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3g精彩都市小说 我來自繆星 愛下-第840章 心靈時空隧道推薦-r7vea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丁蒙一字字道:“一往直前,永不退缩,这才是你的风格!”
郑明的笑容消失了,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你我就是亲兄弟,为什么大哥的话你不听呢?非要一条路走到黑,我已经死了,你不能再死了,你要好好活下去啊,如果你都死了,那还有谁能来为大家主持公道呢?”
说完这话郑明化光消失,丁蒙愣在了原地,他忽然陷入了沉思。
是啊,长久以来,我不就是在为活着这个目标苦苦奋斗吗?郑明大哥的话是有道理的,你丁蒙都死了的话,那我们英雄小刀的精神又由谁来传承下去呢?
这个时候丁蒙忽然感觉自己脑袋变得沉重了一些,就像陷入了一种对死结的思考,你越去思考就感觉头越大。
然而他这么一想,对面又出现人了,这次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竟是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和一脸沧桑的护民官,他们并肩坐在地上,用一种十分凝重的目光看着他。
“你们……”丁蒙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小女孩忽然开口:“我记得你,你叫丁蒙,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好像才五岁。”
丁蒙愣住了。
护民官肃然道:“你和丁文赫活了下去,另外的孩子全部死了,你们为什么不救他们?”
丁蒙说不出话来了,这件事一直是他和丁文赫最不忍心提及的,更多的时候他们连想都不愿去想。
当年他们从那个村子逃离的时候,边境区域已是九寒天了,且不说粮食够不够的问题,很多孩子在冰天雪地中走到了一半,除了抵挡不了寒冷冻死的,一部分人染上了严重的疾病,根本就没法医治。
如果所有人留下来照顾这个病号,结果是所有人可能都得死,如果放弃的话,大多数人还有望走到有圣树庇护的区域。
这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丁蒙和丁文赫选择的是生存的希望,他们只能放弃这个染病的孩子,如果时光重来一次呢?他们还会不会放弃?
丁蒙闭上了眼睛,因为他感到一阵阵的天旋地转,他忽然发现了这条通道似乎具有攫取人记忆和意识的特殊能力,把他一路的所见所闻全部调了出来,制造出来的这些真人全都在拷问他的灵魂。
等他稳住心神再一睁眼,对面的小女孩和护民官不见了,这次出现的居然是宫平这个魔头,宫平冷笑着道:“呵呵,我以为你逃出生天了,结果你还不是被困在这里了。”
“你这家伙……”丁蒙咬牙道,“我的意识中居然还有你的存在。”
宫平傲然道:“那是自然,你以为你逃到了钢鬃帝国就没事了吗?你错了,诺星帝国的力量迟早会找上你,隐锋的力量也迟早会追查出你的行踪,你和你女人在劫难逃。”
丁蒙深吸了一口气:“你已经死了,别痴心妄想了。”
宫平哈哈大笑:“你真是可笑,我人是死了,但我的布局已经完成,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你已经对大局构成不了威胁了,你就等着你的太太们一个个惨死在你眼前吧?”
丁蒙冷笑起来:“做梦!”
宫平笑得更开心了:“帝国已经启动全新的通缉令,你的亲人朋友全部别想逃,就算能逃,他们也永远找不到你了,你活着其实已经等于死了,对于他们来说,你已经是个死人,哈哈哈……”
丁蒙的心在往下沉,这个该死的教官说得那是一点没错,这是什么地方?这又是什么环境,他确实是一无所知,放在以往他还可以分辨,还可以扫描,但是这一次他分辨不出来,也捕捉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以及信息,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人对未知的东西是充满敬畏感的。
丁蒙又一阵头晕,他直到现在才发现一件事,这个世界上乃至于这个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不是武力、不是科技、不是源能、也不是智力、更不是权力,而是——思想!
