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844章 老無所依!鑒賞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吴骏听完崔长福谈到的有关红薯粉条的事情。
他总感觉这件事好像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红薯粉条这项产业是王坡乡最大的支柱产业,多年经营下来,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市场规模,并且申请了当地的“土特产商标”。
每年下乡的收购商一波接着一波,大大小小的团队将近上百个。
小点儿的收购商收个三五吨,大点儿的有时一个收购商能收上千吨。
今年却是一干二净,连一个收购商都没有,一斤红薯粉条都没卖出去。
这也太离奇,太说不过去了。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些收购商串谋好了的一样。
按照崔长福的介绍,王坡乡每年加工的红薯粉条总量在1万吨上下,市值两个多亿。
这两个多亿乍一听挺多,但分散到千家万户的农民手里,其实也没多少钱。
崔长福继续说道:“眼看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很多指着这项收入吃饭的村民已经沉不住气,有点儿慌了。
眼下的形式很不乐观,大量的红薯粉条滞销,一些着急用钱的村民为了早点卖掉手里的粉条,在大集上的售价一集比一集低,再这样下去,运行了几十年的市场可就毁于一旦了啊!”
王康宁皱眉分析道:“市场毁了容易,再想建立起来可就难上加难了,村民们对此失去了信心,也会影响以后的种植意向。”
崔长福叹气道:“谁说不是呢,这几天我们乡里接连召开了好几次紧急会议,还派专员去村里挨家挨户地做思想工作,一开始还有些效果,随着时间推移,市场行情不见丝毫好转,村民们已经不把我们的话当回事儿了。”
“去年还是10块钱一斤的纯手工红薯粉条,这会儿已经腰斩到5块钱一斤了!5块钱一斤,呵呵……我们家也做了几十年红薯粉条,我对这方面也有些了解,这个价卖相当于赔钱甩货了。”
之前愉悦的气氛,随着崔长福谈到的这个沉重的话题变得有些沉闷。
谈到这种关系民生大计的事情,没人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谈笑风生,说说笑笑了。
吴骏想了想,插话道:“崔乡长有没有从别的方面考虑过这件事?”
“吴总是想说,那些收购商串通好了都不来,等村民们开始恐慌了他们再跳出来当救世主吧?”崔长福看向吴骏,苦笑道,“事情很明显是这样的,而且,我们也有确切的消息,就是这么回事儿。”
“那……”吴骏想说那有什么好恐慌的,慢慢跟那些收购商耗着呗,反正红薯粉条保质期时间长不怕变质,转念一想,他把到嘴边的话又眼回去了。
自己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自己不指望这点钱过日子,还有很大一部分指望这项收入过年呢。
尤其听崔长福介绍,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各村没有收入来源的老人在做。
一年到头,很多老头儿老太太指望着这个钱过活呢。
想到这些,吴骏对那些串通起来压价的收购商一阵鄙夷。
城市里很多老人都有退休金,甚至退休金收入比一些996工作的年轻小伙子还要高,还有很完善的医保,每天乐乐呵呵的,衣食无忧。
生活在农村的老人可没有这个待遇,七老八十了还要想法设法地靠自己的能力去赚自己的零花钱,免得拖累儿女遭到唾弃。
他们已经这么艰难了,还是有人像猎狗一样死死盯住了他们的钱袋子,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突然,崔长福眼前一亮,一脸激动地看向吴骏问道:“吴总,您的酒和大米卖的那么好,那么畅销,能不能,能不能,借助您的销售渠道帮我们……”
崔长福搓着手,一脸渴望道:“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我没别的办法了,吴总,还请您伸出援手拉一把我们王坡乡的村民们。”
众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吴骏,等着他的回答。
吴骏抬眼看向崔长福,直视他的目光,能从中看到对方强烈的渴望。
但是……
吴骏叹口气,委婉道:“很抱歉崔乡长,我不能答应你。”
崔长福听到吴骏斩钉截铁的回答后,心情无比复杂。
他有种坐过山车般从顶端跌落到谷底的感觉。
本来对吴骏给予厚望,没想到他回馈给自己的却是“绝望”。
他本以为对自己来说难如登天的事情,对吴骏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罢了。
万万没想到,吴骏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过,崔长福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浑人,没有因为吴骏的拒绝而迁怒于他。
他知道,这件事本来就是王坡乡的事儿,和吴骏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自己没理由因为人家不帮自己就心生怨恨,否则的话,自己该恨的人多了去了。
世界首富,亚洲首富,国内首富,冀北首富不也都没帮自己吗?
自己能恨得过来吗?
崔长福试着做最后的挣扎:“吴总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刚才的提议?我们不会让您白帮忙,价格方面肯定比给往年收购商的价格要更低一些,让您有的赚。”
“崔乡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不是钱不钱,赚多少钱的问题。”
吴骏摆摆手解释说:“我的意思是,我本人对两家企业的销售渠道并不比你多了解更多,我没法现在就答应和你的合作,免得再耽误了你,一切要等我回去和两家企业的负责人商谈过后才能给你准确回复。”
“哦,原来是这样!可以,可以,我可以等,吴总回去商量一下也是应该的!”
崔长福听到吴骏的解释后,有种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一脸欣喜地抱拳作揖道,“对不住了吴总,是我理解能力太差了,没理解您话里的意思,是我太鲁莽了。”
王康宁在一旁用手指点了点崔长福,笑道:“老崔你呀,你这是关心则乱,一心只想着怎么快的卖你那粉条了!”
