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fx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愛下-第一百零五章 含苞未放 勝負空懸鑒賞-7zm21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经历了几番意想不到的波折之后,这一场,应该不会有任何意外了吧?”
圣教祖庭第四嫡传南平,心中默念道。
眼前这个一身很是不搭的红袍,面色时悲时喜、时而心不在焉的对手,手段确然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毕竟已经不在最佳状态,决然挡不住自己的神通手段!
事先恐怕谁也不曾想到,两家嫡传交手的这一场比斗,会进行到最终的决胜局。
排除利大人、荀申等双方阵营中不世出的人杰,要论紧随其后的第一流人物,虽然双方皆有一时之选,但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理应是圣教祖庭略胜一筹。
随着时间渐渐推移,圣教祖庭对于隐宗的讯息搜罗得愈发详细。他们事先早知,隐宗诸嫡传之中,岚、谈旻、韦皋、郤方紧随荀申等人之下,站稳第二阶层。但是这四人之下的后继者,就要又拉开一些差距了。
而圣教祖庭却不同。从三名开外到十名出头的七八位嫡传,道行皆在一个水平线上,彼此不过是一线微差而已。
论道行之精、根基之厚,圣教的第三嫡传摩永工,第四嫡传南平,亦较其余人略微领先一线。
战况的最初发展,不出南平之意料。
第四阵交手,圣教秋礼下场,对战隐宗郤方。
一开始虽是一个难分难解之局,但是随着战局推移,秋礼的优势,却愈来愈大。最终竟是完胜郤方。
这一战可以说是秋礼对于利大人对荀申、席榛子对陆乘文这两战的回应。
秋礼、郤方二人明明功行极为相近,但因为秋礼战法巧妙的缘故,竟能一举完胜,保留了绝大部分战力的情况下迎接下一人的挑战。前两阵利大人、席榛子在规则上所吃的暗亏,被一口气补足。
第五战,是秋礼的还以颜色之战。
陆乘文所创设的思路,被秋礼完全照搬。这一回,秋礼自知首战之中虽然消耗不大,但毕竟并非是最圆满的状态。若是冒险争衡,押上全部筹码,一旦赌输,那上一战积攒的优势,便都付诸东流了。
或许是运气在秋礼这一头的缘故。他的一门神通道术,恰好能够完美适应“予敌最大消耗”的斗战路数。
而隐宗这一头出场者谈旻,却因为上一阵秋礼消耗不大、战力尚全的缘故,背负着巨大压力。若是连输二阵,大势去矣。
所以谈旻的斗战策略,相对保守,一切以稳稳拿下为念。等若相当“配合”的让秋礼贯彻了自家意图。
最终此战结局,谈旻胜是胜了,但也失去了持续作战的本钱。
第六战。虞道宗轻取谈旻,几乎只是走了个过场。
第七战。虞道宗苦战之下,又险胜韦皋。
至此,已经是以三对一的局面。
纵然虞道宗不能算是圆满战力,但最少也可算是二打一。
第八战,隐宗的最后一人,岚。干净利落的击败虞道宗,扳回一局。
在南平看来,自己大约已经不需要上场了;第九战便是终局。
但是这一战中,岚再度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以一株“青莲盛放”神通,力挫霍远峮,将这场比斗拖进了决胜。
岚的那一式“青莲盛放”,看似是追求“绝对防御”的自保手段。但是当霍远峮放手去攻时,却蓦然发现,那一株青莲表面的光华,润而无形,其反击之力,但敌手出手之前便已占先。
在霍远峮的攻势远未能击破青莲之体的防御时,他自己已经身处一片火海之中。虽不至于受伤,但神通气机之调运,亦不得不大受制约。好似渡河未半,阻于中流,首尾不能相顾。由是败下阵来。
霍远峮自感败的甚是冤枉。谁能想到,这看似绝对防御的法门,其实却是将以攻为守的道念做到了极致?如今既知虚实,下回再斗,便不惧他。只是,今日之比斗,终究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双方调和精神已讫,岚平静出言道:“你出手吧。”
不待南平回应,岚大手一挥。
雷珠、火光,云气,三种意象凭空产生。然后结成一朵青莲,完全笼罩身形。
这一式的手段,和方才与霍远峮相斗时如出一辙。
南平淡一笑。
别说方才一战,明明白白的袒露与自家面前。就算从未见过,他也不至于为其所趁。
南平双手一合,一分!
