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夜的命名術-550、卡住bug相伴

Sandra Jacqueline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爷爷,马上就能见到接应部队了,您放心,这些都是您的死士,没有家主的人,”神代云苍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操控着青坊主背起神代千赤,在雪原上疾驰。
快穿之炮灰女配自救指南
大雪纷飞的雪原上,年轻人有些仓皇。
神代云苍是神代家族少有的天才人物,24岁便踏入A级,如今30岁,更是被很多人期许着踏入半神境界。
比那位陨落在李云镜手里的神代云杉,他或许差了一些,但已经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了。
原先,神代财团抓捕庆尘的计划里,他便是执行者。
只因为23号城市的女儿感染神经病毒,他迫不得已赶回家去,由神代云合接手了指挥权。。
此次,神代云苍陪同神代千赤来杀李叔同,最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陈家那位与他同龄的半神,竟然那么强!
战斗时,老祖宗用玉藻前硬撼钟馗与神鹿。
那一刻,神代云苍几乎以为爷爷应该是赢了,只要玉藻前能拖到爷爷将四大式神召回,还有般若与狂骨回援,那么这陈家新一代半神必死无疑!
若论半神的击杀能力,神代阴阳师在过去很多个时代里,都是最强的。
只因为他们人多势众,适合围攻追杀。
可是,令神代云苍没想到的是。
陈余看见钟馗与神鹿被玉藻前钳制住,只是轻轻咦了一声,便又从竹篓里一下展开了十支画轴……
刹那间,十尊菩萨手持宝器而出,生生将神代千赤的所有式神挡下,将这位神代家老祖宗打成了重伤濒死。
当时在场的Zard,只感觉自己像是孙悟空,突然跟着师父唐僧来到了大雷音寺……
而后,陈余仅仅瞥了Zard一眼,便吓得他拉起幻羽就跑。
神代云苍在想,哪怕是老祖宗全盛时期,恐怕面对此时此刻的陈余也有些吃力,要知道,这位陈家新一代半神才30岁!
好在联邦五位半神的第一战,因为神代北方舰群的到来草草落幕,没人愿意继续耗时间死磕。
好在当下那位神代家主空有野心,没有匹配野心的胸怀与智计!
然而正当神代云苍思索间,雪原斜后方忽然有人怒喝一声:“狗贼,受死!”
话音刚落,神代云苍与神代千赤面前,骤然抬起一面巨大的土门,巍峨如高山,山上写有死门二字。
“竖子欺我,”衰老的神代千赤虚弱道,却见狂骨在他面前具现而出,一头便撞碎了那‘死门’。
神代云苍没有停留,他没必要跟一个神经病纠缠!
Zard和幻羽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
Zard笑道:“哈哈哈,好尴尬啊,他怎么还能召式神呢。”
幻羽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来截杀神代老乌龟?你这土墙也太不结实了吧,这么弱还想杀半神?”
Zard也不高兴了:“明明是他撞碎的土墙,你说他啊,说我干嘛!”
幻羽:“……”
他带上自己的白色耳机,拉起冲锋衣胸前的拉链,转身向西方走去。
“喂,老板你去哪啊?”
“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待几天。”
“别啊!我会想你的!”
此时,神代家老祖宗趴在青坊主背上喘息着:“云苍,我纵横一生,此时却落得这般下场。家主骗我来杀李叔同,为我准备骑士躯体,却没想到是要背后下手谋害自己人。”
神代云苍眼眶红了,老祖宗素来对他很好,指点他修行,帮他稳固家族地位,如今老祖宗落得这副模样,他心里不好受。
不知跑了多久,神代云苍终于看到了地面上的甲级浮空飞艇:“爷爷,接应我们的人已经到了!”
神代千赤没有做声,只剩下微不可闻的呼吸,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浮空飞艇方向,三十六名黑衣死士见到他们二人,立马迎接过来。
神代千赤接入舰桥之中,神代云苍则在指挥舱里,立刻下令起飞离开。
他在雷达里已经看到了北方舰队的踪迹。
“云苍长官,老祖宗唤您过去,”一名死士低声道:“我们给老祖宗注射了肾上腺素,等他跟您交代完事情后,就要进入休眠仓了。老祖宗情况很不好,可能随时会离开。”
神代云苍匆忙往舰桥后面走去,进入医疗舱,只见神代千赤赤裸的躺在白色病床上,脸上带着氧气面罩,身上插着各种仪器的管子。
老人勉强摘下氧气面罩:“云苍,你过来,我还有一点事情交代你。”
神代云苍靠近过去,可下一秒却发现不对劲,只见般若与酒吞童子骤然出现在他两边,身后则有狂骨一手刀砍在了他的颈部大动脉上。
神代云苍一脸难以置信的躺在地上,他A级的强大体魄还留存着一点意识。
生贄投票
医疗舱外,黑衣死士推进一张床来,并将神代云苍抬了上去,娴熟的为他插上十多根管子。
下一刻,管子里有银色液体同时注入神代千赤与神代云苍二人的身体。
直到此时,神代云苍才猛然明白,为何老祖宗会带他来这里,为何老祖宗要亲自指导他修行。
原来,他从一开始便是老祖宗为自己准备的躯壳。
庶女榮寵之路 小說
甲级浮空飞艇快速飞往最近的军事基地,那里是阴阳师派系所掌控的地方。
浮空飞艇落地后,地面引导部队看着神代云苍双眼通红的走下飞艇,悲恸道:“老祖宗走了,是陈家陈余杀了他!”
