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ru4火熱玄幻小說 庶族無名-第三百零二章 請諸位隨我戰死於此推薦-y940t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次日,雪还在下,袁尚再度冒雪挥兵来攻,鲍庚脸色不太好看,站在城墙上,努力保持着正常样子,指挥着将士们防御,仗打的很辛苦,没人发现鲍庚持刀的手开始有些颤抖。
一直到袁尚的军队退去,守将来到鲍庚面前的时候,鲍庚勉强笑了笑,让人继续收拾战场,转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守将连忙上前扶住。
“将军,您……”守将扶住鲍庚的手,只觉有些烫,再看鲍庚神情,心中一惊,开口想要说什么。
“扶我回去!”鲍庚淡淡的道。
“喏!”
守将面色凝重的抚着鲍庚往回走,一言不发的回到鲍庚的营房,守将才担忧的看向鲍庚:“将军,末将找医匠来。”
“有何用?”鲍庚抬了抬眼皮:“城中还有药草?”
城中的药,早已用光了。
守将摇了摇头。
“没药,怎么治病?”鲍庚深吸了口气道:“让将士们知道,反而会动摇军心,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不得外传,给我烧些热水便好。”
“喏!”
守将点头答应一声,帮鲍庚去烧水。
“你久在边地,可知这般大雪,何时是个尽头?”鲍庚现在更担忧的是,何时雪停,再这么打下去,先撑不住的,必然是他们。
“以往最长的大雪,下过半月之久。”守将给鲍庚端了碗热水,脸上也是一脸担忧的神色:“将军不如先歇息几日?否则这风寒加剧,怕是……”
“旁人可歇,我不能,我若不出现在城头,士气必然受损。”摇了摇头,鲍庚道:“放心,我还扛得住。”
守将张了张嘴,最终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战争不会因为鲍庚染了风寒停下来,另一边,袁尚大营,炭盆里的火烧的很旺,大雪对守军有影响,对攻城部队自然同样也有影响,军营中同样出现染了风寒的将士。
袁尚看着逢纪,皱眉道:“再这般下下去,还如何攻城?”
逢纪笑道:“主公,这场大雪虽然对我军不利,但却正是我军破城之机!”
“如何说?”袁尚不解道。
“大雪封山,敌军粮草补给不足,而且如今城中恐怕多是染了风寒的将士,粮草还好,我记得这卢龙寨为防这等情况发生,每年都会囤积不少粮草,足以过冬,但这药材才是关键,依在下看,不出三日,卢龙寨必破!”逢纪微笑道。
这还是因为来了援军的关系,否则现在卢龙寨恐怕已经破了。
袁尚点点头,他们这次出征最大的好处就是家当都带上了,物资、给养并不会因为大雪封山而断掉。
战争……继续。
袁军将士冒着风雪攻城,自然极难,但守城也变得越发困难,城墙结的冰越来越厚,到开战第四天时,已有近两尺,敌人扔上来的水坛,这边锅里倒下去的水,还有化开的血水,如今站在城墙上,抬抬脚就能踩上女墙,一个不慎,直接就掉下去了,而对攻城方来说,这两天打的水仗把那斜坡弄得都是冰,每天必须挖出泥土铺在上面才能前行。
到了第五天,大雪终于停了,但……
“只剩这些了吗?”鲍庚看着集结起来的三百将士,竟无人替换,皱眉道。
“将军,伤兵营中现在有六百多人。”守将苦笑道。
“分成三队!”鲍庚叹了口气道。
“百人守城……”
“将士们也得歇息。”鲍庚摇了摇头:“虽然难,但至少可以多撑一些时日,如今大雪已停,我军援军当快来了,诸位多撑一日,我等机会就更大一些。”
雪足足下了一尺多,就算雪停了,也会严重影响行军,那边军队就算立即前来支援,至少也需三五日。
百人守城,自然让那边看出了破绽,逢纪大喜道:“主公,敌军已经没多少守军了,当全力攻城!”
“好!”袁尚点头答应一声,投石车没有再扔水坛,而是换上了石弹,战争变得激烈起来,只是一个时辰,城头的守军已经死了近半,不少人已经开始逃了,不得已,鲍庚只能将城中的部队换上来继续守,百人守城,还是太难了。
惨烈的厮杀持续到傍晚,鲍庚身上中了一箭,又被人砍了两刀,却兀自屹立城池之上,极致天色暗下来,袁军开始鸣金收兵的时候,三百守卒,最终剩下来的不过百余人,其间数次已经有人想要投降挥手逃跑了,但却被鲍庚连斩数人,方才稳住。
夜色迷离,鲍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城下,却被士兵挡住了。
“尔等要叛变不成!?”守将见状大怒,看着这些士兵道。
士兵们没有说话,有些畏缩,但更多的,却是默默地举起了刀枪,有人低吼道:“城受不住了!为何还要死守!?我等不想死!”
