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lzo小說 農夫兇猛 ptt-第366章 攔河大壩看書-gs0sm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腾云驾雾不敢说,因为李斯文没让大傻飞得太高。
但是风驰电掣是绝对不会错的,三百多里的路程,大傻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飞了回来,这还得算上李斯文那一套重铠和铁木盾。
那一两半的君王花蜜真是物有所值。
或者也可以说土著生命的成长潜力是所有外来入侵生命远远不能比拟的。
一想到这点,李斯文就羡慕嫉妒恨,他甚至可以想象前几代君候那奢侈到令他发指的资源,召之即来的土著精锐。
从他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土著生命有几大特点。
其一,对诅咒的抗性极强,越是高阶的土著生命越明显,至于那些小虫子,在诅咒面前死得倒是很快,可是却不会轻易灭绝,除非是大范围,长时间的诅咒。
其二,成长速度慢,且进阶不会有明显的状况,它们的进阶更像是进化,能够全身心的,全部的把身体调节一遍,反观外来入侵生命,哪怕是进阶领主单位,能够用来调节身体,强化身体的也只是一部分。所以现在虽然大傻只算是英雄单位,但实际上已经不逊色准领主级单位了。
其三,更受世界规则的青睐,只要在某个领域稍有领悟,就能获得规则之力,譬如树爷,譬如胖爷,它们为什么这么强不是没有原因的,另外还有那个雪山之王,它绝逼是获得了大雪山的某种权限。所以别看它只是领主单位,但倘若没有树爷在,信不信李斯文领着十个虎爷+一个熊爷过来对方都不鸟的。
大傻才一降落,李斯文饭都不吃,就直奔世界之树,这棵由储备天空木妖进化的世界之树这两天已经在蓄力了,它的天气循环圈在两天前就已经开始朝着副热带高压气旋转变。
具体就是可以吸收更多的太阳光和热量,并以生机值为消耗,自动形成一个高压气旋。
这一点,李斯文一进入领地就感应到了,前天他走的时候,领地别说晚上了,白天都很凉爽,结果现在都晚上十点了,仍然闷热得好像心里着了火,那种呼吸都不顺畅的闷热,让很多领地成员都偷空跑到人工湖去泡澡了。
除了闷热之外,空气之中还存储着大量的水蒸气,这都是其他几个天空木妖贡献的。
在世界之树所形成的高压气旋面前,什么天气循环圈,甜甜圈都毫无还手之力,乖乖的缴械投降,进而让高压气旋越来越壮大。
当李斯文开启木妖视野查看的时候,感应到的就是一个覆盖了大约三十平方公里的小型高压气旋,具体压力不清楚,但这个高压气旋却正在脱离世界之树的控制,并缓缓的向东旋转而去。
这一点却是设定的。
未来若树爷在东面形成的寒潮更大,就能把这高压气旋给压回来,到时候大河西岸都可以大范围的降雨。
这种高压气旋的好处就在于,一旦形成,基本很难消散,什么?太阳光太猛烈,把水蒸气都抢走了?不可能。
在这种高压下,世界规则——抱歉,高压气旋的形成本来就属于世界规则的范畴之内。
李斯文查看了一圈,最后很确定,他根本不需要调整什么,一切都很完美。
因为高压气旋本身就是可以通过不断旋转来加强,来移动的,移动的动力就来自中央的高压气温。
然后在旋转的过程中继续积蓄水汽,在移动的过程中逐渐释放,嗯么么,好像是如此。
退出木妖视野,李斯文也没回安全屋,直接去了人工湖,大家伙都在这里泡着呢,脱了盔甲,往湖里一跳,哎呀,是真舒坦。
连哔哔蚊都不敢靠近这个圈子。
“这两天北面的情况如何?”李斯文先问了虎爷,不然光靠着大傻传递的消息毕竟比较片面。
“吼~吼!”
虎爷不断低吼起来,石柱自动翻译。
“虎爷说,自从我们端了野猪小镇之后,对方就变得很谨慎,开始学我们在忘川渡口南面修筑工事,游击认为,对方是想在春秋走廊筑城,我们在研究了一下之后,认为这个可能性非常巨大,现在已经确定,野猪人,乌鸦人,诅咒乌鸦都是一伙的了,包括那个徐铭。还不能确定牛头人是不是也是。”
“但在我们的威胁之下,对方联手的可能性极大。而一旦对方在春秋走廊筑城,配合忘川渡口的大坝,成功将大河断流,那么河水就可以浇灌春秋走廊北面的牧场,也可以大范围的种田。”
“如此一来,城池可以把我们进攻的脚步拦下,大坝带来的河水能让它们躲过干旱,而只要能种田放牧个一两年,对方就可以再次集结集团军南下,与我方展开决战。”
“所以,我们应该早作准备。”
“筑城?修筑大坝拦截河水浇灌牧场,这真是好手段。”李斯文啧啧感叹,不愧是乌鸦魔君,看看这手段,不温不火,步步为营的,丝毫没有因为野猪小镇被干掉就一怒之下,兴兵南下,这才最难对付。
可以预见,在未来一年之内,双方都要维持这种互相对峙,拼命发展的局面。
至于说进攻……
不是不可以,但是必然会造成伤亡,目前乌鸦魔君在忘川渡口一共部署了五百野猪人重步兵,三百野猪人重骑兵,牛头人的兵力也多达五千+,再加上莽汉,乌鸦人,以及已经完成了大半的防御工事,李斯文是真没信心啃下来。
在不是自己熟悉的,由自己掌控的战场作战,是李斯文一直都避免的。
何况他现在也有自己的发展扩张节奏,他不能跟着乌鸦魔君的节奏走,毕竟他的敌人不止乌鸦魔君一个。
想了想,李斯文没忙着就此事下结论,而是转头对熊爷问道:
“熊爷,西岸那边怎样了?”
