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yq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絕世武魂 愛下-第五千六百五十一章 何必自取其辱?-fp9ki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
他被陈枫的反应气得直跺脚。
“陈枫,我劝你趁我哥脾气好的时候赶紧过来磕头道歉。”
“给你机会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
“要是惹怒我哥,后果你承担不起!”
秦少宠妻:夫人太呆萌
听到这话,陈枫还真停下了脚步。
段星阑以为是威胁起效了,面色这才好看了起来。
“这才像话嘛,跟了我哥,日后好处还少得了你一份?”
旁边的段星挚依旧面色极冷。
对于弟弟的种种言行,他并不在意。
见陈枫回头,段星挚只冷着脸开口道:
“你想进诸天藏经巨塔第三层,我可以再给你一次进去的资格。”
“跟我合作,前三层随便进。”
这话被那些围观的修士听了,眼睛都红了。
诸天藏经巨塔前三层随便进!
这是何等阔绰的手笔!
这段星挚真就如此厉害?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却见陈枫微微一笑。
他望向段星挚,摇了摇头。
“不必了,我现在要去的,是第四层。”
此话一出,喧闹的诸天藏经巨塔门外一片寂静。
陈枫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段星挚啊!
许以诸天藏经巨塔第三层的资格,当场拒绝不说,还笑着要去第四层。
在场所有围观修士心中一紧,齐齐看向段星挚。
果不其然,段星挚的脸上一片阴沉。
望向陈枫的眼神中已满是阴鸷。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
“人总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陈枫,我希望你记得此刻你的模样。”
“别到时候,跪在我面前磕头道歉!”
对此,陈枫只付之一笑,而后翩然转身,大步来到诸天藏经巨塔面前。
塔身耸立在众人面前,如同一根参天巨柱。
一眼望不到高下之尽头,亦是望不到左右之尽头。
巨大的青色塔身光是矗立在那,便带着强大压迫和震慑。
其上有数道门户,不时有人来来往往。
陈枫凝心静气,金色轮回玉牌之上,光芒悄然散发而出。
顿时,诸天藏经巨塔上便有一道青蒙蒙的光芒将其笼罩在内。
下一刻,陈枫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段星阑气得不行,扭头看向他哥。
“哥,这陈枫再怎么有天赋,要想拿到第四层的机会,那是不可能的。”
在场众人都在苍穹之巅也有不少时间了,自然知道这诸天藏经巨塔的第四层资格有多难。
想到这,段星阑忽然灵光一现。
“陈枫此人极好面子,颇为强势,从不肯屈人之下。”
“恐怕他也就是拿我给他的第三层资格,装作去第四层罢了。”
“反正里面那些修士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段星阑脸上再次露出狰狞的笑。
笑颜中更带着几分狠厉与些许狼狈。
他径直上前,仿佛不亲眼看到不罢休,也跟着进入了诸天藏经巨塔。
如此一来,自然也有不少好事者跟着进去,想要一睹究竟。
血繼界限 錦馬超
倒是段星挚没有动。
而此时的陈枫眼前一晕,再睁眼,便出现在一个浩瀚的空间之中。
这便是诸天藏经巨塔!
前方竖立着九道巨大的血红色光柱。
最左边那道高约百米,直径约有十米左右。
越往右边,光柱越发巨大。
到最右边第九道时,光柱已有万米之巨,通天彻地一般。
血红色光芒也晶莹剔透,宛若红宝石凝结。
光柱上,红色光芒璀璨闪耀,却又透着几分扑朔迷离的神秘之感。
每一道顶端都写着一个上古大篆。
从左至右依次为“一”到“九”!
这九道光柱,便是通往不同层的通道。
距离上次来这里,已经有不短的时日了。
如今再来,第一道光柱那依旧聚集了不少修士。
通往第二层的修士则少了许多。
而通往第三层的修士,更是寥寥无几。
第四道光柱那,此刻空无一人!
陈枫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权路巅峰 凤凌苑
上次来诸天藏经巨塔时,虽然同样从左到右人数依次减少。
可至少第四、五道光柱面前,照样有寥寥几人。
但如今,莫说第五层,第四层都暂时看不到人影了。
“这是怎么回事?”
陈枫脑海中很快想到两种可能。
要么就是,苍穹之巅的强者变少了。
否则,便只有一种可能——
那些强者没来这,必然在忙其他的事情!
“莫非……”
心中的猜测还未想完全,陈枫身后便再次响起了段星阑挑衅的声音。
“陈枫,你不是说要去第四层么?”
“怎么杵在这里了?”
“难道方才在外面说的都是大话不成。”
此话一出,自然吸引了远处围在第一、二、三道光柱前的不少修士。
陈枫背对着段星阑,闻言,眉眼当即一挑,旋即唇角微不可闻地扬起一抹弧度。
他转身看向来人,耸了耸肩。
“只是感觉,来这里的强者少了不少。”
招魂鈴 竹喧
听到这话,段星阑果然得意起来,看向陈枫的眼神更是嘲讽无比。
只见他冷哼一声。
“那是自然,我哥看中的那个地方,各大顶级势力内部也有所秘闻。”
“若能进入其中,得到的好处甚至比诸天藏经巨塔中还要巨大。”
陈枫点头,目光扫去。
“原来如此。”
说着,他转身朝着第一道光柱方向走去。
醫道魔途
要想通往第四层,须得从第一、二、三层入口挨个经过。
留下被套了话的段星阑恍然大悟,站在原地,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
“我就不信了,你娘的还真有资格进第四层不成!”
他紧跟而去。
陈枫见他紧跟其后,耸耸肩。
“段星阑,你可知你有多可笑?”
“既然有这么一个待你极好的哥哥,怎么不学学他,非得进来自取其辱?”
边说,他一边经过了三道巨大的光柱,来到了第四层光柱的范围之中。
段星阑没看到自家哥哥跟来,再听了陈枫这话,本身就心中没底。
但望着陈枫那张面目可憎的脸,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不看到他进去,如何能罢休?
陈枫转过身来看他,见其依旧不依不饶,只好无奈摇了摇头。
“执迷不住,是为大忌。”
“恐怕你哥也看出来,你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神級讀者
否则,越是亲密的同伴、兄弟,又怎会这般甩手放任其自甘堕落。
眼见段星阑的脸色愈发难看,面目通红,脖颈青筋暴起。
陈枫不再搭理他。
脑海中已经响起天道主宰宏大的声音。
“苍穹仙徒陈枫,拥有进入诸天藏经巨塔第四层机会一次,是否现在使用?”
陈枫心中默答。
“是!”
下一刻,笼罩其身的血红色光芒渗入体内。
他的身形当即变淡。
这是即将要进入诸天藏经巨塔第四层的征兆!
此刻,陈枫再次看向段星阑,微笑道:
“非要上赶着自取其辱,何必呢?”
“怎么样,脸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