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討論-第五百五十六章 引煞入體讀書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呵,佛敌八难?”
陆川面露古怪之色,失笑摇头,“本座不知什么佛敌,也不是什么八难之一,但大师如此片面,却是着相了啊!”
“嗯?”
大和尚眉头微凝,一双金佛法目中,惊疑不定之色一闪而逝,“施主好佛性,若非佛敌,还请下山静待些时日,这是我佛门内务,外人不便插手。”
“天下人,天下事,这烂陀寺是玄霆古域佛门正宗所在,即便修的是佛,那也首先是人!”
陆川微微摇头,踏步上前,“所以啊,外来的和尚,未必就好念经啊!”
“出家人不打诳语!”
大和尚面色沉凝,肃然道,“施主一身修行不易,还请不要自误!”
“你看,我跟你讲道理,你要拳头,我跟你动手了,你又要讲道理,说不过,反而言语威胁。”
陆川双手一摊,笑吟吟道,“哈,称你一声大师,是礼敬佛祖,你偏偏还要端着架子,当真是好生不知进退。”
轰!
话音未落,一拳打出,当真是如怒龙出海,惊涛骇浪,风卷狂雷,几有天塌地陷之威。
“大威天龙!”
大和尚金刚怒目,低喝一声,四人佛意相融,煌煌佛影,普度众生,屹立于波涛之中,纹丝不动,大有撑天拄地,镇压一方世界之势。
“呵!”
陆川咧嘴轻笑,捣出的右拳一翻一抓,五指凌空,山峦起伏,万钧崖顶,一界倒悬,好似一口大锅倒扣而下,生生将四人镇压于底。
五指山,陆川自创的拳法绝学!
“根本印?”
大和尚瞳孔一缩,面露骇然之色,心神悸动之下,心意相通瞬间告破,那无边佛影也随之紊乱,险些崩溃。
即便在最后关头,险险收束心神,以无上佛功镇压,依旧暗淡了几分,被那无形山峦,压入了惊涛骇浪之中,再也难以翻身。
“走你!”
陆川随手一抖,袖袍猎猎,若九天罡风,四人已是随风而起,飘摇不定,轰然撞开了数丈高下的山门。
入眼间,数以百计的僧众,正盘膝而坐,或两两相对,或扑倒在地,或头晕目眩,生死两难,不一而足。
但不难分辨,烂陀寺的僧众,基本都处于下风,多半都被镇压,乃至擒拿。
“广隆师叔!”
四个大和尚成了滚地葫芦,引得内里僧众一片惊呼,尤其是那些身着玄黄袈裟的劲装武僧,一个个更是目瞪口呆。
没办法,任谁见了,一尊神藏罗汉,此时狼狈的样子,即便亲眼所见,怕是依旧会生出不敢置信之意。
“退下!”
那大和尚也不在意自己的狼狈形象,严厉的低喝一声,阻止一众弟子上前,虽然气息萎靡到了极点,气势却依旧,“阿弥陀佛,施主当真是好手段,此前是贫僧多有得罪了。”
“哈!”
陆川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淡淡道,“你勉强还算有一点道行!”
不得不说,若大和尚广隆顺势下令,让院中这数以百计的僧众结阵围攻,陆川说不得就要下杀手了。
若非不愿随便与佛门结怨,真当他好脾气不成?
“施主修行非凡,贫僧万万不及,但此间之事,实乃我佛门内务,还请施主莫要插手!”
广隆和尚暗暗苦笑,心知自己此前连番阻拦,已经恶了对方,但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毕竟,他也是再三劝阻无果,才不得不动手。
“我说了,天下人,天下事,这烂陀寺,虽是佛门之地,但万千僧众,首先是人!”
陆川淡然上前,浑不在意数以百计的佛门僧众,大摇大摆的向内走去。
“师叔……”
“阿弥陀佛!”
广隆微微摇头,口宣佛号,阻止了僧众,然后紧赶几步,跟上陆川。
虽然体内真元被封,但肉身修为还在,佛门弟子,一向多是内外兼修,即便无法做到持平,但这位肉身修持,至少也有尊者位业,相当于归真境武者。
但通过交锋,广隆很清楚,自己与眼前这位,相差了太多太多,哪怕修为相差无几的样子。
事实上,若非交手之时,气机天然外泄,他都要误以为,对方是哪一位显圣境大修士,化身游历人间。
“大师是在大佛寺出家?”
陆川淡淡道。
隐婚老婆,太迷人
“施主好眼力,贫僧正是大佛寺戒律堂下弟子!”
“呵,堂堂罗汉,只是弟子?”
“众生平等,无有高下!”
“呵呵!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陆川摇摇头,玩味道,“如果我没记错,大佛寺是人族佛门祖庭,位于阎华古域,离这儿都不止十万八千里,即便你们要斩妖除魔,也没必要跑这么老远吧?”
“这是我佛门内务!”
