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十九章化神來犯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太上八景炉中,滚滚的火云沸腾,在九条炎龙的环绕之下,钱晨身后浮现一尊背生双翼,鸟首人身的大日火师法相。
他苦修数月的火行法相终于功成!
九火炎龙齐声咆哮,各自吐出了一颗真火龙珠,融入了大日火师的神躯之中。
随着大日火师的面目越发的清晰,它的整个身躯却又渐渐由实转虚,崩解为赤红的火行神光,被钱晨缓缓收拢。
一切落定,伴随着火脉骤然翻涌,滚滚的热浪犹如红莲在丹殿之上盛开。嚣狂的火焰燃烧之下,辉煌的殿堂越发璀璨,犹如沸水滚泉一般翻腾的火云,滚滚扩散,在峰头燃起一朵舞动的莲花!
这突然迸发的异象,惊动了罗真上下无数人。
钱晨端坐业火红莲之上,九火炎龙仿佛飘荡飞舞的九条红绫,在他的身旁飞腾舞动,掀起一股一股的火浪,以钱晨为中心向着四周横扫。
借助大日火师法相凝练之机,这九条炎龙也终于开了神智,化为九尊火中的灵神。它们偎依在钱晨身旁,金银童子两个却紧跟在钱晨的莲座后面,拿着芭蕉扇的葫芦连摔带打,将它们赶离钱晨的身边!
“尔等想要跟着我?”
钱晨知它们的意思,微微思量却还是摇头道:“先前便有言,这火脉有借有还,尔等是火脉之精,若是带走了你们这条火脉也就废了!岂不让我违背前言……”
“当然,尔等因我而造就,我自有照顾!”
钱晨凝神观想了一篇大日火师法相之中参悟而出的法诀,打入了九只炎龙的灵识之中,继而道:“尔等如今还脱离不得这火脉,但若是潜心修行,千年之后,当有化龙的机缘。”
“届时,这两极磁峰将要被罗真仙门祭炼成灵宝,然而灵宝出世,却将引来另一场劫数,叫此门将将覆灭。尔等秉承我的留贴,出世助他们度过此难,了却与罗真的因果之后,便可得自由之身!那时,你们若是还想拜在我座下,便来寻我吧!”
钱晨一挥衣袖一道法力打出,化为一封金色的贴子,书写此番的前因后果,以及钱晨推算的种种,遁入了火脉之中消失不见。
九条炎龙垂下龙首,江昂低吟,依依不舍的趴在钱晨座下。
钱晨盘坐莲台,闭目片刻,又抬起头来,昂首望向了远方!
良久,他微微张口,无声的叹息,继而感叹一声:“劫数来了!”
莲台之中,一枚似有胎儿蜷缩其中的灵丹,散发着玄光,从业火红莲之中飞射而出,冲出了太上八景炉,高高悬在天际。
这一刻,方圆数千里无数阴魂,朝着灵丹的方向齐齐叩拜,口中发出似哭似笑呜咽。
丹成异象——万鬼齐哭!
此刻天地变色,风云为之动容,密密麻麻的阴魂厉魄,浑身燃烧着绿色的魂火,从海中,从地下,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冲天而起的阴气化为乌云,遮蔽了高悬的大日。
却是万鬼合力以鬼气遮蔽了日光,显身出来,争夺这转生的机会!
此时罗真仙门早有修士察觉了这里的动静,不少修士架起飞遁法器,在双峰之间悬浮的仙岛之上,俯窥这边的动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些人眺目观望,私下里也在纷纷揣测,这炼制了一整年的转生神丹,究竟有何等的神异之处!
早早便察觉到了这里动静的魏序子,微微叹息一声,走出自己的洞府,架起一道遁光往丹殿而去,远远的就看到丹殿顶端,钱晨盘坐在一朵红莲之上,目光凝视着半空悬浮着的那颗散发玄光的灵丹!
魏序子稍有些愧疚,便远远的停住遁光,抱拳拱手道:“恭喜道友炼成神丹!从此名震海外,丹道扬名!”
钱晨也微微稽首,应道:“幸不辱命!”
“这枚转生神丹就劳烦道友带给风阳子,如今事必,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魏序子张了张嘴,语气干涩道:“道友一年来炼丹辛苦,不妨在这多住几日……”
钱晨似笑非笑,抬头道:“怎么,道友想要留下我不成?”
魏序子闻言更加羞赧,这时候,鸣蜩真人大踏步而来,笑道:“这是谈何说起!”
他目光炽热,看了一眼半空中的转生灵丹,此刻灵丹还在与天地交换气机,丹成的外景异象犹在进行,不宜中断,他便没有急着收起灵丹,而是对钱晨道:“我派请道友来此炼丹,如今观这等神丹炼成,便有许多疑难想要讨教!而且这丹殿还需要恢复,更有丹会未完!道友何必急着离去?”
