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八十章 九龍子和東海之濱的局勢鑒賞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此事,倒也不难。”云中君稍稍的思索了一番,便立刻是有了回应。
“既然龙族大军已经尽数回返东海,那么令九龙子各自引军分别驻防与东海南北两处要塞便是。”云中君伸出手指——九龙子麾下大军的入驻,能够最大限度的弥补南北两处战场和东海之滨防线上的疏漏。
同时,九龙子在战阵上的经验,又极其的丰富,若是初次面对巫族的时候,他们或许会因为对巫族的不了解而吃个大亏,但如今,有诸位太乙道君们顶在第一重防线上,由九龙子作为后备的第二道防线,如此一来,既能够通过第一道防线上的厮杀,令九龙子对巫族的战斗力有一个清楚的了解,令他们更快的做到知己知彼。
总裁,别耍王爷脾气 雪妖儿
同时,在战阵征伐上有着充足无比的经验的九龙子,又能够准确的判断出第一道防线的状况,在第一道防线有所不支的时候,能够及时的援军协助那些太乙道君们稳定防线,从而为援军的到达而争取足够的时间。
囚 愛 成 癮 總裁 太 危險
……
“也只能如此了。”汤谷当中,妖皇太一看着云中君所回复的传讯,思索良久之后,才是叹了口气,请人唤来了敖。
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已经没有比云中君的这个提议更好的决策了。
“拜见陛下。”此时,敖已经是渡过了道心之衰,成为了一位四劫的不朽金仙,但距离渡过那天人之衰,还有这遥远无比的距离。
在东皇太一的面前,敖的态度表现的非常的恭谨,丝毫看不出有半点东海之军,祖龙遗子的傲气。
“东海之滨云神君传讯,建议调动九龙子麾下的大军入主南北两处要塞作为东海的第二道防线,同时也能够与第一道防线相互呼应,你觉得如何?”东皇太一问道。
“愿听陛下旨意。”敖低着头,他的目光还不够纵览全局,是以他自然也不清楚东皇太一调九龙子的入主南北两处要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但不清楚,不代表他会质疑东皇太一的决定——更不要提,这个决定是来自于云中君的建议。
在龙宫的时候,敖和玄不止一次的提及过天地之间的局势,最后玄给敖的建议,便是当他有什么问题难以斟酌,拿捏不定的时候,就看看云中君是做的什么决策,然后紧跟云中君的步调也就够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回返龙宫之后,就可以着手龙族大军的调动了。”东皇太一朝着敖点了点头,然后一张缩小了无数倍的东海的地图在他的面前浮现出来,地图上,三条不同颜色的线,代表着东海边界的防御。
原本的时候,这三条线是相互勾连的,不过此时,随着南北两处防线的前推,那勾连为一体的防线,已经是一分为三。
暴力小女友
“龙族大军入主南北练出要塞之后,既要保证这防线上的空隙不能出什么疏漏,同时也要关注着南北方向第一道防线的战局,做好及时支援的准备。”东皇太一伸手在那地图上一勾,有两条代表着龙族大军的线条出现在那地图上,将东海之滨的防线和南北两处的防线重新的粘连为一体。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一下。”
“九龙子的麾下,亦是有一支定止军,而云神君的麾下,同样也有定止军驻守于东海之滨,若是九龙子见到了云神君麾下的定止军,可万万不要起了好胜之心以出现什么冲突。”东皇太一又嘱咐道——上一个纪元的时候,东皇太一和师北海他们被九龙子追得上天入地,对九龙子的脾性,也算是异常的了解,尤其是那位睚眦!
他很是担心,若是没有自己的这一声嘱咐,同样练出了定止军的九龙子,会不会见了云中君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便是见猎心喜,然后和云中君争斗一番,以论一个高下。
至于说为什么对九龙子的调动和嘱咐都是通过敖来进行,而不是直接的通知九龙子,这也不是东皇太一想要展现一下自己作为东皇的威风,而是因为九龙子实在是不愿意出现在东皇太一的面前。
带着龙族的底蕴重归东海之后,九龙子只是遣人将自己性命交修的印记送到了汤谷——以妖皇太一的修为,只需要是一个念头,便能够通过那印记取走九龙子的性命。
而九龙子正是以这种方式来表现对东皇太一的臣服,当然最后,东皇太一也并不曾收下九龙子的印记,而是当着玄的面,将那印记直接化作了灰烬。
……
“总算是有机会和这位后天第一神君打一打交道了!”敖带着东皇太一的调令出现在九龙子面前的时候,九位龙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无比的神色来。
他们还不曾脱出水眼的时候,就已经是通过那琳琅御书阁的玄妙,在那敖的交流之间,听说了无数的有关于云中君的事。
对于云中君,他们早就是生出了无穷的好奇来——尤其是云中君麾下,那一支规模达到了千亿的定止军!