左右两袖之间,各有一门神通道术呈现,虽形貌各异,却又相辅相成。
左袖之中,瞬息间打出霞光万道,颇似归无咎的元光显化之法。但无量光华之中,似暗藏着寸许大小的一枚青珠。
而右臂一挥,却是汇聚起一团似雾非雾、似水非水的奇特形象,好似一片巨大的山石被粉碎微尘。内中同样暗藏一物,倒像是一只巴掌大的鱼泡,时时鼓动,一起一伏。
说来也奇。那霞光万道的神通之象,看似轻盈无比,流转无穷,无休无止。但是有了那一枚青珠镇压,却平白多出三分浑厚。
而那青山化微尘的异象,一看便是滞重无比,运转不灵。但是多了那一只“鱼泡”时时鼓动,却似不住地为这门神通加持活力,使其运转自如。
“青珠”也好,“鱼泡”也罢,俱非虚幻的神通之象,而是实实在在的宝物。
论及法宝之用,在整个圣教嫡传中,最上乘的异宝,自然非利大人、席榛子莫属;紧追其后的,自然便是摩永工施展“五音钟”所必备的那件冠冕异宝。再往下,便轮到南平了。
南平所用之宝物,单单提取出来看,似乎也并不如何惊人,只是寻常的“真祭器”层次。但是论及对法宝的点睛妙用,圣教诸嫡传,却是无过于他。
善于运用法宝,乍一听上去似乎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优长;但每一道门径做到极致,当中都是别有洞天。
南平的道途,便落实在“善假于物”四个字上。
其他人修炼功法也好,磨炼神通也罢。遇见疑难窒碍之处,定要攻破,求得圆满。
而南平却不然。他所修道法神通中所遇关隘,只要并非有损于自家道途潜力。他皆置之不理,好似径直绕了过去。最终将这“不足”之处,用法宝补足。
看似平凡,但若非对于器道和道术神通之间的关联有着最深湛的认识,却也做不到这一步。
南平修炼到今日这一步,所用上乘法宝何止百数。但是他斗战神通之中的登峰造极之作,无过于眼前这道“实相阵”神通。仅用二宝,但却能臻至无漏之境。
但凡神通轻疾险峻,变幻莫测者,往往失之于醉步蹒跚,反复难制;
而神通之厚积薄发,沛然难御者,又往往蓄势过久,举动过滞,以至于失机。摩永工的“五音钟”神通,恰是鲜明的一例。
说到底,都是因为道术层次的先天制约,你功行未到那一步,自然便难以兼美兼顾。
而南平却做到了。
这一门“实相阵”神通,动、静、刚、柔、快、慢无不如意,几乎弥补一切弱点。攻势如水银泻地,防御若壁垒千重。
他曾凭借此术与利大人、席榛子交手。以二人不动用在南平之上的法力为前提,仓促间要破解这一式,亦甚感为难。
神通斗法之貌,立刻呈现。
南平两袖神通融合,“实相阵”的威力彻底迸发。
轻重两气显化,呈现利剑、子珠、水滴、大锤、山石、精铁、种种万变实相,击打在花苞之上,留下一丝丝或深或浅、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伤痕”。
但是因为有显化形貌的三道元气支撑,那青莲气罩所受之伤势,立刻便恢复圆满。
虽然一时并未攻下,但南平不急不躁,“实相阵”依旧按照预定步骤运使,攻势缓缓推进。
“实相阵”这一式之强,在于“广度”二字。
譬如武技之中的拳术。若是第一击至刚,第二击转变为至柔,那么敌手自然来不及适应此等转换,自然便会感到难以应付。“实相阵”也是如此。尤其是面对这等看似密不透风的“绝对防御”类法门。若我之攻势给与对方的压力足够大,那么敌手的防御手段,自然便会蕴藏反击之力,最终到了稳定无法维持之时,所有积蓄的力量爆发出来,难免于一式定胜负。
但是,若我之攻势具备足够的“广度”,轻重刚柔无所不备,超出敌手所掌握的层次,那么敌手的反击之力自然而然就会打个折扣。
到了最后一式分定胜负时,双方便有高下之别。
然而——
又斗了一刻钟后,南平忽然觉出有几分不对。
岚青莲之象的绝对防御神通,其反击之力积蓄到一定程度之后,却不再继续攀升,而是彻底稳固。
南平眉头一皱。
圣教之中,如此类似于“乌龟壳”一流的神通道术,为数同样不少。依照南平的经验,对付这一类神通,只消攻势一方施足压力,防守方的弹性被挤压到极限之后,终究难免破势一击。
从未有过例外。
对于其中蕴藏的道术之理,南平不甚了然。只是从实战经验上说,当是如此无疑。
或许神通到了更高一步,融合了类似于空间神通的妙用,可以做到更高层次的“绝对防御”,譬如秦梦霖的“退步均衡”之法。但若是以气机法力作法阻挡,如何能够做到既不崩坏、又不反击,然后长久维持在“绝对防御”的状态之中?
