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n71寓意深刻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線上看-第三十五章 創刀看書-bvs5g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日渐偏西。
第二梦和第三猪皇守在房间外,突然察觉到内中散发出了一股极之强横的气息。
惊讶间,就听屋中开始不断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接着,他们又看到眼前的门窗也剧烈震动了起来,不由为之惊愕。
“怎么回事,难道地震了?”
第三猪皇看着第二梦,两人面面相觑。
说话的工夫,屋中的动静随之愈来愈大。
两人在屋外隔着门窗看不真切,心中担忧之下,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岂料,刚一推开屋门,他们就感觉到一股如墙般的气劲迎面撞来,猝不及防之下,两人齐齐被震飞了出去。
伴随一声惊呼,屋中的三人身躯一震,旋即便脱离了那种奇妙的状态。
任以诚睁开双眼,仿佛如梦初醒。
農門悍婦:帶著包子去種田
浮生小記 金波灩灩
他深吸了一口气,试着催运内力,顿觉丹田中真气如潮翻涌,较之先前,功力竟暴增了将近三成。
“好神奇的力量!这莫非就是你们风云合璧,所产生的摩诃无量么?”
聂风亦在感受新得到的内力,闻言解释道:“自从凤溪村一战后,每当我和云师兄联手之时,便会激发这股力量。
之后,又经无名前辈指点,终于逐渐掌握,当日雄霸正是因此而败。”
“你们在搞什么鬼?幸亏我老猪还有两下子,不然刚才非得给你们废去半条命不可。”
第三猪皇抱怨着走进了屋中,适才那股气劲不但雄浑无匹,更蕴含惊人威势,实乃他生平仅见。
“风…聂公子,你们怎么样了?”第二梦看着聂风,关切之下,差一点儿说漏了嘴。
聂风浑然不觉有异,欣喜道:“确如任兄所言,我不但恢复了功力,还比从前精进了不少,云师兄,你呢?”
重生八十年代
“我也一样。”
步惊云缓缓睁开了眼睛,体内那前所未有之深厚的功力,令他不禁又惊又喜。
寻常人苦修一生也未必能达到这般程度的修为,但在任以诚的手中,却仅仅只需要半天都不到的时间而已。
若是传扬出去,势必会让整个武林都为之疯狂!
晚上。
第二梦准备了些酒菜,以庆贺两人恢复功力。
聂风放下酒杯,失笑道:“不瞒各位,我直到此时方才终于踏实了下来,失去武功的感觉可真不怎么舒服。
所幸,托任兄的福,我和云师兄已经复元,想要对付无神绝宫,再非不可能之事。”
“不错,我必须尽快找到楚楚,否则在绝无神的手中,她和孩子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
步惊云放在桌上的拳头紧紧攥起,若非还不清楚于楚楚的下落,他只怕连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第三猪皇叹了口气,摇头道:“年轻人,你想的太容易了,凭你们这点本事,想要对付无神绝宫,还差得远儿呢。
任小子纵然能可压制绝无神,可要是不破了他的金身,想杀他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更遑论他手下还有众多高手。
别的不提,单论昨晚那十个怪人,不但内功深厚,还会使那种诡异的阵法,可谓难缠之极。”
聂风沉吟道:“我们还有武林神话无名前辈,可以请他帮忙,同时再想办法增强战力。
至于绝无神的不灭金身……猪皇前辈您见多识广,可有什么办法吗?”
猪皇摸着下巴想了想,看向了任以诚。
“小子,听说拜剑山庄的绝世好剑在你手中,可否借来一看?”
“给。”任以诚毫不犹豫,翻手化出绝世好剑递了出去。
“你小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嗯……剑是好剑,但可惜没有开锋,不然也许能破了绝无神的金身。”
第三猪皇讶然将剑接过,肥厚的手掌轻抚剑身,脸上的惋惜之色,一览无遗。
任以诚耸了耸肩,无奈道:“这柄剑和我的刀都是至阴寒铁所铸,想要开锋就必须用至热之物。
这些我都知道,可这至热的东西难得一见,可遇不可求,想要得到就只能看运气和缘分。”
第二梦好奇道:“那什么是至热之物?”
第三猪皇道:“有情之心,至亲至爱的血,这些都是,嘿嘿,任小子,你成亲没有?”
任以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别说我妻子不在身边,就算在,我也不可能那么做。
就算剑不开锋,我也一定会想到办法打败绝无神。
紫芒音帝
前辈你要是再胡扯,我就掏了你的肺做猪肺汤,聂风一定会很喜欢的。”
聂风闻言一怔,愕然道:“你怎么知道我爱喝猪肺汤?”
腹黑老公愛上癮 淺淺壹笑
吞噬诸天从斗罗开始
任以诚挑眉道:“幽若告诉我的。”
“言归正传,我们还是研究一下该怎么破不灭金身,可惜我的无双剑不在身边,不然凭此剑之利,或许会有可行之机。”
步惊云肃然将跑偏的话题拉了回来。
聂风若有所思,起身将雪饮拿了过来。
“任兄,不若下次交手之时由你来使用雪饮,以你的功力定然可以比我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是个办法。”任以诚点了点头。
雪饮乃‘白露’所铸,和‘黑寒’大有渊源,相传都是女娲炼石补天后所余下的东西。
六绝帝尊 白发古稀
只是两者本性不同,白露之寒彰显于外,是以雪饮锋芒毕露。
而‘黑寒’则是敛于内的,也正因如此,它才具有了可以吸收外力为己用的本事。
“哈哈,难得见到如此宝刀,聂风借你雪饮一用,看老猪给你们耍套刀法看一看。”
第三猪皇大笑着抽出雪饮,锵然一声,屋中顿时寒气大盛,随即就见他一个闪身来到了院子里。
男仙恋爱二三事 南山月央
雪饮横空而舞,画出一圈刀浪。
月色之下,赫见万千刀光闪烁,变化无穷,更卷起一阵猛烈的罡风,呼啸如雷。
“看好了,这是纵斩,纵观天地!”
“横劈,横眼千夫!”
“斜砍,斜看苍生!”
三人凝神观瞧,只觉这刀法虽然只有三招,但每一招皆藏有无穷后路,看起来创意无尽,极具可塑性。
第二梦在一旁笑着解释道:“这是猪叔叔的拿手绝学,创刀!”
过得片刻,刀势收歇。
第三猪皇将雪饮交还聂风,已然气喘如猪。
“呼……创刀,顾……名思义,就是要自创。
—————
把你们自身的性格阅历融入刀法之中,把创刀演化成属于你们各自风格的刀法。
老猪我能帮你们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能学到多少,呼……全看你们的悟性了。”
任以诚闻言一笑。
这猪皇虽其貌不扬,但为人洒脱,胸襟宽广,深具高人风范,能在刀法中名列第三,且以皇为名,确实名不虚传。
“记住了,刀法是死,刀意是生……老猪走了。”
第三猪皇在将创刀的心诀传给三人后,便趁夜离开了断情居,前往中华阁去找无名求助。
三人中,聂风专研刀法。
身兼家传傲寒六诀,和学自任以诚的天刀八式,乍闻创刀精意,不自觉已陷入沉思当中。
步惊云虽然是练剑的,但触类旁通之下,亦有所悟,只是收获要略逊聂风几分。
任以诚不缺武功招式,眼下想的更多的是在刀剑无法开锋的情况,下,该如何破解不灭金身。
眼见步惊云受限于武学种类,而错失了精进的机会,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再度拿起了绝世好剑。
“想试试我的剑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