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060章 陷阱(二更)推薦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辟邪玉?”赵茹笑道:“真能解万毒?”
“差不多吧。”独孤弦递给她,让她细细把玩:“即使不能解万毒,但大部分的毒能解,即使解不掉,也能抵消大部分的威力。”
“好宝物。”赵茹抚摸着,温润细腻的手感让她爱不释手,最终还是递还独孤弦。
初恋有点难 乔宁
独孤弦摆手:“你拿着吧,带在身上我也能放心。”
拼命三狼 毅恩
“如此宝物,给我了,你呢?”赵茹摇头。
独孤弦道:“我还有呢。”
他从怀里又掏出一块,与赵茹手上的几乎一模一样,碧绿、温润、莹沏。
赵茹看看这块又看看那块,笑道:“好像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
“原本就是一块玉做成的。”
“光这块玉,价值就不菲了。”
“应该是挺贵重的,寻常的也到不了我手上。”
“哼!”一旁的李太岳又妒又恨,杀意再次涌上来,怒瞪独孤弦:“看来你还不是寻常人物呐,报上名来,我李太岳不杀无名之辈!”
他听得出来独孤弦出身不凡,而且与赵茹眉来眼去,显然是情侣。
自己不能杀赵茹,还不能杀这个家伙?
“呵呵……”独孤弦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见不得人?”李太岳鄙夷冷笑:“偷偷摸摸,鬼鬼祟祟,配得上赵姑娘吗?!”
独孤弦道:“你这位师父可不是正人君子,用如此剧毒,便是天下所有大宗师的共敌,你可想清楚喽!”
“所以你得死!”李太岳冷冷道:“福祸自招,自己找死!”
独孤弦摇头:“原本还觉得你不算坏,现在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有问题的。”
“死罢!”李太岳“呜”一拳。
这一拳突兀而极快,呼啸而至。
独孤弦轻轻一拨,李太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往前冲,拳头偏向独孤弦左侧。
腹黑盗妃,萌萌哒 四萌萌
独孤弦再轻轻一拍他后背。
“噗!”李太岳前冲之势变成前飞,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落进了滔滔河水中。
“漂亮!”赵茹抚掌赞叹:“顺水推舟,恰到好处,妙到毫巅。”
看似轻轻一拨,其实眼光与劲力皆精妙绝伦。
李太岳出拳之际会留三分力以变招应对,在最后关头加了力,想一拳把独孤弦打死。
独孤弦便利用这一点儿,在他力量变老变死之际,再出手拨动,让他无力抗拒。
看似轻松自如的一招,其实包含了极快的算计与精准的眼力。
独孤弦笑道:“留他一命。”
“嗯,还是别杀的好,免得闹得太难看。”赵茹点点头看向中年男子。
他正慢慢的戴上斗笠,正了正。
赵茹顿时浑身紧绷,准备他的突袭。
中年男子倏的一闪,已然进入河边树林中,斗笠在林间闪了数下,最终不见踪影。
“这……”赵茹惊奇。
独孤弦笑道:“这家伙倒是知趣。”
“就这么逃啦?”赵茹不解:“他难道不想灭口了?难道就任由我们活着,甚至交手都不交手?”
“这是个老狐狸,应该看出点儿什么。”独孤弦皱眉道:“得小心了。”
“难不成还会对付我们宗门?”
“……”
“不会吧?!”赵茹脸色微变。
自己有辟邪宝玉,不怕那什么五衰毒,可师父他们呢,还有同门师兄弟师姐师妹们呢?
“追上去看看。”
“怎么追?”
“走吧。”
独孤弦飘进树林,看也不看飘上河面的李太岳。
李太岳随滔滔河水往下,仿佛昏迷过去。
赵茹扬声喝道:“李太岳,别装啦,不杀你!”
说罢追上独孤弦,一块进了树林,一边疾驰一边好奇的问:“真能追上那家伙?”
那中年男子跑得干脆利落,而且从头到尾没交过手,怎么追踪?
独孤弦道:“只要他对我们有杀意,我便能感应得到。”
“是什么奇功?”
风流校草:调皮丫头别想逃 烈焰情殇15
“从小就有的本能吧。”
“不愧是天才呀。”赵茹笑道:“我便没这本事。”
小南王爷是奇才中的奇才,盛名轰传了十几年,人们只知道他智慧天成,是神童,但到底奇在哪里并不完全了解。
独孤弦笑笑:“其实也能通过这辟邪玉来捕捉到下毒之人的气息,有一段口诀你听听。”
他随即说了一篇口诀给赵茹。
寥寥几句,简明扼要。
赵茹年纪轻轻是大宗师,在南王府是不出奇,但在外面也是天才。
她悟性过人,听一遍就悟通,凝神运转,通过辟邪玉隐隐约约感应到一缕气息在高速移动。
最强谪仙
她惊奇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笑道:“能找得到他吧?”
“这宝物果然不凡。”赵茹看向辟邪玉。
“这是父王所制。”独孤弦道:“内蕴阵法,发挥运化逆转之效,还有感应之能。”
“真不愧是南王爷。”赵茹感慨:“功参造化,学究天人!”
“父王确实配得上这八个字。”独孤弦点头。
赵茹好奇的笑道:“这么一位父亲压在头顶,想超越太难了吧?”
“我也没指望超过父王,他是旷古绝今,我不如。”
“你也不差呀。”
“我是奇才,可没法跟父王比,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他修为越高,越知道与李澄空的差距之大,小时候的不服气转化为了崇拜。
但这份崇拜是坚决不表露出来的。
赵茹摇摇头,暗自感慨难得。
“到了!”独孤弦轻声道。
两人顿时加速,进入到一座山谷,看到中年男子正傲立于一株奇树下。
这棵树有三米高,树冠直径两米,看形状似一棵松树,但碧绿莹莹如一块碧玉雕成,散发着幽幽香气。
两人闻到了香气便一顿。
辟邪玉忽然散发出柔和的光华,把两人笼罩其中,驱散了两人的微醺之意。
“这又是毒!”赵茹哼道:“是故意引我来此?”
“十有八九是了。”
“有胆量。”中年男子缓缓解下斗笠,挂到树枝上,斗笠瞬间变成了绿色。
“五衰毒你们能解,却解不了这碧梧之毒。”中年男子打量着两人,仿佛在看两个死人。
赵茹哼道:“它也没奈何得我们!”
“你们的宝玉能护你们多久?”中年男子不以为然:“你们还想出去不成?”
独孤弦扭头看去。
后面已经没有了道路,他一眼便看出是阵法封路。
“你们走不掉的。”中年男子露出得意笑容:“真是自赴死途,如果不追我,还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你到底是谁?”独孤弦沉声道:“鬼鬼祟祟的,到底是不敢说自己名字?”
“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必死无疑。”中年男子傲然道:“温乘龙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