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匠心 沙包-821 今時以往讀書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皇子为大型工程监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一般都是工程还在谋划阶段的时候。
像这样开始之后才来,确实不多见。
但逢春新城——潜龙行宫开建一共才三个月,这时间加入也挺正常的。
虽然这事最开始“招聘”的时候,说的是由主官一力主导,统管所有人力物力。但皇子毕竟是皇子,要来做个监工分一杯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许问当时是代表内物阁参加“招聘”会的,他成为主官,相当于内物阁接下了这个任务。
内物阁直属皇帝,不属工部统管,李昊则跟工部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他身份特殊,硬要加入就连荆南海也没法说什么,不过,这样谁都看得出来,是工部想要借这个机会,往这项工程里插手了。
许问心里微微有些异样,抬头与荆南海对视了一眼。
内物阁近年来扩张得非常迅速,独立工部之外接了不少工程,渐渐有了些跟京营府平起平坐的感觉了。
不过在大面儿上来说,他们还是很尊重工部的,很多工程能不抢,也不会去抢。
西漠行宫,是内物阁自京营府手上抢来的第一个大型工程,并且在这上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连荆南海这个总管都派过来长驻了。
许问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项目,它在西漠,离京城非常远,是一块非常好的实验田,可以任由内物阁发挥,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但现在看来,工部显然还是觉得这是挑衅,是内物阁对己方权威的一种侵犯,所以借着李昊的力量,派了人过来了……
方才从李昊车队上下来了二十几个工匠,此时全部走过来,站在了李昊身后。
他们带着相同的气质,服装也有些相似,身板壮实,站在一起像一堵土墙,不起眼,但是也确实让人难以忽视。
李昊说得很清楚,他们来自工部,都是大师傅,经验丰富擅长带队伍,表示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做事的方式,当然也很擅长跟其他人抢夺主导权。
这样一群来自其他机构的力量加入逢春新城,势必带来一些冲击与改变。
许问心中这些念头一闪而逝,接着他迅速露出了笑容,迈前一步,伸手去握最靠近那位大师傅的手,殷殷询问道:“大师傅尊姓大名,擅长什么门类?”
那师傅相貌十分精悍,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垂眉敛目地站着。这时被许问一握手一问,突然愣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地道:“姓王,叫王山海,是个堆灰工。”
铁血金雕 岩溶
堆灰就是用石灰等材料堆砌或者雕塑出建筑部件或者装饰物的一门工艺,是江南一带建筑的常见工艺,王山海的相貌和口音里,也有着明显的江南痕迹。
许问却只是笑了一笑,没有绪旧,而是继续去问下一位大师傅的姓名和手艺门类。
扎纸匠
不管怎么说,许问都是这项工程的主官,他关心新人太正常了。
再加上某些原因,李昊在旁边笑吟吟地听着,不仅没有阻止,反而有些得意的样子。
一共二十四人,许问很快就问完了。接着他转过身,有些抱歉地对李昊说:“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刚才是说想去看一下新城现在的情况是吗?”
“什么新城?不是潜龙行宫吗?”李昊笑容一敛,仿佛有些不解地去问旁边的蒲边丛,“这里在建的不是父皇迎接外使的行宫吗,还是我弄错了?”
“这是内物阁递交上来的建设方案,以一城衬托行宫,让外使由一城而见我国,以此彰显我大周的强盛实力。”蒲边丛深深看了一眼许问,言简意赅地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李昊拍了拍手,恍然大悟,“这想法挺好的,但许师傅啊,想法是好,但你要记得,你建的是陛下的行宫。这座城,不过相当于是行宫外面的园子。愿与万民共享江山园林,是皇恩浩荡,切不可颠倒了主次,把更关键的东西放在了后面。”
李昊面带微笑,言辞恳切,好像是在真心提醒许问的疏漏一样。
许问回视着他。
他都到这里来了,可能不知道他们在建的是什么吗?
这就是装模作样,找机会敲打一下他,秀一下存在感而已。
李昊在告诉许问,以后这逢春城就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了,我可以不做决定,但我随时可以做决定。
这还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许问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当初他在六器公司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件类似的事。
他本来在负责一个项目,那也是他第一个独立负责的项目,他尽心尽力,做得非常漂亮,还引来了媒体采访。结果他当时的直属领导就过来插手了,处处表示这是在自己的指导下完成的,想将功劳据为己有。
那件事最后怎么样了许问有点记不太清楚,似乎是一个稍微有些憋屈但又可以接受的结果。
这也是你人生中所遇到的恶心事件大部分可能会有的发展。跟你接不接受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只是捏着鼻子糊弄过去罢了。
最后许问愤而辞职,其实是很多这种事情累积起来的结果,到了某个点,就爆发了。
之后得到许宅,来到班门世界,倒是很少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如今再次碰见,竟然感觉有点怀念。可见两个世界,官场与职场,也没什么太大不同。
不过今天的他,也不是过去那个才进公司的小小新人了……
“你说得对,这方面我一直都很注意。万事当以陛下为重,以大周国威为重。”许问向上拱了拱手,道,“那我们就从山上行宫看起了。”
听到“国威”两个字的时候,李昊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说什么。但紧接着许问答应先看行宫,感觉像是屈服了。于是他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一路赶来,风尘仆仆的,我……”
李昊正想趁机表示一下自己不知疲倦不拘小节,结果许问一拍额头,道:“是我疏忽了。那就先请殿下和蒲大人稍事休憩一下,再一起上山吧。”
李昊愣了一下,有些嫌弃地看了一下四周环境,正想拒绝,秦连楹就微笑着上前了一步,道:“我与蒲大人也算旧识了,就由我来带领二位吧。”
他伸手向旁边示意,转过身时,不动声色地与许问交换了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