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zvd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戰錘巫師討論-第512章 騙與偷襲閲讀-ki0ca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雷斯林踏出传送门,出现在炎热的沙漠中。
炽热的阳光让他下意识的抬手挡在头上。
连续十几天没日没夜的研究赶工,脸上隐隐有两个黑眼圈,原本就不太结实的身体变得更虚弱了,一下子就冒出了汗。
黑色魔法长袍涌出一股凉意,抵消了炎热,这才好受了一些。要是没有这件附魔长袍,不出三分钟他就会中暑倒地。
这离安瑟的陵寝有一百里,天边残阳如故,四周黄沙漫天,万物之声聆听几秒钟,确定周围没有危险。
雷斯林往前走了几步,抬手施法,一阵无形之风生出,吹平沙子,整理出一块平坦的地面。
他摸了摸手上的星云指环,一座庞大的传送阵凭平出现。
这是自己和本体研究了半个月的成果,六边形的传送阵的直径有十五米,厚达五寸,全部用珍贵的魔法合金铸成,重量超过三万磅,刚取出来就往下坠落,眼看要砸在地上。
雷斯林不慌不忙,瞬发一道浮漂术加持上去。
传送阵顿时变得轻如鸿毛,轻飘飘的落地。传送阵是已经拼接好的,上画满了无数符文与刻线,事先也调试过很多遍,二十四枚完好的奥能水晶也镶嵌上去了。
雷斯林飞快进行最后一次确认,然后输入当前的时空坐标。
他退后几步,激发传送阵。
嗡嗡声响中,奥能水晶中的能量被引出来,沿着刻线流到每个符文与结构,耀眼的光芒亮了起来,传送阵上的空间被扭曲,但没有打开通道。水晶的能量疯狂消耗,传送阵的震动持续了半分钟左右,却迟迟没有更大的动静。
雷斯林淡定的看着,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眼看通向烈日之神陵寝的传送门时间要到了,他只能先一步返回,以免回不去。
陵寝中有空间阻隔,只能从内向外开启传送阵,反过来却不行。
雷斯林离开后不久,终于,奥能水晶的能量快要耗尽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站在传送阵的中间。
正是雷恩的本体。
雷恩的脸色发白,这一趟跨位面传送之旅并不好受,简直像是被扔进滚桶洗衣机转了几百圈,胃里一阵翻滚,张嘴就吐了出来。
难受也就罢了,更可怕的是传送过程的危险。
因为仓促之间建造的位面传送阵,省略了很多传送中的保护符文,距离极远,又不够稳定,导致身体遭到虚空的拉伸与撕扯。
也就是自己的身体够硬,换成雷斯林,传送过来已经变成一堆碎肉了。
雷恩吐完以后,马上恢复。
他把传送阵收进星云指环,一道传送门在眼前打开,立即跨进去,出现在金字塔的背后。
经过这一番操作,雷恩的本体和分身终于都进入了安瑟的陵寝。
雷斯林看了一眼雷恩,开始无声施法,消瘦的身材像吹气一样强壮起来,身量拔高,五官扭动,在几秒钟内变得跟雷恩一模一样。这是五环变形术,能够变成一个指定目标的外形,体积相差不能超过三倍。
完成变形后,雷恩脱下血色披风交给对方穿上,自己则披上了一袭跟血色披风看起来完全相同的大红披风,不过只是一件普通的附魔装备。
血色披风具有掩盖、收敛气息的效果,以免雷斯林被一些感知敏锐的牛头人察觉到不对劲。
两个雷恩面对面站着,如同照镜子。
为了伪装得更像,雷斯林喝下一瓶昂贵的“巨龙之力”魔药,在半个小时内拥匹敌传奇战士的力量、坚韧和耐力,然后拿出一枚蓝宝石交给雷恩,接过雷电之锤,转身走出金字塔的背面,朝正面入口走去。
雷恩本体留在原地,看着手上的蓝宝石。
这是一枚“跃迁宝石”,从格拉摩根城堡的仓库里找出来的,它是自己提前进入金字塔的关键物品。
一道魂力注入宝石,内部形成跃迁符文。
他用全视之眼环视一圈,拿出一块数百磅重的钢锭,手按上去,激发了“活化金属”。
钢锭立刻软化成液态,从中探出一道细如手指的金属液,犹如一条蛇昂起头部,张开咬住了跃迁宝石。
然后,在雷恩的控制之下,金属液蛇攀上石块,钻进那道缝隙。
蛇头衔着宝石在缝隙里快速游动,沿着全视之眼找出的通向金字塔内的通道,遇到岔口转弯,时而左转,进而上爬,蛇身末端连在钢锭上,越拉越长,越来越细,十几次转折以后,长度已经超过了百米,却还没有到尽头。
另一边,雷斯林回到金字塔的正面入口。
牛头人们看到他,都没发现异常,德吉科在焦急之中也没察觉眼前的雷恩其实已经换人了。
只有极限战士,他们作为共生者,在雷恩用易位术回到格拉摩根的时候,就察觉到原体远离了。
