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fy精华都市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添兵閲讀-mm053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洛君爽过之后,终于开始审问了,但经过一整夜的审讯,毕真真宁死不屈,竟然什么问题都不回答,当真有些出乎顾佐的意料:“那么硬的么?洛君的手段不应该审不出来啊,她可是专奔下三路去的……”
顾佑道:“据我们猜测,毕真真多半是自恃峨眉天的人,在巫江流域向来横着走,以为大家都怕她们,听了辛辰子哭诉,头脑一热就跑来要人了,压根儿就没想那么多,和易鼎、易震那两个小崽子一样,他们峨眉、青城的人,行事大都如此,一个风格……”
“你们能猜出来那么多?”
“呵呵,随便猜猜……”
“到底审出来还是没审出来?”
“洛队长说,这些家伙心思歹毒,偏又自诩名门正派,行事只凭好恶,却以为天下的道理都被他家占着,不把这身骨头打折了,问不出实话,故此还是要多审审,现在审出来的东西当不得真。”
顾佐翻了个白眼:“我又没不让你们审,以后有什么就答什么!”
想了想,将高仙芝、李嗣业和陈玄礼找来,让他们多加警惕,各种法阵都要时刻准备好,峨眉和青城的这种行事风格,做事情不考虑后果,保不齐就要闹出抽疯的举动来。
流氓系统
“你们也见到了,两个元婴就敢在咱们中军大帐砍人,一个炼虚就敢在辕门外撒野,这帮人行事,不可以常理度之,别以为咱们是天兵就不会出事,说不定哪天人家就杀上门来了。”
三员大将都躬身领命,离去时顾佐将高仙芝留了下来,向他道:“将军这几日气色甚佳,眉间似有莹莹之光,怕是破境在即。”
高仙芝道:“启禀太师,上回在金沙滩时,和灌江口一位合道前辈,嗯,那是个虎妖,和他谈了几句,他指点了末将几句,正好说在末将心坎上,指点在了关窍处。末将这些时日思索领悟,有不少感触……”
顾佐很是欣慰:“当年你我相见之时,将军便是元婴前期修为,二十多年了,至今还在元婴圆满,我也为此很是着急,没想到这次遇到了机缘,这是好事啊!何时闭关潜修?要不要回南吴州?”
高仙芝道:“末将自知破境在望,只是尚无必成的把握,想再巩固些时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投资好文】抽红包!
顾佐取出壶酒来,给他斟了一盏:“这是昆仑瑶池的玉液琼浆,最固神识,你试试。”
高仙芝有些忐忑,接过来饮了下去,须臾之间,元婴有发胀之感,隐现阳神之兆,来不及去别处,当下趺坐于地,不多时,头顶便有三花之象。
顾佐也不打扰,来到帐外,吩咐一队军士守护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当夜,瑶山隐隐震动,狼嚎鹰啼,飞鸟惊迴,顾佐感知之后大喜,来到中军帐前,只见高仙芝挑帘而出,见了顾佐纳头拜倒:“多谢太师赐酒,末将入虚了!”
凌蓝雕
顾佐道:“你之破境,乃厚积薄发,本就是水到渠成,何须谢我?此番破境,山间震彻、走兽惊动,待合道时,必有天地异象,可上天为官,得享仙寿。”
高仙芝道:“末将不愿上天为官,只愿在太师麾下效力!”
顾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此,路就走宽了。”
高仙芝入虚,令顾佐实力又强了一分,他依旧让高仙芝主持军务,自家则前往巫峡拜会郭申和直健,将易家兄弟和毕真真闯营的事告知。
摄政王的心尖宠妃
住在身体里的幽灵 胡小闹
重生之我就是魔 豬奇駿
郭申道:“峨眉出来的人,都这样,我早就与你分说过的,对方敢闯军营,拿下分属应当,只是你要做好准备,此事对方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接着将有恶战,若是觉着吃力,便将大营迁过来,我和六弟护住你。”
顾佐道谢:“那就多谢了,若顶不住,还请两位将军相助。”
直健在旁提醒:“对他们不能太过忍让,峨眉天和青城天这一系的人脑子都不好使,你越忍让,他们越当你可欺。但也大意不得,所谓三仙二老一子七真,又有三英二云,合道既多、人又抱团,很是难缠,顾太师多加小心。”
得了这两位将军的提醒,顾佐也在考虑是不是把李十二调过来,但转念一想,李十二隔三岔五的就往这边跑,不停的往回运人,调不调的,其实也差不多了。
至于调兵……眼前不就有一批么?
将顾佑找来询问:“那批降俘还有多少没换走的?”
顾佑道:“还有五百余筑基,一百多个炼气。”
“你觉着,这帮人可用么?”
“这……这帮家伙,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当时太师不是这么说的么?”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且据我想来,首恶当为辛辰子、唐石等人,炼虚、元婴是为帮凶,金丹为从犯,这帮筑基顶多算是再从犯,不仅罪名较轻,将来若有反复,也容易扑灭。”
大小总裁爱上你只为遇见你 水之灵灵
顾佑点了点头:“明白了,太师担心峨眉、青城大举来犯?不至于吧,咱们可是前来……嗯,维和的天兵,他们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跟天兵做对?”
顾佐撇了撇嘴:“跟天兵做对的难道还少吗?当年咱……只说七大妖王,哪个不是跟天兵天将干过硬仗的?再者,灌江口的郭申、直健两位将军也提醒过咱们,要谨防这种极端形势出现。”
顾佑道:“待下官想想,如何才能令他们心甘情愿的效力。”
顾佐道:“百莽天和峨眉、青城是有世仇的,别看辛辰子受峨眉支持,但下面这些修士未必心服,从这个方面找找思路,一点突破,全线突破。”
顾佑眼睛一亮:“还得说是太师,您这一提示,下官思路立刻就打开了,果然是站得高看得远。”
七年,情深楚许 三月暖阳
顾佐笑骂:“滚!马屁精!”
顾佑顿时一阵舒坦,屁颠屁颠下去忙活了。
正如顾佐所言,百莽天和峨眉、青城数百年世仇,老祖又是这两个诸天图谋杀死的,谁的心里没有点仇恨?
一经煽动,在俘虏营中传出流言,说是峨眉派人来索要他们,要带他们回去为金石滩战败负责,统统都要治罪,顿时就引发了这帮俘虏的同仇敌忾之心。
顾佑暗地里许以好处,收买了十几个略有威信的,将他们的家属想办法买过来,不是,救出来,往东胜神洲一送,当即就得了这帮家伙大献忠心,不遗余力帮着收服降卒。
七天时间,唐军就得了五百筑基降卒,外加一百多炼气辅兵,实力大增。
同时,顾佐也将这六百降卒的家属列入优先收购等级,一批批发往东唐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