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 txt-第四千一百一十六章 驚人的方案閲讀

Sandra Jacqueline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我在罗马那边发展了一些人手,帮教会将他们的人手重新整肃了起来,修正了一下教会存在的问题,又重新渗透了罗马元老院。”西普里安随口的解释道,“不过也就只能获得一些公开的秘密。”
司马懿沉默,西普里安他也见过几次,这人给他一种什么事情都能轻易解决的感觉,这种感觉司马懿只在几个人身上见过,而那些人皆是站立在时代最顶峰的强者。
“已经渗透到罗马元老院了吗?”袁谭嘴角隐约的动了两下,对于西普里安的工作能力不得不佩服,那可是罗马元老院啊。
love damage
“只是搭上线了,能了解一些不是很核心的秘密,想要拉拢的话,不太现实,而且罗马元老院的之中虽说大多是垃圾,但他们对于罗马帝国还是比较忠诚的。”西普里安面带感慨的说道,离开了罗马,才能感受到罗马帝国的那种向心力。
其实罗马元老也不能说都是垃圾,里面优秀的人才其实是非常多,可面对西普里安这个级别啊,需要蓬皮安努斯、帕比尼安这种神仙直接对线才能有胜利的可能,所以西普里安评价罗马元老院人均酒囊饭袋,其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因为拿西普里安这种对于世界史有直接影响的家伙做对比,罗马元老院人均酒囊饭袋,还真不是过分的评价,甚至都能算是提高了酒囊饭袋的标准。
袁谭听这话,觉得西普里安小视罗马元老院,只能说袁谭对于西普里安仍没有比较正确的认知,当然西普里安对于自己也没有正确的认知,他常年以自己做为评价标准,觉得都是垃圾。
实际上按照历史记载来看,这货后期直接对线就是所谓的上帝,将教会抬高到上帝的高度,那不是对线是什么。
只是目前未曾经历历史的检验,除了根本不知道西普里安投靠袁家的陈曦以外,根本没有人知道这货会强到什么程度。
“我这次来是因为您要的那个东方神秘正教的核心思想已经编撰好了,结合我对于其他教派的了解,我觉得这个东西很不错,很能解决问题。”西普里安说了两句,赶紧将话题拉回来。
袁谭是需要一个过渡性的东西,吸收外来者,而汉文化和这边的文化差距有些大,有点消化不良,再加上汉室百姓只占了一半,需要相互引导,避免自身根基动摇,所以需要一个神佬来帮忙。
刚好西普里安非常合适,所以当初许攸提议,但是做了半拉子的东方神秘正教计划,由西普里安接手,而且相比于许攸的计划,西普里安更激进,当然只是对于当前的宗教而言确实是如此。
可对于时代来说,西普里安的方式更靠谱,因为西普里安大力推动宗教的世俗化。
甚至准确的来说,西普里安应该算是历史上第一位正式开启宗教世俗化的主教,这家伙开创性的提出来了一大堆的奇怪理论。
作为历史上明确隔离教徒和神明交流,转而由教徒和主教进行交流,将追随圣灵,搞成追随教会,将所谓的神圣光辉团体,搞成教会行政运营,将社群集团的教会,硬生生的改造成了半政治化的管理实体,什么叫做专业人士,这就是专业人士了。
故而相比于许攸在组建东方神秘正教时还需要考虑一下神圣性什么的,西普里安接手之后,主要考虑的都变成了如何将这玩意儿变成一种社会活动,就跟娱乐生活一样的,某一种生活组成的部分。
毕竟也算是一种生活娱乐什么的,这年头快乐的集会活动还是比较少的,把这个作为插件融进入,不正是皆大欢喜吗?
“这么快?”袁谭大吃一惊,这种东西不是应该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编撰吗?怎么到你这里,只用了几个月就差不多了。
“还好吧,我还特意修改了几遍,确定没有什么疏漏。”西普里安不解的将自己做好的东西呈递给袁谭。
袁谭沉默了好一会儿,将东西打开,仔细的翻阅了起来,然后眉头紧皱,这种操作方式东欧这边的本地人,还有被吸收过来的那些教徒什么的能接受吗?这玩意儿真的算是宗教活动吗?
“你确定这种东西,当地人能接受吗?”袁谭隔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开口询问道,他之前很保守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人看起来对于神明很是在乎,使得袁谭觉得自己有必要考虑一下宗教文化问题。
可西普里安给出来的东西,怎么说呢,非常的反直觉,感觉就不像是宗教,更贴近于一种生活娱乐活动,这种方式,那些教徒不可能接受吧,或者更直接一些,对方会不会直接反抗。
“在我的运营下,绝对可以接受,只有将他们的信仰转化为我们的政府,我们才能更好地进行运营。”西普里安堪称大逆不道的说道。
天道 圖書 館 黃金 屋
“问题是你怎么可能做到将他们的信仰转移到我们的政府运营下面?”袁谭完全无法理解这种操作。
“一共有三种方式。”西普里安很是郑重的说道,一旁旁听的司马懿额头都有冷汗了,这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神仙,连这种方式居然都有三种方案,这怎么可能。
实际上还真有三种方式,正史的教会运营窃取神权,斩断教徒自由信仰,敬拜,祭祀的权力,由教会钦点,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可传承的系统模式,而这次换成政府替代模式。
次世代蝙蝠俠-次子
更进一步便是君士坦丁在西普里安当前模式的进化体,神权和政权一体,直接定性为活在人间的神明。
再或者就是为西普里安完全影响的东正教,这同样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三种方式,本质上都是西普里安一手斩断教徒和神明的联系之后,产生的顺应时代潮流的结果。
分别为基督教进化模式,君士坦丁政教合一,东正教牧首片区模式,这三个模式怎么说呢,都能解决问题。
孤 女
袁谭听的牙疼,他现在觉得西普里安不是一般的厉害,而是非常的厉害,这三种模式都有一定的小问题,但这三种模式都能解决问题,这就非常厉害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出来的。
“你建议使用哪种?”袁谭很是认真的询问道。
“我建议是第二种。”西普里安看着袁谭说道,而司马懿额头的冷汗已经出来了,第二种在司马懿看来这就是汉天子模式,天子代天执道,将所谓的全知全能的神明认为是老天爷,这不就是天子吗?
