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581熱門連載小說 皇兄萬歲 txt-5.三大書院,東海劍仙(二合一)展示-9rzpw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黑暗的屋舍里,安静了片刻。
妙妙的声音响起:“是那位黄姑娘要全家搬到沉安镇,所以你也想跟过去?”
“当然不是,黄姑娘不过是介绍了我抄写经文,我怎么会为了她而想搬迁?”
穿越成女神农 木木春
“谁知道呢?你也不小了,又是个男人,说不定就忽然喜欢上了谁呢?”
妙妙显然很冷,冷到骨子里的冷,这和近千万年之后的她看起来有些不同。
但那时候,她身为吕家小公主,又受到老祖照顾,自然能够呈现出自己最本来的面目。
可现在,她却不是什么小公主,也不会受到谁的照顾。
相反,她要照料弟弟,要在刀尖上舔血,与穷凶极恶的盗贼厮杀。
不冷才怪。
夏极温和道:“姐,你若信我,我便告诉你,这世上发生了一些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事,我并不是信口雌黄,而是确实有一个大仇家盯上了我们,如果不走,可能就晚了。”
吕妙妙沉默了下来,却也没继续问。
烽火玉龙 墨拓
她洗完澡,换上了另一套干净的衣裳,便是倒了洗澡水,一边拨弄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坐到了夏极左侧的长椅上。
忽地,她愣了愣,瞪眼道:“怎么不把肉都吃掉,还留了这么多?”
夏极笑道:“留给你的。”
见妙妙还要说,他已经夹了一筷子送到了少女面前。
妙妙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瞪着他。
夏极又动了动筷子,把肉放在她嘴唇上蹭了蹭。
妙妙嗅了嗅,太香了,
她决定放弃反抗,轻轻“啊”了一声,张开小嘴,把肉吃了进去,咀嚼了好一会儿才咽下去,然后发出一声满足地轻轻叹息。
才叹息完,发现肉又到了嘴边。
妙妙决定放弃一切抵抗,反正是自家弟弟,不丢人。
于是,又“啊”了一声,继续吃肉。
两人,一个喂,一个吃,没多一会儿,就把剩下的大半油纸包里的肉解决了。
妙妙吃完晚餐,又洗了澡,再吃了肉,感觉非常满足,
她双手垫着头,趴在桌上,陷入了发呆的状态。
这会儿的她,才彻底脱下了那份凛冬般的冷冽,而显出些被疲惫深埋的温柔和俏皮。
绝世少侠
夏极裹着衣裳,出了门,迅速地洗着碗筷,则是戴着这姐弟俩每人唯一的吃饭家伙,回到了屋内。
他和妙妙俩就是这么分工的。
妙妙外出做任务,赚钱,他则是自然而然地在家把这些日常的事儿给做掉。
能源博弈大戰 韓立華
而两人仅有的餐后活动,就是坐在那手工木质长椅上,说会儿话。
夏极坐了回来,也趴在木桌上。
两人就这么静静趴着,在黑暗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许久…
妙妙忽然道:“其实,我是想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一同搬去临天城。
临天城的碧落书院很出名,我想让你在那边上学,毕竟你还年轻。”
见到夏极要说话,妙妙又抢着道:“你别小看书院,也别以为书院的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先生。
我了解过,那些先生都是很有实力的人,据说书院的神秘院长,还是个能够呼风唤雨的仙人。”
听到“呼风唤雨”,夏极愣了下,眸里显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耳中继续传来妙妙的声音,
“但是书院又和江湖人不同,是可以入王朝做官的,而且还是文官,是可以定一方的大员。
听起来不错吧?
这些年,我已经准备好了钱,足够你去临天城花费了。
而以你的心性和资质,一定可以被选中进入碧落书院。”
夏极露出古怪之色。
敢情家里这么省吃俭用,原来是妙妙在存钱给他去念书?
他露出思索之色,
而妙妙见到他沉默,便是伸出小手,越过两人之间的“趴距”,推了推他道:“既然你要搬,那我们就搬去临天城。”
夏极道:“你是原本就有这个计划的么?”