“吼~吼!”熊爷低吼起来,声音浑厚悠长。
“熊爷说,目前西岸卫戍营整体士气良好,且已经在大河西岸寻找到了一个可以修筑要塞的位置,那里与朱雀台要塞隔河相望,地势很高,后续计划是挖土筑坝,然后建造西岸要塞。”
“另外,野猪人已经全面撤离大河西岸,但这边的干旱程度非常严重,所有野草都已经枯死,也只有在数百里外的几座山上有少量存活的树木,这很奇怪,所以我们得早作准备。”
听到这里,李斯文点点头,也没忙着下结论,而是瞅了瞅人工湖远处的十几个野猪人,这些是新面孔,一个个很警惕,很委屈,很不甘的样子,此时并没有谁看着它们,不过只看牛三,牛四那帮家伙幸灾乐祸的表情,就知道这两天它们已经快活过了。
“北面鹿原依旧保持全面警戒状态,然后,西岸卫戍营,第一基建小队,第二基建小队全体,鹿原守备营抽调出六个单位,再从内卫营抽调大豆,小刺,从明天一早,开始从鼠人峡谷那里筑造拦河大坝,速度要快——”
李斯文话还未说完,熊爷就哗啦一声从湖水里站起来。
“吼~吼~”
“熊爷说,还等什么明天一早,既然速度要快,那当然是立刻行动——”
李斯文呲呲牙,略感欣慰。
然后,整个人工湖北面的湖水就呼啦啦的,如开锅了一样,一口气跳出四五十条肌肉男……
穿好盔甲,拿上武器,拿上铁锹,推上手推车,浩浩荡荡的就往南边杀去,玩基建嘛,俺们最擅长了。
就是里面被裹挟的十五个野猪人战俘很无措,很茫然……这是要干嘛,要干嘛呢,这么兴高采烈的,不是要杀年猪吧,嗷嗷,它们趁机不备就要逃,但这一次没人陪它们玩,才跑出没多远就被骑着大哈的老安给截回来了。
拦河大坝的位置是早已确定的,就是在鼠人峡谷的大河入口处,因为鼠人峡谷里还有一条河流没有断流呢,这么珍贵的水源白白流淌到下游,那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而鼠人峡谷出口到朱雀台要塞还有大约十五里,这个距离还算可以。
等李斯文他们杀气腾腾的赶到位置,他大致的确定了一下拦河大坝的位置,就开始制定筑坝方案。
“第一基建小队从大河的西岸开始挖掘,先挖淤泥,再从岸上运土。”
“第二基建小队从大河中央开始向西挖掘,争取在明天傍晚之前与第一基建小队挖掘的大坝合拢。”
“西岸卫戍营则也是从大河中央开始向东挖掘,一直挖到目前河水流淌的河床位置。”
“剩下的全都给我去砍树,搬石头,然后在河水里打桩,下石头地基。”
这个方案很粗糙,不过如今大河的水位只剩下一米深,宽度不过几十米,这真的不算什么,反倒是从鼠人峡谷里流出来的河水水量颇大,要想从此处拦截得费些心思。
当然,就算筑造好了拦河大坝,未来若旱季结束,雨季到来,不用河水把大坝冲垮,李斯文自己就会把大坝刨开的。
这就是一个权宜之计。
他更担心的是,一旦大旱持续三年,黑沙漠必然东进,到时候还有没有大河,都不好说。
所以他得趁着现在把河水浇灌到大河西岸,然后在那边疯狂种树。
至于说乌鸦魔君会不会在上游蓄水冲击大坝这种事情,嗯,在这大旱年节,这么做李斯文会衷心感谢它的。
一声令下,李斯文这领地的最大特色就显现出来,那就是,吃饱了有力气,吃香了有动力,吃好了,有朝气!
不到五十个单位,却是在一刹那间形成好像千百人一样的大会战的气势。
没有谁偷奸耍滑,没有谁监督,就一个字,埋头苦干,这个时候不分什么领主级和英雄级,只要能拿得起铁锹,那挖起来就像是无限动力的小马达,哒哒哒,泥土与铁锹共星光一色。
如此场面,燥得虎爷和豹爷都是只能甩尾巴。
因为大家伙是真心相信领地会越来越好,但不是由创造的好自己来享受,而是自己创造自己享受。
这感觉,倍儿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