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御九天討論-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熱推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煌煌之威猎猎而下,满场都是那流星火陨的风压声,看台四周能看到许多人捂着耳朵张大嘴巴在尖叫的,但在那风压声下,旁人早已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
坦白说,直到刚才之前,天折一封都还有着绝对的自信,脸上始终保持着他那份儿云淡风轻,但此时此刻,就算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历练,他还是终于忍不住变了脸色。
头顶上方给他带来的感受已经不止是威力强大了,而是窒息一般的要命感觉!
危险!
几乎是本能的,身周所有雷火晶集体调转,朝着空中那天灾火陨的巨石狠狠冲射而上。
第四秩序vs第四秩序。
结果是……螳臂当车,无用!
别说轰碎那火陨了,甚至连稍微阻挡它的下降之势都做不到,天折一封的双目圆睁,生死关头竟然强行越过五门巫甲的界限,开启到了第六门,一个不成熟,甚至可能不正确的第六门。
他的双眼瞬间就布满了血丝,全身皮肤变得通红,就像之前温妮承受了超越身体极限的力量时一样,他的身体上也开始有血管在爆开,但魂力却在这瞬间倍增,一个超大的紫火魂盾宛若充气般瞬间膨胀开。
天折——六门魂盾!
魂力全开、防御全开,而头顶的天灾火陨也在此时俯冲到了他的魂盾上。
场面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僵持。
“啊啊啊啊!”天折一封全身的毛细血管几乎都炸开了,可下一秒……
老王的手指只是往下微微一指,仿佛给那天灾火陨增添了一个附加力……
轰!
妾生
霎时间,天崩地裂,竞技场中一片飞沙走石,激起的火浪尘嚣足足有十几米高,瞬间就将所有人的视线彻底遮蔽。
不但所有人感觉屁股下面地动山摇,连那足以抵御鬼巅的竞技场魂能护盾,此时竟然都发出刺儿的嗡嗡声,在那恐怖的冲击中摇摇晃晃,不少人都捂着耳朵尖叫起来,被这毁天灭地一般的力量吓得卷缩起来瑟瑟发抖,而之前有不少下意识想要逃出这竞技场的,此时也被这恐怖的威势给吓得两腿发颤,站在原地再也移动不得。
轰隆隆的余波声一直持续了足足一两分钟才平息下来。
场中的尘嚣烟雾也渐渐散去,而等看清此时竞技场的样子时,四周所有的尖叫声、跑动声等等全部消失,变得一片死寂。
只见这座足有数千平的竞技场上此时已然是破烂不堪。
四周密密麻麻全是飞溅流弹所砸出来的小坑洞,陨石是没有的,那只是一种能量形态而不是真的实体,第五秩序还达不到那样的程度,但在场地正中央那个足足百米直径、深约七八米的巨大半圆陨坑却是清晰可见!
巨大的陨坑、无数坑坑洼洼的小洞,甚至感觉连这竞技场的半边都被砸得微微‘翘’了起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在此时倒抽了口凉气。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破坏力?这得亏了是竞技场有魂能防护盾,否则光是那些四溅的流弹,恐怕都能要了半场观众的命!
而也直到此时,才看到王峰的身影从半空中轻飘飘的落到那陨坑中。
在那半圆形陨坑的中心处,王峰的落脚点旁,天折一封的半截身体深陷在地底中,就好像是被栽种在那里一样,他的上半身衣服早已被焚烧毁尽,露出血肉模糊的身躯,两只手搭在地上,脑袋也耷拉着歪在一边,已经是彻底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现场安静了好一会儿。
如果是在这场比赛开始前,有人说王峰能赢天折一封,恐怕现场几万人,顶多也就只有肖邦、鬼志才这么区区几人相信,其他人则是会集体笑掉大牙的,可现在,那个王峰竟然真的做到了!
所有人都感觉是做梦一样,不愿意相信的、不敢相信的,还有更多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的。
天顶的支持者们集体鸦雀无声。
而在玫瑰看台上,苏月、法米尔等女生们激动捂着嘴巴,只感觉眼睛里都是水濛濛的,宁致远、帕图等男生们则是张大嘴巴站起身,拼命的垫着脚睁大眼睛看向场中的情景。
通道旁,音符紧紧的握着拳头在胸口,雪菜则是瞪大眼睛抓着姐姐的手,摩童和奥塔相互勒着肩膀,好不容易醒转的范特西则是艰难的扭头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但被本该照顾他,可却已经完全呆滞的乌迪遮挡了所有视线。
“怎、怎么了?阿峰怎么了?…阿……”范特西艰难的说,声音细得宛若蚊喃,可惜乌迪和旁边的人完全没有听到。
现场寂静着、等待着,直到主裁安南溪飞掠到场中查看了一下天折一封的伤势,随后很快的朝四周比了个交叉的手势。
“胜者,玫瑰王峰!”
