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愛下-第二十章 覆土鑒賞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第二十章覆土
玄武市。
白雪像小银珠,像小雨点,像柳絮杨花,纷纷扬扬为城市挂起了白茫茫的天幕雪帘。
抬头透过稀疏的雪帘望去,那远处江畔的帆船群落,隐隐约约,好像在雾中,宛如在云里,显得特别好看。
“来了?”
来人脱掉了外套。
抖了抖领子里面的积雪,看着桌上的铜火锅点头:“嗯,差点没赶上。”
“呲,来了就好。”
对方手里拿着筷子吹气。
火锅里飘着各式各样分不清楚的药材,骨头汤烧了不知多长时间了泛着白色汤汁。
鲜红的肉片在白色的碟子里,金色的铜火锅正飘着白雾。
几样嫩绿色的青菜,正点缀着这张桌面。
“坐吧!”
来人把衣服搭在椅背上,看着对面的人吃着火锅:“老板正回去奔丧……”
“这样也好。”对方露出一抹笑意道:“前段时间可给咱们吓死了。”
“嗯!”
来人脸色很不正常的点点头。
“还不习惯啊?”对方筷子上煮熟的羊肉在酱料上满满蘸了一筷子后塞进嘴里说:“这么长时间没收入,我都快熬不住了都……”
“公司的工资。”来人反驳道:“不是也够花吗?”
“够个屁啊!”对方想要辩驳,可想想了又摇头:“我和你解释什么啊?”
“嗯!”
两人在火锅店里吃着火锅。
“那……咱们说的事?”那人吃饱喝足后停下筷子问:“能不能启动?”
“嗯,得看情况。”
“看个屁情况啊!”对方急了眼说:“关系都是打通了的,渠道也是现成的吧?胆子大一点才能赚大钱……”
“没办法,有点严!”
“你看看除了你们苹苹零售之外,其他公司不都是明面规则?”那人很不解地说:“你倒是给我羞羞答答的做什么?胆子大就有钱拿,胆子小回去吃屁!”
沉默许久。
来人提着衣服,穿上后点头说:“行!”
“好。”男人喜笑颜开地上前,揽住了对方的肩膀说:“那咱们晚上去唱歌?”
两人并肩走出火锅店。
两人是吃完火锅,刚准备去唱歌……
啪叽!
就被身后一阵巨力,给按在雪地里面了:“你们干什么抓我?你们……”
来人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另一人则在疯狂叫嚣着。
“苹苹便利的华北区刘主管?”
“是。”
自知难以幸免的刘主管点头。
“知道是什么事吧?”
“知道。”刘主管点头,站起身来说:“我指证对方能宽大处理吗?”
“再议吧!”
……
《财富——世界零售新力量》
作为今年的年末的最后一期财经杂志,居然是以华夏零售品牌为封面结尾。
翻开第二页。
‘世界零售新力量之——苹苹便利’。
“这家公司。”
不少订阅了杂志的客户恍然。
这家公司与华夏首富吴奇的名字经常是一起出现的……
但是由于这家公司并不是上市企业,甚至连企业内部的股权如何都无人知晓。
因此,正规的财经杂志,很少会捕风捉影的报道。
毕竟一些不实报道,会损害杂志的声誉!
在没有得到苹苹便利的采访权力之前,《财富》一直都对这家公司采取漠视的态度……
不过,今年总是忍不住了。
因为苹苹便利的发展已经让对方难以再用‘忽视’的态度应对……
如果《财富》还想要报道零售业的信息,就必须要提到这家‘不配合’的品牌。
不然它的一些调查和报道都有‘偏差’。
被逼得没办法的《财富》杂志编辑,只能先联系苹苹便利请求采访……
毫无疑问,又被拒绝。
那么对方就开始了自己的调查……
在一阵的摸排走访之后,消耗了大量资金和时间,也摸清了苹苹便利表面情况。
至少在华夏有多少家店铺是可以查清楚的,每年纳税额和雇佣员工人数是有数据可查的
但是更隐秘一些的信息就很难查了。
不过一些公开的信息综合,再经过一番的旁敲侧击,也能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
‘苹苹便利旗下的苹苹零售、家世界超市,已经成为华夏第三大的零售集团了……’
‘两千多家的苹苹零售遍及全国,六十多个家世界超市开满各地。’
‘强大的物流调配能力说明着它的运营成本很低!’
‘开遍全国各地的门店,意味着议价能力很强。’
‘这也说明这家公司的利润空间不错……’
《财富》杂志的人还是蛮专业的,几乎得出了一个相对靠谱的数据。
并且在这篇报道的后面,附注了:数据皆有公开调查和演算而来,如有详细资料可联系笔者修改。
“啊,猜得挺准的嘛?”章秘书有些讶异的敲了敲掌心说:“没想到引起注意了?”
做了吴奇半年多的助理,章秘书已经习惯了忙碌。
对于《财富》需要费尽心思调查的数据,她可谓是了然如心知道的门清了……
“唉,忘了我还没毕业呢!”
章秘书看了一下自己的邮箱。
‘论文还需要修改’。
这是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给的一稿意见。
手机里还有其他信息,比如同学邀请的离别宴,可是章秘书却不太想去,毕竟差距是能看得见的。
“嗯?”
桌上的电话响起。
“喂,是姜总啊?”章秘书靠在椅背上说:“是的,这件事是吴董吩咐的。”
电话对面苹苹零售的副总裁姜总,面前正面如死灰的站着几个人。
挂断了电话。
荒原之恋 谢耀德
姜总也面色铁青的骂道:“你们干的好事!”
……
昆镇。
斯柯达汽车研发和生产中心。
曾荣清也在为相同的事情苦恼,正和面前从总部来的总监说:“这件事我们自有……”
总监面色不改的微笑着,说:“曾总我理解你,但是这是吴董的吩咐。”
……
脸谱网总部。
正在咖啡间和女同事说话的主管,被穿着西装的监察部同事拦住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白主管一脸惶恐,可还是嘴硬地说:“我犯了什么法?”
“还死不认账?”监察部的员工冷笑道:“和你一起合伙做水军和数据造假的是你的大学同学张三吧?”
“张……张三,他撂了?”
“你说呢?”
……
安江。
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像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一堆人围在一个黄泥土坑旁。
几个健壮大汉挑着放着骨灰盒的棺材缓缓地进入冻得快僵硬的土坑里。
吴奇口鼻吐着白气,弯腰挖起一铲泥土。
一抖。
砸在了棺材的顶上。
不一会儿,这个土坑就被吴奇几人给填满了……
雪后,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妆玉砌,皓然一色,明年该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