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二百三十四章 外道血祭,誅神拆壇相伴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你…你也是神族?”
幻心尊者懵了。
他实在没想到,张奎会以这种方式反击。
那圆光乃是神灵特有标志,就像大乘境的虚影法相,眼前这家伙怎么会有?
而且,上面各种符文纷繁复杂,看起来比自己的更加高级…
幻心尊者忽然心中有些忐忑,眼前这家伙肉身比自己还强大,还有如此玄妙的圆光,莫非是什么隐藏身份的神灵大佬?
他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这条路,可不想莫名其妙得罪什么人。
“你猜!”
张奎一声冷哼,捏动剑诀,成百上千道紫色剑光顿时凭空出现,带着惊人的气息呼啸而出。
他也没想到,“长生”吞了那个神怨后会发生这种变化。
古老异种藤蔓、永生菌、怪异血色布条、封印蝗魔的白纱…“长生”吸收了太多古怪东西,进化道路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控制之中。
不过现在哪顾得上多想,先干掉这个家伙再说。
千百剑光瞬间而至,幻心尊者脸色难看,飞速闪躲,同时身后黑色圆光不停闪烁,伸出一指大声喝道:“禁!”
然而,剑光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瞬间分散,从各个方向堵死了他的路。
幻心尊者脸色瞬变,“不可能,我的神通为何对你无用?”
张奎哈哈一笑,“因为我这是圆光祖宗,你那是圆光孙子,孙子见了祖宗哪敢放肆!”
“胡说八道!”
幻心尊者气得面孔越加狰狞,三双手臂伴着黑光呼啸而出,试图拍开袭来的剑光。
以他的神躯强度和已经转化后的神力,徒手对抗飞剑并不奇怪。
果然,轰鸣声炸裂不断,紫光四溅,一道道剑光被拍飞。
然而幻心尊者却脸色一变,身形飞速闪烁退后,看着手上剑伤周围血肉不断坏死剥落,眼中惊疑不定。
“这是什么东西?”
眼前这个人已经让他有些害怕,恐怖的肉身、能够抵消神通的圆光、杀伤力几乎变态的飞剑…这家伙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底牌?
“死人没必要知道!”
张奎一声冷哼,双手顿时变换剑诀,没了神通限制,他各种手段多的是,只想早点料理了这家伙。
漫天飞舞的剑光突然停止,随后迅速排列,紫光连成一片,顿时摆出了五行封魔剑阵。
这个阵法对付蝗魔时,张奎用的最溜,摆出剑阵非是会冒火凝冰,而是用剑光演化润下、炎上、曲直、从革、稼穑五行特性,生化相克使敌难以逃脱。
绯闻娇妻:腹黑老公,约吗 一庭芳菲
果然,剑阵一出,幻心尊者顿感不妙,就像陷入泥泞沼泽,越动陷得越深。
同时,那充满放射性的剑光还在不断消磨他的血肉。
当神通无用,就连强大的神躯也被对方克制后,幻心尊者才猛然惊醒,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强大的妖修。
他面色狰狞,忍着血肉不断被消解,先入金位随后入木位,再转回水位,行动范围竟然越来越大。
“咦?”
张奎先是一愣,才想起此人曾以幻术称雄东海,而且能将百眼魔君封印数千年生不如死,显然阵法修为也是不俗。
“好,再看此阵!”
张奎来了兴趣,再次变换剑诀转换阵法,五行旋转,阴阳二气滋生,互根互用,化作了巨大太极图。
却是曾经封印入魔山祖的两仪封魔阵。
幻心尊者再次被困住,顿时陷入疯狂,嘶吼着用蛮力开始挣扎。
张奎眼睛微眯,幻心尊者找到的传承他已看出,应该是用那祭坛向未知存在献祭,从此踏入某种古神道修炼。
这玩意儿明显后遗症太大,这幻心尊者又是怪笑又是不冷静,显然已处于半疯癫状态。
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儿,张奎不再犹豫,指尖突然出现鲜血,凌空画起了一道符箓。
符箓,召神劾鬼、镇魔降妖,这家伙既入神道,正好克制。
随着一道《四象诛神符》渐渐成型,惊人杀气冲天而起,幻心尊者也终于灵醒,眼中满是恐惧。
他咬了咬牙,身后黑色圆光忽然炸裂,乌光将其包裹,瞬间缩小消失不见。
神道圆光还有这作用?
张奎顾不上惊讶,因为对方竟然瞬移到了祭坛,猛然跪在地上不断跪拜祈祷。
祭坛之上,褒无心努力挣扎,眼中却越发绝望。
“找死!”
张奎一声怒喝,冲向祭坛的同时伸手一挥,血色《四象诛神符》顿时跨越空间,直接印在了幻心尊者脑门上。
轰!
仿佛一道惊雷,幻心尊者瞬间两眼呆滞,周围老阳、少阴、少阳、老阴四象变化,竟然渐渐有龙虎鸟龟虚影旋转。
张奎顾不上搭理,因为这祭坛已经嗡嗡震动,一道道血色符文亮起了微光。
洞天顶部,再次出现了星空和黑色的巨大漩涡。
“死开!”
