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第316章 壽桃分享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
人心要散。
这时候萧自明主动站出来,缓和气氛。
“诸位,大家不要忘了,这遗迹里天材地宝多的是,而且都是无主之物。”
“我们既然能发现一棵寿桃树,只要继续沿着那位古躯前辈走,一路上肯定能发现更多的奇花异果。”
“大家都是成大事的人,没必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就开始相互猜忌,人心隔阂,错过接下来的更多仙缘。这个遗迹里危险重重,存在无数个上古禁地,我们更需要众志成城才对。”
萧自明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提议,这颗寿桃谁也别独吞,我们接下来沿着古躯前辈离开的路线,继续寻找其它奇花异果。假如真的倒霉到一路上连一株奇花异果都没找到,到时候我们平分了这颗寿桃,分成八份,人人有份。”
听了萧自明的话,在场其他人的面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
气氛不再那么剑拔弩张的紧张了。
眼前这座神殿很宏大。
占地十几亩大的神殿,单单是殿前门庭就有几丈高,门庭雄伟巨大。
人站在门庭前,仿佛巨人脚下的蚂蚁般渺小,气势压迫。
“这神殿有十几亩大,还保留完好,哪怕没有这寿桃,这神殿里肯定也有别的好东西。”
“接下来这神殿里不管有什么好东西,谁先找到的就归谁,大家谁都不许强抢。”
这次说话的人,是马家驱魔人的马木原,他站在巨大门庭下,先是再狠狠吸一口寿桃溢散出来的馥郁香气,然后目光穿过桃树,跃跃欲试打量起眼前这座幽深神殿。
马木原这话果然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
“马兄弟说得没错,这神殿里的仙缘都是无主之物,大家各凭本身寻找,谁先找到就是谁的。这神殿这么大,足够我们八人探索好一会的了,他奶奶的,或许在里面还能找到其它奇花异果也说不定。”酒肉和尚狠狠撸一把头顶小钢毛,越说越兴奋。
“对,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要想在遗迹里走得远,就必须立下规矩。如果有谁破坏大家定下的规矩,企图杀人夺宝,就是众矢之敌,是魔头行径,大家一起合力围剿魔头。”枯竹老人也站了出来。
“枯竹老人的话,也正是小老儿我的话。”土夫子小老头深以为然的赞同说道。
总之就一句话。
这神殿里有什么仙缘。
大家各凭本身寻找。
谁若杀人夺宝,就是所有人的共同敌人。
当大家的意见统一后,大伙准备走入殿内去摘寿桃,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晋安。
那酒肉和尚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看一眼晋安:“晋安道长,你不是每隔一炷香左右就要去解手一次吗,现在一炷香马上到了,晋安道长这次怎么不去解手了?”
晋安:“?”
晋安警惕看一眼那酒肉和尚:“你老惦记着别人上茅房,咋的,你还想惦记一口热乎的?”
酒肉和尚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被晋安反怼得有些发懵住。
等他反应过来后,顿时面红耳赤的恼怒:“你骂和尚我是狗?”
“!”
原本正暗吞口水走进神殿,打算摘寿桃的萧自明六人,脸上笑容都是集体一僵,他们再看寿桃时,已经不再香了。
“我觉得我们队伍里再定一条规矩,和尚你不许再言语挑衅晋安道长,不许再言语刺激晋安道长,否则就是众矢之敌!”
萧自明瞪了一眼酒肉和尚。
枯竹大佬、守中真人,还有其他人都是集体点头,然后狠狠刮一眼酒肉和尚,警告酒肉和尚别再言语挑衅晋安。
酒肉和尚憋屈得耳根子都涨红了。
他才是最大受害者啊!
和尚我被一个道士骂成狗,和尚我心底里的委屈又该找谁说去?
但现在是形势比人强,他一个人犯了七个人的众怒,酒肉和尚只得一个人生闷气的闷不做声,一脸委屈表情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就当酒肉和尚委屈巴巴时,忽然,他猛的抬头看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身肌肉紧绷,有危险来临!
