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21章:活捉周公公相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秦王府的东墙下。
两个姓周的家伙贴着墙见了面。
周公公看了眼面前的小初子,皱眉道:“不是告诉你了,在外面别喊爹么?”
小初子抿了抿嘴,有些不满道:“有什么事儿,你问就是了。”
见他这死出,周公公有些不乐意了。
“你这什么态度?”
“就算我不是你爹,我也是你上司,你就这么跟我说话的?”
小初子满脸不以为然:“要不我怎么跟你说话?”
“十天半个月不来看我一回,来了就问东问西的,有你这么当爹的么?”
嘿,这小子是跟秦王学坏了?
周公公直接提腿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少跟我废话!”
“快点告诉我,苏小姐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殿下可有跟你说起,为何不愿意迎娶苏小姐?”
“这我那知道啊,你问殿下去呀。”
小初子显然对自己老爹呵斥自己,又踢自己的事儿耿耿于怀,不愿意对自己老爹说实话。
见状,周公公也是无奈了:“行了行了,下次我多来看你就是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吧?”
听闻他的话锋软下来。
小初子脸上不满的表情才得以缓和,他轻声道:“别的我倒是没听说,只听见那日大郡主来时和殿下说起过这事儿。”
“当时大郡主说,陛下有意要赐婚于苏家,殿下的反应极大,似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直接炸了毛。”
“要知道,以往殿下是最听大郡主话的,可那日说什么都不干了,甚至还跟大郡主绊了嘴。”
“还有这事儿?”
周公公亦是满心费解。
他也实在想不出,李承乾为何会对这苏家小姐如此抵触。
见他那惆怅模样,小初子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今日殿下又闯祸了?”
“刚在皇宫被陛下打了一顿。”
周公公随口答了句。
小初子却也一脸的我早就知道的表情道:“嗨,殿下挨打也实属正常。”
也就在这姓周的聊得正开心时。
忽而听见头顶上传来了一人的轻笑:“你们俩,聊得挺好呀?”
听闻这声音,二人齐齐抬头上望,正看见李承乾竟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墙头上了。
见此情景,周公公下意识的就想跑路。
谁知,刚跑出没两步,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三道黑影。
韩奇略、廖集、柳秋露,已挡在他的身前。
见这三人,周公公咬了下牙,径直转身想要往回跑。
可一回头,就与另一个汉子撞了个满怀。
高官
这人便是与韩奇略等人一同围捕拓跋子墨时被拓跋子墨打伤的哪一个。
名曰,徐景。
自打与拓跋子墨一战之后,他就一直在李承乾的身边养伤。
因为这个原因,他也错过了许多本能立功的大事儿。
见周公公朝自己靠来,徐景嘿嘿一笑道:“老头,你走不了了,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看这模样,周公公满心无奈,他抬头望了眼李承乾道:“殿下,今日老奴也是碰巧路过,没必要这样吧……”
“碰巧路过吗?”
李承乾嘿嘿一笑,从墙头上纵身跃下道:“那我也碰巧的请您来我家喝杯茶如何?”
“殿下,老奴还有要事在身呢,没这个必要了吧……”
周公公下意识的向后撤了撤身子。
见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小初子赶忙开口:“殿下,这……”
“闭嘴!”
李承乾一眼横过去道:“一会我在找你算账!”
说完,他径直朝周公公走了过去,直笑道:“我知道您是父皇的明卫,我也知道您很厉害。”
“但这地方,可毕竟是我的地盘呀,我在这地方纵横了三五七八载了,您觉得您还走得了吗?”
“殿下,您这是何意?”
周公公眯了眯眼睛道:“难道你要与老奴动手?”
“不敢不敢。”
“您可是父皇身边的红人,我怎么能对您动手呢。”
李承乾一脸无辜道:“我只是单纯的想要请您入府喝杯茶,仅此而已。”
周公公笑了下,看了眼周遭的四人道:“那殿下您觉得,您这四个护卫,能拦得住我吗?”
“拦得住,拦不住,只有拦了才知道。”
李承乾活动了下手腕道:“况且,还有我呢,我就不信,我们五人还拦不住你。”
李承乾的身边,到处都是李世民的眼线。
这一点无可厚非,毕竟李世民是皇帝,要监察天下,同样也要监察自己的这些个儿子。
而周公公作为李世民的明卫,掌控一切情报,他也是很了解这四个人的。
福谋
他也知道,这四个人的本事,充其量也就是比普通的江湖武夫强一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李承乾要是跟着这四个人一起动手,他就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首先是李承乾的身份,这就足以让他不敢伤害对方分毫。
其次李承乾的本事也不弱。
虽未亲眼所见,但从情报上看,他也清楚的知道,李承乾在武艺上的造诣颇具李世民年轻时的风范。
若是拼死一战,他定然有自信全身而退。
可跟李承乾他敢拼命吗?
若是伤到这小祖宗,他就算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李世民砍的。
思来想去,他也只能苦涩的笑道:“老奴许久都未喝过参茶了,今日殿下赐老奴一杯可好?”
殓所事的异闻
“当然行了。”
李承乾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道:“只要您想喝,随时都能来喝。”
“再者,你不也有些问题要问我的么。”
“与其你去旁敲侧击的问小初子,还不如直接问我来的痛快,毕竟有些事儿他也是不知道的。”
闻言,周公公叹了口气。
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选择妥协了。
……
秦王府内。
李承乾让小初子端来参茶,双手俸给周公公。
周公公接过参茶后,深深地看了眼小初子,随即将一杯参茶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后,他直抬头望向李承乾:“殿下是聪明人,老奴就不与殿下拐弯抹角了。”
“陛下十分好奇,为何殿下会对苏家小姐如此抵触,所以就让老奴前来打探一番。”
“若是殿下肯告诉老奴最好,不告诉也无所谓,老奴只当今日之事从未发生过,您看如何?”
“如此行事,当然是最好了。”
李承乾笑了笑道:“我也不想与您发生冲突,只不过是今日碰巧撞上了而已。”
“而且小初子是您儿子这事儿,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都没说罢了。”
“至于您要问的,我今日便可全部告诉你,让您回去与父皇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