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txt-第1554章 厄陣之崩鑒賞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这是一场让天地为之色变的绝顶斗战,持续了十分钟之久。
华夏黎明有星辰
要知道,对高手而言一般的斗战几十秒就解决了,哪会这般久,时间延展到这么长?说明真的是旗鼓相当。
结果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不得了。
当马馥馥拼尽所有手段将石黑的尸祖身躯炸碎的同时,一只漆黑的僵尸爪子却抓穿了她的心口,捏碎了她的心脏。
僵尸本就没有灵魂,可马馥馥的灵魂也没能幸存下来,被尸祖临终前的反击震碎了。
竟然是同归于尽结局!
这场面太震撼了,现场空气都几乎凝滞了,等了数分钟,岭主大人才面色难看的吩咐专门的人上擂台去打扫干净。
两位强者遗留的法具、武器和随身物件都被拾掇走了,包括不成样儿的尸首。
血迹也被冲刷掉了。
人死如灯灭,僵尸也是一样的,甚至,死的更干净。
空气中还残留着血腥味。
这场面太残酷了,我眉头直跳,这般不世出的人才如此轻易的毁了,大幻魔岭真能作!
窥看到苗二庙和羊脂居士怒目对视的场面了,两位爱徒的身死,让当师傅的他们心底有了隔阂。
“马馥馥和石黑双双战死在擂台上了,按照规则,本岭主宣布,连摩和姜度直接晋级到决战之中。
你俩也有十秒钟的选择时间,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要珍惜生命,想要退出的,可以吱声了。”
岭主板着老脸,语气深沉如渊。
折损了两个可堪造就的大天才,他不心疼才怪!估计正心底大骂长老团多事呢,非要弄什么生死战,眼下好了,啥都没了,还争个头?
长老们的脸色也都不好看,他们都看出了岭主的不满和怒意,但势成骑虎,只能继续下去呗,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当’的又是一声铜锣响,十秒时间已过。
我和连摩都表示出了绝不退缩态度。
岭主无奈的点点头,挥手示意我们落到擂台上去。
他真的担心又来一个同归于尽结果,大幻魔岭底蕴深厚不假,但人才不常有,超级天才更是凤毛麟角,每一个人才的消失,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我身形一闪,落到打扫干净的擂台上,几乎同时,对面百米远落下来了连摩。
四周升起禁制屏障,看起来宛似透明晶壁,丝毫不影响视觉和听觉。
但就是能阻拦住最高级别的能量冲击,不说其他,只说禁制和阵法,大幻魔岭绝对走在世界的最前端。
按耐着心底的杀意,我反手祭出阿鼻墨剑,握住剑柄的那刻,眼前回闪出元宝号破冰船上的冤灵。
“姜馆主,你方才应该选择退出的,即便你在方内可以称雄,但到了方外,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今儿你选择了一条死路,本座为你感到悲哀。”
连摩阴沉的脸上展现狰狞,嘴角挑起一丝嘲笑弧度,手中光亮一闪,多出一柄三叉戟来,这是他的随身神兵吗?
“真把自己当成方内传说中的海神了,打造的神兵都选择了三叉戟?”
暗中咒骂了他一声,淡淡的说:“阁下嘴皮子功夫倒是厉害,就是不知你手底下是否过硬?还是那话,要是我失手打死了你,可别埋怨什么。”
“哼,生死擂台战当然各凭本事,失败者死路一条,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你要是真有本事灭了本座,哪有理由埋怨于你?姜馆主,请吧。”
他挥动一下三叉戟,竟然示意我先攻。
被他逗笑了,我用阿鼻墨剑点点他的脸说:“你是不是没打听过本馆主的光辉战绩啊,在我面前装十三的人,早都躺在这口剑下了,你也不会例外。”
“是吗,本座倒是想挑战一下,就当这个例外了!少废话,放马过来就是,且让你见识一下本座为何是岭主候选人之一?”
连摩毫不嘴软。
我感觉他的头发似乎更为竖立了,宛似炸毛的猫,做好了防御并反击的准备。
就懂了,这厮习练的法门必然是适合防守反击策略的,和一般的法师不同。
心底提升警惕。
狮子搏兔亦须全力的道理谁不懂?我嘴上说的话狂妄,但真就不敢小觑对方。
“如你所愿就是。”
我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就到了他面前,阿鼻墨剑上升腾起阴火,对着这厮可恶的脸就砍了过去。
“当、当当!”
三叉戟被他挥舞的宛似大风车,愣是将犀利到一定境界的霸狂焰剑法阻拦在外,并反击回来数十下,果然是擅长防守反击的。
这不过是开头的试探,只一交手我心头就是一紧。
“此怪的能力果然不是吹嘘的,只说武道上的水平,明显要比方才同归于尽的那两个家伙高明一分了。”
有妖来袭 彼岸浮萍殇
武道上占不到便宜,自得转换为法术较量。
某刻,我借着他的反击力道向后翻腾出去,稳稳落地的同时,阿鼻墨剑已经入鞘,双手抬起来,准备赏他一记大成的智拳印!
刚上来就出绝招,打他个冷不防,这是战略。
对方遵守的始终是以静制动、防守反击,并未顺势追来,而是背起了三叉戟,空出双手准备掐诀,法术对轰即将展开。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嗡的一声,打乱了我俩的节奏。
骇然看去,只见围着擂台的禁制晶壁上,毫无预兆的出现了纵横交错的裂纹。
“这是什么情况?”
我脑子有点发懵。
探 靈 筆錄
禁制催动时我就感应到了,是借着整个阴山幻阵的势形成的。
换言之,禁制背后是笼罩整个阴山空间的无敌幻阵,那是通天境高手都破不开的巅峰级幻阵。
“但眼下是肿么了?”
擂台禁制晶壁出现裂纹,表明,无敌幻阵出大问题了。
“停手!”
岭主的命令已经传来,我无奈的放下手来,蓄势到巅峰的智拳印没能轰出去,很是憋闷。
万世龙门
那边厢的连摩也满脸震惊的打量着四周,他比我更懂擂台禁制屏障上出现裂缝代表了什么。
大幻魔岭一众高手都失态的大呼小叫起来,长老团高手们咻咻的对着四面八方飞去,查看阴山各地情况。
晚了!
似乎整个世界剧烈的摇晃起来了,然后,密如连珠的脆响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过短短数十秒的功夫,笼盖了整个阴山的超级幻阵,竟然没有预兆的崩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