年轻的阴阳师情真意切。
紧随其后的,是黑衣死士抬着神代千赤的尸体缓缓走下,没有盖上白布,所有人都能看清神代千赤死灰一样的脸庞。
军事基地内震荡起来,一位半神陨落了!
每一位半神陨落,都将伴随着整个联邦的震荡!
……
……
黑暗的车厢里,安安静静的。
李成忽然问道:“老板,这黑暗还有多久会过去?”
庆尘:“3、2、1。”
刹那间,黑色的蒸汽列车骤然驶出虚无,外面的阳光一下子照入车窗里。
恒温的车厢中,飘飞的雪也不再寒冷,士兵们从未想过原来雪也可以这么美。
是的,对于过去19年的他们来说,雪是残酷的,冰冷的,通常伴随着死亡。
士兵们出神的看着。
庆凌忍不住问道:“老板,您怎么知道蒸汽列车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方?”
庆尘想了想说道:“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那是李氏家主李修睿,临别时送我的最后一份礼物。”
在那间老爷子送他的公寓里,放着一枚金币,一张地图。
地图上记载着蒸汽列车的详细班次、路线、停靠时间,每次停靠时间只有10分钟,稍纵即逝。
而且,这蒸汽列车每个季度的航线都有不同,每一个航线都是27天,
但其实寻找它的规律,对于李氏这样的财团来说并不难,就看你想不想做。
老爷子只需要派人携带物资,一年乘坐四次,每一次都坐满27天,便能将路线图摸索清楚。
在地图中,还详细记录了蒸汽列车的其他规律,例如它出站时会驶入虚无十分钟,这十分钟便可跨越两百多公里,在此期间没人能追踪它。
坐在车厢里,哪怕是一颗须佐之男扔在头顶上,车厢里的人也不会有任何事情。
所以,许多亡命之徒在中原地带喜欢用这趟蒸汽列车送货。
其中货物的内容包括基因药剂、化学药品、器官、拐卖的妇女,等等。
当然也有千奇百怪的人喜欢坐这趟列车。
地图的详细程度,堪称一本百宝书。
而这份地图,就是庆尘此次带走九百多人的底气,也是他在表世界计划带走这里所有士兵时,唯一的办法。
当然,他也有赌的成分,因为他从未坐过蒸汽列车,但他的赌,也是基于李修睿赠予他的信息,他相信老爷子不会骗他。
他也在赌,蒸汽列车的车票是一两黄金,这九百多人便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庆尘在赌那枚名为‘权力’的尾戒,既然可以打开世间的所有门、所有锁,那一定也可以打开蒸汽列车。
用禁忌物卡禁忌物的bug,这让庆尘欣喜不已。
然而,老爷子送给他的其实并不是如何利用一个禁忌物,而是将老爷子自己年少时的梦,送给了庆尘。
那枚一两重的金币,就是开往‘自由’的车票。
这才是最珍贵的礼物。
慢慢的,车厢里响起啜泣声,那些坚强的战士们,在漫长的茫然与迟钝过后,终于意识到他们已经彻底自由!
这架神奇的蒸汽列车,将带着他们回到家乡,还有奔赴新的征程!
老李犹豫了一下说道:“老板,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庆尘笑了笑:“目前还没有什么具体打算。”
老李有些失望。
他其实问的是:老板,你还有没有用到我们的地方。
他们想跟着庆尘。
说实话,看过那宛如黑城压来的北方舰队,又一瞬见证奇迹的人,心里已经不会再信服庆尘以外的任何人了。
所以,庆尘说还没有打算,老李有些失望,他以为庆尘是让他们告老还乡。
此时,庆尘思索片刻说道:“你们先不要急着工作,最重要的是先把过去错过的东西弥补回来,这样才能心无旁骛的跟着我做一些事情。”
老李:“老板万岁!”
庆凌:“老板牛逼!”
此时的欢呼,就比骑士信差们要正经的多,起码没有母子平安这样的字眼。
在欢呼声中,庆尘默默起身,他穿过一节节车厢,走到车厢末尾。
那最后一节车厢里,果然满载着一车的黄金,随便计算一下,一立方米的黄金如果以380元/每克的金价算,便是73亿,这里的黄金怕不是要有上千亿?
当庆尘靠近最后一节车厢时,蒸汽列车的车身抖动起来,充满了挣扎的情绪。
可少年并没有从里面拿黄金,他只是站在车厢门口,轻轻将李修睿老爷子送给他的那枚,丢了进去。
“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谢谢您。”
……
今晚就这一章了,明天恢复两章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