“换一种。”袁谭沉默了一会儿,“我讨厌头上有个神明。”
天,袁谭能接受,因为天没有意识,天子的意志就是天的意志,天子姓什么,天就姓什么,可神这个不一样,先有神,后有我,更何况这神姓甚名谁早有定论,既然如此,何不屠之?
“那建议第三种。”西普里安想了想开口说道,“我有非常靠谱运营的方案能斩断教徒和神明的关联。”
“为什么不选第一种?”袁谭不解的询问道。
“我总觉得我选了第一种,迟早会跳出来一个主教人人平等,但某一位主教更平等,所以还是第三种。”西普里安想了想说道,实际上正史西普里安最后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虽说作为建立者,他可以靠着各种方式拖死那位,甚至因为法统和教会权力解释,将对方弄得狼狈不已,让几乎所有的主教联名对抗对方,致使其命令出不了罗马。
可不管怎么说,作为罗马主教,先天性骑在所有主教头上,有时候大义就是这么让人无奈。
“那就第三种吧,你来架构运营,尽可能的消除人身干涉,让所有人倾向于我们,增强我们的向心力。”袁谭闻言嘴角上滑,虽说觉得西普里安有些迷信,但是只要有能力,愿意为袁家奋斗就是好的。
就冲今天这个表现,袁谭寻思着自家还有几个堂妹,可以给西普里安安排一下,这人真的很优秀。
“交给我来解决。”西普里安很是自信的开口说道,这种事情,对他而言真就是易如反掌。
随后西普里安又汇报了一下其他的东西,就迅速的离开了,就留下司马懿一人尚在厅堂之中。
“仲达,你觉得西普里安这个人如何?”袁谭笑着询问道。
“若非亲见,难以置信。”司马懿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只是……”
“没有只是,他就算是间谍我都敢用,更何况还是被张镇西用麻袋套回来的,我袁家容得下所有的人。”袁谭直接打断了司马懿后面的话,袁谭现在是真的敢用人。
别说西普里安肯定不是间谍,就算是间谍,就凭对方这个能力,袁谭就算是发现了也舍不得杀,这就跟曹操逮住了徐庶,刘备逮住了刘巴一样,都知道对方是对面的铁杆,可绝对不会放回去。
更何况西普里安的能力,比起徐庶和刘巴,那是犹有过之,袁谭就算是冲着这家伙的能力,也不会轻易放过。
“也好。”司马懿沉默了一会儿,他能感受到袁谭话中的坚定,同样也明白这话,其实也是袁谭对他说的。
等司马懿离开之后,袁谭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怎么可能不头疼,只是不能在人前表现出来,不管有多大的压力,也不管是多么沉重的压力,袁谭都不能倒下。
当初天变前收到罗马结束东欧战争和钢爹自爆的消息的时候,袁谭也只是眼前一黑,心情激荡,很快就扛过去了,现在才哪到哪啊,偏军损失惨重这点消息,袁谭还是能顶住的。
“族叔,且取笔墨纸砚。”袁谭按了按太阳穴之后,迅速的调整了过来,双眼近乎无有波澜,扭头看向一旁非常低调的袁忠说道。
这里得说一句,袁家其实也不少能任两千石的名臣,比方说袁遗、袁闳、袁忠等等,这些人的能力都还算可以,正史基本不是扑街于袁家内乱,就是避世不出,但能力都有。
故而当袁谭在东欧站稳之后,这些人都被他们的长辈送过来了,对于袁谭而言,这些人其实并不怎么好用,因为他们都被袁谭高一辈分,就跟袁术不喜欢回现在的汝南一样,回去就磕头。
大宗的辈分低,而袁谭的年纪和这些人其实差不多,但见面了全是叔,故而袁谭将这些人留在自己身边,处理内务。
时间久了这些老人也算是看出来了,袁谭虽说资质算不上极好,但心性意志确实是可怕,能成一番大事,更重要的是这人有容人之量,简直就是勾践和阖闾结合体的削弱版。
没错,是阖闾,不是夫差,简单来说就是袁谭敢于用人,有容人之雅量,就算是臣子犯错,也会先找自己的问题,能同享福,也能同患难,而自身更是百折不挠,这种表现,能力不能力真不重要了。
毕竟干活的人多了去了,能承担责任,同福同难的领导者,那就少的不行,更何况是这种遇到挫折竭尽全力的老大,袁家族老不是傻子,这只要不死,天下霸业必然有他们袁家的一片。
故而袁忠等人对于袁谭也很是尊重,袁贺一脉的人最大的优点不就是不骄不躁吗,故而时间久了,这些人和袁谭处的还可以。
袁忠将笔墨纸砚拿上来之后,想了想还是建议袁谭休息一下。
“东欧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与其让车骑将军或者镇西将军去解释,还不如我亲自来写,毕竟这事职责在我。”袁谭心平气和的说道,“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确实是我的疏忽,超重步确实是该动,但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动,我去信一封解释一下。”
东欧的损失很大,但在国家层面是能接受的,毕竟罗马矿都不挖了,和袁家玩真的,皇甫嵩要是直接过去,佩伦尼斯肯定来,横竖都顶不住,谁也没办法。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