不过,雷恩事先暗中告诉他们,不要慌张,也不要暴露。
极限战士们不清楚雷恩的计划,雷恩也没解释,但这是原体的命令,每个人都无条件服从,没有表现出丝毫异状。
此刻,他们看到“雷恩”回来,一眼看出这是假冒的。
染指天下:嫡女倾城
西卡琉斯眼里闪过隐晦的疑惑与惊讶,这个“老板”太像真的了,如果不是感应到真正的原体就在金字塔后面,自己不可能发现真相。
雷斯林在石门前坐下,面露沉思,装作继续破角防护。
金字塔的背后,雷恩控制金属液蛇在缝隙中前进,整块钢锭已经只剩一小部分还留在外面。金属线拉得越长,他控制就越吃力,活化金属到三级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强化过了。
全视之眼看到,金属液蛇的速度慢了下来,前进变得艰难。
雷恩停手休息了几分钟,这才继续。
终于,在三十多次转弯后,金属液蛇爬到了石块间缝隙的尽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进入金字塔内的宫殿,将蓝宝石悄无声息的放在一个偏僻昏暗的角落中。
缝隙的入口离中间的祭坛很远,而且被方形立柱挡住,没有惊动正在睡觉的日斑蝰蛇。
“呼……”
蓝魅
雷恩松了一口气,到这个地步,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正门外,雷斯林忽然出声道:“完成了!”
所有的牛头人们都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德吉科连忙飞奔过来,激动的问道:“领主大人,什么完成了?您可以打开这道门了吗?”
“是的。”雷斯林的声音跟雷恩一模一样,脸上露出几分得色,“我现在就能打开陵寝的大门,让我们进去。”
“太好了!”
“吾主庇佑,圣光在上!”
德吉科和牛头人们都喜出望外,一个个高兴的围拢过来。
然而雷斯林的表情却很严肃,“酋长阁下,你确定要打开进去吗?门后是一位神祗的复活之地,我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也许很危险,甚至有可能打断祂的复活计划。”
“呃……”德吉科犹豫了,牛头人们的喜色也收敛起来,陷入沉默。
但牛头人没有犹豫多久。
“领主大人,我们必须进去。”德吉科的神色愈发坚定,“那一定不是吾主的声音,吾主一定是遇到了困难,作为祂的忠实子民,我们必须为祂解决问题,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为了圣光!”
“为了圣光……”
周围的牛头人们齐声高喊,脸色虔诚,再无一丝的动摇。
“好吧,我遵从酋长阁下和诸位的意愿。”雷斯林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座陵寝的防护法阵非常高明,也很巧妙,每次开门以后很快就会关闭,法阵自动变化,下次开门又要重新研究。”
“我只能破解开门一次,如果想再次开门,至少要七天以上。”
雷斯林认真的强调开门的艰难,关于符文法阵的部分是实话,但是二次开六要七天,那就是胡扯了。
“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德吉科沉声道。
“是。”雷斯林郑重点头。
牛头人酋长并未退缩,态度反而更坚决了,似乎已经做好献出一切的准备,正色道:“我明白了,请领主大人开始吧。您可以先开启传送门,让诸位战士先离开陵寝,大人在开门后也可以立即出去,无需为逐日者部族冒险。”
雷斯林笑了笑,这位牛头人酋长心地善良,是一个真正的老实人。
这让自己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几分愧疚。
“我们不会离开,我和极限战士将与酋长阁下并肩作战,共同面对敌人。”雷斯林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高声道:“兄弟们,准备战斗!”
“是,老板!”
西卡琉斯和两队极限战士轰然回应,一手持着爆弹枪,一手握住巨剑,奔跑到雷斯林身后摆开阵形。
牛头人们顿时感动不已。
“谢谢!”德吉科庄重行礼,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领主大人的援手之情,逐日者部族将永远铭记。如果我们还能离开残阳位面,一定会回报今天领主大人对逐日者部族的恩情。愿圣光与你同在!”
“愿圣光与你同在!”