张奎脸色狰狞,紫色剑光凝聚,黑紫色粒子不断向周围喷射,火花四溅,彻底消断了那些血色符文。
“走!”
拉起褒无心,二人身形一闪,跳下了祭坛。
轰!
一道血色光焰直冲天际,此时身处洞天,张奎抬头望去,习惯性地使用了通幽术。
瞬间,他看到了一片黑暗,似乎有诡异的影子在中间舞动,那是一种超乎想象的极致,根本难以诉说,有种归于虚无的大欢喜。
好像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汪洋大海,周围光线渐渐暗淡,张奎的意识也越来越迟钝。
忽然,脑海深处七十二煞术的星光冲天而起,虽然依旧被这片黑芒吞噬,但张奎却猛然惊醒,一声怒吼,周围黑暗瞬间散去。
他喘着粗气连忙低下头,却见褒无心一脸惊恐地盯着他。
张奎若有所觉,连忙摸向额头,却发现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了条缝。
“混蛋!”
张奎心中涌起无边愤怒,手指猛然伸了进去,忍着剧痛抠出了一只血色眼睛。
放在手中一看,这血色眼睛竟然在诡异的盯着他,下方还有细小触须,挥舞着想要破开手掌皮肤。
“去你妈的!”
张奎面色狰狞,一把将血眼扔在地上,随后猛然鼓起腮帮子,呼~,血色业火喷射而出。
很快,血色眼睛就化作了白灰随风消散。
张奎喘着粗气再次摸向额头,顿时脸色难看。
以他肉体的强大恢复能力,额头之上的窟窿竟然无法恢复,即便表面皮肤合拢到极致,也能看到一道淡淡的红线。
一夜 之 秋
褒无心脸色惨白,声音发颤:“张道友,那…那是什么?”
“怕什么,无非是邪魔外道!”张奎哼了一声,心中仍然一片愤怒。
我非我,再强大又有何用!
此时,那冲天的血光已经消失,祭坛之上,似乎被血光所影响,《四象诛神符》竟然开始渐渐消散,跪在地上的幻心尊者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神采。
张奎二话不说,瞬间闪身来到了幻心尊者面前,冷着脸一剑劈开了对方脑袋,随后张开大嘴,红莲业火喷涌而出。
整个洞天内的温度急剧下降,幻心尊者狰狞恐惧的面孔先是变成了石膏状,随后噗的一声化为灰灰。
脑海中赫然多了一百五十多点,再次达到四百。
张奎犹不解恨,伸手一挥,万千剑光顿时凝成百米紫色巨剑,轰隆一声插在了祭坛上。
这祭坛坚硬异常,锋利无比的剑光竟然只插进去了半米。
张奎咬着牙继续轰击,周围响起了无数祭祀和激烈的哭喊声,那些已经化为干尸的神灵竟然眼中哗哗流出了黑血,就连洞天也变成了一片血色。
褒无心看得毛骨悚然,但张奎却一声冷哼,凶神恶煞的看了周围一眼,剑指一凝。
轰隆一声,祭坛四分五裂。
祭坛似乎是这个洞天的基石,毁灭之后,洞天也开始从周围一点点的消散。
忽然,“长生”再次传来了恐怖的饥饿感。
张奎看了一眼那流血的骨质祭坛,森然一笑,“你要这东西,好,吃吧,越强大越好,与我携手抗敌!”
“长生”化作的黑色光圈缓缓升起,一道道发着绿光的藤蔓喷涌而出,顿时将那骨质祭坛包裹,如捕食猎物般拖进了光圈之中,随后缓缓转动消磨…
眼前发生的一切,褒无心已经难以理解,干脆不去多想,左右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张道友,龙骨船!”
“看到了!”
张奎瞬间闪身跃了过去。
靠近一看,才发现此船并不大,如白玉般莹润的龙骨为基,镶嵌着一道道黑色甲板,说是船,其实就是一艘龙舟。
此时,随着洞天周围不断消散,只剩尾巴的龙舟也咔啦一声,眼看就要滑入黑暗虚空。
张奎连忙一把拉住,脚下瞬间用力,轰隆一声踩出了裂痕。
这龙舟看似不大,却沉重的惊人,幸好张奎有担山之力,双臂肌肉发力,一步一裂痕,硬生生从虚空中拖了出来。
果然是个龙舟,龙骨狰狞活灵活现,船头龙头骨张着大嘴,背上黑色舟身中空无一物。
“走!”
此时“长生”已将祭坛吞噬,化作乌光飞回了他的体内,张奎一声招呼,拖着数百米长的龙舟和褒无心缓缓退出了洞天。
不像古秘境,这洞天十分坚韧,即便没了基础,消散的速度也十分缓慢。
但大殿内的符文阵法已经大面积的熄灭,传送门渐渐合拢,里面是不断消散的洞天…
褒无心微微摇头,“到底是谁在这开辟了洞天,又修建了这怪异神殿?”
张奎眼神凝重,“不是在这里开辟,是从天外而来。”
神殿、洞天、星船…
敌人远比想象中的要强大!
就在这时,老龟妖逃走时留下的龙珠忽然飘了起来,大殿内顿时响起了苍茫的龙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