“放肆!”另外几十名兵马冲到鲍庚身边,森冷的目光看向这些乱兵,刀枪齐出。
鲍庚脸色有些发白,看着这些叛军道:“我这半生,十八岁在西园与主公相遇,追随主公南征北战,所经历的大战,不下百场!兵变,却是第一次遇到。”
众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或许,鲍某无能,不能带诸位打胜仗。”鲍庚深吸了口气,声音陡然洪亮起来:“但某是军人,军人有军人的尊严,军法如山,只要某还在这里,这卢龙寨,就不能破,诸位想逃,或是降,可以,就请从某尸体上踏过去!”
半生戎马,鲍庚身上自有一股铁血之气,此刻这踏前一步,虽只有一人,但那森然气势,却让一群乱兵动容。
守将梗着喉咙突然怒吼道:“尔等可知,将军自四日前,便已染了风寒,这些时日,都是带着风寒和尔等一起守城,尔等可曾见过将军退过半步!?若要求生,以将军之尊,就算那日逃了,主公也不会怪罪,将军却留下来与尔等并肩作战,尔等以为将军留下来是保什么!?将军家远在洛阳,便是卢龙寨破,胡狗南下,将军家眷也不会有事,但尔等呢!?卢龙寨一破,最闲倒霉的,便是这辽西百姓,便是渔阳百姓,将军这般死战不退,保得是尔等父母妻儿,尔等这些无胆匪类,不敢御敌,却敢在此兵变!?”
守将说完,扭头对着鲍庚一礼道:“将军,末将违了将军军令,请将军责罚!”
“罢了!”鲍庚摆摆手,看向众人道:“人都怕死,本将军也怕,我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两个儿子,最大的,今年也不过八岁,如果,换个战场,打到现在,我不会降,我会带大家突围,毕竟就算败了,只是袁军的话,他们也不会屠戮百姓,没必要在此赔上性命,但卢龙寨不一样,真不一样,袁尚背后,是几万几十万的乌丸人,卢龙寨一破,乌丸人必定南下,诸位多是北地之人,胡患,诸位应该比我更清楚。”
众将士闻言,默默地低下头,鲍庚紧了紧身上的衣裳,牵动了伤口,咧嘴笑道:“某,乃护乌丸中郎将,我要做的,就是守住边关,不叫胡人害我百姓,我可以死,但城不能破!所以,为这幽州数十万百姓,请诸位随我……战死在此处!”
“末将,领命!”守将轰然跪倒在鲍庚身前,朗声道。
“我等愿随将军赴死!”
看着跪倒一片的守军将士,鲍庚笑不出来,摆了摆手道:“且去休息吧。”
喏!
一夜,无言。
次日一早,袁军便在城外摆开了阵仗,远远的眺望着卢龙寨那看起来已经不高的城墙,逢纪扭头看向袁尚笑道:“今日,当可破城!”
袁尚点点头,没说话,这卢龙寨的坚韧,远超他们想象,按之前所想,昨日便应该已经能够破城。
“攻城!”
随着号鼓声响起,援军开始缓缓向城墙推进,厮杀声再次响彻这篇山谷。
原本袁尚和逢纪以为可以轻松破城,但守军的坚韧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昨日,城上还会有不少溃逃的现象出现,但今日,守军却是在拿命拼,哪怕战死,也要抱着敌人往城下跑。
强攻半日,卢龙寨上的守军越来越少,在袁军的猛攻下,好似随时可以攻破一般,但却总有那么一股韧性,就是不破,哪怕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杀~”身中数刀,兀自死战不退的将士疯狂的抱着两个人往城墙下冲,袁军被守军这股疯狂的劲头给吓住了,甚至开始退却,城墙上的厮杀,犹如炼狱一般,而守军,此刻仿佛已经不是人,而是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要拖着敌军去地狱一般。
影响战争胜负的因素有很多,兵力、兵甲、将领的水平,但士气,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如今的守军,给人的感觉就是士气爆炸,潮水般涌来的援军并不能叫人绝望,一个个只要不死,就会疯狂的攻击能够看到的一切敌军。
战争,竟是持续了一日时间,守军没有败,而攻城的军队却是几次被杀退。
鸣金声终于响起,袁军这次退的比往日要快了不少。
看着潮水般退去的袁军,鲍庚看看身边残存的三十多名将士,有些无力的坐倒在地,他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