钱晨微微一笑,平静道:“并非我急着离去,而是此地的是非,我不愿再沾染。还请容我暂时抽身,这成丹之会,大可日后在开!”
鸣蜩真人神色转冷,淡淡扫了一眼,缓缓道:“道友这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了!”
钱晨只是哈哈大笑,径直甩袖立起,悠然道:“敬酒罚酒,我都不吃。道友,惟愿今日之后,能吃上你的一杯酒!”
笑罢一甩衣袖,身影骤然犹如泡沫一般溃散,莲花之上,只有一只灵蝶在飞舞!
鸣蜩真人脸色微变,冷笑道:“不过是一件替身法器,也来卖弄!”
他以按手中的如意枝,正欲打出一道灵光,将这件法器破去,突然有霹雳雷声,响彻云霄!
我本队医 肖十三叔
这雷声一下接着一下,犹如连环震雷,滚滚而来,还未等两位化神真人神念锁定异响发生处,便见对面的极阴磁峰半山腰上,突然迸发数道雷光。这几道雷光粗如人身,光华凝聚,直破云霄,瞬息之间便将那坚虞金铁的磁峰破开一个大洞,引得重重的禁制崩解。
再看南峰之上,也有数处禁制要害光华大盛,定住了阵法的变化。
钱晨在暗处看的分明,不由暗暗感叹一声,他自刚见罗真仙门之时,便已察觉此门承平太久,已经失了警惕,大阵守备太过懈怠。今日果然被人转了空子。
山门骤然遭袭,整个南峰外门阵脚大乱,许多门中修士惊骇不已,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闯。
此时两峰之间的虚空中,犹如水波涟漪,圈圈涤荡开来,似乎有一座浑黑石崖撞开了虚空,崖上立着一人,法力犹如山岳一般沉凝,他阳神携着这千丈高崖,砸在两座磁峰之间,瞬息便镇压了元磁大阵的运转。
断崖携着无匹之势砸落,掀起滔天的气浪,只是一击便打破了罗真仙门的护山阵法。
罗真门诸多修士惊惶犹然未定之际,又听得一声裂响,像是银瓶乍破,水浆迸进,众人头顶之上,一口飞刀斩破虚空,高悬在两峰之间。
那口飞刀似飞蝉折翅,却又生的有眉有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其惊人的杀机。只是动一动,就如同众人头顶倒悬的杀剑一般,有一种随时要落下的毛骨悚然之感。
钱晨见到那口飞刀都犹然一惊,暗道一声:“寄托阳神,本命法宝!”
“这海外竟然还有阳神器修!”
钱晨自是认得出,这口飞刀乃是一件寄托了阳神的本命法宝。
这等法宝便如那位器修的躯壳一般,能发挥十六成的威力,而其本身的肉身却不知被藏在何处,只以神魂寄托飞刀来杀人!
这般的法器,随着主人念动而响应,器法合一,威力极其惊人!
而那罗真门内,磁峰、仙岛之上皆是飞出了数人,各持法宝飞剑,身披云衣扫霞,周身法力幻化出种种奇光,丹气氤氲犹如彤霞。一时间气势煊赫,宛若有道仙真,神人降世一般,高调嚣张的迎了上去,但只听丹殿之处一声厉喝:“尔等退下!”
话刚出口,高悬的那把飞刀便已经自旋了一圈……
只是道道无形的杀机,犹如星光一般垂落降下,那些迎上去的修士真人,护身的法器甚至未能起到半点作用,便被一股杀机透体而过,只觉得脖颈一寒,继而便人头落下!
他们的肉身连同神魂一并斩首,瞬息之间,便魂飞魄散,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天空之中,刚刚还气势煊赫的诸位真人,最低也是结丹境界的修行有成之士,一声不吭的,便被来人杀尽。他们的头颅飞坠而落,惊起下方的阵阵惊叫,紧接着身体才栽倒下去,坠入尘埃里!
这一幕幕,更惹得下方一众罗真弟子止不住的惶恐!
鸣蜩真人紧咬牙关,自牙缝之中一字一句发出声来:“极天巉崖,断崖客!”
“玄阴二五斩魄飞刀,古辰子!”
“尔等不做你们的清净散人,化神尊者,为何来犯我罗真仙门?”
“何止是我们!”断崖之上的那个身影负手道:“这回你罗真门算是惹了众怒了!转生神丹这等棘手之物,你们如此大张旗鼓的昭示,我们不抢你抢谁?”
那柄飞刀也是一颤,发出一声轻吟,传音道:“交出转生神丹,我等转头就走!”
“不然,今日便要破你罗真仙门!”
此时天空中,那座悬浮仙岛之上却骤然传来滚滚的雄浑之声,道:“二位道友好大口气,敢放言能破我罗真!”
却见那仙岛之上,一片如叶如舟的玄光落下,化为一片天幕,朝着断崖和飞刀倾压而来。
却是罗真仙门第三位化神守阳真人出手,将来犯的两位化神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