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藥神贅婿 起點-第四百二十六章 巔峯談話讀書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萧青莲死得太过突然,就连李悠然都没有机会赶过去救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变得支离破碎。一个清秀的女子就这么死于非命,仿佛一记重锤敲在众人心间。
这可是北斗剑宗未来的三巨头之一,距离天宫境一步之遥的顶尖天才!
林陨居然如此果断狠辣地将其斩杀,这绝对是要把北斗剑宗往死里得罪,从这一刻开始,他跟北斗剑宗已经完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哗。
不仅如此,林陨更是将萧青莲的储物袋直接夺走认主,果真在其中发现了一把璇玑剑!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包括明轩和李悠然在内的七峰传人,都是人手一把璇玑剑!
毕竟单单一把璇玑剑的品级并不高,对于他们这种羽化境的武者来说不太够用,所以像萧青莲和柳烈都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剑来使用。可就算他们没有动用璇玑剑,但作为宗门象征之剑的璇玑剑十分特殊,他们也一定会选择贴身保管。
加上萧青莲的这把璇玑剑,林陨就只差两把璇玑剑,便能将七把璇玑剑给凑齐了!
“竖子,胆敢杀我剑宗弟子!死!”
骤然间,天地色变,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一层阴沉的雷云所笼罩!那雷云中传来轰鸣暴躁的巨响声,电光雷蛇纠结缠绕,宛如天道之怒。
只见一柄足有上百丈之长的巨大剑影从天而降,剑身上缠绕着惊人动荡的雷电,带着那天罚的恐怖威势一举劈向林陨所在的位置!
这就是绝世强者的恐怖威势!
众人皆是心神震荡,眼中充满不可思议之色。不用问,这一剑肯定是北斗剑宗的宗主亲自斩下的,也只有天宫境九重的强者出手才有这等浩瀚声势!
萧青莲毕竟不是普通的剑宗弟子,而且这里是冰沧峰,无数强者云集的地方。林陨当众杀了北斗剑宗最天才的弟子之一,北斗剑宗宗主又怎能不震怒?
“看来是我高估了这些人的器量!”
感受着那令人绝望的压迫感,大难临头的林陨非但没有半点的畏惧,反而还显得十分地不屑。作为名门正派的宗主,九州大陆的顶尖强者,自己门下弟子技不如人被杀,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对一个小辈下此杀手。哪怕北斗剑宗是受害者,如今也要变成没理的了。
不得不说,这位剑宗宗主的心胸当真是不怎么样!
“阿弥陀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陨必死无疑之时,一道仿佛来自西方极乐世界的涅槃佛光乍然惊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开那道巨大剑影,就连那阴云满布的天空都被吹散阴霾,归为纯净。
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天空的阴霾雷云是消失了,但这虚空深处却是凭空多出了十几股极其恐怖的强大气息,犹如神灵一般俯视众生,掌控一切!
拥有如此威势的存在,除了那些站在九州大陆顶端的强者们以外,又还能有谁呢?
“慧空,你这老秃驴是什么意思?”
妻居一品 夜惠美
方才那个满怀杀机的声音再度响起,正是北斗剑宗宗主。
以他刚才的那一剑,别说是杀一个林陨了,就算是杀一百个都不在话下。如果不是太初寺的慧空出手阻拦,林陨又岂能活到现在?
“凌宗主莫要动怒,贫僧是为了你好。”
慧空大师无奈道:“此事说白了无非是小辈之间的斗争,我们这些老家伙又何必插手呢?贫僧劝凌宗主好自为之,千万不要惹祸上身。”
这番情形是何等的熟悉,他前几天也是这么劝威远亲王姜离人的,只不过后者不信,还差点跟他打起来。谁知道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又多出了一个想要自己找死的家伙。身为一位慈悲为怀的高僧,慧空大师觉得自己很心累,打救世人,普渡众生的难度一点都不小。
“你是在威胁我?”
北斗剑宗宗主的声音有些危险了起来,寒声道:“这奸恶小贼杀我剑宗天才数人,七峰传人如今只剩最后两峰,难道本座就不该替那些亡魂讨回个公道吗?”
“罪过罪过。”
慧空轻叹一声,选择了沉默。
他也是十分头疼,天知道这位林小施主居然这么能惹祸。你杀人家弟子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杀这么多个?北斗剑宗年轻一辈的天才都快被你杀完了,你居然还敢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继续杀?
这人家能不发飙吗?
别说是脾气本就不好的北斗剑宗宗主了,就算是换成别人也肯定早就暴怒了。不过话说回来,刚才林陨杀萧青莲的那一幕还真是有够干脆利落,根本不给任何人搭救的机会。哪怕他们是天宫境九重的绝世强者,也不可能在瞬间破开虚空赶到现场救下萧青莲。
要知道,像李悠然和萧青莲这种羽化境级别的天才武者们,门中长辈是不会给他们种下保命禁制的。武道之路重在逆天而行,若是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和毅力,哪怕有再强的天赋资质也注定走不远。所以在武者界,羽化境已经算是出师的门槛,只要达到了这个门槛,就等于可以不用再继续依赖师门的帮助。
也正因为这样,没有保命禁制的萧青莲才会轻易被林陨所杀。
“我夫君本就无意招惹你们,反而是你们的人一再苦苦相逼,他才不得已选择反击。敢问凌宗主,难道有人来杀你,你就会束手就擒给人杀吗?既然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林陨呢?”