一头体型巨大凶戾的猛禽,在雨天里振翅飞行,那猛禽贴着一座高山山顶,横渡虚空,然后从天上俯冲,朝天地唯一光源的神殿而来。
那猛禽足足有三四丈巨大,羽翼冰冷似冷金属,在天上极速飞掠,撞碎雨幕,在雨幕里撞出白色水汽,势不可挡的凶恶朝神殿扑杀而来。
晋安吃惊。
这遗迹里不是没有活物吗?
怎么可能有猛禽在雨天里横行无忌的飞掠?
可很快,晋安更加吃惊发现,那猛禽并不是活物,而是用鲁班木牛流马之术打造的木鸢(yuān)!
那木鸢通体漆黑。
带着金属特有的冰冷光泽与沉重质感。
居然是通体都由坚硬如铁的百年铁木打造的木鸢!
木鸢苍背上坐着好几个人,人人身上都各自揣着遗迹里的神性宝物,无视头顶比黄泉水还恶毒的雨水,操控着木牛立马之术打造的木鸢,速度不减的疾速飞近神殿。
呼!
当木鸢离地还有十几丈高时,一年轻男子,突然从木鸢苍背上飞跃而下。
昂!
木鸢唳喝,张嘴喷出灼热火油,火油如一道长龙贯穿雨幕,轰隆,滚烫火油在神殿门口爆炸开一大片火海,阻挡晋安、萧自明他们采摘寿桃。
来者不善!
被这么一耽搁,这时,那木鸢已经来势汹汹的飞到神殿上空,一名年轻男子率先跃下木鸢。
那是身材高大的青年,年摸二十五岁左右,青年外貌俊朗,身体伟岸、威武法严,他身穿身穿金边刺绣云纹锦缎,腰束金腰带,身上气质雍容华贵,带着睥睨天下所有英雄俊杰的强势威压,如大海吞吐,这是个强势霸道的男子。
他头上戴着一只蛟龙兜鍪。
蛟龙兜鍪溢散出神性光芒,那神性光芒,绚烂夺目,比其他人手中的神性宝物都还要灿烂,有龙王威严吐息,仿佛这兜鍪上的蛟龙元魄还活着。
如龙神降临人间!
气势睥睨!
这青年。
给人非常危险的感觉。
晋安两眼微眯。
叮叮当当!
青年金腰上挂着几只风水师铃铛,相互碰撞,发出清脆响声,居然从别的风水师那赢来六七只风水铃当。
风水师?
再联想到他驾驭着木鸢出场,以及一身气质雍容华贵。
这人的身份来历已经呼之欲出,是京城天师府来的青年才俊高手!
京城天师府,是聚集天下能人异士的地方,这些人是精通药理、观星、阴阳、数理、命理、卜筮、方技、天干地支、五行八卦、风水堪舆,寻龙定穴的能人异士。
天师府里人才济济,集合了民间各路能人异士,但很早前就只剩风水师与麻衣相师独大,这两脉人得了当官的病,整天攀附皇权,专门给京城皇室、王爷、官员寻阴宅墓穴,找天下龙脉。
木鸢苍背上又接连跃下三人。
他们都不是天师府的人。
因为在他们腰间并没有看到挂风水师铃铛,这些人都是青年在路上招安的奇人异士。
其他不愿被招安者,全已经被青年强势杀死。
这雍容华贵青年一来,就注意到了神殿里长着的那颗寿桃,他只是目光略微一扫寿桃,一双眼睛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看着神殿门口的八人。
“谁在冒充我天师府名号,在外招摇撞骗?”
雍容华贵青年一开口,就是强势得过分。
他头上那顶蛟龙兜鍪仿佛受到了主人心神牵动,传出龙吟,蛟目有精光爆射出几尺长,震慑人三魂七魄,让人感觉重若千钧。
这就是龙威!
他在遗迹里得到了了不得的神性宝物!