广隆低眉垂眼,一副小意的样子,心中却是暗暗吃惊不已,甚至有种惊悸之意。
只因为,佛敌八难,乃是佛门至高隐秘,除了少数核心弟子外,鲜少有人知道,但他偏偏竟是脱口而出,这实在太不寻常。
即便默念佛经,以无上佛功,寻根溯源,也没有在心神中找到丝毫破绽。
若非修持佛法多年,佛心无漏,广隆都要误以为,自己被外魔入侵,还犹自不知了。
事实上,虽不是外魔入侵,却是受到了陆川道影逆轮的影响。
除了陆川这几年闭关,修为更进一步外,也是因为,广隆此前与人辩禅,心神有那么一点不稳,才被陆川轻易钻了空子。
但无论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
人赶不走,打不过,只能寄希望于,在上面的几位师兄和师叔伯了。
正如此想着,两人已是跨过前院,来到了烂陀寺正中的大雄宝殿前,即便隔着老远,已是有洪钟大吕般的禅唱梵音入耳。
“阿弥陀佛!”
广隆眉眼微垂,口宣佛号,神色间,多了几分宝相庄俨。
“不愧是佛门祖庭出来的高僧!”
陆川眉峰微扬,目中神光一闪而逝,敏锐察觉到,自己打入对方体内的五指山拳意,竟是有了几分松动。
这还是因为他本尊在此,若是离开的话,怕是这位,轻易就能摆脱镇压,片刻恢复修为。
当然,更多是因为,陆川没有杀意,否则的话,就不是仅仅封禁修为这么简单了。
“咦,你们不是来铲除佛敌的吗?”
略略听了片刻,陆川微讶道,“怎么没有菩萨降临,斩妖除魔?”
“阿弥陀佛,施主误会了!”
广隆没有因为陆川孤陋寡闻而轻视,反而一脸郑重道,“虽然是佛敌,却也是我佛弟子,只是走了歧路。
正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即便是佛敌,亦是佛友,自是无需斩妖除魔。”
“这可不像是大师能说出来的道理!”
陆川玩味道。
“咳!”
广隆宝相庄俨的大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逝,好在金身皮厚,一副憨厚老实样子道,“贫僧愚鲁,此乃是家师所言!”
“善哉!”
陆川点点头,恍然中透着孺子可教的意味道,“令师实乃得道高僧,若有缘分,定要当面请晤!”
“施主乃是有佛缘之人,我大佛寺自是欢迎之至!’
广隆诚恳道。
虽然败于陆川之手,但广隆同样知道,无论是否是忌惮大佛寺的势力,陆川依旧是手下留情了。
而且,陆川出手之际,虽然声势浩大,威势无边,却堂皇正气,大势磅礴,无有丝毫邪意,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
这样的存在,大佛寺一向广结善缘,自然不会为了些许误会,而随意结怨。
现在,广隆受佛吟禅唱的影响,已然明白,此前自己无端吐露佛敌隐秘,多半是受了身边之人大神通的影响。
之所以会直接动手,那是自身修成的佛心,自我反击的本能。
“呵!”
陆川打了个哈哈,心中古怪之感更甚三分。
亏得这位修为不到家,看不出他的真身,否则的话,此刻怕是拼了老命,也要降妖除魔了。
想想也是,佛门高僧,又岂会请一尊不化骨到家里做客?
真要请的话,也是另一种请法了!
说话间,两人已是进入大雄宝殿之中,那有若洪钟大吕,发人深省的佛吟禅唱,更是如雷滚滚,传入心神。
即便是陆川,此时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小心,以免被这佛意引动心神,泄露了自身气机。
否则,不化骨真身显露,此间这数十尊神藏罗汉金刚,怕是就要斩妖除魔了!
“嗯?”
师姐,好诱人 高荷花
但真到了殿门前,陆川看到殿内情形时,面色也是不由一变。
却见大殿两边,左手间,十一名僧众,虽是盘膝端坐,可虚无中的佛影,却是做怒目金刚,挥舞降魔杵,罗汉铲,镇魔锏,煞气肆意。
右手边,虽同样是金刚怒目,却自有菩萨低眉的慈悲之意,更显宝相庄俨,普度众生之象,多是镇压,却无丝毫杀意。
“这是煞种入体之象啊!”
陆川终于明白,大佛寺的高僧,为何不远万里来此,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所谓煞种,亦曰妖煞,乃是妖气入体之后,与生人气机纠缠所化,一旦形成,便如跗骨之蛆,除非是显圣境大修士,乃至洞虚祖境大能出手,才能消磨。
否则,即便是神藏人仙,也只有煞种缠身,最终疯魔发狂,化作不人不妖的怪物,这一下场。
也正是因此,妖族才自认天命所钟,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天老大,地老二,妖族第三的德行!
“不对!”
陆川目中精光一闪,微微握拳,“如此浓郁的煞气,早该疯魔发狂才对,这是……引煞入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