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嶽州紀事 txt-忙忙碌碌做正事閲讀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烦心事情大家有,常务特别多。
恶魔总裁来敲门
一大早,宁致远接到张云堂打来电话,说沿海城市有家证券公司上午要来岳州谈融资。正在家附近小巷子吃完酸菜面,忽然有人拍自己肩膀,抬头一看,原来是老领导丁志诚。丁志诚年龄已经超过五十三,自己主动辞去了局长职务,基本赋闲在家,偶尔参加一下局里的大会。
诸天归来
宁致远赶紧站起来,笑着说,丁书记,您也来吃早餐啊?丁志诚头发开始花白,脸上也有了皱纹,咧嘴笑着说,致远常务啊,好久不见您了呢。宁致远赶紧说,老领导,你还是喊我名字吧,别加什么常务头衔的。丁志诚笑呵呵地坐在桌子对面,对服务员喊了声,老规矩。宁致远问,丁书记,一天在家怎么过的呢?丁志诚笑着说,妮妮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呢,偶尔做点小事,其余均待在家呢。
宁致远惊讶地问,好快啊,在哪里工作呢?丁志诚一脸幸福地说,在长宁市一中任教呢,都工作两年了。宁致远招招手,拿出二十元钱递过去,示意替丁志诚买单。服务员接过钱,笑着说,宁常务真是仁义呢!宁致远哈哈大笑,说,这是我老领导呢,他当书记的时候我还是办事员,副书记都是挂职,没得实际级别的,你说我该不该请老领导吃顿面?!服务员笑着说,丁书记好福气呢,有这么大的领导是您的老下属。
丁志诚接过热腾腾的酸菜面,边拿筷子边说,是啊,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致远都任县级领导都五六年了呢!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宁致远顾不得回答丁志诚,赶紧接听起来,并随之站起来到一旁接听去了。
李明溪在电话里说,致远,今天上午市领导推荐了一家融资公司过来,说发行企业债的事情,你亲自谈一次吧,行和不行都给我回复一个结果。宁致远问,什么公司?李明溪回道,好像叫什么花公司哦,等会我把短信转给你。
回到桌子边,宁致远歉意地说,丁书记,我得走了,今天事情还多呢。丁志诚赶紧放下筷子,站起来拉着他走到一旁,悄声说,致远,有个事情正想找你,我女婿是长宁商业银行融资部经理,任务重、压力大,想来拜访您。宁致远脸上微笑着说,行吧,您把我的电话给他吧,到时候联系,谈了再说吧,您是知道的,最后定夺还是一二号的。丁志诚一下子高兴起来,咧嘴说,明白的,只要您同意的事情基本都靠谱,大家都这么说呢。宁致远苦笑一下说,老领导,您可别听他们瞎说,县上状况,您是清楚的哈!
说完,握握手,就坐上范岗开着的车,赶去县政F上班。宁致远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临海省交通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饶是光。心里想,一二号说的是不是同一家公司呢?
县财政局长向佐华、县建设投资公司董事长柳鹏飞正坐在孟霏办公室闲聊,见到宁致远身影,立即站起来跟随而去。宁致远刚坐下,见到二人进来,笑着说,哟,这么早啊!二人打趣道,肯定是我们等首长嘛,总不能让您等我们呗!
罪恶游戏 十二夜梦
宁致远哈哈大笑,用手指点点他们,示意坐下来,然后说,主要是今天有两家融资单位要来洽谈,我们先商量一下。柳鹏飞吐出一口烟雾,低声说,云堂县长给我说过呢。宁致远心里咯噔一下,这二号直接插手是什么意思呢,心里顿时不悦。向佐华见宁致远疑惑的眼光望过来,打了个哈哈儿,端起茶杯喝起来。宁致远心里明白几分,心道,这向佐华不愧是老狐狸啊,柳鹏飞还是嫩了些。
三人确定了融资洽谈基本底线后,宁致远将李明溪的短信转发过去,说,你们先谈吧。柳鹏飞随口问道,您不先见见吗?宁致远吸了一口烟,没有作声。
向佐华站起来,提起公文包,拍拍柳鹏飞,说,走吧。柳鹏飞边站起来边看着宁致远,一副不明其因的样子。
走出办公室,向佐华低声道,兄弟,常务不高兴了呢。柳鹏飞疑惑的问,为什么呢?向佐华轻声说,八字还没一撇,这云堂县长就插手了,你想想,作为具体负责人会怎么想?这是会影响最后结果的。柳鹏飞哦了一声,这才明白过来,有些懊恼地说,我这嘴巴……向佐华再次拍拍他肩膀说,你把人约到,我们一起谈吧,把结果报给宁常务便是。
宁致远已经坐上车,赶往自己联系乡镇石桥镇河湾村,按县委安排,今天是县级领导到联系点宣讲省委全体会议精神的最后一天。
一捧玫瑰灰 衣露申1981
赶到河湾村村委会,院坝里坐满了群众。宁致远心里很高兴,这石桥镇党委书记赵滨真心不错,基本按照自己的意思组织院坝会,给群众宣讲就不要在台上,而是要坐在群众中间。
宁致远拉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翁坐在条凳上,然后以最朴实的岳州话讲解起省委全体会议精神来,这种接地气的方式让群众很是满意,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特别是讲到未来一段时间对农村发展的支持政策,院坝里不时想起热烈掌声。
足足讲了一个半小时,结束时,宁致远满怀深情地说,河湾村是我联系的点,我也就是河湾村人了,我和大家一起去省上、市上、县上争取一些项目和资金,争取今明两年内把河湾村通社通组路全部修通,入户路就由各家自己出钱接通,家家户户修楼房就方便了,河湾村会变得更加漂亮,让全镇乃至全县都来羡慕咱们!