王峰灭掉了天折一封,总比分也一平二胜二负,双方战平!
赢了?赢了,真的赢了?
从二比零到二比二,从必死之局到如今的平手,玫瑰没有输,逼平了史上最强圣堂……不,最不要脸的圣堂!完成了八番战的挑战!
从当初玫瑰老王喊出那个挑战八大圣堂的口号时,多少人曾在后面等着看笑话?多少人曾对玫瑰弟子们冷嘲热讽?天知道玫瑰到底承受了多少,天知道这些可爱的英雄们到底承受了多少?
荣誉?这种东西玫瑰有吗?真要是从来没有过那也就罢了,关键是玫瑰曾经也有过极致的荣誉……
百年名校,符文方面的扛把子,铸造院、武道院也曾在一百零八圣堂中赫赫有名,圣堂总排名最高时曾进入过前二十,这让玫瑰的荣誉墙上贴满了辉煌。
可再瞧瞧这最近百年来的成绩?不是圣堂排名倒数前三,就是在去往倒数前三的路上,以至于所有玫瑰圣堂的弟子们都只能在那荣誉墙上去想象一下身为玫瑰人的骄傲和辉煌,以至于所有玫瑰弟子参加英雄大赛时都会不自觉的感觉低人一等……
可所有的这一切,都在今天被彻底粉碎!连圣堂排名第一的天顶圣堂都不能战胜玫瑰,谁还敢说玫瑰不行!
只是,怎么还是如此不敢相信呢?
每一个玫瑰人的眼里都热泪盈眶,他们压抑了太久的情绪需要发泄出来,但此时的喉咙里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现场仍旧还是安安静静的,直到老王淡淡的看了一眼通道口方向。
那也正好是玫瑰看台区域的位置,没人欢呼是老王能理解的,这样的结果对他们来说太难以置信了,恐怕所有人都还觉得自己在梦里,生怕大声的呼喊会惊醒了这个美妙的梦境……因为哪怕是梦,他们也愿意在这梦里多呆一会儿!
老王微一叹息,握紧右拳冲那个位置的所有玫瑰人、支持者们坚定而用力的晃了晃:“傻愣着干嘛,难道这一击不值得一点赞美吗!”
王峰冲他们吆喝了一声,这帮人大概还是比较习惯逗比的会长:“玫瑰的掌声在哪里?”
还是那个味儿,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刻,所有玫瑰人的泪水都夺眶而出。
“啊啊啊啊!”
先嚎出声音来的帕图,激动得直接有点上头了,他猛的跳起来踩到了那看台边的护栏上,两只手疯狂的摇动着那面红色的玫瑰大旗:“谁能横刀立马!唯我王大会长!”
一声爆吼,终于是点燃了玫瑰看台上和玫瑰通道口里所有人的激情,发泄出了他们所有的情绪。
女生们雨打梨花般的哭喊着、蹦跳着,男生们则是饱含热泪的尖叫着、咆哮着,支持者们手舞足蹈,甚至是脱下衣服乱扔着。
欢呼声、吼叫声,大旗摇动、衣服乱飞,整个玫瑰看台瞬间就成为了一片欢舞的海洋。
“玫瑰万岁!老王战队万岁!王峰队长万岁!”
“赢了!我们赢了!谁他妈还敢看不起我们!”
“打天顶的留级生,我们才是真正的圣堂第一!”
玫瑰伤号们休息的通道口里此时也是一片欢腾。
这里聚集着的都是老王的‘直系’,雪智御一伙、音符摩童,这些人的激动欢腾就不用多说了,连同两个原本看王峰极度不顺眼的李家兄弟,此时也是舒展开眉头来。
“小妹拿命换的机会,这小子刚才要是敢输,老子都准备拧下他脑袋了……”
“哈!三哥,借你十个胆子。”李扶苏大笑,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没瞧见刚才小妹和那个王峰说话时的样子?你要真敢动王峰,我打赌小妹能和你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轩辕一怔,随即面露惊异之色:“你是说……”
李扶苏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擦……”李轩辕忍不住看了看旁边又笑又蹦的雪智御等人,又看看躺在旁边昏迷不醒的小妹,再看看外面那个一脸已经熟透的王峰,然后一脸的不敢置信:“他、他竟然敢老牛吃嫩草?吃我李家的嫩草?”
