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網遊之全民領主 txt-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血色撒馬爾罕(求訂閱)熱推

網遊之全民領主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民領主网游之全民领主
河中之战,第三座难啃的城池,是花剌子模的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是一座极其古老的城池,帖木儿统帅印度莫卧儿帝国大军在此城与漠南军、漠北军、西域军、吐蕃军展开惨烈的攻防战。
帖木儿以撒马尔罕为补给点,利用源源不断从印度半岛运来的粮草、兵器对大军进行补给,进行消耗战。
帖木儿大军在前,不给夏军围城,撒马尔罕的传送阵可以昼夜不停传送物资、兵马。
而夏军的补给主要来自于大宛国,需要维持漫长的补给线,因此,四路兵马拿帖木儿无可奈何。
帖木儿有人口众多的印度半岛作为靠山,又背靠一座传送阵,进行消耗战时,得天独厚。
史万岁、韩擒虎、贺若弼连夜奔袭帖木儿的营地,想要破开帖木儿对撒马尔罕的保护,然而,帖木儿早有准备,夜间驱赶铁甲战象,重创隋朝三将,贺若弼重伤。
夏军每一次组织攻势,帖木儿以铁甲战象为肉盾,再凭借后方运来的弓箭齐射,又让祭司给炮灰兵种提供增益,用人海战术将夏军击退。
时日一久,夏军的粮草、兵器不足,攻击乏力。
河中决战爆发时,李牧、狄青、论钦陵等武将聚集最后的粮草和兵器对帖木儿进行攻击,让帖木儿无法支援黄金家族。
双方在撒马尔罕城外的大战异常惨烈,因为补给线太长,不少夏军士兵只能用耐久度下降的兵器厮杀,途中耐久消失而卷刃,被帖木儿杀伤甚多。
吐蕃军阵亡的武将,竟然多达三十员!
吐蕃大都护扎西的心里在滴血。
吐蕃都护府在游戏开始以来,积累的精锐,在与帖木儿的大战中,几乎死伤殆尽。
巅峰时期的帖木儿,仅次于圣级统帅,麾下还有诸多的印度武将,凭借庞大的人口,重创夏军。
要知道,吐蕃军只能凑齐十万人参与大夏王朝的第一次西征,而帖木儿调动了印度莫卧儿帝国上百万兵马,这还不是印度半岛的极限。
印度半岛的极限,也可以出动三百万,甚至五百万大军。
满城尽是黄巾军
吐蕃军在与帖木儿的一系列大战中,幸存者仅仅剩下四万,战死六成!
吐蕃在作战时,虽然缺少谋略,但冲锋陷阵、异常骁勇,往往前队死绝了,后队再上。
现在,撒马尔罕城北,四万幸存的吐蕃军还有人倒下!
帖木儿的战象军团不再打头阵,而是在双方鏖战后,再出现在战场,帖木儿直接让战象军团不分敌我践踏!
配合战象军团进攻的是作为炮灰的低级种姓,在帖木儿眼中,牺牲低级种姓,可以交换夏军的百战之师,那么就是物有所值,反正低级种姓,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炮灰!
“大都护大人,这样下去,我们吐蕃军会全军覆没!”
一个吐蕃勇士已经忍受不住异常惨烈的大战和恐怖的损失比,几乎带着哭腔向扎西吼道。
可以让一个征战沙场多时的汉子言语间带着哭腔,可见此战的惨烈,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的心理承受范围。
“我知道!但,背后是山河社稷,不能退!”吐蕃大都护扎西拔剑,“都护府卫队,随我来!”
扎西带着吐蕃军最后一支预备队——1000人的都护府卫队,视死如生,投入惨烈的大战!
他们的任务是牵制帖木儿,即使将所有兵力拼光,也要完成任务!
即使帖木儿可以击败他们,帖木儿付出的代价也是元气大伤,无力继续争夺河中地区。
这个时候,吐蕃军只能全力以赴。
唯一可以令他们停止作战的,就是河中决战战场那边传来获胜的消息,这样,撒马尔罕这边的战场的夏军,才可以从容退出。
这是分工,也是使命。
输了河中决战,背后的中原河山将会被敌人征服!