如此一来,若功行不亚于对方,岂不是定能处于不败之地?
陆乘文微微抬首,讶然道:“这是……”
荀申沉默良久,道:“我亦看不大清楚。看来,唯有事后去问。”
他事先已经察觉到,岚的道行进展,领先于其余三人。这也是荀申立下此局的倚仗之一。但真正揭晓谜底之后,此事依旧出乎他的意料。
世间事,能够出乎荀申意料的,已经很少了。
陆乘文慨叹道:“他能做到这一步,距离你我,已经很是接近了。”
韦皋、谈旻、郤方,亦各自啧啧称奇,只觉回味无穷。
当初归无咎铨道会上的所有比试,皆是通过天罗石流传了下来。归无咎与岚的那一场,自然也不例外。
“岚”的神通演进,他们洞若观火。
上一场与霍远峮的比试,将反击之力后发先至,欺敌于无形。已然甚是惊艳。在荀申、陆乘文看来,这便是岚对于“含苞未放”的改进了。
从“含苞未放”到“青莲盛放”,名目之变,亦能管窥其步履。
但是没有料到,岚不满足于思路上的另辟蹊径,而是以莫大的勇气,正面回答了和归无咎那一战中所面临的问题。
这一式神通的反击之力竟真的被彻底化去,同样其防御之效却并未丝毫减免。
道术相须之理颠扑不破,无可置疑。也不知岚是以何等巧妙法门,补足破绽。
又等候了一刻钟,荀申言道:“可惜了。若非与霍远峮交手略损法力,这一战岚道友已胜之无疑。”
好在如今虽不能胜,却能极巧妙的维持不败之势。
利大人大袖一挥,高声道:“停手。”
南平好似恍然惊醒,带着几分犹疑、几分好奇的目光扫视了岚一眼,摇了摇头之后,终于缓缓撤回神通。
虽然心有不甘,但不得不承认,对方动用了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绝对防御”神通,这一战,已是打不出结果来了。
岚遁光一落,陆乘文拊掌赞道:“一别经年,刮目相看。”
岚微笑摇头,道:“归道友才是搅动形势、种下因果之人。”
十局比斗,以平手告终,实在太过出人意料。
席榛子轻声道:“如何?”
荀申微一沉吟,道:“主界之中,孔雀一族和元鳄一族的两位妖王,多半斗不出什么结果。而辅界之数共是八座,是个偶数。若是万一机缘巧合,双方各取四阵,以至于胜负悬而未决,倒是一件憾事。”
“不如此阵暂且空置。其余七阵,七局四胜,定能有个结果。利道友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双方十余人,多是面面相觑。
摩永工眸中锐芒一闪。按照他的心意,既然比斗不出结果,便各凭本事去抢,谁先捉到浊气之象,自然就算赢了。
利大人看穿他心意,摇头道:“既已有章程,便要遵守。朝令夕改,岂非儿戏?荀道友之言甚是。就将胜负,交由其余七阵的道友吧。”
他动作极为利落,话音一落,竟是顺手引动了信符。
少顷,一团团紫气将圣教一方七人包裹,缓缓升空而去。
利大人倒是个坦荡之人,竟似并不担心先行离去之后,隐宗一方不守信诺,去捉那浊气之象。
荀申道:“我等也当离去了。”
此时孔萱元气渐复,美眸一眨,似有几分不舍,跃跃欲试道:“白白放过了,忒也可惜。不如我去将那浊气之象捉了去。你们六人若不愿沾染因果,先行离去便是。”
陆乘文伸手,紧挽住孔萱纤腰,肃然道:“不可。”
孔萱翻了个白眼,颇似有些不以为然。但也并未再出言争辩。
荀申摇了摇头,引动信符。不久之后,七人同样被如环似柱的气机包裹,依次升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