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地獄核心分享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不知。”那暗夜王苦笑着摇了摇头。
线索又断,独孤篪皱起眉头,无意识地抬起手来,以指轻点额头,思索半刻,忽然抬起头来,转向那天罚与地藏问道:“却不知二位可曾听闻过,这路西法手中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宝物?若说这宝物,最出名的便是其手中所掌控的,被称之西天教三件天神器之一的草叉,至于其它的,便恕老夫孤陋寡闻了。”那天罚尊都认真想了想,摇头着头道。
“草,草叉,天神器,呵呵,这西天教的器物还真是奇特。”那天罚尊者的话,倒是实实地让那独孤篪兄弟二人惊讶了一回,谁能想到,堂堂的西天教三神器之一的器物,会冠以草叉之名。
想一想,东方那些个赫赫有名的神器圣器,那一件不是有一个极为威风的名字,什么轩辕剑,什么东皇钟,什么炼妖壶,嗯,这些个神器的命名,要么是以其炼制或者第一代拥有之人的名字,或者便是以其效用来命名,便是他自己在炼制器物之时,也不会轻率地为其命名的。
“呵呵,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那西天教中三大天神器,闪电剑,三叉戟和这草叉,说起来,这草叉因而得名,还真就是最早时被人当作草叉来用。”
“哦。”独孤篪轻哦一声,这事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就他所知,一般来说,越是有品级的宝物,在其出世之时,越是会引起巨大的动静,要么是天象巨变,要么是华光冲天,少有听闻这种默默如蒙尘明珠,不显光华者。即便是那种能够藏锋自隐的,也断不会任人将其作草叉来使用。这就好象那种气量高雅的人,万难容忍别人将其作牛马役使一般道理。器也有器的风骨,器也有器的个性。
“据闻,那西天神界的三件天神器,本为混沌中降下的一块神金。呵呵,按理,这混沌中降下的神物,总应该灵性十足才是,却不想,这一块神金却是如一顽石一般,并无半点灵性显现。
废材崛起逆天九小姐 半陌
初时人们还道是此物懂得晦迹自隐,可是多方试探之后,竟然是半点灵力也无,更是难以熔炼铸造,甚至于,最后那前任西天神界之主,请了我东天多宝道人相助,与那西天神界第一铸器高手墨斯联手,才最终将这神金熔化。
可想不到的是,不等他们将那熔化的金液入范铸器,那金液竟然自动分离为三份,并自我化形为一剑,一戟,一叉。
只是那神金虽然成器,却还是半点灵性不显,那位西天神界之主一怒之下,曾言,‘费了我许多功夫,得到的竟然是这等无用之物,只合作个草叉来用吧。’也是为了发泄,他就真的将那叉付予一个养马的神奴。
伍 薇
亡灵禁地 农夫仙拳
再后来,他的三个儿子联合了诸神反抗他的暴政,却是没有一件器物能够破开他的无敌防御之身。”
“这么说来,这草叉等三物,竟然是在破开前西天神主防御上建了奇功。”独孤篪忍受不住接口猜测道。
“不错,那三物虽不显神通,却是极利极坚硬,其三子便是用此三物,破开了他们父亲的无敌防御,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那三样器物见了那西天神界前神主的血液之后,竟然合化为一柄神枪,神通大显,一举便将那位前西天神主灭杀当场。
战事结束,此枪又自分开,但自此之后,这三样神器终于拥有了神器该有的神性。”
“如此说来,这神物的出现,倒好象是专门为了灭亡这位西天神教前任神主来的。”独孤篪讶然失笑道。
“而且似乎,那一位西天前神主的鲜血,才是开启这神物神性的引子呢。”旁边独孤灭也唏吁着摇头,感慨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无奇怪不有。
“那阿修罗王所要借用的事物,必然不是这柄神器草叉。这西天教中的三件天神器,对他们本教有着非凡的意义,自古以来,便分属于那三位巨头掌管,绝对不可能外借的。”见得诸人越说,这话题便扯的越远,那位地藏菩萨微一皱眉,忍不住开口道。
“哦。”独孤篪本还想问,为何这三件神器绝对不可外借的话来,可看看那地藏菩萨的神色,便只好悄悄将这问话咽了下去,干笑一声,将话引回了正题:“却不知菩萨可知,那路西法手中是否有着什么宝物,可能有助于寻查这地狱核心之地的?”