面对雍容华贵青年这位正牌天师府的逼问,在场几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看向身边神色阴沉的萧自明。
突然。
那萧自明原地消失,不对,他并不是原地消失,而是他整个人瞬间沉入地下,想要土遁逃走。
这假冒天师府的萧自明,在那座神宫里得到的不凡之物,看来是一件能够让人像神话传说里的土地神一样,在地下来去自如土遁的厉害法宝。
“想走?”
“给我留下!”
邪魔之牛x仙妃 征文作者
雍容华贵青年目绽精光,他跃上木鸢,猛禽冲天而起,朝雨幕下的一处方向遁去。
“给我拿下他们所有人的罗庚玉盘碎片,谁反抗我天师府,就地格杀勿论!”
天上传来青年逐渐远去的凶声。
这正牌天师府行事嚣张,跋扈,比冒牌的天师府萧自明,还要冷漠,强势霸道且漠视生命,连虚伪都懒得伪装。
“他们才五个人,我们这里一共有七个人,我们拿着寿桃,一起联手杀出去!杀啊!只要赶在天师府那个小王八蛋赶来前杀出去,我们未必就没有机会逃出去!”
酒肉和尚一声大吼。
大战一触即发。
酒肉和尚、守中真人、马家驱魔人、晋安,一起杀向对面五人,结果枯竹老人和地师并没有一起联手杀向对面七人,而是反冲向神殿里的那棵桃树。
“你们他娘的跟和尚我玩阴的!”酒肉和尚见枯竹老人和地师没有跟上来,他转头看到正要去偷桃的枯竹老人和地师,两眼冒火的大骂。
枯竹老人哈哈大笑:“老夫我寿元将近,这寿桃就先归老夫为了,等下次再碰到其它奇花异果,老夫甘愿主动让出来给各位。这颗寿桃就先归老夫所有了!”
地师根本就不是枯竹老人这个老江湖宗师的对手,他被枯竹老人的浑厚内里击退后,枯竹老人顺利摘到寿桃,然后施展玄妙身法想要独自逃离这座神殿。
酒肉和尚目眦欲裂。
他刚要准备出手拦截枯竹老人,噗!噗!
酒肉和尚跟马家驱魔人的心口位置,突然透出血淋淋的两个血洞,身体剧痛,不可置信的低头一看,他们看到自己还鲜活跳动的心脏被一只干瘦手掌捏爆。
是那名酒糟鼻土夫子从背后偷袭了酒肉和尚跟马家驱魔人。
这场惊变来得太快了。
谁都没想到这土夫子突然暴起杀人,连杀己方两人。
就连原本正想夺路逃走的枯竹老人,都被眼前惊得一怔。
“嘿,现在只剩四个人了,我们有六个人,风水轮流转,现在是我们人数占有了。”酒糟鼻的土夫子小老头目光不屑,不再看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
“你们来得可真慢,我一路留下那么多线索,结果这么迟才赶来,这次我钓到一条大鱼,你们再晚来一会这条大鱼就要逃掉了。”
土夫子说着,贪婪盯着晋安:“抓住这个小道士!我在他身上闻到了很多很多的罗庚玉盘碎片,足足有十几枚碎片!他一个人携带的罗庚玉盘碎片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多!”
“其他人都无关紧要,但我们一定要替小凌王拿到寿桃和这个小道士身上的十几枚罗庚玉盘碎片!”
“我不管你们是自愿跟着小凌王还是被迫跟着小凌王,既然跟了小凌王就不要三心二意!小凌王是武曲破军的大贵人命格,命格惊人,凭借小凌王的命格与本事,还有背后倚靠的天师府无数高手,他在这场天大仙缘里突破第二境界枷锁,跨入第三境界,成为天师府三百年来最年轻的第三境界高手是指日可待的事!跟对了主子,一旦等小凌王掌握了天师府,就是你我一同得道升天之时,以天师府能与镇国寺、玉京金阙抗衡的底蕴,还怕以后没有跨入第三境界的机会吗!”
