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wfr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三百七十章火烈鳥推薦-4p2l0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的脚步刚刚迈出张狂将军府的大门,一骑快马飞速而来停到了柳大少的面前。
“报,启禀大帅,城外有一金国人………”
“又来叫阵了?告诉弟兄们只要金国大军不攻城,他们随便怎么叫,你们坚守城门不出就是了!”
柳明志以为兵卒前来又是因为金国将士前来叫阵的事情,因为京城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小事,没等斥候说完便截断了他的话,随意的吩咐了几下便准备翻身上马。
“回禀大帅,不是来叫阵了,是来使者了,所有事情想跟大帅谈一谈!”
柳明志上马的动作一顿,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兵卒:“使者?”
“对,使者,指名道姓想跟大帅谈一下关于战事的问题!”
“不见,没什么好谈的,要打的是他们,攻城的还是他们,有什么可谈的,除了劝降本帅,还能谈什么。”
“让本帅出城投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如此,那就更没必要谈了,让来人回去吧,顺便给完颜叱咤带句本帅的话,要打就打,少弄这些弯弯绕子!”
“如今到了这步田地,想不打根本就不可能了!”
“是,卑职得……..”
“不对,大帅,来人说了,他姓万,单名一个阳字!”
已经调转马头准备挥动马鞭的柳明志虎躯一震,举着马鞭的手臂高高的怔在空中没有落下去。
柳明志目光复杂的望着兵卒:“你再说一次,来人叫什么名字?”
“姓万,单名一个阳字!”
“万阳?”
“没错!”
柳明志轻轻地放下马鞭沉吟了片刻:“你说一下来人的相貌!”
“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俊俏的有些不像话,一身士子儒衣,想来应该是金军大元帅完颜叱咤的谋士!”
“此人现在何处?”
“城门之下等候大帅的回复,敢问大帅时不时将此人赶回去?”
“等等!你附耳过来!”
“是!”
兵卒走后,柳明志目光谨慎的,眼眸中犹如藏着一把锋利的宝剑一般扫视了周围一圈,晃悠悠的骑马朝着城门赶去。
约莫两炷香的功夫,城门下,柳大少望着眼前的儒衫女皇冷冷一笑:“完颜叱咤这个老匹夫还真是不死心啊,激将法行不通,又想用什么办法来收买本帅了吗?”
望着有些怔然的女皇,柳明志淡笑着对着兵卒挥挥手。
“你先回去朔守城墙吧,闲着也是闲着,本帅亲自会会这个金国的说客!”
兵卒见到柳大少对着金国的使者一副冷笑不屑的脸色,看着女皇的目光有些可惜。
都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可是看大帅这个神色,不斩是可能的,但是想要完好如初的回去只怕是不可能了,少说也得抽上几鞭子解解气吧!
“得令!”
兵卒给了女皇一个自求多福的目光,微微摇头朝着城墙之上登去。
兵卒登上城墙之后,柳明志目光灵活的四下扫了扫,牵着女皇的手朝着城墙下的民巷中疾步走去。
百姓们因为战事的缘故全都闭门不出,民巷中放眼望去空无一人。
“你疯了,这个时候你来颍州干什么?你不知道现在两国正在交战中吗?你的身份一旦泄露,你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要不是凑巧遇到了兵卒,接见你的万一是舅舅张狂,我想救你都没有办……….”
“我想你了!”
柳明志神色一怔,望着盯着自己目光柔和的女皇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回府再说吧!”
“好!”
两人一马一路无言,缓缓地朝着王府走去。
两人都是而从目光之辈,轻而易举的便避过了巡街的武卫,没被任何人发现踪迹便轻松的回到了王府之中。
“参见王爷!”
“免礼!”
“谢王爷!”