“龙君陛下放心便是,我们是绝对不会和云神君发生冲突的。”等到敖将东皇太一最后的嘱咐和自己的担心也都说了一遍之后,九龙子之首的赑屃才是笑着出声,然后用警告的神色看了一眼旁边的睚眦。
他们也是战争上的统帅,而且也同样是执掌了一支定止军的顶尖统帅,他们自然也就能够明白,敖的讲述当中所呈现出来的那位后天第一神君,到底有着怎样的威势——无论是千亿规模的定止军,还是那横跨数个海域,近乎是没有任何辩解的站场调度,都是他们穷极一生,也都无法企及的成就。
“可惜了云中道人!”
“若是云中道人还在的话,他的锋芒,或许是不下于这位云神君。”九位龙子还在讨论要如何分配南北两个方向的防线的时候,椒图的声音突然便是想了起来——在他们的记忆当中,那个脸上永远都逮着从容之色的云中道人,在战阵之上也同样是有着举世无双的才能,丝毫不下于此时的云中君,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位云中道人,除了在战阵上的才能之外,对于内政的调和打理,也同样是这天地之间最为顶尖的存在。
‘云中道人’,这四个字,便如同是一个禁忌一般——椒图话音才落,九龙子,以及敖的脑海当中,仿佛便都是浮现出了琳琅御书阁中,云中道人在位龙族谋划退路的时候,那一道将其头颅斩落,同时也将龙族的未来给彻底斩落的森然剑光。
“最好,不要叫我找到那人到底是谁!”良久之后,睚眦的声音才是响了起来,打破了龙宫当中的沉默,“若不然的话,我定是与他不死不休!”
就算是陨落了无数万年,但云中道人的身影,也就是时常在诸位龙子们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龙族的近况越是糟糕的时候,他们就越是忍不住的回忆起云中道人的身影,思索着,若是云中道人不曾中途夭折的话,那他们龙族,可还会是如今的境遇?
这种种桩桩思索起来之后,众位龙子们,便不由得将目光落到了玄的身上——若不是玄因为要肃清龙族内部的缘故,一直拖着那化龙池不曾开放,不曾为云中君洗毛伐髓,使其修为止步于长生之境的话,云中道人或许也不会无声无息的陨落于那琳琅御书阁当中。
“只能说天数难全,若是一个人的智略谋划到了极致,就算是这浩浩苍天,也难免会为之新生嫉恨……”
……
“谁在背后念叨我?”东海大营当中,云中君只觉得自己的背后,似乎是有一阵凉风吹过一般。
在他的面前,那蜿蜒的洪荒大地上,巫族驻守于此的大军,已经是朝着这东海的方向露出了进逼的态势,似乎是已经打定了主意,随时都要杀进东海当中一般。
而对于,云中君却依旧是一副从容无比的神色,连再度巡视一番东海之滨的想法都没有。
“太真陛下何必忧虑,巫族此时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南海,北海,皆是风平浪静,没有南北两处战场的策应,巫族驻守于东海之滨的大军,又如何敢主动朝我发起进攻?”
在巫族所展露出来的进逼姿态下,驻守于东海之滨的大军,其应对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云中君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便是和云中君一般,安坐不动,稳如周山,平日里,该修行的时候修行,该操演的时候操演,巫族所展现出来的獠牙,对他们原本的节奏不曾造成任何的影响。
但那些原来而来的援军们,就完全不一样了——在巫族这进逼的姿态之下,这些援军们上上下下,无论是那些不朽金仙级别的统帅,亦或是那些寻常的士卒,无不是战战兢兢,坐立不安。
源自于这些统帅的信报,更是一天一封,完全没有停歇的朝着云中君的中军大帐飞过来,就好像是这些统帅们都是巫族派过来的卧底,想要用这些信件,用这些传书将云中君给淹死在中军大帐当中一般。
“既如此,云神君你又何不多安抚一番这些挺慌失措的统帅们,难道你当真不怕他们进退失据被巫族看出了破绽,然后巫族顺势而为,将这假象变成真正的进攻?”太真道人问道。
“巫族固然是蛮横凶狠,但蛮横和无脑,却是两回事。”听着太真道人的担心,云中君却是摇了摇头,言语之间是无与伦比的自信——“所谓谋势者,谋于己,亦谋于人,所谓征伐,更是首重知己然后知彼。”
重启无限位面
“若是没有巫族在侧的话,我还真的会担心那些寻常巫人会不会窥得破绽便不管不顾的杀进东海,可如今,既然有祖巫在后约束,这些巫人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的发动进攻?”
