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 騎鶴人本尊-第18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牛大山见何志远出门后,心中愤怒不已,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想往地上砸。
“老子若是砸下去,势必会惹那小子笑话,算了!”
牛大山想到这儿,将茶杯重重放在办公桌上。
何志远只给了牛大山一个星期时间,这让他很不爽,但却不敢违拗。
若不拿下黄东升,何志远将这事捅到县纪委去,可够牛大山好好喝一壶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
牛大山调整好情绪后,拿起桌上的话筒,给县公安局长乔正良打过去。
黄东升是牛大山的铁杆,将其拿下后,必须给他一个交代,否则,以后谁还会跟在牛书记后面混。
除此以外,牛大山也想就安河新派出所长的人选,和乔局长好好商议一下。
一番寒暄后,牛大山和乔正良约好,明天晚上聚一聚!
和乔正良约好后,牛大山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安抚好黄东升,否则,容易多生事端。
黄东升回到派出所后,立即筹钱,刚把钱筹到位,牛大山的电话就过来了。
“书记,钱筹齐了,您看我什么时候去检查组?”
黄东升急声问。
小說 線上 看 繁體
庭院 深 深
作为派出所长,黄东升在安河乡混的风生水起,,他可不想因此这事丢到来之不易的职位。
“东升,晚上到金花酒楼吃饭,我们好好喝两杯!”
牛大山出声道。
“行,晚上我来安排!”黄东升急声说。
“不用,我已安排好了,下班后,就过去!”
牛大山一脸豪爽道。
黄东升没想到牛大山如此给面子,满脸堆笑的答应下来。
牛大山的眉头皱成川字,心中暗道:
“不知晚上听到这消息后,你还能否笑的出来?”
原先,牛大山在安河乡说一不二,自从何志远到任后,风向便变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牛大山百思不得其解。
何志远刚一走进办公室,董紫莺便跟了进来。
“乡长,书记怎么说?”
美女乡长一脸好奇的问。
何志远虽从未说想要借机拿下派出所长黄东升,但董紫莺却心知肚明。
“他答应拿下黄了,多亏了你那份记录,否则,这事绝成不了!”
何志远压低声音道。
派出所长在乡里的地位举足轻重,牛大山再请不过了。
若非涉及到切身利益,书记大人绝不会同意拿下黄东升。
“哦,太好了!”
董紫莺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这虽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何志远一脸正色道。
“没错,乡长,书记和县公安局的乔局长关系不错。”
董紫莺急声说,“你费心劳神将黄东升弄走,如果再换个张东升、李东升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的没错,明天,我出去走动走动,乡里的事你帮我盯着!”
何志远沉声说。
“你放心,乡长,我一定帮你盯牢了,如果有事,及时和你联系!”
董紫莺出声道。
何志远轻点一下头,轻声道了巨谢谢。
“乡长,你和我还客气?”
董紫莺柔声道。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何志远笑着说。
美女乡长抬眼看向何志远,俏脸上露出几分娇羞的笑意。
“对了,紫莺,今晚市台播出《百姓生活》栏目,你叫上张铭,晚上一起去我那儿,我们边吃边聊,边看电视。”
何志远出声招呼。
“行,我这就去和张乡长说!”
董紫莺说完这话后,出门而去。
何志远将董紫莺送出门,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给老妈打过去。
牛大山在无奈之下,才答应拿下派出所长黄东升。
派出所长的职位非常关键,牛大山一定会想方设法再推一个他的人上位。
何志远要想推死党吴锦东上位,动作一定要快,这才迫不及待回锦城的。
到云都任职前,何志远回了一趟老家。
老妈对他从省城到云都任职很不解,老爸却非常支持,鼓励他做个一心为民的好官。
电话接通后,何志远说了明早回锦城的事。
得知儿子回来,吴春秀开心不已,不但仍不忘叮嘱他一路上开车小心点。
“妈,爸这段时间是不是很忙?”
何志远一脸好奇的问,“我给他打了三次电话,匆匆说了两句,他便挂了!”
“医院里出了点事,等你回来再说!”
吴春秀不愿多言。
何志远的父亲何允宽是锦城县中医院的院长,医术精湛,作风正派,何志远一直将他当作榜样。
想到明天就见到父母了,何志远也未多问,道了声再见后,就挂断了电话。
吴春秀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心中暗道:
“我正准备给志远打电话说这事,没想到他明天就回来了,再好不过了!”
何志远刚挂断电话,便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抬头道:
“请进!”
秘书张世龙推门而入:“乡长,钱总和闵总来了!”
“请他进来!”何志远沉声道。
何志远让钱荣宏和闵昌华去查投毒的相关信息,两人这么快就过来了,这让他很有几分好奇。
钱荣宏和闵昌华进门后,与何志远寒暄一番,三人一起在沙发上坐定。
“钱总、闵总,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何志远一脸疑惑的问。
“乡长,据我三叔说,当天晚上睡觉前,他见到三道疤和六指儿在我们公司门口转悠的。”
钱荣宏沉声道。
“六指儿放出来了?”何志远沉声问。
养殖户和安河水产公司闹矛盾时,钱家三兄弟的父亲在六指儿推搡下,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牛经义为了保下六指儿,闹出了不小动静。
何志远强势出手, 硬逼着派出所长黄东升下令拿人。
“前两天就放出来了。”
钱荣宏沉声说,“派出所长黄东升说,我爸并无大碍,六指儿问题不大,拘十多天足够了。”
何志远听后,面沉似水,并未表态。
黄东升表现太过张扬,否则,何志远也不会铁了心要拿下他。
“就算你三叔亲眼见到三道疤和六指儿在安盛水产公司门前转悠,也不能说明问题。”
何志远沉声道,“除非他见到二人往运水产的车里下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钱荣宏的三叔如果见到三道疤和六指儿下药,早就出手阻止了,怎么可能放任不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