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六十一章 神祕空間展示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沈落只觉得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之后,他的神念就已经进入了一片奇异的金色空间。
就在沈落的神魂进入的瞬间,他那盘膝坐于屋内的身躯,竟然也在瞬息之间化作一道光痕,被吸入了玉枕内的天册中。
沈落双脚落定之后,攥了攥拳头,便发现了肉身进入的事实,心中不禁一凛。
他的神念立即扫向四面八方,视线也随之朝着周遭打量过去。
只见周遭好似是一座金色大厅,与当初李靖带他进入的战斗空间十分相似,只是面积却只有方圆数十丈左右,之外便笼罩着一层泛着金色光泽的雾气。
他的视线无法看穿,神念也探查不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
沈落低声呢喃了一声,下意识抬手一招,那柄纯阳剑胚便浮现在了他的身侧。。
“还可以召唤法器……”沈落眉头微皱,一边小心防备着,一边朝着大厅一侧走去。
“叮咚”
他才刚抬步,脚下就有一阵水声传来,低头看去时才发现身下地面竟然如同一片湖泊水面,而他的脚边正有一圈圈水纹般的涟漪荡漾开来。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地面虽然平滑如镜,却并没有反射出半点影像。
沈落俯下身,抬手朝着地面抚摸过去,却发现地面上并无水液,摸着就与石玉一类无异。
他心念微动,以神念感应着周遭的灵力波动,却发现这里空荡荡的,感受不到一丝气息的流动,也感受不到半点天地灵气的变化。
重生 之 再 許芳華
“去”沈落口中一声轻喝。
其身前悬浮的纯阳剑胚顿时疾射而出,朝着对面的雾墙中疾射而去。
只见剑光“嗖”的一闪,如一道匹练在虚空飞逝,一瞬间便没入了对面的金色雾气中,消失了踪影。
沈落眉头一挑,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絕世 劍 神 葉 雲
毕竟在他的神念探查中,那雾墙能够阻隔自己的神识之力,应该是一层结界之类的东西,他的剑胚却好像根本没有遇到丝毫阻碍,就直接穿透了过去。
就在这时,他心中突然一紧,身形猛然向后一转,抬手朝着眼前并指一夹。
一道赤色剑光瞬间抵近他的眉心,被他双指夹在了指尖,却正是他的纯阳剑胚。
沈落眉头紧皱,收起剑胚,手腕一转,朝着高空一挥,一面八角铜镜当即悬浮而起,漂浮在了他的头顶上,投下八道光壁将他护在中央。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随即目光一凝,脚步一点,身形高高跃起,直冲上百丈之外。
其身形没入了上方虚空中的金雾内,视线也随之变得一片模糊,四周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还不等他调整方向继续拔高,身子便觉得骤然一沉,笔直坠落了下来。
等他重新落地,再一看四周围,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站立的地方。
“这片空间果真古怪得紧……”沈落心中暗道一声,不再继续飞越,而是继续护着自身,缓步朝着对面的金色雾气中走去。
走过十来步后,沈落身形逐渐没入雾气当中,神识随即便无法外放了,视线虽然还能看到些许,但距离也就只有三四尺远,更远处就是一片模糊了。
沈落复又走过七八步,突然发现前面的雾气中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分界,好似所有雾气都堆积在了那里,形成了一座雾墙。
他走到雾墙边,抬手小心朝其上抚摸了过去。
结果,就在他手掌触碰到雾墙的一瞬间,那面雾墙上忽然有金光一闪。
桃 運 神醫 在 都市
下一瞬,沈落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不见,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就又站在了大厅中央。
“似乎是某种结界,有点意思……只是这该怎么出去?”沈落有些犯难。
先前光想着以神念沟通天册,可是完全没想到会出现当下这种状况,这空间又被不知名的结界包裹,以他如今的修为,根本不用奢望能强行破开。
“想要出去,只怕还得靠天册。”沈落心中暗道。
野蛮军团
一念及此,他便盘膝坐下,再次调转神念,沟通天册。
这一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本就在天册中的某个空间内,神魂竟是很轻易就与天册建立起了联系。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天册投影出现在他身前,而是他的神魂出窍,离开了他的肉身。
等他神魂出窍之际,再去观察四周,看到的景象就又变得不同了,四周不再是进雾蒙蒙的虚幻之景,而是被一片辽阔无垠的广袤星域所取代。
沈落神魂所见,茫茫星域里有无数星辰光点忽明忽暗,有的大如量斗,有的小如珍珠,有的煌煌金光耀眼,有的弱弱萤辉暗淡,有的笼罩在层层星云之中,有的则彼此攒簇,如累累硕果挂枝……
他望着远处的一条星河横挂,里面似有星云如烟波涌动,看起来当真就如银河在天,星海横流,景象瑰丽,美不胜收。
一时间,沈落也好似被这星海美景吸引,有些出神了。
他的双目中倒映着灿烂星河和点点流光,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一道奇异光痕,在这些星辰之间流转,只是那轨迹太过缥缈,忽隐忽现地看不真切。
就在他想要努力看清楚的时候,其头顶星域之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螺旋黑洞,里面顿时传出一股强大的吸引之力。
沈落神魂大惊,立即回转身形想要飞回自己的肉身,结果却看到自己的身躯下方,平滑的镜面上激起阵阵涟漪,地面开始缓缓下陷,将他的身躯吞没了进去。
“糟了……”
他心中只来得及冒出这一个念头,下一瞬,头顶上的黑洞中吸力骤然加倍,将他的神念也扯了进去。
几乎同一时间,沈落猛然睁开了双眼,嘴里不断喘着粗气,背后冷汗淋漓。
他有些慌张地环顾了一眼四周,发现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住所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抬手一擦额角汗水,才发现外面天色沉沉,似乎还在深夜。
沈落略一思量,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油灯,目光不禁微微一闪。
因为玉枕入梦的事情,沈落对于时间一事比较敏感,他在开始修炼之前就注意过灯盏里的灯油,与此刻相比几乎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方才进入的金色空间,与梦中穿越时一样,里面的时间流动不影响外界的时间变化。
也就是说,他自觉方才在那空间中该有小半夜时间才对,可对于外界来说,甚至连一个瞬息都不算,外面的时间似乎根本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