“他们不顾及大局,但那些祖巫,却不可能不顾及大局!”云中君悠然无比的想着,“如此一来,正好我也趁着巫族这咄咄逼人的姿态,磨炼一下那些一直都活在巫族阴影之下的士卒,好叫他们知晓,就算是巫族,亦是有所敬畏的种族,他们完全没必要对巫族畏之如虎。”
东海诸族,乃至于四海诸族,绝大多数都是在巫族崛起之后,从洪荒大地逃亡而来的种族。
对巫族的恐惧,铭刻于这无数种族的血脉和传承当中——这些种族当中的后辈,从一出生开始,他们族中的前辈,就在告诉着他们,巫族有多么的可怕,有多么的不可战胜,以此来向自己的后辈们解释,为什么他们会放弃他们的祖地,来到这四海汪洋。
可想而知,四海当中在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成长起来的各族修行者,对于巫族的恐惧,是如何的根深蒂固,是如何的不可遏制。
想要于巫族一战的话,如何消除这种从那些修行者们一诞生开始,就如影随形的环绕于他们的恐惧,便是此时的云中君,是此时的东皇太一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无疑便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可若是没有经历过胜利,又如何消除这种恐惧?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
而云中君此时所做的,便是令自己麾下的这些援军们亲身的体会一下来自于巫族的压力——等到他们对这样压力习以为常的时候,那他们在面对巫族的时候所察觉到的恐惧,自然也就会大大的削减,如此一来,他们在面对巫族的时候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自然也就会更加的正常。
当然了,云中君之所以如此自信,真正的底气倒不是来源于对十二祖巫的认知,而是源自于他的望气术——虽然还不曾动用龙族的点将台,但他的气运却是和这定止军连为一体,他留在军寨当中的时候,就算这一支定止军已经是沿着东海之滨散开来,但他只要沉下心神,便能够很轻易的就把握住这定止军当中,每一支大军的气运变幻。
通过这气运的变幻,他便是已经确定,眼前这东海之滨的看起来蠢蠢欲动的巫族,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而且纵观整个东海,这种近乎于是‘临阵练兵’一般的行为,也只有云中君才能够做。
因为只有他能够通过气运的变幻来确定巫族的蠢蠢欲动,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在准备进攻,若是其他人来,一个判断失误,就有可能葬送麾下的整支大军。
“云神君之言,不无道理。”太真道人皱着眉头思索一阵,这才是点了点头。
又三年之后,见东海之滨的巫族大军,果然是如同云中君所预料的那般只是虚张声势,丝毫没有杀进东海的想法,太真道人看着云中君的目光当中,便是又多出了深深的叹服。
“对于所有的太乙道君们而言,巫族的存在,都充满了秘密,想不到云神君你对十二祖巫的脾性,竟然也能够把握至此。”
知己知彼的重要,这天地之间有谁不知晓?但问题是这洪荒大地在巫族的经营之下,便如同是铁桶一般,滴水不漏,一众太乙道君们就算是想要探索一番十二祖巫的性子,也都是完全找不到对应的路子。
“早在西昆仑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这巫族必然会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有意识的收集和巫族相关的信息了。”云中君脸上的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神色。
“只不过以我的实力,想要接触到十二祖巫,完全不可能,是以,一直到之前,十二祖巫进犯东海,然后东皇陛下率众与之相争,我又引定止军的军气阻截巫族大军军气的时候,才是通过那军气之间的触碰勉强摸到了十二祖巫的些许想法。”
“军气乃是意志的显化,军气的直接碰撞,便是彼此之间意志的直接交锋,有心算无心之下,就算是十二祖巫,也不可能想得到我会借此机会窥测他们的脾性和行事作风,若非是如此的话,我今日也不会如此从容。”云中君感慨了一句。
“但就算是如此,也足以是彰显出云神君你的能力了。”太真道人感慨了一句。
每一位太乙道君都想要知晓十二祖巫的脾性和他们的行事作风——但所有人对十二祖巫的了解,也就只限于之前十二祖巫围堵紫霄宫的时候与诸位先天神圣们的一战,除此之外,他们便在再也找不到半点的了解十二祖巫的路子。
“这一次巫族对东海的攻伐,为求一战功成,十二祖巫必然是倾尽全力。”
“十二祖巫当中,后土部,祝融部,皆受四海环境所限,是以如今守在东海之滨的祖巫,必然是后土与祝融两人,至于说强良,或许会在这东海之滨,也获取会和其他的祖巫一起从别处征伐东海。”
“后土与祝融之前,后土冷静沉稳,祝融暴戾好战,是以,这东海之滨当中,取得主要话语权的,必然会是后土。”
“以她的脾性,为求稳妥,必然会在南北两处的巫族对东海展开攻伐的时候,才对我东海之滨的大军发起进攻。”云中君笃定无比的分析着东海之滨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