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310 不是助紂爲虐推薦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自昨日耿逸怀被三公主赶出耿王府后,留乔涵儿一人在客栈,自己去了军营,虽留了盘缠给她,但娇生惯养惯了的乔涵儿,怎么可能为这区区的五斗米而折腰,她想要的自然是更多的辉煌,更多的权贵。
于是她计划好了,今夜就进皇宫面圣,告诉皇上城外有人私自封城,不让百姓进出。
“你想要去哪儿?”乔於珂从乔涵儿面前走了出来。
“原来是大哥哥啊,真是将涵儿吓了一跳。”乔涵儿装作受惊的样子,用手绢抚平自己的胸口,“这么晚了,大哥哥怎么也出现在这儿附近啊?真是太巧了吧。哈哈哈……”
乔涵儿的尬笑,一点儿也不让乔於珂觉得亲切,“很不巧,我在这儿等你很久了。”
“大哥哥为何在这儿等我啊?莫不是太久没有见过涵儿了,大哥哥对我很是想念吧。”
“确实是想念,不过不是想你这个人,还是想你做事不计后果的手法。”
“大哥哥有何指教?”
“我知道你半夜进皇宫想要干什么。”
乔涵儿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乔於珂话里有话,他既然知道自己是在伪装,那她何必装作一副小白兔的样子给他看,于是乔涵儿抬起头来,妩媚的用手将耳边的头发撩起来,别样的看向乔於珂,“大哥哥,你知道涵儿我想要干嘛,是来阻止我的吗?”
“不,我并不是来阻止你的。”乔於珂摇摇头,“我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
“大哥哥莫说笑了,你怎么来助我一臂之力?我要干的事情,可是要毁了墨儿姐姐心血的事情,你竟然不找我麻烦,相反的还要助我,难道你不怕别人说你助纣为虐吗?”
“呵,我既然来找你,就没有在怕别人说的,更何况,你也没有那个胆量将我助你的事情给说出去。”乔於珂重新帮乔涵儿撩了下头发,“我来助你,是因为我讨厌韩云熙,就像当初我讨厌耿逸怀一样。”
乔涵儿手抖,但她还是要保持着镇静。
“大哥哥,你在说什么,涵儿听不懂呢。”
“听不懂吗?哈哈,我自小讨厌耿逸怀,是因为他和墨儿有婚约,我自小不喜欢你,是因为为什么你和墨儿长着同一张脸,凭什么她就得嫁入耿王府,你却能安然无事的呆在乔府做二小姐。”
“这个是父亲做主的事情,我们谁也做不了主,不过后来我们不都是如愿以偿了吗?”
“是啊,我以为没了耿逸怀,墨儿就能和我在一起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韩云熙,我看墨儿喜欢她,我也就将喜欢埋在了心里不言语,甚至还将就娶了乐正清,可万万没想到,你那挨千刀的世子相公,竟然诓骗我,把我的墨儿藏在耿王府整整三年。”
“停,大哥哥,我想问的是,你难道不是父亲的孩子吗?”
乔涵儿听了有点儿蒙圈,她算是在听乔於珂讲他暗恋自己妹妹的狗血故事吗?
“是,我并不是乔府的孩子,我只不过是你们的三娘子,也就是我娘嫁入耿王府的一个棋子,这个秘密其实你娘知道,所以你娘一直要发卖我娘的原因,就是因为……”乔於珂搂住乔涵儿的脖子,凑近她的脸边邪魅一笑的说:“我是野种。”
乔涵儿觉得乔於珂比她还要疯,她只是见不得乔墨儿好,他是见不得除了乔墨儿之外所有人好。
“大哥哥,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我劝你乖乖听话,这乖乖听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听我的话,除了乔墨儿,你伤害谁我都不会阻止你,反而还会助你一臂之力,但是你要是敢动歪脑筋,对墨儿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乔於珂松开乔涵儿的脖子,“我的人会一路送你到圣上面前,能不能扳倒云墨坊,就看你的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乔於珂说完哈哈大笑的消失在了乔涵儿的面前。
乔涵儿心里叱骂道:疯子,真是个疯子。
当然,这些她都不敢在乔於珂面前说出来,否则乔於珂听见了,怕是不弄死她,也会让自己没好日子过的。
那个代号阎皇的救世主
像乔於珂说的那样,她一路顺畅的来到了金銮殿。
夜已深,皇上自然也是歇下的,乔涵儿也没有打算这么早就来面圣的,她只是想去先会会皇后娘娘,却被乔於珂阴差阳错先送到了皇上的金銮殿处。
“外面是谁在那儿蹒跚踱步啊?这么晚来朕的金銮殿,是有何事情禀告?”
“回皇上,耿逸怀侧妃求见陛下。”
乔涵儿在殿门跪地求见皇上,皇上早就听闻过她,前几日也是因为她添了把好手比,让他将安才人恢复了六宫主位;今日自己来到金銮殿,不知道她又想耍什么诡计,势必要会会她。
“那你进来吧。”
皇上允诺乔涵儿进金銮殿。
“谢皇上。”
乔涵儿起身进了宫殿。
皇上披了件外衣,坐在主位问乔涵儿这么晚来皇宫干什么?
“皇上,臣妇有事情要向皇上禀告。”
乔涵儿重重的跪在地上,低着头对皇上说道。
“说吧,能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晚来皇宫里面圣禀告。”
皇上批阅着奏折,不看乔涵儿一眼,但却想知道她究竟想要来说些什么。
“回禀皇上,有人假传圣旨封住了各国来往临安城的重要路线,还特意将你前些日子封了的云墨坊,提供给那些灾民,免费吃住行,简直是目无王法啊。”
皇上听完,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愤怒,“就这些事情?”
“还有,婉娘一直都在云墨坊,是众人诓骗着皇上,将婉娘藏匿于云墨坊中,而云墨坊的主人也不是别人,只是皇上曾经身边的宫廷画师云心先生,也一直是秘境山庄的庄主韩云熙。”
“婉娘在云墨坊?”
皇上问乔涵儿。
“是。”
“云心先生也没有死?”
“是。”
“简直是荒妙至极,乔涵儿,你胡说八道也得看看你眼前的对象是谁。”
皇上派人去云墨坊打听了一遍,包括自己去云墨坊查看,都未曾见到婉娘本人,她这会儿来金銮殿就跟他说这些,简直是可笑之极。
最可笑的是,云心先生明明死于三年前了,她竟还拿个死人来糊弄他,真是太岁爷的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
“皇上,臣妇没有胡说八道,若是皇上不信,可以去城外看看,也再可去云墨坊走一圈,看看臣妇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要怎么证明你说的就是对的。”
“臣妇以项上人头同皇上担保,若是皇上看到的一切属实,那就证明臣妇根本没有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