因为思想这个东西,你永远无法消灭它,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彻底消灭它,即便你是杀了那个人,可是他的思想仍然存在,甚至还可以蔓延传播下去,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而当你忧虑、怀疑、惶恐时,你自己的思想就会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它就是未知,它甚至可以让你怀疑自己,怀疑所有人、怀疑一切。
当怀疑达到了极致,你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本能的畏惧和不信任,于是就会做出很多可怕甚至是疯狂的事情,精神分裂精神崩溃就是这么来的。
这条通道就具备了这样的特殊能力,可说是勾心摄魂的能力,偏偏你反驳不了、抗拒不了。
丁蒙再度睁眼,他决定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出现什么人,都一定要坚定不移的往前推进。
他这次甚至运转了源能开始贴地飞行,当然奇奇怪怪各色人等全部化形出现:雪妍阿姨、凌星汶三姐妹、老于和于蔓、杜墨和杜佩星、代亦和姚曼柔、李钰和卡特尔、郑铭和孙诗菱……
当真是记忆中各色人群全部出来了,丁蒙在飞行,但他们也在跟着飞行,而且问出来的各色问题是相当的难以回答,尤其是凌星汶那张丑恶的脸、恶毒的笑容:“绿箭基地已经被我端了,该死的人一个都不留,这些难民早就该死了,就借用你的观点,你不是视我凌家为无物吗?那我也视这些难民为蝼蚁……”
你要说丁蒙听到这些消息心头还能保持平静那才是怪事,飞出去很远丁蒙眼前甚至出现了很多的幻象,不仅仅是人了,还有很多的生物事物,杂乱无章的排列着,到了最后居然连盛天峰和寡妇这两个魔头都出来了,并阐述了一条神族魔族的理论,听得丁蒙简直是心烦意乱。
也不知飞了多久,丁蒙感觉精神特别疲倦,源能倒是十分充沛,他不禁收回了光之翼,降落了下来。
这双脚一落地,丁蒙赫然发现通道已到了尽头,尽头是一处庞大的洞壁,最远处的洞壁似乎裂开过,有一道道长满苔藓的台阶就从裂缝处往上蔓延到未知的黑暗深处,他再度动用念力视野窥探黑暗,最里面看似死壁的地方,竟然是一道圆形的金属门……
这一瞬间丁蒙想起了很多往事,这的确是当初黑金基地试验室的秘门,为什么后来很多似曾相似的场景他都产生了这种熟悉的错觉:我好像来过这个地方。
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不是好像来过,而是真的来过,这种地方的终极意识形态——就是这条奇妙通道的尽头,今天他终于回到了这里,这里是他命中注定该来的地方,他已有了这种强烈的直觉。
只不过他刚想迈动脚步,耳畔仿佛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丁哥,我们回去吧?再走下去,我怕我们应付不了……”
丁蒙顿时沉默了。
但同时冥冥中似乎又有另外一个熟悉声音在鼓励他:“很多年前,这把刀是一位英雄前辈留下来的,已经传过很多代人了……无论是谁获得了这把刀,就一定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勇敢的走下去……”
丁蒙再度深吸了一口气,果断朝前大步迈出。
当战靴刚一踏上第一道台阶,通道上空终于响起了一个陌生又宏大的声音:“欢迎你,外来者!”
这是标准的人类语言,但是这个声音很怪,它既非男音又不是女声,更不是合成音,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语音,似乎是另外的物类种族开口在说联邦语言:“人族丁蒙,你好,恭喜你通过了初步考验,你已经来到了心灵时空隧道的尽头。”
“心灵时空隧道?”丁蒙好像的问道。
那声音似知道他的疑问,主动解释道:“以你们人族文明的水平,我是很难给你解释这条心灵时空隧道的具体定义,你不妨这样理解,你现在位于一台光脑之中,这条隧道是已经设定好了的程序,而你只是一个代码,在接受程序的检测,一旦通过检测,你就成为了光脑的一份子,可以获得一些指令权限……”
如果这是智能程序在说话,那这话的口气未免就太大了,放眼几大国度,丁蒙不敢妄称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但他有自信位列前二十名,但到了这里,别人只把他当做一个代码。
代码是什么玩意,从生物学角度说,你连蝼蚁都不算。
偏偏这个声音无处不在,还感知不出来源,不像是在开玩笑或是发狂。
丁蒙道:“我要是通不过呢?”
声音道:“那你将会被清除!”
这口气就跟当初的小爱如出一辙了,丁蒙高度怀疑对方是智能程序:“你是谁?”
声音果然平淡而冷漠,不参杂任何个人感情在里面:“方便你理解的话,你可以叫我萨拉斯,我掌管着这里,也可以说是这里的管家。”
丁蒙道:“好吧,萨拉斯管家,我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是你把我传送过来的吗?”
萨拉斯解释道:“是的,因为系统检测出你并不是一个纯正的人类,你的体内拥有神光科技能源,修炼了缪星珍珠人的功法武技,脑域进化了青灵树族的念力术法,而刚刚你又试图激活地下的神光传送阵遗址,为了保密起见,我动用了权限把你传入了心灵隧道,避免你泄露这地方的秘密。”
丁蒙忍不住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
萨拉斯道:“用钢鬃族的说法,这里的确是灰原星,但我的解释,这里叫做守护圣殿,而运用你大脑中的概念,这里就是——熵寂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