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txt-第四百四十七章 去帝都鑒賞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放下手机。
他今天下了一天的棋,也输了一天。
每次不是速八就是打个尸体都能输!
“这能怪我吗?”灵平安吐槽着:“每次都刷不到想要的棋子……”
“就只能速本……当个赌狗……”
“但发牌员总是针对我啊!”
“姓鲍的,没有好人!”
峡谷战旗的发牌员,是一个姓鲍的虚拟人物。
而这货,一直与他做对。
不速本,棋子质量根本不行。
他也试过不升本,先苟着。
结果,每次团战都是美如画。
连打个尸体都可能输!
简直没法玩!
他走到窗口,打开窗帘。
一只萤火虫,悄然的飞到他面前。
灵平安看着这只小虫子,毫不犹豫的伸手。
他抓虫子,从来都是很稳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伸手就抓到了,然后轻轻一捏,虫子爆开,浆水喷在指间,黏糊糊的。
“怎么回事?”灵平安看着被自己捏爆的虫子,他闻了闻味道:“好臭!”
他连忙关上窗子,走去洗手间。
同时,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大冬天的,帝都哪来的萤火虫?怪事!”
……………………
噗!
漆黑的地下,端坐在蒲团上的人,猛地一口鲜血喷出。
整个人立刻萎靡的缩成一团。
“怎么回事?”一件悬挂在高台上的罩袍,飘了起来,来到这蒲团上的人面前,关切的问着:“阿云,怎么了?”
遠 瞳
但,那人却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血不断的从喉咙里被呕吐出来,慢慢的,绿色的胆汁和红色的肉酱,也吐出来了。
然后是各种脏器。
被揉烂的脏器。
心脏、肾脏、肝脏。
最后……
罩袍面前的人,成为了一滩肉泥。
就仿佛是有人,捏住了此人,然后用力一捏,将其捏爆!
罩袍大骇不已。
祂微微一震,这地下的油灯一盏盏亮起来。
而随着这些油灯亮起来,这地下洞窟中的人,也相继睁开眼睛。
这些人约莫有十来人,都穿着黑色的罩袍,整个人都潜藏在罩袍内,看不出模样。
他们看向那漂浮着的罩袍,还有在罩袍身前,那已经碎裂爆开的肉泥。
大聖 傳
“师尊!”他们抬起头,看着罩袍,问道:“大师兄怎么了?”
那罩袍缓缓升起来,久久凝视着地上的肉泥。
这堆肉泥,是他最喜欢的弟子。
也是跟随他最久的弟子。
也是他尸解前收的弟子里,唯一一个可以活到如今的。
却不想,在今日,死在自己眼前。
而且,死的如此诡异、凄惨。
他看向那些黑色罩袍下的人,他现在最后的门徒们。
“你们不要再去鹿鸣山庄窥探了!”黑色罩袍下,那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那里,有着一个不可知的存在!”
“阿云就是被他杀的!”
弟子们顿时嗡嗡嗡的议论起来。
“这怎么可能?”
“我们和帝都相距,何止万里?”
“便是那李守义,也不可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出手,杀死大师兄吧!”
“再说了……大师兄不过是以蛊术,化作飞虫进去一观……”
“便是被发现,也不过损失一点神念而已……”
听着弟子们的议论,罩袍缓缓落回作为,重新挂到那高台上的衣架。
无风自动,两个袖子轻轻摇摆。
“你们知道什么?!”那沙哑的声音从罩袍内传出来:“厌胜之术,不就可以隔着几万里咒人?”
那罩袍微微一振,他身前的一个石台慢慢升起来。
石台内是一面无比古朴的青铜镜。
罩袍挥动自己的袖子,打出几滴温热的鲜血。
他尸解前,保留下来的血液。
这几滴鲜血落到镜面上,镜面立刻开始模糊起来。
随之,一个干瘪的风干头颅,出现在了镜面上。
“老祖……”那风干的头颅咔咔咔的扭动着,一双漆黑的空洞眼眶,看向罩袍:“你找我有事?”