“是,是,是,我关心则乱。”崔长福也不辩解,看向吴骏道,“那这件事就麻烦吴总了,我手机24小时开机。”
吴骏想了想说:“明天上午吧,十点之前我给崔乡长准确答复。”
崔长福想也不想,点头答应道:“行行行,没问题!那我就翘首以盼等着吴总的好消息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下午还得回市里一趟,得走了。”吴骏抬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点儿了,起身和众人告辞。
杜生起身微笑说:“吴总还有正事儿我就不多留您了,欢迎吴总以后常来,我们宝佳的大门随时为您敞开。”
吴骏微笑回应道:“一定一定,那我们李总就拜托杜总照顾两天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和李总很谈得来,我巴不得他在这儿多呆几天呢。”杜生笑得很是真诚,看不出一点儿作伪的样子。
“我也该回去了,下午还有点儿事儿要去县里一趟。”王康宁也借机告辞。
一行人边走边聊,杜生夫妇和李春山把吴骏等人送出基地。
吴骏和王康宁驾车离开,李春山留了下来。
两人驾车路过小吴庄时已经下午四点多,没有停留。
吴骏开车去往石门市区,王康宁驾车前往县委。
两辆车在郭村路口的时候两车分道扬镳。
驾车路过郭村的时候,吴骏这才发现今天是郭村的大集。
他想起来了,郭村逢0和5是大集。
小时候他没少跟着爸妈或者二叔来郭村赶大集。
大人赶大集是为了买一些比超市更便宜的东西。
小孩儿赶大集纯粹就是看热闹和吃零食。
买上一串冰糖葫芦,能从大集这头吃到那头。
吴骏正巧赶上大集上的商户们收摊儿,车多人多,车速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
超高性能的特斯拉Roadster被吴骏开成了牛车一样,有时候遇到前面错车还得原地等上好几分钟。
又一次堵死不动了,吴骏按下电子手刹,目光四处乱飘,以分散堵车带来的烦闷和无聊。
突然,他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他注意到路两旁摆摊的摊主,很多都是老人。
或者是老头和老太太夫妻档,或者是一位孤零零的老头摊主,亦或者是孤单老太。
这些老人家穿着朴素,当中有很大一部分老人的头发已经白的像天上的云。
寒风吹过,她们紧紧身上的衣裳,搓着手,跺着脚取暖。
笃笃笃……
就在吴骏看得出神发呆的时候,驾驶位的车窗被敲响了。
吴骏扭头看到令他哭笑不得的一幕。
他看到车窗外面站着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妪。
老人的身形像大虾一样蜷着已经直不起身子了。
面部的褶皱就像他和徐菲滚过的床单一样深。
她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看上去明黄色很滑溜,下面已经劈叉的拐杖。
老人就是用这根拐杖敲的吴骏的窗户。
估计老人家对车的价值没什么概念,要不然她也不敢拿拐杖敲窗户。
吴骏准备开门下车,但看到老妪站在原地不动没有闪避的意思,开门的话免不了要碰到她。
吴骏怕她再敲窗户,赶紧放下车窗,朝老妪问道:“大妈,有什么事儿吗?”
“小伙砸,买点粉条带回去呀,好好吃的呀。”老人一张嘴,露出已经萎缩到没牙的牙床。
她回身指着路旁一个摆着红薯粉条的摊位,眼睛里满是期盼:“买点儿吧,好便宜的,手做的,没用机器,没加乱七八糟的东西,吃了还想吃。”
九天至尊
老人一边说,两只手一边比划着。
一阵寒风吹过,吴骏看到老人忍不住打个哆嗦。
她那两只犹如枯藤一样的手,下意识地搓了搓,想要揉搓出一丝暖意。
吴骏看看老人,再看看大街两旁数十个或者比她年轻几岁,或者比她年长几岁的老人。
这些老人本该是儿孙满堂颐养天年的年纪,此刻却在寒风中值守,想要卖掉自己滞销的货物。
吴骏的心被某种东西触动了一下,他想到了去年冬天在市区疯狂采购棉手套和棉围巾的场景。
他突然意识到,就算自己把他们的手套和围巾都买了,第二天他们还是会出现在大街上。
自己的做法只不过是让自己的同情心稍稍泛滥一下,得到一些他们的赞许。
从本质上讲,自己不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今天就算自己把路旁所有老人的红薯粉条全部买下来,同样不会对她们造成多大的影响,下个大集上她们还会来。
只有彻底解决了销路问题,让她们可以凭借着这个做手工红薯粉条的一技之长吃上饭,做多少卖多少,不用为销路发愁,这才是最实际的。
这一刻,吴骏突然下定决心,不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件事办了。
“大妈,你往旁边让一下,我开门下车。”吴骏指了指车门,示意老人往后退一下。
“哦哦哦,你快下来,看看俺家的红薯粉条,可好了。”老人听到吴骏要下车,脸上的褶皱瞬间展开了一半儿。
老人让开一些后,吴骏把车往旁边靠了靠,不影响后面通行后,这才推门下车,跟着老人来到她的摊位面前。
老人的摊位勉强算得上是个摊位吧。
一辆手推车上面蒙着一床床单,这就是一个小摊子了。
床单上面放着几捆捆扎好的红薯粉条,旁边放着一杆老式的杆秤。
吴骏看向老人问道:“大妈你这粉条怎么卖?”
“六,五块,五块钱一斤!”老人本想报价六块钱一斤的,但又怕好不容易拉到的一个客户跑了,不等客户讲价,她先降价了。
“五块钱一斤?这怕是连成本都不够吧。”这句话是崔长福对吴骏说过的,他还记得。
“可不是嘛!赔钱,赔钱卖呢。”
仿佛是说到了老人的伤心处,老人眼圈一红,差点儿哭出声:“又搭工,又搭料,折腾了小半个月,最后一算下来,还不如在地头卖红薯赚钱哩。
做了几十年的营生,眼看是做不成咯……
明年再做最后一年,再像今年这样就不做了,
不折腾了,安安生生在家等死算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