妙妙点点头。
夏极道:“那不去了。”
妙妙瞪大眼,刚刚的温柔和絮絮叨叨立刻消失了,而露出一副略显暴躁的模样,似乎是准备把夏极丢到床上,把他打到屈服。
曲终人散长相忆
“你是故意抬杠吗?什么叫我原本有这个计划,那就不去了?”
夏极道:“我们的仇家有特殊能力,你原本做出的决定,他能知道…
这样吧,还有没有其他出名的书院?”
妙妙见他说话正常,没有抬杠的样子,古怪地看着他,手指又爬到他额头边,探了探,发现没高温,双眸里便是显露出更加担心的神色。
只不过,黑暗里,两人也察觉不到对方的细节。
妙妙忽地放缓了声音,如是对待病人一般,温和道:“其他书院也有,但是没有碧落书院稳妥,比如听雪书院,浩然书院…
听雪书院的人太超然,而且收人要求非常严格,虽然对实力没有要求,但是测试却非常严,而且考校的并不是书本的知识,而据说是一种特殊的直指人心方式。
浩然书院的人则是太过热血,虽说出了不少名人,也有不少大能,但听说出仕之后的阵亡率挺高的…
至于碧落书院,则是很稳,既不过于超然,也不过于热血,其中的学子大多彼此关联,交友很多…”
夏极问:“如果我们去听雪书院,生活费够吗?”
妙妙道:“听雪书院是唯一一个不用学费的书院,自然是够的,但这书院却考核很严,极难进入,且在北边的凉州城…
凉州城周围有不少盗寇,妖魔…也是兵家驻防之地。”
夏极想了想道:“那好,我们就去凉州城,我进听雪书院,你用原本是我学费的钱安定下来,别再外出做任务了。”
“不做任务?“”妙妙瞪了瞪眼,“谁养我们?再多的钱,也是会花光滴…”
夏极道:“我养。”
两字一出,妙妙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她只是笑着,却也不打击眼前少年的自信心,而是柔声道:“野心不小嘛,居然想养家了。至于去凉州城嘛…我再考虑一下。”
夏极道:“不用想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妙妙如猫般跳了起来,“明天一早?!”
夏极道:“事不宜迟,晚一分钟都可能出事。”
妙妙怒了,拍桌道:“最近你一定是独自待久了,出现幻觉了,明天我就请大夫。”
说着,少女就要起身,却被夏极抬手一把压住。
“干嘛?不让我睡觉?”
夏极道:“那我若说,这些其实都是一个仙人告诉我的呢?去听雪书院,也是一个仙人的意思呢?”
“仙人?呵呵呵…”
夏极也不多说,直接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抓起笔墨,便开始在纸上写字。
妙妙见他认真,也有些好奇地凑过去,要看他写什么。
起初,妙妙还想说“别浪费蜡烛”,但看了一会儿,她就忍不住愣住了。
再看一会儿,她呼吸加快了。
再看了一会儿,她已经目不转睛了。
烛火摇曳,两人身影交叠于一起,投落在陈旧的木墙上,
随着烛火的曳动,而如一体的黑影轻轻动着。
夏极从记忆里挑了一份自己原创的剑道玄功,直接写了下来,写完之后,淡淡道了句:“这也是仙人给的。”
说罢,他打了个哈欠,就跑到了东边隔间,帘子也不拉,直接钻入了被子里。
妙妙看着那玄功,只觉得在看神仙。
她不知道那些被称为陆地仙人的存在平日里修行的什么法门,但这张纸上写着的东西,绝对担的起“仙家剑道”四个字。
她粗略扫过,只觉玄妙无穷,于是静下心来细细研读…
烛花不时“哔哩哔哩”地炸着,
蜡烛竟是很快见了底。
而妙妙才看完数百字。
但只是这数百字,就让她信服了。
妙妙本就是未来的太元,可谓是万世难出的剑道奇才,而这一页纸于她面前已经呈现出一个金色大门…
门悬于天,四周皆云,云雾缭绕,金光璀璨。
穿越之絕塵朱華
而门后,显然是她过去连想也未曾想过的新世界。
少女抓着那一页纸,在黑暗里寂然而不动,
直到屋外秋雨停了,
她才回过神来,轻轻唤了声“苏摩”,但却没有回应,显然夏极已经睡熟了。
妙妙小心翼翼地把那一页纸放好,然后压到了自己枕头下面,这才躺到了床上。
……
次日,一早。
金色晨光从油纸窗穿透,化作一圈柔柔的光圈落在夏极脸上。
夏极睁开眼,却看到妙妙的脸就凑在自己面前。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少女托着腮,眼圈有点深,似乎是一晚上没睡好。
夏极问:“昨晚没睡好?”