“丁瞎子!”罩袍问道:“你是厌胜学派的总执事,对厌胜之术,应该很了解吧?!”
那风干的干瘪头中发出一阵荷荷的古怪笑声,宛如鬼哭一般。
“老祖想问什么?”
罩袍一挥袖子,那镜子就飘起来,转向对着地面上的那滩肉泥。
“阿云死了!”罩袍内的沙哑声音说道:“他在以蛊虫窥探鹿鸣山庄时,忽然死了!”
“而且,死的如此凄惨!”
“不止肉体被捏爆,连魂魄也破碎了!”
“厌胜之术中,可有类似神通?”
那干瘪的头颅中的空洞眼眶,望着那滩肉泥。
那头颅猛地飘起来,空洞无物的眼眶中,隐隐有着黑色的流光闪过,那干瘪的声带,都有了颤音:“这……”
“这不是厌胜之术!”
若厌胜之术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他何必像老鼠一样藏起来?
早就打回帝都,将黑衣卫的忠烈祀推倒!
只是……
那地上的肉泥的惨状,却让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老祖……”干瘪的头颅,缓缓的说道:“不知道,你可听说过秦陆狼人一族的事情?”
那罩袍中的沙哑声音答道:“略有所闻……”
“我曾经购入了数百头被诅咒的狼人……”那干瘪的头颅慢慢的红润起来,缓缓的变作一个五十多岁,满头白色,双眼溃烂的瞎子。
“用它们的血肉与神魂,来给下面的门徒练手……”
“结果……我们发现,那些狼人虽然变成了无智的野兽,但它们的神魂,依旧可以作为术法的素材……”
“而且,我们发现,这些素材的质量,只比超凡者差一点!”
厌胜之术,是一门入门无比简单,连普通人只要掌握窍门都能使用的术法。
但是……
入门容易,精进难。
这个难指的不是修炼或者天赋,而是练习!
厌胜之道的每一次前进,都建立在成百上千的反复练习下。
就像凡俗的基础科学。
只有不断的试错,不断的实验,才能拿到数据。
厌胜之术也是一般。
一个术法,要修炼成功,就需要不断试错。
但,两者又不同。
基础科学的素材,都是些材料。
而厌胜之术的素材,则必须是生灵!
一开始,还可以用猪羊什么的代替。
但很快,就必须用有灵魂的素材了。
而且,等级越高的厌胜之术,需要的生魂就越多。
譬如,曾有厌胜学派的将军,咒死过自己的一个死敌。
为了咒死对方,那位将军屠杀整整一个城市的人!
以十几万生魂为素材,最终将那将军咒死!
这就是厌胜之术的离谱之处!
只要懂得仪式和咒法,有足够的生魂,多练几次,就可以掌握其他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掌握的力量!
这也是厌胜学派,自称学派的缘故。
他们认为,自己在研究的是大道。
比科学更高,比道法更强的大道!
普通人也好,超凡者也罢,在他们眼中都是素材。
实验用的素材!
所以厌胜学派,素来无比高傲,也无比疯狂!
哪怕如今厌胜学派,几乎被赶尽杀绝,只剩下几个苟延残喘的人物,艰难维系着道统。
他们也依旧认为,自己是人类未来的唯一指望。
因为灵气复苏,仙神归来。
而仙神以苍生为刍狗!
一旦仙神完全复苏,所有人都将沦为那些古老的可怕神明的奴隶,人型电池,从此不得自由!
他们就是最后的指望和唯一的希望!
所以,厌胜学派的宗旨就是以全人类为祭品,最终实验出那传说中的丁头七箭书。
以此无上咒法,胁迫仙神让步。
然后,他们就将带领剩余的人类,继续生存。
这一度是许多厌胜学派的强者坚持自我的信心所在!
直到两个多月前,秦陆的狼人一族,忽然沦为无智的野兽。
整个厌胜学派,就像被人打了几个巴掌一样。
他们亲自购入了狼人,反复观察和实验。
最终,他们不得不承认。
狼人一族所遭受的诅咒之诡异与可怕,无法想象!
