而过。
潘朵拉之心
“痛煞我也!”
马元尖厉嚎叫一声,只感觉自己法力大降,身体虚弱,头晕眼花。
心里恐惧之下,再也不敢停留,强提一口法力,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
身体虚化云光,向后一闪,就扑入冥冥空际,消失在远处。
身为截教外门弟子,他不是不会逃,也不是没有逃跑的高极遁术,只不过,他从来没想过,面对一个小辈,自己会用出逃命法术来。
杨林被那一掌擒拿手拍中,身形倒撞入山岩之中,撞塌了半座山峰,身体骨骼内腑处处变形震荡,足足过了两个呼吸才挣动着脱出山石堆,呵呵轻笑着,扭了扭脖子,身体伤处快速复原。
骨骼长好,筋络连接,血液通畅,重新变得神完气足。
他伸手抓拿,半悬空中的山河剑回到手中,眉心天眼打开,望天一瞧,就摇摇头,这遁术,还比不过自己的纵地金光法,逃是逃不了的……
不过,对方好像不是全无目的乱飞,而是向着某个方向而去。
杨林微微皱眉,想了想,随身一摇,就抖出两个金甲剑士来,身上金光炽亮,望空一闪,就紧缀着气机跟了上去。
趁他病,要他命。
刚刚那拼伤一剑,战果很是喜人。
对方的先天一气擒拿手,一掌打落,他估量着威力,一击还是打不死自己的,凭借着不灭灵光法身,可以硬扛得住。
但是,对方的肉身失了先天一气的防护,被心力和先天五行剑气加持的山河剑斩中,那是斩哪断哪,再强大的法体,也会被斩断。
尤其是,自己那一剑,在中招之时反攻,首要攻击目标就是对方的神通手臂,用先天之气和心愿之力,斩断了对方的神通根基。
这伤可就不一般了。
不出意外。
这种伤势,没有更高层级的力量解除,对方的神通手臂是长不出来了,就像从来没有那条手臂一样,而他的先天一气擒拿手也等于废掉了。
失了独门绝学的马元,也就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再见面就可以轻松斩杀。
不过,这个世界高手太多。
穷寇莫追的道理,杨林还是明白的。
他先放出两个普通分身,一路紧随追击。
自己本尊则是偷偷隐匿藏形,吊在后面。
就算有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杨林眼中闪着寒光,瞬息之间,就飞出千里,前方见到一座火光熊熊的,红芒映天的大岛……
马元怆惶停下身形,回首望了一眼,扯开喉咙大叫:“师兄救我。”
随着叫声,火红岛屿之上,就裂开一道门户,马元停也不停,身形化光通过……
两个金甲剑士如影随形,也追了上去,离着门户还有一段距离,空中火光大盛,吱吖尖鸣声中,成百上千的火鸦突然出现,化为滚滚红云,一扑而过。
宠 魅
金甲剑士只来得及抬头望上一眼,身形已经化为飞灰飘落。
全民进化时代 黑土冒青烟
那火鸦盘旋着,欢叫着,围着火岛转了两圈,没入岛中不见。
‘这是阵法,还是法宝?’
‘还是说,这是护岛神通?’
杨林躲得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眉心天眼之中,有火光闪过,默默估算着那火鸦的威力,心头大凛。
他猜测着,这多半是先天法宝一类的东西了。
威力强大,几乎达到了金仙极致的威力,窥见了大罗之威。
这种层级的攻击力,自己本尊就算是上去了,能不能挡住?那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
‘马元的师兄?那也是截教弟子了,就不知是哪位,火道高手,截教很多啊。’
杨林追杀到这里,想要退去,又有些不甘心。
想来想去,也猜不到居住在岛内的截教弟子到底是谁,游目四顾,就看到这片岛屿座落海上,蜿蜒数百里,整体形象,像是一条蛇形。
蛇?
龙?
火龙!
对了,这应该就是火龙岛,莫非,这岛内住的是焰中仙罗宣?
杨林心中一动。
如果说是罗宣,那也说得过去,这位是封神之中出场过,并且大放异彩,给西歧众将造成很大麻烦的存在。
‘按理来说,这时候并没到罗宣出山的时机,应该是宅在火龙岛内潜修,遵守截教圣人通天教主严令,不得下山惹事。’
‘到底是进岛一探,还是就此退去?’
杨林站在岛外,面色阴晴不定。
马元没杀掉,废了对方的神通,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当然是去了一些威胁,再见着就可以直接斩杀掉。
坏事,当然是结下了不解之仇,如果说先前对方还是顺便来攻击自己这方势力,只是响应大商闻太师请托出手,并不会下死力。
现在就不同了,有了重伤之仇。可以肯定,马元百分百会死死盯着青木部,盯着自己。
千方百计的请人来寻仇。
想来想去,杨林心下一横,决定还是进去打探一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总得搞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倚仗,才能决定行止。
如果这么离开的话,一直被动的在青木部等着,也不是个事,万一引来了未知的强大敌人,到时说不定会吃个大亏。
“七十二变,火鸦。”
看到先前焚毁自家分身的那数百上千只火鸦,还剩余一些在岛外盘旋,时不时钻进钻出,他心念一动,身体化风而动,向半空一扑,也化为一只火鸦,扑扇着翅膀,飞入火光,汇入群鸦之中。
‘只要不动用法力,不生出杀意,似乎并不会激发护岛法宝,也不会让人察觉我变身的火鸦与别鸦不同,此计可行。’
杨林心头嘿然,强忍着火光燎体灼热,缓缓飞入岛中。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