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180章 勾的我很想犯罪閲讀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仙君,该用晚膳了。”
洞口响起李野的声音,看到被吊起来的苏师弟吃了一惊。
原来仙君喜欢将人吊起来哈哈,很暴力。
苏青之眼前一亮,发现食盒里摆了一个紫色的甜甜圈?
石洞里弥漫着一股清甜的幽香,好像是甜甜圈散发出来的,好想要。
“我要吃那个!”
她伸长脖子,闭上眼睛迷醉地嗅了嗅,笑着说:“好好闻,好香!”
“不许,拿走!”
冷千杨冷着脸狠狠地瞪了李野一眼。
“哎,哎!”
苏青之眼巴巴的看着好东西被端走,心里的火气又上来了。
这个小作精太难哄了,嘤嘤。
气氛尴尬地沉默着,只听到火苗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手臂好酸好困,赶紧想法子求饶。
“千杨,我腿抽筋了!”
她倒吸着冷气,使劲蹬着小腿瞎扑腾。
“咔咔!”
吊着自己的绳索终于断了,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
“苏青之怎么折磨你了?”
冷千杨眉间紧蹙,淡淡地问道。
给台阶下了,苏青之秒懂,耷拉着嘴角说:“经书抄的我想吐,那两条小尾巴跟着我寸步不离,我天天饿肚子!”
“饿肚子?”
史上最强阎王 转动的旋律
阿姐不是说女魔尊每日送来精致膳食么?
眼见冷千杨陷入迷茫,苏青之立刻开始大吐苦水。
“食盒一来,就被冷如嫣和陈舟瓜分了,只给我吃三颗卤花生!”
“他俩吃香喝辣,就给我吃什么龟毛饼干,把我的小尖牙都劈飞了,仙君你看!”
苏青之眨巴着丹凤眼,微微抬起下巴,用手指在晶莹的贝齿上划了一下。
这个手势?
冷千杨眼里猛地闪过川西村那次,怀玉用手指在唇角上划了一下。
“很轻,很软,很香的。”
那夜的月光很亮,月光下粲然一笑的小弟子,惊得人都有些站立不稳。
“咳咳!”
他压住心里的烈火蔓延,掩饰地喝了口云霄茶抿了抿。
如此说来就更诡异了,怀玉的脉象明明是受了内伤。
“寸步不离么?”
冷千杨一眨不眨地盯着苏青之上下打量,踌躇了几秒说:“出恭的时候呢?”
啊,你的眼神往哪瞄呢!
苏青之脸红成了小苹果,将头埋进了臂弯。
“仙君,他出恭的时候,我寸步不离。”
异世界协会
出声的是石洞外匆匆赶来的陈舟?
苏青之感激涕零,冲他眨了眨眼。
“面膜是怎么回事?”
冷千杨打断陈舟一本正经的陈述,手指轻叩着案几说。
陈舟神色一滞,立刻回想起那夜苏怀玉给自己脸上的一顿神操作。
还有冷如嫣追在小侍女后头,厚着脸皮索要面膜的场面,不禁后背一寒。
被仙君知道,我二人立场不坚定只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女魔尊的糖衣炮弹,弟子试过没有毒,就给苏师弟用了。”
苏青之眼见仙君刚缓和的脸色又是一冷,脱口而出:“面膜只是意外,无它!”
“乖乖弟妹儿,我跟陈冲讹了两片面膜,是你最喜欢的海蓝之谜,补水的!”
冷如嫣欢欣跃雀,大步走进了洞口。
大姐,我的脸都被你打肿了。
苏青之轻手轻脚准备逃走,就被灵丝绳拽回了仙君身边。
“面膜只是意外?”
冷千杨的语调像是浸了十层冰渣子,微微挑了挑眉。
豁出去了,苏青之顺势往他怀里一拱,语调绵软的说:“良辰美景夜,千杨。”
这山路十八弯,转的冷如嫣一脸欣慰,转的陈舟红着耳垂转身离去。
“都出去,我要沐浴。”
冷千杨很是避嫌地推开怀里的这团娇软,冷声说。
这个时候,你还推开我?
懒得哄了,爱咋咋地。
少年武宗 儽神
苏青之气鼓鼓地扯着冷如嫣的衣袖说:“走就走,谁怕谁,哼!”
半个时辰后,与众弟子们侃大山的苏青之被李野的话惊着了。
“仙君又晕过去了!”
他从石洞里跑出来,喊声带了几分急切:“苏师弟,你快去看看!”
“乖乖弟妹儿,他在沐浴,我们也不方便。”
冷如嫣正在对月小酌,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嘿,你们一个两个的是嘛意思?
我是女子,我也不方便啊。
连扯带拽,苏青之还是被硬推进了石洞。
“所有人后退五百米!”
石洞外传来李野中气十足的声音。
她隐隐觉得自己上当了,可忽然觉得不对劲,洞里咋黑漆漆的,人呢?
“仙君?千杨?”
苏青之叫了几遍不见回应,从衣衫里刚摸着火折子就被人按在了墙上。
两人的衣衫贴的很近,七子香的凌冽幽远中夹杂着几分甜香,是那紫色甜甜圈散发出来的?
原来这不是吃的,是一种熏香?
真好闻,闻得人大脑都有些晕乎乎的,又带了几分燥热。
“仙君,那个甜甜圈是什么香,好好闻。”
冷千杨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她细嫩的脖颈上游移,哑声说:“紫冰给我可好?”
好,什么都好,你太香了,勾的我很想犯罪。
“给你抹点香膏。”
苏青之将衣兜里的香膏抹在自己唇角上,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
她冰凉软糯的唇轻轻地印了上去,清润幽远的兰花香萦绕在两人之间,空气里的甜度开始蹿升。
冷千杨的身体瞬间紧绷,紧紧地揽住眼前的人占据了主动权。
两个人都疯了,十指相缠,吻的天昏地暗,舍不得挪开一分一秒。
洞里的温度逐渐升高,烧的人哪里都是滚烫无比。
“为我哭了一次。”
冷千杨恋恋不舍地摩挲着她的小脸发起又一轮的狂吻。
“再哭一次。”
这个混蛋!我偏不!
苏青之终究抵挡不住他的疯狂,眼眶含泪说:“嗯嗯,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妄天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那个阴山王送来一封信,说有仙君需要的东西做交易。”
李野拿着鸡毛信闯了进来。
苏青之暗暗松了一口气,跟只受惊的兔子逃出冷千杨的怀抱,背过身去装作在添茶。
她余光瞥见冷千杨神色变幻,忽然收起手中的信说:“他要的东西我给了,明日我们启程去白神医的药王谷。”
信里写了什么?
阴山王的条件又是什么?
苏青之被八卦之心弄得抓心挠肝,见冷千杨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刚才那颗火热的心又清醒了几分。
“阴山王还说…”
李野欲言又止,就听冷千杨开了口:“小宝,你去看看药好了没。”
他竟然防着我?
我本以为你侬我侬,原来他防贼一样防着我?
所以,你只是馋苏师弟的身子,对吗?
今日的蜜糖就是明日的砒霜。
苏青之死死的掐着指甲,掐出血也不觉得痛。
巨大的低落、失望、不甘包裹着她恨不得想撕碎什么。
谁先动心谁是狗。
我真是一只小小,小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