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討論-第一百三十三章 瑾妃娘娘看書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小說推薦重生女遇到吸血鬼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娘娘,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西霞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瑾妃娘娘刚吃完未曦为她配置的药膳。
“怎么了?神秘兮兮的,可是未曦有了消息?”
“娘娘,未曦姑娘她就是被抓到的那个妖人,听说已经被绑到刑场上,皇上说要暴晒三日之后用火焚烧。”
“什么?”瑾妃娘娘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她跟未曦虽算不上朝夕相处,却也经常在一起,她怎么可能是吸血妖魔?
“你从何处听来的?这可是真的?”
“我这几日因为未曦姑娘的事一直在暗暗的打听消息,这话是朱岩说的,审问的时候马大人和皇上都在场,原来未曦姑娘不是不吃食物,是她要喝血——”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就算她是喝血的怪物,她也不是坏人,我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没有她,肯定不会这样安稳,如果没有未曦,我也不会得到皇帝的宠爱,我不相信!”
“娘娘您别激动。”西霞看到瑾妃娘娘面色越来越苍白,吓得赶快扶住了她。
“未曦……西霞,我该怎么办?你快快拿了银子,再去库房选几件好东西,去问问那朱岩,到底什么情况,不管如何,我和她姐妹一场,我就算救不了她的性命,也要打探清楚。”
“是!娘娘。”
重生 小說 完結
瑾妃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她不相信,那个清丽脱俗,宛若嫡仙一般的女子会是一个吸血的妖魔,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虽然有些高傲,却也没拒绝过任何人的要求,她吹的玉笛那么动听,剑舞柔中带刚,怎么可能是一个妖人?
“听说了吗?楼兰国进献的美女未曦姑娘,就是那吸血的妖魔,已经被捉住了,皇上说要绑在刑场上暴晒三日,然后用火烧死!”
“怎么可能?未曦姑娘那么善良,我还从她那学过花样呢,绣出的东西我们娘娘可喜欢了……”
“我替我们娘娘送东西,还得到过未曦姑娘的赏赐,我也不相信,可是,据说这是侍卫当晚捉住的,她也承认了。”
“太可惜了,好在宫里只是死了几匹马,并没有出人命。”
“嘘——小声点,这种事在宫里妄议会被杀头的——”
虽然事情没有公开,却像长了翅膀的鸟一样,立刻传遍了整个皇宫,莺莺和燕燕也听说了。
通天仙道
極品 天王
警花皇后
國家 一級 註冊 驅 魔 師 上崗 培訓 通知
“燕燕,你说姑娘真是吸血的妖魔吗?她虽然不让咱们贴身照顾,却也没做出过什么有悖常论的事,只是她不爱出门,出门总要打着伞戴着面纱,你说这是真的吗?”
“现在宫里的人都在议论,咱们姑娘也确实失踪了,我看这事八九不离十,咱们做奴婢的,势单力薄,也没有办法救她,只能凑些银子,想办法买出她的尸首,好好葬了——”
两个人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命运,更担心平日给了她们很多赏赐的未曦姑娘,这几日把姑娘的东西都收拾了,能变卖的就变卖,两个人除了手里多些银子,似乎也真的无能为力了,就连瑾妃娘娘那也不敢去求,这样的事情在皇宫里是禁忌,只能听天由命了。
“赵二,你明日进宫的时候再打听一下未曦姑娘的事,虽然我和她素未谋面,却也感觉她是个有才华的女子,这是我带给她的东西,一定要亲手交给她!”芈飘雪这几日寝食难安,但是她出不去,也没有办法传递消息,只能催促着把这批货尽快赶完,让赵二送进宫去。
“小姐您放心吧。”赵二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很不安,给主人发了消息,一直没有回复,只是王管家飞鸽传书,说过一段时日就要回来,主人留在了安息国,这件事他不知道该和谁商量,总感觉皇宫里的事透着蹊跷,却也好奇那美如天仙的未曦姑娘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娘娘,打探清楚了,那未曦姑娘从小没了父母,是靠喝动物鲜血才长大的,所以她一直把动物的鲜血作为食物,就是楼兰国使者也不知她有这样的习性,才会糊里糊涂的把她送进宫里。”
“我就知道她并不是那妖人,她这样做肯定是情非得已。”
“娘娘,朱岩说他们抓到未曦姑娘的时候,她的瞳孔是红色的,嘴里长出了尖尖的獠牙,娘娘,我看您打消去看她的念头吧,正常的人类怎么会这个样子?”
“果真如此?”
“娘娘你就听奴婢的话吧,这未曦姑娘打小就是喝动物鲜血长大的,您认为她还是个正常人吗?”
“可是……可是……你可听说她现在如何了?”
“她的身上缠着天网,传说那是咱们大唐的法宝,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身上还缚着玄铁铁链,被结结实实的捆在柱子上,听朱岩说,太阳最毒的时候,未曦姑娘会发出惨叫,看来她是怕太阳晒的。”
“天哪!怎么会这样?她真是那妖人?”
“娘娘,我知道您感激未曦姑娘,但是她毕竟和我们不一样,等她行刑之后,我们替她收敛了尸骨,也算对得起她了,再说您现在怀了身孕,这些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皇上知道您和未曦姑娘走得近,这时候,你更要做出样子,皇宫里的人都盯着咱们呢。”
“我知道了,皇上说哪天行火刑?”
“皇上说要暴晒三日,然后行刑,明天是最后一天了。”
“西霞,我肚里的孩子来之不易,他就是我后半生的依靠,未曦一次又一次的帮我把脉、调理身子,现在她有难了,我虽说没办法救她出来,但是我还想尽点心意,你过来……”瑾妃在西霞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西霞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皱起了眉头。
“姑姑,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会有事情发生,这心慌的厉害——”安明宣和安芷茜日夜不停的赶路,白天他们坐在马车里,晚上两个人专挑偏僻的山路飞奔。
“我也是心慌的厉害,莫非是嫂子要出什么事?”
“还得几日才能找到母亲?”
“我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就算日夜不停地赶路,也需五日。”
“姑姑,明日咱们不坐马车了,马车太慢,我想尽快见到母亲!”
“可是——我们会引人注意的。”
“要么姑姑慢慢走,反正我也看了地图,又不怕太阳,我先去找母亲,我真的一刻都等不及了!”
“我陪着你!我们就挑那偏僻的地方走,顾不了许多了,我心里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两个人加快了速度,就算有人看到,也只是看到一个黑影和一个白影在眼前闪过,待揉揉眼睛,却发现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