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230.想太多鑒賞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宁然并不知道李倩已经在想法子给她下套。
她回到家里时,宁成晖和许玉珠都在。
许玉珠甚至拉住她,很高兴的跟她说:“然然,你知道吗,今天我跟你外公去医院看你外祖父,在病房里坐了好一会儿。”
由于之前宁然已经劝许老爷子住到三楼那个病房里,整个病房里又只有许老爷子一位病人,房间就格外宽阔。
而宁然也需要考试。
许保民一家琢磨着,宁然考试期间,他们不好打扰,就想等宁然考完试后,再一起聚聚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
因为他们觉得许老爷子的态度已经有点软化了,不如趁此机会,趁热打铁,说不定能让许老爷子与宁成晖和许玉珠的关系更进一步。
这也是许林自觉跟许保民他们私下说过。
他发现,只要有宁然在场,许老爷子怎么都不会有机会生气发脾气的。
许玉珠又毕竟是许保民的姐姐,当然知道许保民一家的想法,很乐意配合 。
今天,她就由宁成晖陪着,大着胆子去医院看望许老爷子,试探许老爷子对他们的态度。
虽然过程中,许老爷子依旧没有理宁成晖和许玉珠,但也没有开口赶他们走。
这已经是许玉珠想过的最好的结果了。
她自然十分的高兴。
这一高兴,许玉珠将这心情移到宁然身上,晚上给宁然做了不少好吃的。
梁正英还没回来,宁然担心罗禾一个人在家,就先出去了一趟,邀请罗禾来他们家一起吃饭。
对此,罗禾也很乐意。
因她常年卧病,深居简出,她其然也没有什么关系太好的邻居。
吃过饭后,罗禾主动问询了下宁然今天的考试状态。
她知道梁正英在宁然身上寄放了太多的期许,一定会十分在意宁然这次考试,就想着先问问,等梁正英回来后问起,她好第一时间告诉他。
想到这儿,罗禾思绪又偏了些。
她觉得,等梁正英回来,她可以跟梁正英提提,是时候在家里安电弧看。
身份特殊,总不免受其困扰。
过去罗禾一心好好养病,陪伴梁正英,不想被外界打扰,怕有了电话,总有些不安分的查了打扰来,就坚持没安电话。
但如今看来,的确不太方便。
她连跟梁正英联系,都有点困难。
宁然知罗禾问的意思,神色如常道:“大约是正常发挥吧,具体如何,还要等考试结果出来。”
这些时间下来,罗禾对宁然的实力底子也有数。
听宁然这么说,罗禾放下心来。
可看着宁然低头专心复习,罗禾忍了又忍,欲言又止。
她其实很想问问那天晚上来接宁然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思来想去,罗禾还是决定忍下,先让宁然专心考试。
至于那个人的问题,等梁正英回来了,她跟他提一提。
……
翌日。
宁然睡得不太好,早起了会儿。
她见宁成晖和许玉珠还没起,思及他们这段时间太忙,恐是太过疲惫,就没叫人起来。
宁然简单做了早饭,吃过后就拎着书包就出门,往三中走去。
结果快到学校时,宁然路过那家常见的馅饼店,迎面就碰上了赵天岭。
她有点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赵天岭刚刚付了钱。
他来的次数太多,又太勤,以至于馅饼店的老板已经记住了他,还挺熟的样子。
赵天岭跟老板打了招呼,就走向宁然。
倒是没太多反应:“刚刚办了点事,顺便路过。”
路过?
那这路过可真是……
宁然瞥他一眼,“你今年多大了?”
赵天岭挑了挑眉,嘴角的笑容有点放肆。
“17。怎么了?然姐,你该不会看上我了吧?”
宁然面无表情:“我还没到14。怎么?对年龄小的感兴趣?口味这么重。”
赵天岭刚咬了口馅饼,闻言差点噎住,剧烈的咳了好一会儿。
他慢慢缓下来,看宁然的眼神很无语。
“然姐,你到底是懂呢?还是不懂呢?说这么恐怖的话,我都怕是我教坏了你。”
宁然不为所动,“说起来。你难道不需要上学吗?”
这县城可没高中。
赵天岭沉默了下。
随即就插科打诨的饶过这个话题,“话说,然姐,你们今天考完,就没了吧?”
宁然嗯了声。
见赵天岭不欲说,她也没问下去,顺着他的话道:“今天还有两门。”
中考靠五门,语数英,以及物理和化学。
语数英三门各120分,加起来360分,物理与化学各100分。
五门加在一起,统共560分。
赵天岭哦了声,咬了口他手里的那个馅饼。
宁然看的清楚,那是绿豆馅的。
赵天岭除了绿豆馅的,似乎就没吃过别的馅。
他也不在意宁然的目光打量,只是咬出自己的馅饼,把剩下的两个递给宁然。
宁然挑眉:“给我的?”
赵天岭无语道:“然姐,别闹,你不喜欢吃这种零嘴。”
甜的发腻。
赵天岭完全没办法想象,宁然吃这种馅饼是个什么样子。
他怕眼瞎。
宁然没在意赵天岭的话,点了点头:“成,看在你帮了我这么多的份上,我会带给涵涵的。”
赵天岭果然就满意的看着宁然,“上道啊,然姐。”
宁然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笑出声来。
多个人对温涵涵好,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都市仙武高手
尤其,以赵天岭的能力,完全有办法护好温涵涵。
赵天岭吃了几口,实在觉得腻,让宁然在原地等了会儿,他去附近色小卖部买了两瓶橘子水,一并递给宁然。
“让那小妮子吃完了,喝这个解解腻。”
也不知道那小妮子为什么那么喜欢吃。
“另一瓶是给你的,多谢然姐帮忙。”
赵天岭会做人,宁然就顺势承了下来。
见目的达成,赵天岭同宁然打过招呼就走了。
看着赵天岭的背影,他才走出去几步,突然道:“你应该快要离开这小县城了吧?”
赵天岭脚步微顿。
宁然想了想,不知有意无意的说:“我记着,涵涵好像跟我说过,她父母不希望她去太远的地方。能考的上高中就上,考不上,就算了。但就算考上了,她父母也希望是在附近的镇上。”
赵天岭顿住。
他站了会儿,叹口气,回过身来看向宁然。
“然姐,真的,你真的想太多了。”
他也真的,没想过别的。
那些太遥远了,远不是现在的他能拥有的。
宁然笑了声,意味深长道:“你有个数就行。”
说完,她摆摆手,转身往学校走去。
后面,赵天岭驻足侧目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