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調虎離山看書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李易双眸闪烁,再次说道,“不过,吾也没有见到铁勒风雷的身影!”
“大将军,估计就是铁勒风雷放的暗箭!”许诸猜测的说道,“之前铁勒风雷拿捏着弓箭,前来追杀我等,末将认为他是躲在铁勒四部武士之后,隐蔽其身影。”
无赖校草别太拽
闻言,李易蹙眉道,“就算如此,现在的铁勒风雷不见身影,想要找他极难,尔等还是继续跟随重甲骑兵突进。”
此刻与西凉铁骑汇合,才是重中之重。
“大将军,这铁勒风雷不现其身形,我等就是暴露在他箭下的标靶,很难猜测他下一箭要射杀谁。”
“如此防不胜防,对我等来说,是极其危险。”张飞策马上前,双眸内蕴含着杀意。
一边抵挡铁勒四部武士,一边随时提防不知那儿来的箭矢,这是很费心神的一件事情。
“吾知晓。”李易微白的小脸浮现一冷笑,“那就设计,引诱铁勒风雷露出身形,寻找机会以其人之道将他射杀。”
李易怎能不明白铁勒风雷给他们带来的威胁,他之前不入重甲骑兵之内,就是计划以自己为饵,诱使铁勒风雷上钩。
借机斩杀他。
却没想到让铁勒风雷先找到机会,杀点射杀自己。
这让李易有些郁闷。
并无后怕。
“大将军,若是论弓箭,末将倒是可以尝试射杀铁勒风雷。”张飞主动站出请命。
在他与许诸,典韦三人中,就他的骑射还算一流。
许诸,典韦两人,则是差了不少。
“好。”李易也清楚三人的骑射能力,当即立断的安排道,“张飞,吾命尔立刻潜伏到重甲骑兵之中,隐藏身形,等待射杀铁勒风雷的时机!”
“许诸与典韦两人,吾命尔等护卫吾之左右,要时不时的露出破绽,引诱铁勒风雷上钩!”
“末将得令!”
三将闻言,当即策马踏开,不再团团围住李易,开始执行引诱之计!
“阿史那若雅,你自己也小心一点,虽然铁勒风雷的目标未必是你,不过也得谨防他狗急跳墙!”继续向前踏行厮杀,李易瞟一眼神色低迷的阿史那若雅提醒道。
不知为何,阿史那若雅情绪突然不对劲,对着李易冷淡道,“本汗不用你关心!”
“……”李易被顶得语塞,干脆不说话了。
阿史那若雅的情绪,就像是天气一般,阴晴不定。
而不知。
此时的铁勒风雷,久久寻不到再次放箭的时机,整个人变得有些暴躁起来。
许久的拉弓,让他双臂酸软,使得铁勒风雷放下手中的弓箭。
深呼吸几口空气,调整着自己烦躁的情绪。
下一刻。
他眼眸一亮,见到许诸三将不再围住李易,他立刻抬起弓箭。
可是转瞬间,李易又被许诸典韦二将护持,不由的让铁勒风雷怒骂道,“该死的唐将!”
骂完,再次沉下心,看着李易被许诸典韦二将护着,铁勒风雷目视几次,调整几次箭矢的高低。
终不能让他感觉时机到来。
许诸典韦二将,虽然会短暂露出李易的身形,但铁勒风雷却不敢轻易放箭。
“可汗,希望你能引出李易!”实在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铁勒风雷恶向胆边生。
将手中的弓箭,对准没有将士护持的阿史那若雅。
不过,铁勒风雷并不是想要杀她。
因为阿史那若雅对他铁勒九部来说,有着大作用。
“咻!”
想到此处,铁勒风雷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放开拉弓弦的手。
一箭射出!
“噗嗤!”
箭矢穿破空气,瞬间射中阿史那若雅。
只不过飞来的箭矢,并未扎中阿史那若雅身躯各处。
而是擦着她的手臂掠过,带起一抹血色。
“魂淡!!”阿史那若雅面色惊骇,连忙用左手捂住右手,朝着李易喊道,“李易,你就是个小魂淡!!”
不是说铁勒风雷的目标不是她吗?!
果然之前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我特…”李易一愣,当场想爆粗口。
本来他见阿史那若雅被暗箭射中,正准备过去查看情况,却莫名的遭到阿史那若雅的怒骂。
任谁都会肝火上升。
咋的!
我这是上辈子欠你的,让你这辈子不但做我的敌人,而且咋看我都不顺眼?
“许诸,注意护持一下阿史那若雅,这可能是铁勒风雷的调虎离山之计。”李易策马靠近阿史那若雅,侧头对着许诸呼道。
他虽然气愤,但也知道阿史那若雅如今不能死啊。
有点担心铁勒风雷那个疯子,真不顾阿史那若雅对他铁勒九部的重要性,射杀阿史那若雅。
如此,他策划的布局,也就失去了关键的一环。
也是李易不愿见到的,那样他会多出许多麻烦。
“将你的手伸过来。”靠近阿史那若雅后,李易右手撕扯一块布巾,想要给阿史那若雅包扎。
并且忍着左胳膊的疼痛,还从腰间之处,拿出一小铁壶。
“掉快肉而已,不用包扎!”阿史那若雅看着小手臂不断冒出猩红的血液,拒绝李易的好意。
“快点!”李易喝斥,小脸瞬间冷冽,“你死不死不重要,但你确定真的了无牵挂?”
“本汗……”阿史那若雅执拗的自称,语气却陷入哽咽,双眸露出一丝哀伤。
转瞬即逝。
似乎想到了谁,咬着嘴唇向李易伸出手臂。
“撕拉!”
李易咬着小铁壶的绳子,拖着手伤的左手,抬起右手撕裂阿史那若雅的手臂衣布,露出里面光洁的肌肤。
只不过大部分地方,都被血液染红。
仔细观察一番,李易言道,“还好没伤到骨头,铁勒风雷想要你命,你岂能活着。”
我的异能是逆穿越 淡音竹
“那是他射偏了!”阿史那若雅犟嘴。
貓膩 慶 餘年
“你还真是个铁憨憨。”李易小脸抽动,用受伤的左手抓住阿史那若雅的手臂,右手拿住小铁壶,用牙扯掉上面的塞子。
蜜汁娇妻,有点甜
一股冲鼻且浓郁的酒味飘出。
随即李易提醒道,“会很疼的,你忍着点,我给你消消毒。”
说着,李易就准备将酒精从铁壶中倒出,给阿史那若雅冲洗伤口。
“区区疼……”
“啊……李易…你魂淡,你是要疼死我吗!!”
阿史那若雅先是不屑,但当铁壶中的酒精,倒在她的手臂伤口上时,阿史那若雅妖异的脸瞬间扭曲。
爆发出惊天的惨叫。
这种疼痛她从未体会过,简直深入骨髓,难以用言语形容。
疼得阿史那若雅想要抽刀,砍杀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