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男人三十不回頭 ptt-第214章 同歸於盡閲讀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男人三十不回头
“快,拦住他们……”
眼见着两人即将拉扯在一块,陈风反应不及,对着耗子等人大喊了一声,自己的女儿还等着陈凌涛救命,这节骨眼可不能让他出事。
可惜,众人还是晚了半步,陈凌涛和邓瑶很快就纠缠在一起。
“你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你个混蛋,是你毁了我一身,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最终就这样不要命地撕扯到一起,邓瑶更是拿出了当日医院里发疯的劲头,不甘示弱,手里还拎着刀子,就这样哗哗哗的一刀接一刀。
“快啊,愣着干嘛。”
陈风大喊着:“再不分开该出大事了。”
眼见着两人如此的狠戾,在场众人都傻眼了,一个两个都愣在原地不懂反应。
上 上 小說
听到陈风的喊话,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往前准备去拉架,可千钧一发之际,邓瑶的刀居然被陈凌涛抢了过去,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咧着嘴一把就插进了邓瑶的左肩。
“啊!”
沈慕雪被眼前一幕吓得大声尖叫,直捂住眼睛紧紧地趴在了妞妞身上。
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冷却了下来,眼前的血腥再次让众人止住了动作。
陈凌涛依旧咬着牙紧紧地握住刀柄,可他失策了,当他尝试着拔刀的时候,发现怎么也拔不出来,而邓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尖叫一声,死死地拉住了陈凌涛的手拼命地往栏杆边上推去。
“贱人,你疯了吗?”
“啊…你说过爱我一辈子的,现在就把命还给我……”
“快,拦住他们……”
……
现场一阵混乱,嘈杂声四起,但众人终究还是晚了半拍,就在耗子和众警员准备去拉人的时候,现场只听见哐啷一声,陈凌涛的后腰狠狠地撞击在栏杆上,可邓瑶依旧没有卸力,紧接着两人一个翻滚,直朝着栏杆边上就翻了过去。
哥哥 万 万 岁
“救人……”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跟着就几个人扑了过去,其中也包括陈风。
可几名警员还是差点半截,倒是陈风跑得快,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东西,总之就感觉有股力道带着自己往外扑去。
“风……”
“哥……”
沈慕雪和耗子大喊了一声,陈风心砰砰直跳,因为那股惯性带着自己不断地往栏杆边上靠去,尽管自己拼命往后挪,可始终毫无作用。
情势骤然紧张,就在陈风靠近栏杆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拉了一把,终于在自己身子横出栏杆半边的位置被人抱住了。
巫界祖魔 慕金田
“快,往回拉……”
身后传来一声吼叫,陈风定着心神往下一看,眼前是十楼居高临下的场景,自己半个身子就吊在栏杆边上,手里抓着的是邓瑶的半边衣袖,而再往下是陈凌涛,正紧紧地抱住了邓瑶的大腿,只是此时的他脸色煞白,浑身发抖,拼了命地想往上跑。
陈风一阵后怕,要不是后面及时有人拉住自己,估计这会都飞了出去。
“邓瑶,快,抓住我的手……”
陈风冲着邓瑶大声喊着。
“哥,大哥,千万别松手,救我,快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邓瑶,快抓住我的手啊,我拉你们上来……”
陈风不理会陈凌涛的喊叫,只顾冲着邓瑶大声喊着。
可邓瑶双眼无神,耷拉着脑袋,衣袖任凭陈风抓着,手自然垂落,半点求生欲望都没有,左肩的刀依旧插着,丝丝冒着血滴。
“邓瑶,别傻了,为了那种混蛋丧命,不值得。”
陈风喊着:“快抓住我的手,千万别放弃。”
“快把我拉上去……”
邓瑶微微抬起低垂的眼皮,看了陈风一眼,嘴角微微一翘,原本垂落的手攀上了陈风的手臂。
“对,抓住我,我立刻把你拉上来。”
“大哥,千万别放手啊,快救我啊……”
“涛儿,涛儿……”
麦银霞晃过劲来,一边挣脱着警员的束缚,一边对着栏杆边上大声喊着。
“邓瑶,你干什么?快住手……”
陈风原以为邓瑶是想抓住自己的手,可他错了,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邓瑶压根就没想过活命,她用尽仅有的力气,正拼命掰着陈风的手腕。
“快,快拉我上去……”
陈风知道对方已无生存想法,急忙回身对着后面的人大声呼喊。
众人也意识到形势紧迫,又上来两人一把抱住了陈风的后腰就拼命往后拉,陈风悬挂着的右手早已经失去知觉,横跨在栏杆上的肚脐位置压得生疼,可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拉住邓瑶,一定要救出对方。
“一、二、三……拉……”
“不,不要啊……”
在接连几次的用力之后,伴随着陈风一声尖叫,突然间大家感觉前方像没力一般,紧接着哐一声,陈风被后面的力量直接回了天台,而负责拉人的队伍全都摔倒在地,摔个四脚朝天。
众人不明所以,只看到陈风完全不顾个人安危,晃过神来立马飞奔到栏杆边上,可眼前的一幕直接给他胸口一阵重击。
“他妈的!”
网游之超级法师
陈风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栏杆上。
其他众人也意识到事情的变化,连忙跑过来朝着栏杆外头望去,心中一阵叹息。
“快,通知急救室……”
“打电话,赶紧打电话汇报上级……”
“涛儿,我的涛儿啊……”
……
现场再次乱成一锅粥,大家各有各忙,脚步声、警笛声、呼叫声、哭声、议论声等等汇成一片,打破了医院黑夜的宁静。
“风……”
沈慕雪直接跑了过来,直扑到了陈风怀里,完全不顾形象,放声哭着,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般噼里啪啦往下掉,可她依旧不管不顾,紧紧地抱着陈风,越抱越用力,彷佛生怕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一般。
“没事,没事了……”
陈风反手抱住对方,不住抚着对方的秀发安慰着沈慕雪,脸上却带着无奈的沮丧。
“哥,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
“我难过个屁啊,那是我女儿的希望,现在希望没了,操他大爷的,真该死……”
耗子以为陈风难过,急忙上前安慰,哪知道一脚踹铁板上。
陈风看着老婆肿的像两个核桃的眼睛,心中既苦闷又难受,可原本将希望寄托于陈凌涛身上,此时此刻,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医治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