柳明志像跟谋士交谈一般,跟女皇有所有笑大摇大摆的朝着府中走去。
两人绕过了去内院的回廊,过演武场直接朝着柳大少的书房走去。
“少……..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两人回到书房之中,莺儿正一头细汗的从柳明志的书房中走了出来,看其手中的木盆就知道这丫头又来帮少爷打扫书房了。
“跟万兄商量点事情,莺儿你先回去,传少爷的话,没有少爷的命令,任何人不准靠近书房半步!”
莺儿望着女皇有些怔然的目光被少爷的话惊醒了过来,显然莺儿认出了女皇的身份。
毕竟私下会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加上女皇没有刻意装扮,莺儿相看不出来都难。
莺儿乖巧的点点头:“莺儿明白了,你先跟婉言姐…..万阳公子谈论事情,莺儿去拱门亲自给你们守着。”
“辛苦你了!”
“不辛苦,莺儿先告退了!”
步入书房,柳明志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拉着女皇朝着椅子走了过去。
“坐下吧,寒舍简陋,比不得你的尚书房舒服,凑活凑活就得了!”
女皇也不见外,轻轻地坐到了椅子上张望着书房中的摆设,良久之后女皇收回了目光,目光复杂的望着柳大少。
“这么多年,你也变了!”
“以前你京城的书房,充满了豪奢之气,什么古董梅瓶,精美瓷器摆放的应有尽有,如今你当了王爷,反而书房简朴下来了!”
“若非知道这是你的王府之中,朕…..我还以为我来了一个大儒的书房之中了呢!”
“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这书房简朴的有些过分了,连你们大龙一个普通县令的书房都有所不如!”
柳明志苦笑了两声,抬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书房:“三十有二了,跟二十出头的时候不一样了,心境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了!”
“以前年轻,认为有好东西能显得自己的身份尊贵,现在我已经位极人臣了,根本不需要什么东西来衬托自己了!”
“我柳明志的名字往外一摆,就是最尊贵的东西!”
柳明志起身在书架之上扒拉了几下:“这些书都是韵儿她们帮我搜集的孤本,有经史子集,也有诗书词册。”
“虽说一年也看不了几次,可是书房书房,有书才叫书房不是!”
“那些俗物啊,已经入不得我的法眼了!”
“那你还那么热衷金银财宝?这些东西不俗?”
“不是我热衷金银财宝,而是我有一大家子人需要养活,还有几十万弟兄向我张口要饭吃!”
“附庸风雅的玩物我是学不来了,我柳家就没有出这样的血脉!”
“可是金银珠宝是实打实的东西,因为它们能让人吃饱饭,能换来粮食,就这么简单!”
女皇静静地望着柳明志思索了片刻:“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这些闲话就不说了,你孤身入城来寻我,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先说说你的来意吧!”
“正是不急,先说说私事吧!”
“啊?现在这种局面还有私事能说吗?”
“当然有,比如给月儿生个弟弟玩玩!”
“吭哧………完颜婉言,你疯了还是本少爷疯了,几十万大军在城外驻扎着随时可以攻入我颍州城中,你跟我说你来颍州是为了这种事情!”
“最后一…….是你说的咱们之间可以公私分明的,现在我是完颜婉言,不是金国女帝,自然说的可以是私事!”
“我是说过咱们之间完全可以公私分明,但是你觉得这种场合本少爷会有私心去想……….唔…….你来真………唔……”
书房外的莺儿听着书房中不正常的交谈声,脸色古怪的挠挠眉头轻笑了起来。
“哦吼,我嘞个乖乖!完颜婉言!你个臭婆娘吃什么东西了?”
“烤牛肉啊,放了点各种调料,其它的什么都没吃。”
“调料里有没有辣椒?”
“有啊,比茱萸辛辣多了,还是最后一次互市从你们大龙引到我金国种植的,说这些干什么,先给月儿生个弟弟要紧!”
“你怎么不早说,还生个锤子的儿子啊!”
“这他娘的都成火烈鸟了!哦吼,造孽啊!”
“莺儿,快准备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