这是一种比丁头七箭书更可怕更诡异更恐怖更不讲道理的术法。
丁头七箭书只能针对个体。
虽说,连仙神也可以咒死。
但……
与这种循着血脉,诅咒整个族群的术法一比,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甚至有诅咒学派的将军,因之心智崩溃,在疯癫中自杀!
因为,事实证明,他们的路是错的。
即使他们最终献祭数以亿计的生魂,发动传说中的丁头七箭书,但在掌握了更高力量的存在面前,也不过是蝼蚁的挣扎!
如今……
看着那地上的肉泥。
瞎眼的老人,感知到了那一种熟悉的感觉。
和狼人一族的诅咒一样,诡异、恐怖、不讲道理!
“什么……”罩袍丝丝颤抖:“丁瞎子……你的意思是……我的弟子死于那位导致秦陆狼人一族变成野兽的神秘存在手中?”
“而那人,如今就在鹿鸣山庄……”
“就是那位神秘的X公子?”
“恐怕是的……”丁瞎子的眼眶里,那溃烂的肉,不断蠕动着,隐隐约约有着肉芽在萌动。
他们正欲再说。
忽地,一道灵光,从这地下洞窟的钟乳石上落下来。
一个模糊的影子,从灵光中倒映出来。
不管是铜镜内的丁瞎子,还是那挂在衣架上的罩袍,看到这影子,都是微微一楞。
“盟主!”他们的声音中,居然带了一丝敬意。
若叫外人知晓,恐怕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因为,无论是那罩袍,还是那铜镜中的瞎子,都是联邦帝国红色通缉榜上的前三的存在。
即使是只是向黑衣卫举报他们的行踪,都可以立刻得到五万积分奖励!
因这些人,都是沾满了无数无辜者鲜血的疯子。
“丁瞎子也在啊……”那模糊的影子中,传来了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倒也省得我再跑一趟秦陆了……”
娱乐中前行 窗边的草
“我来,是要告诉你们……”
星星之火
“天地将要大变了!”
“李守义在昆仑山,发现了昆仑山中多处地域超凡化!”
“此外,联邦帝国的航天部门,测算出了地球质量和半径增大的结果,还发现了宇宙微波背景,在向地球偏移的事情……”
无论是衣架上的罩袍还是那铜镜中的瞎子,听到这里都是惊骇莫名。
昆仑山出现多个超凡化地区,还能理解。
但这地球质量和直径增加?
宇宙微波背景在向地球偏移?
这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无论是那丁瞎子,还是这罩袍,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
他们不仅仅是疯子,还是天才!
字面意思的那种!
所以,科学知识,他们也是懂得!
若不是这人的实力强大,而且,还救过他们的性命。
丁瞎子和罩袍,都要以为这人是在疯话了。
“你们不相信?”那人影说道:“那就去查证吧!”
“各国航天局,应该都会陆续发现问题!”
“你们在秦陆,应该是有情报来源的,可以去查证一下!”
“看看我说的事情的真假……”
进入共和纪元二十八世纪后,不止灵气复苏的浓度在攀升,科学技术也开始井喷。
联邦帝国带领起了全新的信息技术革命浪潮。
各主要大国不得不跟进,由之出现了信息网络浪潮和无线互联网浪潮。
而这两项技术革命,都和航天技术息息相关。
尤其是卫星通讯技术!
所以,如今秦陆的大国,譬如法兰、普鲁士等,都有着自己的航天部门,甚至部署了深空射电望远镜,来观测宇宙。
而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原则。
秦陆各国,暗地里没少和他们这些联邦帝国的死敌来往,甚至提供给他们或明或暗的便利与帮助。
要不是秦陆各国在帮助掩饰和掩藏。
他们就算再厉害,也迟早会被黑衣卫找到!
地球就这么大,他们能躲的地方是有限的!
就听着那模糊的人影说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们……”
“无论如何……”
“帝都,我们都必须去!”
“不止是我们!”
“秦陆各国……想活命的,都必须去!”
“因为……我得到的情报中说……”
“这些都是人为的!”
“因为那位X公子!”
“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