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九十四章 偶遇讀書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安崇光给张弛准备好了一切,晚上八点抵达北辰东站,张弛直接去停车场驱车,按照指示来到车位,看到了停在那里的黑色小鹰电动车,张弛将行李放在后备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看了看电量,满电,他很少开电动汽车,主要是对续航没底。
不过这辆最新款的电动汽车还是引起他不小的兴趣,没急着上路,原地熟悉了一下仪表盘,这才启动汽车。
开出停车场之后,张弛决定先去酒店,这款小鹰带自动驾驶模式,不过路上车挺多,他还不敢轻易尝试,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正琢磨着这件事,突然车头往前一蹿,强烈的推背感把他按压在驾驶座上,还没等张大仙人回过神来,汽车就如同一头出笼的野兽一般冲入了前方的车河。
张大仙人赶紧踩刹车,我草,不灵。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大不了跳车逃生,以他的能力,这种小场面害不死他。
怎么这么巧就突然失灵了?是不是有人设计陷害?可张弛很快就发现这辆车并非是不断加速,而是掌控了操纵权,在车河中自如地行进,张弛有度,游刃有余,想来是自动模式开动了,可自己并未开启自动驾驶模式啊?
他想把模式切换回手动模式,可一看显示屏有点傻眼了,跟中了病毒似的,花花绿绿全都是马赛克,智能汽车中毒好像还没听说过,这么巧让自己给赶上了。
张弛马上就想到了原因,叹了口气道:“这么玩有意思吗?”
大马赛克变成小马赛克,很快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不必惊慌,我在驾驶。
果真是林朝龙捣鬼,老林自从上次夺舍不成,最近一段时间非常老实,没想到刚刚离开京城又开始作妖。
张弛谅他也搞不出来什么花样,干脆听之任之,小鹰的自动驾驶肯定不如老阴货的系统强悍。
穿越之妖精岁月 暗水微澜
汽车来到丽景酒店的停车场缓缓停下,张弛先去办理了入住,来到房间内,这会儿功夫灯光、电视、窗帘已经全部打开了,林朝龙已经入侵了这里的智能系统。
孽世缘之双生 闲猫
电视机上出现了一行字,却是提醒张弛他的手表和行李箱上都有定位跟踪系统。
张弛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一节,不过他现在是和安崇光联合行动,这些也是必要的举措。
将行李箱放好,摘下手表,拿着林朝龙送给他的手机进入浴室,这一系列的步骤都以文字的形式出现在电视机上,老阴货非常谨慎。
来到浴室内,手机响了,张弛接通电话,听到林朝龙的声音。
“汽车、行李箱、你的身上全都被装上了跟踪器,你实在是太大意了。”
张弛笑道:“没事,这次是联合行动。”
“神密局的?”
张弛道:“跟你好像没什么关系。”
林朝龙道:“你去见过秦子虚,找他干什么?”
张弛将手机放在一旁,去浴缸里泡着,忽然想到林朝龙会不会偷偷给自己录像,不过手机摄像头的位置应该拍不到自己。
手机免提自动打开了,林朝龙的声音回荡在浴室内:“你找他干什么?”
张弛闭上眼睛躺在浴缸内,非常惬意:“你跟我说句实话,把大脑中的内容数字化,是你一个人的主意吗?”
林朝龙没有回答。
张弛道:“我记得过去你和秦子虚之间的联系非常密切。”
林朝龙道:“他背叛了我。”
张弛道:“可能不是背叛,他接近你本来就有目的。”秦子虚是秦老的儿子秦君直,现在回头想想,秦子虚接近林朝龙的目的可能就是要得到由韩大川设计的脑科治疗系统,虽然那套系统的方向是用来治疗,但是原理和生命场应该同宗同源,以秦子虚的能力应该可以追踪溯源。
林朝龙道:“他在研究什么?”
张弛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感觉他研究的方向和你一样,而且他得到了楚沧海的全力支持。”
林朝龙道:“也就是说他有可能掌握生命场和天影两套系统的秘密。”
张弛道:“你对秦子虚究竟了解多少?”
“算不上了解,他给我的资料全都是假的,不过这个人的确很有能力,在脑科领域的能力屈指可数。”林朝龙说完又道:“其实算不上什么,现在我所掌握的知识比他要多得多,没有人可以在这一领域内超越我。”
林朝龙认为自己是虚拟网络中唯一的数字生命,所以他才会这样说。
张弛道:“你有没有想过,既然大脑中的意识可以数字化并存在于网络之中,就可以将这些数字优选重组,因为一个人再强终究有短板,如果将几个或者几十个强者的大脑数字化,去粗取精,将他们的强项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个新的数字生命?”