“这个,贫僧倒是有所猜测。诸位都知道,这地狱之地,时空法则不同与其它地方,这地狱核心之地,之所以不易寻见,怕是便与这里的时空法则有关,那么,有利于查找这核心之地所在的事物,想来便是与那时空两种大道有所关联的至宝。”那地藏菩萨又回复了一派沉静,缓缓地道。
“哦,对,对,对。地藏此言不错。”那天罚尊者听了那地藏的话,不由得抚掌大笑道:“这就错不了了,老夫听闻,那路西法手中有着一颗时空之心,此物便是这时空两道的无上圣宝,想来那阿修罗王要借的便是此宝无疑。”
说到这里,这位天罚尊者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来,上界传闻,这时空之心,整个神纪之中便仅只一件,既然在那路西法手中,叫在场诸人那里寻去,若真是此物才合使用,那不是就断了大家的希望了么。
不过他那一番话,听在独孤篪二人耳朵中,却使得二人的神色变得怪异起来。时空之心,那东西现在不就在小明月与卓非二人身上么,怎么,路西法,难道此物之前是那路西法的,既然是他的,怎么又会出现在那灵罚府中?
之前二人也曾听那慕容施等人说过,此物便只一件,如果这话是真的,此事便是一个悬案了。原于神界大能手中的东西,却是无缘无故出现在乾坤世界灵罚府中,这是怎么一个说法。
想不通,不过此时倒还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既然那时空之心,应该对这探查地狱核心有着用处,独孤篪自然便将那明月与卓非二人也召唤了过来。
明月二人的出现,自然又引起了那天罚与地藏二人的一番惊讶,这自不必缀言。等听明白了诸人的猜测之后,这卓非与明月二人自然是缓缓将神识放出,对这地狱之地仔细地探看起来,试图寻出一些蛛丝马迹。
只见此时的二人,各自一只小手相互紧握一起,并肩凌立于空中,目自紧闭,同时其各自头顶之上显现出一枚红红的心形虚影子,不一刻,这两枚红红的心形虚影缓缓地合而为一,变成了一个颜色更加鲜艳的红心,微微之间,那颗心似乎还在缓缓地跳动着。
随着那一颗心形虚影缓缓地跳动,似乎有着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如水波一般,向着四周波荡开来,慢慢地,整个地狱世界,似乎也在随着这颗心跳动的频率,缓缓地脉动起来。
有微风起,吹动了众人的衣袂。那地藏与一众夜叉神色一时也变的怪异起来。这里的世界,那是收集了诸方时域而渐成的世界,而那些个时域,却是定格于其破碎之时的一刻,除了永恒的寂静之外,自是不会有任何的光,更不要说是风了。
对于四周的情景,大家也只是凭借着强大的神识才能将其景象映于脑海之中。这些个人,在这世界之中存在了无尽的岁月,那里曾见过风起的情景。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那幽深无尽的幽暗之中,一点亮光乍然显现,渐渐地变的越来越亮,这一切的发生,便如那混沌初开,天地初辟一般。
“那里,一定是那里无疑了。”指着那光亮所来之地,地藏颇为激动地道。
不待吩咐,众人不约而同地振动衣袂,向着那光亮之处疾飞而去。
那光亮所来之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在这地狱世界之中,似乎一切与时间,空间有关的概念,与外界相比,都是诡异的。好在有那明月与卓非在,众人倒是终于飞到了那光亮之所在。
那是一个悬浮于虚空之中的球形物体,紫青色的球形物体表面上,无数的金光符纹,或隐或现,玄秘的时空道力,于那符纹的闪现中,自那紫青球体上逸散而出,这绝对是地狱的核心之所在,这球,便是为这地狱世界提供着那特异的时空之力。
“果然,果然是不完全的,看那样子,确是曾被人分出了一半出去。”虽然这只紫青色的球体,看起来浑圆如意,并无半点瑕疵,落在独孤篪的感知之中,还是能够分辨出它其实是被人以大神通分了一半出去。
“上面有阿修罗王留下的气息。”不愧是常年待奉在那阿修罗王身边的仆人,第一时间,那,暗夜王便分辨出了这球上有着阿修罗王留下的气机。
“不是禁制。”第一时间,那天罚尊者也判断出来,那阿修罗王在这上面所留下气机,并不是什么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