或许是土夫子的话,让这些原本还心有二意的人,彻底放下了心中对小凌王的芥蒂,他们分出三人牵制其他人,剩下的三人则拦截向晋安和枯竹老人。
一人拦截枯竹老人。
冷剑绝天
两人拦截晋安。
似乎在他们眼里,罗庚玉盘碎片比寿桃的吸引力更大。
那名拦截枯竹老人的,同样也是名隐世江湖多年的剑道高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仇杀无止无尽,他厌倦了这种杀戮生活,为了远离江湖漩涡,选择隐姓埋名隐居深山。
但这次的洞天福地开启,终究还是让他没忍受住诱惑,再次拿剑,重入江湖,主动投身入江湖漩涡里。
当这位剑道高手拦截向枯竹老人时,那枯竹老人身上冲起气芒,剑尖连一尺气芒都刺不透,江湖神兵利剑就被气芒震成碎片。
剑道高手想退,但晚了。
枯竹老人体表的气芒顺着剑尖侵入剑道高手体内,那是一股冷入骨髓的寒冰真气,刹那就封住了剑道高手的经脉,身体动作一僵。
也就在这时,枯竹老人轻功身法似移形换影,还没来得及看清他虚影人已瞬间贴身,吸空了剑道高手体内气补充自身消耗。
“寒冰真气!吸人内力!森罗六法身法!你是魔教上一任老教主!你,你活了一百零三岁还活着……”
剑道高手还没说完,就被枯竹老人一掌拍中百会穴,暴毙而亡。
百会穴是人最重要的穴门,被手上力道淳厚的武林高手击中,沾之即死。
枯竹老人击毙阻挡他的剑道高手后,把寿桃往怀里一揣,哈哈大笑的离开,眼看枯竹老人要消失在视野里,晋安目光一沉,正要去追赶,结果被眼前两人拦住。
那两人并非是江湖练武人,而是都是奇人异士,他们一上来就是在自己身上贴一张神打符,请神上身。
原本不擅武道,身子精瘦的两人,顿时肌肉膨胀,隆起一块块像岩石一样棱角分明的肉块,身体魁梧高大,浑身充满蓬勃阳刚之气。
他们一人轻松扛起废墟上的千斤重大石柱,一人手持铁剑,齐齐朝晋安杀来。
“别来烦我!”
“滚!”
晋安眸光冰冷,原本冲杀向晋安的两人,忽然人直愣愣呆愣住,两人就像是被施了石化定身术,三魂七魄无法动弹。
是《天魔圣功》的第四劫!定神劫!
可定人神魂!也能定自己神魂!
定自己神魂如定海神针,修行速度事半功倍。
而一旦定他人神魂,则神魂不受控制,生杀予夺。
然后晋安抬起两条腿,气势凶烈如蛮兽撞来,重重踢中面前两人的腰腹位置。
《十二极形意拳》之第五式!象魔腿!
轰隆!
轰隆!
咔嚓!咔嚓!
雨幕下传来腰椎被巨大力道踹断的骨头断裂声!
晋安在硬气功方面的造诣,他在肉身力量方面的修行,在江湖武林里,无人能与他硬碰硬还能毫发无损,哪怕连武道宗师来了也要退避三分。
更何况是两名被他定住三魂七魄的人。
晋安瞬间碾杀两人后,气势如虎狼的冲入雨天里,朝身影越来越小,即将要消失在远处的枯竹老人追去。
“老土狗,洗干净脖子,等下我来杀你!”
晋安离去前的冷声大喝,把土夫子吓得身子一颤,看着地上两具尸体,他心胆惊惧。
……
那枯竹老人刚吸了一人内力,内力正是最淳厚的时候,而且他仰仗一身精妙身法,让晋安无法短时间无法追赶上枯竹老人。
眼看就要跟丢枯竹老人。
晋安脸上没有急色,而是从往摸出一枚铜钱。
是落宝金钱。
呵。
晋安对着落宝金钱轻吹一口气,默念法诀:“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