妙妙点点头,“怕有人抢了仙家功法…毕竟这世界上因为一门玄功而被屠了满门的可不少。
但这种层次的功法,如果真有人来抢,那也不是我能对付的。
就是担心,没睡好。
至于搬家,听你的。
今天我们就去凉州城,但是早上却不行,我还有一些事需要交接,还需要雇一辆马车。”
夏极道:“别雇,直接买一辆。若是雇了,那车夫会透露我们的下落。”
妙妙想说“那多贵啊”,但她听到后半段话,便没反驳,只是点了点头,同时又有些好奇“那仙人所说的大仇人究竟是什么存在”。
两人煮了些米粥,吃完早餐,妙妙便是急忙外出了。
夏极也取了佛经,笔墨纸砚,还有抄写好的经文,去还给那雇他抄写经文的人家。
到中午时分,
妙妙已经处理完了事情,也买了一辆简陋的马车。
夏极也已经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好了,两张大床带不走,只能卷了铺盖,搬了整张桌子,上了马车…
上车前,妙妙又拉着夏极跑到一边,神神秘秘道:“到了外面,你可千万别再提那仙人的事,也别说任何有关功法的事。
我想了一晚上了,那仙人很可能是自己遇到了仇家,在逃亡的路上,觉得自己可能陨落。
便把玄功传授给了与他有缘的你,作为传承。
否则,我们姐弟哪有什么仇人。”
夏极愣了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妙妙英姿飒爽,叉着腰,笑道:“上车。”
……
因为妙妙做过“兼职巡捕”,对于盗贼分布还是有些信息的,
再加上她本身的机敏,以及沿途皆走官道的缘故,倒是没碰上拦路的劫匪。
两人啃了一周的馒头,这才抵达了目的地。
凉州城,地处北方,有点类似大商封狼关附近的大城,但却比封狼关周边繁荣了许多。
因为官道通畅,所以通商并不少,
再加上地势险要,雄关俊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天地為生
所以凉州城所属的北唐,也是安稳如山。
此时,马车正在群峰之间的山道上驰行。
我所理解的生活
道两侧,山峦俊奇高耸,似林立长剑,突入云端,俨然一副云上天宫的景象。
而道路尽头,却是一座如巍峨巨兽匍匐于这山地的大城——凉州。
这和之前的小镇彻底无法比了。
夏极估摸着他和妙妙的命运轨迹已经被带歪了…
否则,他们该是去了临天城。
然后,在临天城,两人各得机缘,一个随剑仙出海,一个则是入寺庙为僧。
现在别说是海了,便是连湖都少见了。
但是,这种种的改变,都会被一种玄奇的力量所修正,在时间长河里逐渐调整,而使得未来的大商依然是那般模样,那般局势。
这就是宇宙自带的修正力。
这个时代,房屋并不是非常值钱的物件。
妙妙存了这么多年钱,也是可以购置的。
两人便是很快在凉州城安了家,亦是遵从“仙人吩咐”,改了原本的苏摩、苏元的名字,而换做了两个普通的名字。
新的宅院虽说还是有些偏于凉州城的边角,但内里总算是大了许多,有三间房,而不是围帘隔出来的一间。
两人来的还算巧,因为听雪学院的招生刚好在五天后开始…
妙妙一边让夏极好好准备,一边则是参悟“仙人”的那门剑道玄功。
然而…
天命之女终究是天命之女,就算是搬了家,该遇到的事还是会遇到,只不过是遇到的时间地点不同罢了。
这一日,清晨。
妙妙在闹市买完馒头回家时,忽然感到有人尾随。
她加快脚步,待到了空无一人的地带,那人竟直接走了出来,用娇柔的声音道了一句:“姑娘不必害怕,我乃东海剑仙……姑娘可愿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