林朝龙不说话了,沉默良久方才道:“在理论上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难度很大,我不认为现实中存在这样的可能……怎么?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张弛不会平白无故提起这件事的。
张弛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
林朝龙再次沉默。
张弛洗完澡,披上浴袍,拿起手机,林朝龙道:“我在北辰云鼎山有个酒窖,你可以帮我去拿一样东西吗?”
张弛道:“有茅台吗?”
“太多了。”
下午的时候张弛驱车前往云鼎山,安崇光让他等候指示,现在没必要急于行动,在这次的行动中,他被定义为饵,所以只管大摇大摆招摇过市,要得就是引起谢忠军之流的注意。
为了避免给朋友们带去麻烦,张弛虽然人在北辰,但是并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林朝龙所说的酒窖位于云鼎山半山腰的山洞内,老林是北辰首富,虽然去世的时候,林黛雨将他的物业打包转卖,可难免还有疏漏,这酒窖就是其中之一。
酒窖前方有一个平台,可以并排停放四辆车,其中一个车位已经被占了,是一辆黑色大G,张弛把小鹏停在大G旁边,本不算小的电动汽车感觉变得娇小了许多。
张弛走向酒窖,有不少富商、企业老总都选择这里作为储酒的地方。张弛出示了二维码,保安验过之后给他一把钥匙,张弛走入山洞。
山洞最大的好处就是冬暖夏凉,沿着路线图一直往里走,林朝龙的储酒处位于山洞的最深处,房门上了锁,打开门锁,开启电源,沿着甬道前行十米还有一道房门,这道门需要用密码和声音双重验证。
张弛按下密码,拿起手机对准验证口,林朝龙通过手机发出声波,解开了门锁。
推开厚重的木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面积约有五百平方的酒窖,整整齐齐地排列着酒坛,沿着岩壁摆放着一层层的木架,木架上码放着橡木桶。
张弛感叹道:“这么多酒,喝的完吗?”
按照林朝龙的指引张弛找到了其中的一个酒坛子,将酒坛移动开来,地下的岩板是松动的,没花费太大的力量就掀开了,岩板下方还有一个小坛子。
张弛将坛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他将自己的所见告诉林朝龙。
林朝龙让他过来就是要找这里面的东西,听说坛子里面是空的,林朝龙不由自主说了一句:“坏了。”
张弛道:“什么坏了?”
林朝龙没有解释,叹了口气道:“走吧,没其他的事情了。”
张弛看了看那空空的坛子,低声道:“是不是有人把东西给拿走了?”
林朝龙道:“也许……也许我记错了。”
张弛左右看了看,既然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弄了一坛茅台回去。
把门关好,让保安帮忙将自己的那坛酒放入车内。
张弛扔给保安一盒中华,顺便问道:“最近有什么人去过我的酒窖没有?”
保安摇了摇头,可毕竟拿人家的手软:“我才来了一年,您可以去办公室查记录。”
张弛问了办公室的所在,就在左边沿着台阶走下去的三间房子里,张弛走了过去,说明来意。
对方首先验证了一下他的身份,然后帮他调取了酒窖的出入记录,很快就查到了:“半个月之前,林小姐来过。”
张弛其实刚才就猜到是林黛雨了,毕竟林家也没什么人。看来林朝龙想要的东西,被他闺女捷足先登,肥水不流外人田,想想也无所谓。
张弛回到车内,启动汽车,敲了敲屏幕道:“查到了,想不想知道是谁?”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我知道。
老阴货没说话,不过感觉他情绪有点低落。
张弛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两个人朝旁边的那辆车走了过去,张弛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宏建集团的老板陈建宏,在购买林朝龙留下的别墅的时候,张弛和陈建宏打过交道,看来有钱人的爱好都差不多。
张弛记得陈建宏目前正在清屏山石屋旧址开发温泉,对这个人也就多留意了一些,落下车窗招呼道:“陈总,这么巧啊!”
陈建宏愣了一下,首先看了看那辆小鹰电动车,这些当老板的还是喜欢以貌取人,凭车辆判断开车人的身份:“您是……”
张弛摘下墨镜道:“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张弛,过去从你手里买走紫霞湖别墅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