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77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亂世輪迴之終結討論-No.232 復活鑒賞-ssab6

亂世輪迴之終結
小說推薦亂世輪迴之終結
突然,冷雪林伸手抓住圣秽的衣襟,弱弱地靠住他,“圣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变成普通人的吧…不需要再背负萨诺兰斯的名号…仅仅像羽迪斯的学生那么简单。”圣秽看着靠在他身上瑟瑟发抖的冷雪林,不言地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抚了抚,“只要你想…当然可以。”好奇怪,他在冷雪林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情绪,几千年来他经历过万千情感,可以说是看破红尘,为什么还能被这个情感所影响?
冷雪林感觉到,圣秽手心里的温暖正一点一点传到她身上。好安心……
“冷雪林…圣秽突然叫道,”虽然我只是想让你先忘记冷静听我说完,但现在也该记起了吧?冷星林…“听到这个名字,冷雪林立刻跳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阵痉挛和酸痛。
“对了,星痕他!…”
重生之全能極品妖孽
圣秽无奈瞥了她一眼,“悠瑶真的没和你说清楚啊…你这记性倒也真差,是不是忘记了冷星林还没转族?”冷雪林愣了一愣,再愣了一愣,头上呆毛翘了几根。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算了…我根本不指望你那个脑子,给你个提示,去找奈离。”话音刚落,圣秽便消失了,只剩冷雪林一人呆呆地愣着。
朝暮傳奇
冷雪林急急忙忙换上衣服,冲出门去,由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加上身上的酸痛感还在不停地刺激着她,所以在下楼的路上,还差点摔了下去。
楼下意外地没人,可能都去上课了,可是纳菜卡也不见人影。没有再去注意其他,冷雪林直接夺门而出,一路上她也顾不得别人怪异的目光,半拖半走地往学生会走去。
直至到了学生会处,冷雪林彻底趴在了门前,浑身的脱力感让冷雪林十分后悔这么急着赶过来。本想再坚持一下站起来,怎么说趴着见人也不体面,但她实在挤不出半点力气,果然还是恢复得还不够,都怪圣秽,要不是因为担心星痕,不然她绝对会抱怨圣秽!
咔嗒一声,门被打开了,奈离站在门口,在开门后的数秒才低头注意到了地上的冷雪林。
本来波澜未起的脸庞出现了一丝抽动,眼里也包含了一丝疑惑,她蹲了下来,对着冷雪林淡淡问了一句:“会长,你在门口做什么?”不知为何,自从冷雪林继任后,奈离便不再叫她为墨,而是改口毕恭毕敬地叫会长了。
冷雪林艰难地抬起头,虚弱地问上一句,“冷…星林呢?”被她这么一说,奈离倒是想起来了,“啊…原本还准备等下找你的,没想到你先来了,冷星林他现在在训练室,不过…啊!会长!”冷雪林听到这句话后,突然觉得又有些力气了,她立刻站了起来,往训练室的方向走去。
可惜冷雪林没能感觉到,在门的后面,有一股强大的魔力。
刚一推开门,一抹蓝色冲入眼帘,似乎是一道攻击,蓝色中能够明显感觉到魔力!等她发觉时,这道攻击已经冲到她面前,她下意识地想防御,却只听到训练室内“诶?!”的一声,那道攻击的大部分魔力被收了回去,但仍有什么继续冲到她面前。
冷雪林一闭眼,只觉一股冰凉的气息靠近…然后…哗啦!
“哇!怎么回事?!水?”冷雪林全身被水淋了个透,冰凉的感觉盖过了疼痛,使冷雪林一下子忘记了身上的酸痛感。冷雪林一愣一愣地坐在地上,没有反应过来。
“姐?!你干嘛突然冲进来啊?吓死我了,要不是我把力量收了回去,不然你又要受伤了。”冷星林急急忙忙跑过来,担心地看着冷雪林,冷雪林看着正在滴水的刘海,无奈叹了口气,“这又是怎么回事……”她抬头对上了冷雪林的双眼,忽然惊讶一怔,冷星林原本如墨一般的双眼变成了蓝色,很纯净的蓝色。
“你…冷雪林刚要张口说什么”,冷星林便猜出了她想要问的事,“没错啦,我已经转族了,种族是御水,属性是水,自属性为蓝。至于原因呢…因为萨诺兰斯的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而奈离也是人类,不能转族,她似乎也不想让我转去冥族什么的…所以只好找个风口紧的来帮我喽。”
總裁太壞誰的錯
短短几句话把所有的事情都讲明白了,冷雪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冷星林看着她一身水,无奈地说:“现在还在提升魔力期间…这样子闯进来很危险的啦,现在倒好了,把你自己弄湿了,我不是叫奈离看好门……”一只手抓住了冷星林的衣袖,冷雪林抬头释怀地对他笑了笑,“太好了…看来你没事…那时候差点吓死我了,都忘记你还可以转族,要是真的死了那该怎么办…”冷星林的表情也有些舒缓,他揉了揉冷雪林湿漉漉的长发,一副安慰的口气道:“我没死不就好了?以前没有转族,一直都没有力量保护你。明明在很久以前就说好了的,以后我来保护你。结果失约了这么久…不过现在没关系了,现在有了力量,保护你还来得及吧?”冷星林眼里充满了温柔,将这些话道出时,就连他自己,都还有些愧疚。冷雪林低下头,频频点着头,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保护过了吧?
冷星林一下子坐在地上,深深呼了一口气,“虽然现在才认到实在有些迟,不过,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老爸了吧?姐?”提及到了这个名字,冷雪林一阵惊讶,确实…很久没有回去看过他了,自己第二个家人……
“嗯…”
“诶?冷雪林~你不会是哭了吧~”冷星林瞅到了冷雪林有些发红的鼻子,又恢复回那副兴灾乐祸的样子,这样的场景似乎以前也有呢…
“没有!”
“又狡辩~还说没有~”
惡魔領
“啊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