此时楚天已经获胜,只是消息还没有传至位于野外的撒马尔罕战场的夏军的军中!
一千名吐蕃都护府卫兵在大都护的带领下,攻击帖木儿的重骑兵!
两支骑兵撞击,一个吐蕃骑兵用铁骨朵砸中对方的头盔,而后者的长矛则贯穿了吐蕃骑兵的锁子甲!
拥挤的战场,几乎没有多少花哨的动作,没有多少回避的余地,所有将士在用最有效的方式杀死眼前的敌人!
“娘的,就没有经历过如此惨重的大战,当初要是可以擒杀帖木儿,或许不会如此艰苦。”
西域大都护霍安的西域军,情况仅仅比吐蕃军好一点。
西域都护府的人口比吐蕃都护府的人口多三四倍,武将也很多。
纵使如此,霍安也陷入了无比惨烈的大战。
西域都护府二十万兵马参与西征,征服大宛国的大战,死伤约四万人,俘虏了一批乌兹别克骑兵,又将兵力维持到了二十万人的规模。
然而,撒马尔罕的大战,西域军打到现在,竟然阵亡了六万人!
大唐猛将李嗣业配合高仙芝冲击帖木儿的大军,遭到帖木儿的战象军团不分敌我的践踏!
李嗣业的大唐陌刀队可以对付重骑兵,面对战象军团,却稍显乏力,李嗣业被铁甲战象撞飞,立即重伤!
高仙芝的安西军在战象军团的攻击下,损失也十分惨重。
帖木儿为了获胜,已经丧心病狂,在印度兵马与安西军交战以后,驱赶战象军团从印度兵马后方一路冲撞过去,导致安西军难以回避。
漠南军,完颜银术可带领女真骑兵连续冲击敌阵,女真骑兵几乎拼光,最终被数以千计的印度士兵围攻,在敌阵战死!
夏军前赴后继的牵制,让帖木儿也意识到必有大事发生,于是更加着急去与窝阔台汇合,所以拼尽全力进攻。
夏军有武将阵亡,印度莫卧儿帝国也损兵折将。
各个印度王公面面相觑,他们麾下的武将,各有伤亡,却已经难以收手。
帖木儿和这些王公像是狂热的赌徒,既然已经投入了成本,便要看到结果。
“大都护大人,陛下那边终于有消息了,我军大胜!”
在霍安因为损失惨重而几乎无法坚持时,楚天那边的消息终于从最近的城池传来!
传令的骑兵为了尽快将消息带到撒马尔罕战场,活生生跑死了三匹战马!
“终于可以撤兵了,告知漠南军李牧、漠北军燕太子、吐蕃军扎西,交替撤退!西域军、吐蕃军为一队,漠南军、漠北军为一队!”
霍安如释重负。
获得印度半岛支持的帖木儿玩起人海战术,霍安现在的兵力还真的打不过帖木儿,所以决定退兵。
河中决战获胜,一战定河中,已经达到战略目的。
帖木儿凭借撒马尔罕以及印度王公们的支持,获得战术上的胜利,却根本无法改变河中地区归属于大夏王朝的结局,而且很有可能帖木儿要被迫让出撒马尔罕。
战略层面比战术层面更高一级。
李牧、燕太子、扎西等主帅收到消息,也如释重负,相互配合,交替撤退,不给帖木儿彻底获胜的机会。
“夏军开始败退!”
“追上去,一鼓作气,摧毁他们!”
印度王公们损失不少,他们见夏军四路兵马交替撤退,认为己方大获全胜,于是想要上前追杀,以扩大战果。
帖木儿望见夏军撤退,却陷入了犹豫。
夏军突然大举进攻,又向后撤退,那么,多半是河中决战的结果已经出来。
帖木儿始终被这四路夏军拖延在撒马尔罕,无法北上与窝阔台汇合,这让帖木儿无法面对黄金家族的掌权者。
“如果大汗获胜,那么完全可以进行追击,彻底消灭眼前的几十万夏军。如果大汗失败……或许应该退回印度半岛,平定叛乱,然后再自立为印度王。”
帖木儿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黄金家族获胜是最理想的情况,他可以乘胜追击,再以战功领有印度半岛。
智冠天下之风流军师
如果黄金家族失败,草原帝国瓦解,那么他只能割据印度半岛。
“还没有大汗的消息吗!!”