“雨瞳认为,就算你们是九州大陆威名赫赫的顶尖宗门,顶尖阀门,也不能一点道理都不讲。凡事总有个对错,如果连是非对错都分不清楚,那还有什么资格立足于天地之间?”
秦雨瞳掷地有声,神色坦然看向了虚空之上。她的话并非只是说给北斗剑宗宗主听的,更是说给其他的顶尖势力掌控者听的。
别忘了,林陨可是将这里大部分的顶尖宗门、阀门势力都给得罪地不要不要的。
姚家大姑娘 苗青
“雨瞳,住口。”
伊西里之燎原 空山先生Silvester
下一刻,秦雨瞳白玉无瑕的脸庞上竟是陡然多出一道鲜红的巴掌印,一道从虚空深处而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悦,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师尊,雨瞳失言了。”
秦雨瞳低下头,轻声道。
刚才这一巴掌是她的师尊,蝴蝶谷谷主薛蓝打的,但对她来说却是一点都不疼,充其量就是做做样子。她心里很清楚,薛蓝这是在保护自己,生怕自己触怒了所有的顶尖势力掌控者。
“诸位,是小妹管教无方,日后必定好好管教门下徒儿。”
薛蓝的声音再度在虚空中响起,淡淡道:“不过,小徒的话也并无道理可言,我们既然作为九州大陆最为强大的势力,又为何不能拥有相匹配的广阔胸襟呢?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辈而已,何必将此事介怀于心呢?小辈的事情还是让小辈自己去处理吧,诸位可千万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当然,小妹一介女流之辈,如果有什么说错的地方,还望几位见谅。”
她的语气平淡无奇,听上去更是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就算是那些小辈都能听得出她是在说客气话,心里摆明了是在袒护自己的徒弟秦雨瞳。
“薛姐姐还真是公正严明呢!如此严厉地管教自己的弟子,让小妹好生钦佩。”
又是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只不过听上去有些阴阳怪气的,这是罗刹谷谷主的声音。所有人都知道,蝴蝶谷跟罗刹谷从来都不对付,罗刹谷谷主显然是在讥讽薛蓝。
“张妙妹子,如果你有意见的话,不如跟姐姐单独聊聊?”
薛蓝笑道:“咱们姐妹俩也好多年没有切磋过了吧?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叙叙旧也好啊!”
此话一出,那位罗刹谷谷主就彻底闭嘴了。
跟薛蓝切磋?开什么玩笑!
嬌 花 養成 記
谁都知道薛蓝的实力通天,就连剑皇和大秦皇帝这两位绝世强者都得忌惮三分,她罗刹谷谷主是厉害,但还不至于自不量力跟薛蓝正面对上。
“两位妹子和凌宗主,不如你们还是听我这位老大哥一声劝吧?”
这时,一个爽朗的大笑声在虚空深处传来,劝说道:“慧空大师说得不错,本就是小辈之间的事情,那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去吧。难道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能一辈子看着自家小辈不成?也该让他们放手去做了,九州大陆的未来终究是要依托在他们身上的。张妙妹子也不必生气,薛蓝妹子的性格一向如此,这么多年也该习惯了吧?”
“雷门主说的对,老衲也是这个意思。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世人皆苦,不如少一些戾气,多一些祥和之气,绝对是有利无弊的。如果两位女施主心存不满的话,不如听老衲念上两段佛经,自当化解心中郁气。”
“慧空大师,念经还是算了吧。老朽跟你做了这么多年邻居,早就听腻了。不过此次老朽请诸位老友前来观摩天神祭,全都倚仗了诸位给的面子。这里说到底也是我们雪黎族的地盘,如果真有什么矛盾要解决的话,还是等天神祭结束后再说吧?”
三个苍老雄浑的声音接连响起,那虚空中蠢蠢欲动的声势渐渐平复下来。众人听得一清二楚,这三个声音分别是属于苍羽门门主,太初寺主持和雪黎族大长老的。
这三人显然是常年的老好人,一向负责和稀泥,帮人调节矛盾。
哪怕心知肚明,众人也是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包括李悠然他们在内,全都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哪怕他们心里再傲,也得乖乖地听这些长辈大佬们把话说完。
其实说白了,九州大陆的天下现在还是属于他们这些老家伙们的,就算他们有心继承,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就算心里有再多的骄傲和自信,也得先在这里压住。
“三位,说得倒是轻巧,又不是你们的人死于非命!”
“不错。血债必须血偿,就算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屑出手,也无法阻止门下弟子为他们的师兄弟报仇。雷门主、慧空大师还有童长老,你们认为老夫说得可对?”
“武者界弱肉强食,恩怨情仇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们门下弟子想要报仇自然没人可以阻拦。不过,诸位可别忘了那日的荒域开启……还是那句话,小辈的事情还是让小辈自己去处理吧。”
苍羽门的雷门主再度发话,声音中饱含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