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笔趣-第115章 收拾惡人鑒賞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苏老爷子捋捋胡子:“让你没事儿跟孩子学点知识,你偏不,这会儿吃亏了吧?”
“你说不说?”林氏催促道。
她心里头跟火燎似的,没心思耍嘴皮子。
老爷子赶紧认怂:“看你急的,这就给你读,聘金八万两,玉如意六柄,金饰八套……”
林氏听得眉开眼笑,随即严肃地说道:“这些聘礼谁都不许动,全跟宝儿嫁过去。”
“苏家家底虽然薄了点,但儿郎个个都有正事,不会盯着姐妹的聘礼,如果有,我肯定不饶他,而且不管宝儿自己准备了多少,我们都得备一份,这是娘家的心意和祝福,要让她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苏家的宝贝。”
老爷子语气笃定。
疼人不能只靠嘴吧嗒,得有实际行动。
林氏也赞同老头子的做法,又站起身说道:“我把老大老二喊起来,离王第一次登门,得弄桌好酒好菜。”
苏家对离王好一点,日后他才会对宝儿好。
老伴出去后苏老爷子摸出旱烟,点上火猛吸两口,烟雾缭绕中他的表情有些失落,孙女找到好归宿他自是高兴,可总忍不住觉得宝贝被人抢了。
因为先前在清凉村的大家有相处的经验,陆云深也不拿架子,晚饭吃得宾主尽欢。
入夜,等家人都歇下,苏宝儿换上夜行衣从后门出去,钻进一辆样式简单的马车。
“等久了吧?”苏宝儿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家人养回些精神,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话,出门便晚了些。
陆云深摇摇头:“多久都等你,只要你来。”
他的嗓音低沉有磁性,内容又容易让人误解成情话,听得苏宝儿脸颊微烫。
还是说正事吧。
“你摸清常成沛的行踪了吗?”
这是陆云深从常胜坊接的一个任务,目标常成沛被封为三品宁远将军,常以收养为名将女童接入府中,折辱虐待,手段恶劣,被他祸害的人不下十数,因为他武功高强,身边护卫众多,赏银是五万两。
“今晚他住在北街的别院,这是户型图,上面标出了护卫的位置。”陆云深拿出一张纸,铺开放在油灯旁。
别院不大,却足有十六个护卫,后院还养着两只恶犬。
其实陆云深完全能应付,邀请苏宝儿只是想有理由和她腻歪在一起。
半个时辰后,苏宝儿和陆云深解决掉所有护卫,顺利摸到了主卧上方。
屋里萧成沛和外室纠缠在一起。
“爷,我好想你,你是不是有了新欢就不喜欢我了?”
“说说是哪里想我了?上面还是下面?”
“都想了,你快亲亲我嘛!”
“你先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再收拾你。”
……
屋里虎狼之词不断,屋顶上的两人都不太自在,好在有面巾遮挡着。
苏宝儿故作镇定地说道:“动手吧。”
“我去。”陆云深拦住苏宝儿,他绝不允许里头肮脏的男人玷污了她的眼睛。
苏宝儿刚动,却不小心碰到了藏在檐边的铃铛。
这就是做了亏心事怕鬼敲门,只好时时防备着。
彦夕修仙路 晚上吃的饺子
常成沛听到动静后迅速披上衣服,冷笑着说道:“两位贵客,良辰美景,何不下来玩玩?”
苏宝儿和陆云深对视一眼,两人足尖一点,翩然落地。
进了房间,他们见到了今天的目标人物,常成沛身高中等,身材臃肿,一双三角眼淫邪又凶狠,简直就是头直立行走还在发、情期的野猪,让人作呕。
“两位有何贵干?饶了爷的雅兴可知有什么后果?”
常成沛的衣服随意敞着,他根本没把来人放在眼里,想杀他的人多了去了,多他们两个不多,少他们也不少。
不过今晚倒是稀奇,居然来了个小娘们儿,是上门送菜来的?
两枚飞刀从陆云深指尖飞出,直奔常成沛的双眼而去。
常成沛迅速侧身闪躲,但飞刀还是擦着他的脸皮飞过,血腥味瞬间充斥着鼻腔。
仅此一招,他就能断定来人是高手,如果可以,还是尽量避免正面冲突的好。
“在下不知何处得罪了你们,但必定是在下的过错,条件你们尽管开,权当交个朋友。”常成沛拱手作揖,姿态放得很低。
“不必。”
陆云深不留任何余地地拒绝。
常成沛继续劝道:“想必兄弟还未尝过个中滋味,不懂如何销魂美妙,芙蓉,去好好伺候这位公子。”
“爷,我是您的人,怎能让旁人沾了身子?”
芙蓉哆嗦着后腿两步,倒不是对常成沛死心塌地,而是因为他只喜欢干净的女人,不干净的绝不会有好下场。
常成沛恼火地说道:“快去!”
他积威甚久,芙蓉不敢不从,只能小步往陆云深身边挪动。
“她以前是花魁,本事极好,定能让兄弟满意。”
常成沛眼里冒着精光,男人一旦被女人吸引战斗力会直线下降,他便可趁此机会了结了他。
之后穿着夜行衣的女人便是他的了。
拿芙蓉换她,不亏,要知道花魁常有,而能把夜行衣穿地如此性感的只有眼前这一个女人。便是丑点也不要紧,一直用面巾挡着便是。
正在常成沛想入非非时又一把飞刀直奔咽喉而来,要不是早有防备,他的命就交代了。
“不识好歹,这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常成沛的武器是一对铁锤,足有六十来斤,耍起来虎虎生威。
陆云深用的则是一柄软剑,出招快如闪电,灵活多变,显得对方无比笨重迟缓。
几招过后常成沛身上被戳了几个血窟窿,将雪白的亵衣染成了红色,却压根儿没挨着陆云深。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乃朝廷命官,你若敢杀我,朝廷定诛你满门!”
陆云深没有废话,径自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
他有一剑毙命的实力,只是不想便宜了他,他应该在无尽的恐惧和疼痛中死亡,就像那些生生被他折磨死的姑娘一样。
苏宝儿懂他的心思,但怕打斗声引来邻舍的人,便说道:“你先制住他,我有办法收拾他。”
而且绝对是配得上他癖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