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一十八章 追擊的雙方展示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你大可以来试试!你这个懦弱的家伙!”
手中再次出现魔镰的凯隐不甘示弱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武士,暗裔的力量让他有些得意忘形,并且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了。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问他,为什么不获取更多的力量,让这些胆敢忤逆自己的家伙全部杀死呢?
重生之庶女为妻
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担心会被一个落魄的武士给追杀了。
所以他身上开始散发出红色的雾气,而一种不妙的感觉也笼罩在了戒的心头,他立即拿出了一把符咒贴在了凯隐后背,并且抓住了凯隐的肩膀,出声劝慰着自己带来的这个孩子。
“凯隐,冷静一点!”
他看的出来,凯隐这个时候的情绪不对劲八成就是暗裔影响下的结果,但是他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而凯隐一开始是想答应戒的要求冷静下来的,但是当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出现了滔天的怒意和憎恨,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也升了起来。
然后,拉亚斯特也适时的把戒追踪他们的场景映入了凯隐的脑海当中,让他看到了戒软弱和弱小的一面。
“呵呵!冷静?你之所以对我好,是不是打算到时候更好的斩下我的脑袋啊?!”
他立马推开了戒,并且将镰刀同时对准了这三个艾欧尼亚人,眼睛当中说不出是怎么样的情感,但是戒却能够从这个孩子的眼睛当中看到曾经的自己,所以他一时之间根本就动弹不得,就算是有在高明的武功和魔法,在他的心不愿意动手的时候,他也并不比一只蚂蚁要有力多少。
封神灭仙记
“你们都想杀了我!我才不会相信你们呢!我还不如回到诺克萨斯去!至少那里的人会因为我的力量而尊敬我!”
凯隐愤怒的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根本不等戒说出挽留的话就跑了出去,而亚索也适时的跑了出去,想要拦下这个诺克萨斯人。但是迎接他的并非是凯隐那无力的镰刀,而是拉亚斯特的强力扫击。
赤红的镰刀横扫而过,亚索本能的滑动刀刃,将风汇聚成墙壁挡在自己的身前,并且将断刃方道而来胸口。然后那把赤红的镰刀就撕碎了风的墙壁,并且将他再次打飞了出去,手中的断刃也因此而脱手,直接插到了易大师的紫砂壶上面,将那个精致的紫砂壶打成了满天的碎屑。
易端茶的手,微微颤抖。
而亚索在落地的时候连忙看向拉亚斯特的方向,只见到比上次多了一对翅膀的拉亚斯特正在用一种轻蔑的眼神和表情看着自己,就像是在看着一只蛆虫。
“比上次强了一点,看起来你的仇恨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深刻啊?庆幸吧,有人还不想你们死,而我也没时间和你们打。”
拉亚斯特说完之后狞笑两声,然后就拍打着背后的翅膀,在压缩愤怒的眼神当中飞到了天空之上,让狂奔而来的亚索只能够用憎恨的眼神看着逐渐飞上天空的拉亚斯特,发出了强烈的怒吼。
“你这个怪物!有种下来!!”
他的怒吼换来的只有拉亚斯特的嘲笑,拉亚斯特根本就没管亚索,而是直接飞向了不远的一座山峰之上。而在扭过头的一瞬间,拉亚斯特脸上的表情就变的复杂了起来,因为他突然理解亚托克斯所做的事情了,也明白亚托克斯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做出那样的行动了。
“喂,怪物。”
就在这个时候,被他的身体保护着的凯隐却在他的心中说话了。
“我叫拉亚斯特,虽然我也不介意怪物这个词。”
他用以往的声调说着话,并且能够感觉到凯隐畏惧的颤抖了一下,但这个孩子还是义无反顾的说出了他想要说出的话。
“我愿意把身体给你,但是您能够给我一段时间,并且不杀戒大叔和那个易大叔吗?”
拉亚斯特沉默了一会。
“可以。”
但他也不会拿走这个孩子的身体。
而仰望着逐渐远去的拉亚斯特的并不只有亚索一人,戒的心情现在也很复杂,理性告诉他他应该修书一封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师父,然后立即前往皮尔特沃夫,但是感性却让他想要跟上去,救出那个孩子。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至少也要让他最后的时光开心一点。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边的亚索走了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从自己的世界当中回到了现实。
“嘁,均衡的忍者,你能够追踪到他么?我认识个家伙,他有可能可以把那个孩子和那个怪物分离开,但是作为代价,你要帮我杀死那个怪物!”
亚索很是不爽,这种被仇人击败,并且连追上的能力都没有的感觉让他几乎快要爆炸了,但是他也明白,没有自己眼前这个忍者的帮助的话,自己找到那个怪物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阋墙
戒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易拿着自己的剑,还有亚索的那把断刃走了出来,并且将亚索的断刃扔给了亚索。
“带我一个,我想我也有可能将那个孩子和那个怪物分离。”
易虽然没什么把握,但是他却可以尝试一下,毕竟自从他在绝望当中真正的领会到了无极也有极限,他只是个凡人,真正的力量在于天地之间之后,他的剑就再也没有极限了。
于是,戒的内心再也没有疑惑了。
“好。”
三个人就这样组成了一只小队,朝着拉亚斯特远去的地方追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李珂的休息时间也总算是结束了,他告别了自己的老婆艾希,飞到了德玛西亚的附近,并且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大树造物。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造物的身边竟然多了两个他根本就不打算带到这里的人。
“所以,阿狸小姐,还有莉莉娅小姐,你们两个就不能够老老实实的在弗雷尔卓德等我吗?”
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个人菜瘾还大,总想着在自己这个非常危险的事业当中掺合一脚的两个‘禽兽’,李珂就感觉一阵的头大。
这两个姑娘看上去压根就不懂什么叫做危险的样子!
“我们还不是怕你跑了!不带我们去找那个叫做亚托克斯的家伙!你说是吧!莉莉娅!”
阿狸挺起自己的胸脯,并且拉了一下自己的盟友莉莉娅,突出了一个大无畏。而莉莉娅也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在李珂无语的注视下,竟然红着脸点了点头。
“是,是的!李珂你别想再丢下我们!这次我有好好的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