群众亮着眼睛,拼命地拍着巴掌,宁致远双手拱拳向大家告别。老百姓一直将他送到车边,直到车子离去还在挥手。
孟霏笑着说,常务,今天讲了一个半小时,我都听入迷了呢!宁致远淡然地看着车窗外的绿油油的稻田说,小孟啊,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建设好农村是我们毕生愿望,只要我们心在群众,就一定能得到群众的拥护!孟霏严肃地点点头,仿佛陷入了思考。
快十一点时,宁致远回到办公室,对孟霏说,你通知人民医院院长来一下。说完,就开始签批桌上足足高过头顶的最近经费请示报告。经济不发达的县区,最头疼的是缺经费,各个方面都在喊要钱,兜里就这几个钱,只能撒胡椒面似的,各处捻一点,岳州话说,胡椒不麻,只是顺口气而已。
看着县教育局打来的报告,宁致远引起了重视,马上拨通赵东电话,让他马上过来,当面说一下。刚挂上电话,人民医院院长柳树东敲门进来,坐在班前椅气粗粗地说,这张昆部长真是不可理喻,喊我马上与工商银行签贷款合同,利率比商业银行高了足足2%,我说考虑一下,他便给我拍桌子!
宁致远递过来一支烟,然后自己点燃,吐出一口烟,徐徐地说,不急,慢慢说,渝州商业银行谈得如何?柳树东回答,比较符合我们的意思,期限两年,利率和同期贷款利率一致,也不需要固定资产抵押,主要以医院一年的流水作为保证。宁致远沉思了一会儿,提议道,老柳,搞个竞争性谈判吧,条件最优惠者中标!柳树东忧郁地说,张昆怕是不得答应的。宁致远笑着说,所以更要搞个招标。柳树东恍然大悟,这不是公开招投标,我们业主自己实施就可以了。宁致远哈哈大笑,看着柳树东兴高采烈地走出去。
宁致远收回笑容,心里暗怃,看来想涉足灰暗地带的人大有人在哪,只要是自己管着的一亩三分地,总想栽点自己喜欢吃的菜。可是,涉及资金问题,只要县长不收权,常务是不得放手的,更不会容忍别人插手,否则就会出大问题。
下班时间已到,赵东还没来。宁致远拿出手机,打通赵东电话。赵东低声说,等一会儿,我在县长办公室。宁致远回道,那就下午吧。挂了电话,伸伸懒腰,今天上午真是累得不行了,中午得睡个好觉补一补呢,不然下午就没精神,下午融资事情可是需要斗智斗勇的,得随时保持绝对清醒。
孟霏端着盒饭进来,低声说,常务,吃饭吧。宁致远懒散地站起来,走到茶几边一看,还是平常的青椒炒肉,顿时没了食欲。突然想吃羊肉汤,他笑着说,把云天喊上,我们去吃羊肉汤!孟霏欢快地答应,端起盒饭一路飞跑出去。
宁致远背着双手,慢慢踱步下楼。刚到楼梯间,见赵东从张云堂办公室告辞出来,便向他招招手。赵东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慢慢从后面走过来。
赵东走到停车场时,见宁致远的车停在过道上,转头看了看,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宁致远笑着说,我靠,你自己没车啊,还来挤我!赵东嘻嘻笑着说,挤挤热和呢!宁致远说,走,去吃羊肉汤。赵东说,那我打个电话,喊两个人来陪你。也没有征求宁致远意见,自己便打起电话来。
宁致远也没管他,反正中午不喝酒。
来到岳州最出名的羊肉汤店,一行人走进雅间,见里面已经坐着一男一女。赵东介绍说,县三中朱校长您是认识的,这位美女是县四小常务副校长李丹。宁致远客气地与二位握握手,笑着问,平时你们就是这么陪赵局长吃饭的啊?李丹瞟一眼赵东,娇笑说,我们倒想,可惜流水不管落花意。赵东有些红脸,沉声道,别瞎说。宁致远哈哈大笑。
听宁致远说不喝酒,两位校长也不敢坚持,只得喝汤吃饭。赵东边吃边说,常务,您是问一下上周打过来的经费报告事情吧,朱校长和李校长二位自己汇报吧。
朱校长赶紧放下筷子,恭敬地说,学生实验室差不多哦有十几年没有维修了,县长开始漏雨,学生娃在里面上课,可怜啊!宁致远转头问李丹,四小是什么情况?李丹正色道,报告首长,现在城区入学矛盾更加突出,一个班差不多都有七八十人,我们想把隔壁的县住建局那栋老办公楼改造成为教室,需要差不多两百万经费。
宁致远扭头问赵东,你跟许凡衔接好没有呢?赵东回答说,说好了,把围墙拆掉,在老楼那边再砌个围墙。宁致远听罢,也没表态,呼噜噜地低头喝着羊肉汤。
大家吃完午饭,站在街边送宁致远上车。宁致远挥挥手,便让范岗启动车子自行离去。
回到办公室,宁致远拿着笔在报告上签道:请县财政局提出意见,认真核实内容并做好资金测算,既要支持教育事业,又要量力而行防止资金浪费,本周之内拿出结果,提出资金安排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