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ptt-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偷聽分享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你干什么去?”秦阳看着苏绣的匆匆离开的身影,急忙问道。
“找医生”苏绣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
看着已经走出教室的苏绣,秦阳脸色一变,刚才的时候白泽少可是清楚的告诉他们,医生不会出手的。
苏绣去找的话,恐怕手段会有些不同,脸色微变的他当下跟随苏绣离开教室。
“你怎么出来了”苏绣看着身后追来的秦阳问道。
“我总不能看着你一个人去违规吧,而且你一个人不一定能搞定”秦阳说话的时候,从腰里面抽出一把枪。
“想好了?”苏绣确认的问道。
“当然,张子义怎么说都是我的好友,此刻他有难,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秦阳不在意的点点头。
“那好,那就抓紧时间行动”苏绣也没有再啰嗦,直接道。
“恩”
很快,两人就来到基地诊所。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医生看着走进来却一句话没有说的两人,好奇的问道。
“医生,这怎么就你一个人,不是还有两个医生吗?你是新来的?”秦阳随意的问道。
“他们有事不再,我过来顶班,不过你们到底谁看病”医生不耐烦的说道。
秦阳还有苏绣对视一眼,不是我们看病,是我们有一个同学需要救治。
医生闻言脸色骤变:“你说的那个同学不会是解剖室里面的那个人吧”
“没错”秦阳承认道。
“那你们恐怕得失望了,总教官亲自下令不能出手,我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一旦被他知道,丢命是小,恐怕我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医生摇头拒绝道。
秦阳冷笑一声,掏出手枪顶在医生脑门上:“既然这样的话,可就不能怪我粗鲁,医生请吧,否则我现在就看可以送你上天堂”
“你………你们………真的是胆大包天,竟然选择挟持我,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医生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阳说道。
“我想这不需要你来操心,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秦阳追问道。
“好吧,拿上东西,我和你们走”医生无奈摇摇头。
“得罪了”秦阳抱歉的说道。
医生叹息的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一行三人就回到解剖室。
学员们看着走进来的医生,全都满脸诧异地看着他们。
賣 貓
见猫
苏绣和秦阳却没有解释的意思,而医生则蹲下身体,快速的查看起张子义的情况来。
然后直接动手处理起伤口来。
很快,张子义脸色就多了几分血色。
过了十来分钟以后,处理完伤口的医生扭头对着众人道:“还算处理及时,病人不会有多大麻烦,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说完以后,医生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医生刚走,白泽少的身影就悠悠的出现。
“教官”所有人脸色一变,急忙问候道。
白泽少轻轻一笑,看了一眼张子义,然后看向众人,淡淡的说道:“还不错”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片刻后。
学员们才大胆的说道:“刚才屠夫说我们还不错,是不是我们的实践考核过了”
“应该是这样”
“太好了”
“没想到屠夫竟然转性了”
………
七嘴八舌吵吵几句以后,众人原本紧张的心情彻底放松,然后大家才离开教室,吃饭去了。
因为忙碌了一整天,所以大家吃完饭洗漱以后,直接就休息了。
晚上十点多。
就在寝室所有人都陷入沉睡的时候,苏绣却悄悄的从宿舍离开,来到空旷的操场上面。
今天发生很多事,对她冲击太大,所以尽管很疲惫,但却睡不着,所以只身来到操场上面散心。
刚来到没多久,忽然发现远处竟然有忽明忽暗的烟头在闪烁。
这么晚了,竟然有人在抽烟?
带着这样的疑惑,苏绣悄悄的靠近着。
当看清楚吸烟的人以后,不由吸口气,她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他们的总教官。
还有一个人是他们之前绑架来救张子义的医生。
随即潜伏下来,偷听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这批学员质量如何?”医生问道。
“想听实话?”白泽少随意的问道。
“当然”医生翻了翻白眼。
“还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戴老板让我来当总教官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因为我觉得基地放宽进入标准的时候,就是堕落的开始”
“没想到他们却给了我一个不小的惊喜,张子义,秦阳,苏绣都是不错的苗子”白泽少笑着说道。
包子守娘攻略
“这三人我知道,既然如此,你还对他们这么狠”
“竟然直接开枪射击张子义,我问你,如果当时那些学员没有将人救回来,你真的就这么看着?”医生好奇的看着白泽少。
而这个话题,同样让暗处的苏绣很紧张,让她非常关注。
然而。
对于这个问题,白泽少却摇摇头:“我从不做假设,也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你准备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医生转移话题道。
“不知道,不过不会太长”白泽少沉吟一下道。
“你的身体还没有痊愈,我建议你不要着急离开”医生建议道。
原来。
这个医生出现在这里,目的就是专门来给白泽少治疗的。
“我知道了,时间已经不早,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白泽少躺在草地上,仰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
“恩”
医生离开没多久,白泽少头也不回了的说道:“出来吧,都偷听那么久了”
苏绣脸色一变,最后还是从潜伏处离开来到白泽少身边道:“总教官”
“你这是把教官教你们的东西,全都放在我身上了吧”白泽少淡淡的说道:“可惜功课不到家”
“教官,我没有要偷听的意思,只是想要在操场上散心,看到这边有烟头闪烁,所以过来看看”苏绣紧张的解释道。
“坐下来吧,现在不是训练期间,我们年纪差不多,就当是朋友相处好了”白泽少随意的说道。
“是,教官”苏绣闻言坐下来,但神情并没有真的放松,主要是白泽少给他的压力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