帖木儿突然急躁起来。
他需要确切的消息,才能做出相对应的决策。
这个时候,一个黄金家族的探马赤来报:“帖木儿大人,大汗战败,正撤往里海,欲进入波斯!大汗有令,请帖木儿大人固守印度半岛,以东山再起!”
“怎么会……”
一众在撒马尔罕好不容易击败夏军的印度王公们脸色惨白。
他们与夏军鏖战多时,凭借人数优势、补给优势,取得战术胜利,但战略上,一败涂地。
强盛的黄金家族主力被击败,河中地区大部分沦为大夏王朝的领地!
而他们局部获胜,却无法占领一分土地,甚至连撒马尔罕都守不住。
有时候,表面获胜,实则失败了!
“陆续退回德里,带走撒马尔罕所有有价值的财物,不可留给夏军分毫。”
帖木儿虽然也有几分沮丧,但作为一个枭雄,他已经设想到了这种的结果,因此,帖木儿并没有灰心丧气。
真正的枭雄,白手起家,意志力远比常人坚定,屡败屡战。
这也是枭雄与常人的区别。
撩妻总裁365式独宠霸爱
河中决战失败后,赛尔柱帝国基本沦为大夏王朝的势力范围,而花剌子模王国的撒马尔罕在夏军的打击之下,楚天随时有可能会前来与霍安汇合,共同攻打撒马尔罕。
这也是为何帖木儿会在得知黄金家族战败后,主动放弃这座城池。
如果带走这座城池所有的财物,再摧毁这座城池,反而还能减少一些损失。
相反,继续坚守,迟早会沦陷。
“守住贵霜帝国、莫卧儿帝国,窝阔台、拔都还在流亡,那么我帖木儿,将总督两国兵马!”
帖木儿的野心在铁木真战死、窝阔台失败以后,终于开始膨胀,将两国地区占为己有,其疆域相当于阿富汗、印度半岛。
“我们该如何是好?”
“还是继续跟着帖木儿好了。帖木儿允许我们保留封地,而华夏人,一向与我们印度人交恶,要是被他们统治,我宁愿淹死在恒河之中。”
“只能如此了。”
一群印度王公们经过简单的权衡,还是选择拥护帖木儿。
印度王公们也有不小的奴性,对征服自己的枭雄,俯首帖耳。
帖木儿下定决心以后,他集结在撒马尔罕的兵马开始大规模撤退。
撒马尔罕的传送阵,每日可以传送的人数有限,因此,帖木儿干脆挟裹全城居民在大地图上行军,退至阿富汗山区,然后纵火焚毁这一座古老的城池。
“再见了,美丽的撒马尔罕……”
帖木儿骑着战马,见撒马尔罕黑烟滚滚,滋味难言。
百万印度大军挟裹几十万居民南下,一路上,难免有印度王公纵兵抢掠,横尸遍野。
霍安得知帖木儿竟然放火烧城,退至阿富汗山区,在惊讶之余,却没有追击。
帖木儿的大军数量实在过于庞大,霍安的兵力已经是强弩之末。
另外,在《领主》里,贵霜帝国的范围是阿富汗山区加上印度河北部。
阿富汗山区是有名的“帝国坟场”,即使是蒙古人,在史诗般波澜壮阔的蒙古西征行动中,也在阿富汗山区吃过亏。
如果在大军状态不佳时,贸然追至阿富汗山区,恐怕会头破血流。
“不管如何,这一次,河中地区拿下,以后征服阿富汗山区、印度半岛,难度小了许多。”
霍安并不着急,第一次西征,摧毁黄金家族的主力,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按照楚天的计划,第二次西征,贵霜帝国、印度莫卧儿帝国都在攻击范围之内。
“如此说来,进攻印度半岛最大的阻碍就是帖木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