所有的牛头人高声祝福,身上亮起一道道明亮的光芒。
他们看向雷恩和极限战士的目光,都充满了无限的信任,如同在看着自己的族人兄弟。
雷斯林的嘴角上扬,露出无畏的笑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阴阳伏魔 想不出名
“陵寝里面很不安全,我们不能都堵在入口。”他做起了安排,“我建议,在开门的时候,只留下酋长阁下和我首先面对未知的危险,其他人都退远一些,拉开足够安全的距离。”
“爆弹枪的射程很远,这外面的空间也足够大,我们必须利用好这两个优势。酋长阁下,你觉得呢?”
雷斯林看向德吉科,牛头人酋长考虑过后,点头同意。
他其实也不想让牛头人跟着冒险,自己是部族最强的烈日行者,顶在前面,其他牛头人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动手。
很快,烈日行者和极限战士各自分成两队,混合成两支队伍。
一队布置在金字塔入口外的平台。
一队离得更远一些,退到平台下面的石道中段。
五十多头科多兽也从虚灵之门送到了外面的沙漠,一切战斗准备都已就绪。
雷斯林深吸一口气,从星云指环里取出雷铸巨像。
轰隆一声,十米高的庞大巨像重重砸在地上,头部双眼激发蓝光,泰坦熔炉运转,体内传出电流轰鸣的声音,驱动沉重的机械身躯,砰砰砰的脚步声中,走到金字塔的石门之前。
远处的牛头人们一阵哗然,目瞪口呆。
德吉科站在雷铸巨像的脚下,仰头探查,感受到了可怕的威胁。
“领主大人,这……”牛头人酋也是长瞠目结舌,“这是什么东西?”
“我的雷铸巨像。”
雷斯林没有多做解释,正色道:“我开始了。”
说着,他取出雷电之锤握在手中,左手按住石门,一道道魂力流传出来,顿时激发了门上的防护法阵。
头顶上空,一束接一束的“阳炎之光”照射下来。
雷铸巨像早已举起左手,撑开了一层如有实质的“蓝晶护盾”,光束打在护盾上面激起一阵阵涟漪。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菊花宮之冰肌玉骨
德吉科一手持盾一手握锤,先给雷斯林加持了“力量之光”,紧张的看着头上的护盾,发现护盾上电光四射却稳固如山,一时之间不太可能被击破,这才放心下来。
雷斯林神色专注,不停的调整魂力破解法阵。
金字塔内,门外的巨大动静传到了宫殿中,沉睡中的日斑蝰蛇很快被惊醒,在祭坛上抬起蛇头,一双箩筐那么大的瞳孔竖直起来,盯着大门的方向,眼里充满了迷惑。
它的注意力都在大门的方向,并没有察觉到,在宫殿的视野死角中,一枚蓝宝石被固化的金属捏碎。
啪!
一声微不可闻的响动,跃迁宝石碎裂开来,内部的跃迁符文引动空间波动,释放出事先准备好的法术。
金字塔外的背面,雷恩骤然消失。
下一个瞬间,他跃迁到了金字塔内的宫殿,立即触发手上的隐身术戒指,身影消失不见。他在隐身中静止几秒钟,全视之眼穿透方形立柱,看向祭坛上的日班蝰蛇,它依然毫无所觉。
雷恩心念一动,恒定飞行术让他无声无息的飞起来,离地悬空。
全视之眼观察着宫殿内部。
祭坛四周原本布置了几道防护魔法,但在一万多年的岁月中,绝大多数都已失效。
一些残余的法阵也被日斑蝰蛇破坏了。
整个金字塔的法阵只剩那道坚固大门上的防护,以及隐藏在塔身内的阻隔空间法阵,禁止从外面开启传送门进来。
石门外面,雷斯林和巨像造成的动静越来越大,完全吸引住了日斑蝰蛇的注意力。倾听几分钟后,它终于忍不住了,舒展开三十多米长的庞大身躯,缓慢爬下祭坛,朝着大门爬过去。
“就是这个时候。”
雷恩从方形石柱后面转出来,依然处于隐身中。
他掏出一个六环“魔法屏蔽”卷轴撕开,掩盖住自己的施法波动。紧接着,用一秒钟召唤出“裂空之剑”,长达五米的青色巨剑一出现,就被第二个撕开的“静音术”卷轴加持,随即化为一道青光直射日斑蝰蛇。
完成施法的刹那,雷恩闪现过去。
尽管加持了静音术,裂空之剑高速飞射过半之时,它带来的危险气息还是惊动了日斑蝰蛇的警觉,狰狞的头部下意识的转过来。
此时,雷恩已经闪现到了它的背后,距离不到十米。
他手上举着奥术洪流法杖,提前激发了六环奥术“静滞力场”,一道无形的束缚力场瞬间扩散出来,将日斑蝰蛇笼罩在内。
这还不止,雷恩用洪亮的声音大喊道:“五环,真言定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