“想到哪里去了!”李扶苏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看他对小妹的那种兄妹情像是真心的,没什么邪念,但就怕小妹自己喜欢上人家还不知道……”
李轩辕一听就满面愁容,李家人做事虽然霸道,但多少还是要讲究点原则的,不能说因为自己妹妹喜欢别人,那就直接把别人给剁了吧:“那、那怎么搞?”
“女大不中留……还是等小妹醒了再说。”李扶苏爱怜的摸了摸温妮的头发。
………………
玫瑰人的欢呼雀跃,与天顶人那一张张失落惆怅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贵宾席位上,各方高层在短暂的惊讶后,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
霍克兰的嘴都快要笑歪了,此时此刻,他才是真正的吐气扬眉。
平局!玫瑰虽然没战胜天顶圣堂,但那又怎么样呢?
按照当初圣堂总部下发的‘允许挑战’通知,玫瑰只要输了就要解散,可现在八场打完了,嘿!玫瑰没输!这不就等于是把玫瑰给保住了吗!而且连战八场,最后还能逼平天顶,玫瑰想要的荣誉已经得到足够了!
老霍兴奋的搓着手,屁股在那椅子上扭来扭去,本是想要好好装逼一下,可接连说了好几句话,旁边坐着的傅长空和赵飞元,以及几个坐得靠近的圣堂校长全都不理会他,显然都是傅家的派系,圣子又只顾着和吉祥天、隆京等人交谈,完全没人接他的茬。
憋得霍克兰那叫一个心慌。
卧槽,这帮人让老夫装个逼能怎么的?老夫想精神一回怎么就这么难呢?
旁边的傅长空此时已经彻底收起了脸上的惊诧和怒意,他平静的坐在原位上。
他算是看出来了,当初雷龙一直默不作声,让所有人都轻视于玫瑰,并最终提出了这么一个让全联盟笑掉大牙的挑战赛,原来所有这一切都是有出处的。
这至少是早在几年前,雷龙从玫瑰退位时就已经开始的布局,否则他不可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天赋超绝的关门弟子,也不可能让一个如此强者,隐姓埋名的以一个‘小丑’身份出道,在玫瑰一路丢人现眼、出丑卖乖。
试婚天王老公 剪剪风
所有的一切显然都是演的,王峰,这个雷龙的关门弟子,如今身份算是彻底实锤了,显然从他进入玫瑰那一刻起就是在故意装弱,让所有人对他掉以轻心、甚至是轻贱于他,却只是为了配合雷龙的计划,在今天一鸣惊人、给整个联盟和所有圣堂下了一个天大的套!
这对师徒……
王峰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固然是让人感觉惊艳绝伦,堪称年轻辈中真正的顶尖一流,但能在这个年纪做到那样的隐忍,这则更是让傅长空感觉印象更深刻的地方,此子除非夭折,否则未来的成就终将不可限量!
至于雷龙……看似绝地求生的翻盘却是一个超长线的布局,他甚至在几年前就已经预见了玫瑰的未来、乃至极光城的未来,可以说无论是其算计能力还是大局观,自己都难以望其项背!
厉害,佩服,可怕!
乱七八糟的思绪在傅长空的脑子里转动着,微微有点走神,看似平静的外表里面,酝酿着的却是对诸多大局的通盘考虑。
现场无数人都在等待着傅长空这个挑战赛主办者的台词,可他却出了神。
“长空兄?咳……长空兄?”赵飞元在旁边轻轻推了他一把。
“嗯。”傅长空回过神来。
只听赵飞元说道:“比赛结果……”
平局?天顶真能接受这个平局吗?
所有人此时都看向傅长空那张嘴,却见傅长空微微一笑:“二比二平,玫瑰的实力出乎我们的预料,天顶圣堂准备不足,只派了五个队员上场,导致没有替补,这是有些大意了。”
“可以加赛嘛!”赵飞元立刻接过他的话题说道:“玫瑰不是还有一个乌迪没上场吗?天顶圣堂临时填补一个替补就是了,也不是多麻烦的事儿!”
隆冬圣堂、拜月教、无尽深渊的几位校长都纷纷点头称是:“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平局算是怎么回事儿?历来的挑战赛就没这么的先例,自然是应该要加赛的。”
“天顶准备不足也是特殊情况嘛,毕竟对手只是玫瑰,谁能想到要打加赛呢?可以理解。”
众人议论纷纷,口风都是一面倒,霍克兰却是瞬间就急眼儿了。
卧槽,玫瑰明明都已经通关了,要拿终极奖励了,你们特么的左一个没先例、右一个可以理解,搞毛呢?玫瑰的替补只剩下了一个最弱的乌迪,你们再随便挑一个专门针对兽人的出来,那不是摆明了坑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