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有請小師叔笔趣-第一百四十七章 毒師堂堂主的絕招讀書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难怪他郁闷,脱光也就罢了,赤裸而来,赤裸而去,堂内没有女人,不算丢人,可用毛笔在身上乱画,还放蒸屉……就有些过分了!
最关键是,见过在胸口画青龙、白虎的,还第一次见,画驴、画龟的!
咋了,我不配有龙啊!
“这个……是为了救你!”脸色一红,祁长老急忙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
“你是说……镇仙宗的那位小师叔,是用布置封禁和雕刻阵纹的方式,在我身上作画?”一脸发懵,毒师堂堂主露出见鬼一般的表情。
这种事,听都没听过。
祁长老点头。
毒师堂堂主看向其他人,众人也全都凝重的回答,过了一会,终于有一位长老忍不住:“堂主,要不……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一直晃,有些眼晕!”
“……”
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毒师堂堂主,精神一动,一套衣服浮现在身上,嘴角一抽:“我积攒了几百年的剧毒呢?”
“全在那边呢……”众人一指。
急忙来到跟前,毒师堂堂主随手一抓,脸色变得煞白:“都没了?”
眼前的葫芦、瓶子,十之八九都空空如也,珍藏、配制了多年的剧毒,竟然全部消耗殆尽,涓滴不剩。
“是……小师叔和那头乌龟,太能喝……”
祁长老脸色一红。
苏隐只尝了二十多种,就去画封禁、阵纹了,乌龟有了这种机会,动作很快,剩下的一大堆,已然被喝的所剩无几。
“把毒药当酒喝?”
眼前发黑,毒师堂堂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彻底崩塌。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配制的剧毒,无往不利,无人能够抵挡,结果……到了真正高手面前,和美酒一样甘甜,越喝越想喝,开心的不行……
这叫啥事!
“算了,能活过来,算是侥幸了……不知那位小师叔身在何处?我要去亲自感谢……”
郁闷过后,毒师堂堂主也反应过来。
毒药没了,还可以配制,人没了,真就什么都没有了。
“费堂主突然召集各宗掌舵人,去进行宗主大会,所以……他直接离开了!”祁长老道。
“这么快?”毒师堂堂主愣住。
既然下了通知,说五日后开始,就不可能随意更改,不然,朝令夕改,还怎么服众?
“是封禁堂和阵纹堂,出现了变故……”
祁长老将之前光芒四射,警示钟响起的事,再次说了一遍,道:“我们怀疑……他们两个堂口出现这个问题,可能和你身上画出来的这些图案有关!”
毒师堂堂主低头再次看向胸口的毛驴和乌龟,陷入了长时间的深思。
难不成……这两样东西,有什么深刻含义?
正在沉思,一个长老急匆匆来到跟前:“堂主、诸位长老,不好了,灵渊巨魔,感受到了封禁出现问题,大规模入侵……”
“过去看看!”
知道不是研究图案的时候,堂主带着诸多长老急匆匆向毒师堂深处走去,不一会来到一处封禁前。
众人进入其中,果然看到无数黝黑的巨魔,呼啸着飞了过来,眼中带着血腥和杀戮。
“放毒!”
知道面对这种攻击,只有硬杀,没有其他办法,也不废话,毒师堂堂主一声大喝。
呼!
诸位长老,挥洒毒药、毒液、毒粉……一瞬间,毒气漫天。
不过,这些巨魔,毫不畏惧,疯狂冲了过来,一波接着一波,很快,众人身上的储备就被消耗殆尽,也有不少人受了重伤。
“怎么办?”
见对方发疯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祁长老脸色发白。
“你们后退,想办法镇守封禁,我去拖住……”深吸一口气,毒师堂堂主道。
“堂主,你刚醒过来,身体还没恢复……”众人全都满是着急。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恢复了又有何用?抵挡不住,所有人都会死!”
叹息一声,毒师堂堂主道:“好了,别墨迹了,所有人听令,立刻后退!”
呵斥完,不再多说,合身向巨魔冲了过去。
轰轰轰!
无数力量汇聚起来,毒师堂堂主,刹那间就被打的吐血,胸前的衣服,也被撕扯开来。
“堂主……”
见对方为了他们,不畏惧生死,众人眼眶全都一红。
“拼了,哪怕死,也要他们好看,大家和我一起冲进去,让他们知道,毒师堂没一个孬种……”
眼泪流出,祁长老一声大喝,正要再次冲进去,就见身边的几位长老,全都目瞪口呆的看向自己,眉毛一皱:“怎么了?”
“祁长老,你自己看……”
满是不解,祁长老急忙向堂主的方向那个看去,同样呆在当场。
只见手持兵器的巨魔,对着上身赤裸的堂主疯狂的刺了过来,本以为他肯定无法抵挡,谁知胸口的乌龟图案闪现出一道光芒,立刻将对方的攻击,挡在外面,紧接着毛驴图案一声咆哮,从胸口幻化出来,对着灵渊巨魔冲了过去。
噼里啪啦!
巨魔瞬间炸开,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这……”
使劲揉了揉眼睛,祁长老不敢相信。
毛笔画的纹路,竟然有如此功效?
不仅是他,巨魔环绕的毒师堂堂主也彻底愣住,继续向前。
嘭嘭嘭嘭!
体表的蛛网纹路,发挥了作用,如同封禁一般,将无数巨魔挡在外面。
“嗷嗷!”
过了一会,巨魔后方发出了一声吼叫,冲过来的魔影,快速后退,很快逃的无影无踪。
“堂主,你一个人赶走了巨魔入侵?”
带巨魔逃尽,众人依旧有些没反应过来。
“……”毒师堂堂主同样有些发呆,低头看向浑身的墨汁和纹路,满是不解。
每次和深渊巨魔战斗,都需要花费无数代价,不知牺牲多少生命才能完成……啥时候这么简单了?
一脱衣服,就结束战斗……
画风为何如此怪异?
见深渊巨魔,的确逃走,再没回来的意思,毒师堂堂主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回到房间,正想再次询问纹路的事,就见一个长老急匆匆来到跟前。
“堂主,对面的阵纹堂坚持不住了,想询问一下,我们这边还有药物没?能不能助一臂之力……”
“药物没了,我亲自过去吧!”
沉思了一下,毒师堂堂主摆了摆手。
他的毒药都被人喝光了,只能亲自上阵了,刚好也试试,之前的一幕,是不是只是个巧合。
说完,笔直向阵纹堂的方向飞了过去。
……
半空,苏隐向长老堂的方向飞去。
对方胸口的毛驴和乌龟,正是他画出来的阵纹,目的是为了保护对方不被蒸熟,反正这东西,重意不重形,喜羊羊、灰太狼的话,没人认识,毛驴、乌龟倒是形象不少。
禁地学画画的时候,经常画它们两个,比较熟悉。
“这次没白来,灵气又多出了几道!”
看向丹田,苏隐微微一笑。
刚才在毒师堂堂主胸口作画,同时契合了绘画、医术、毒师、阵纹和封禁,五种职业技巧,一开始,没出现,还以为没显圣成功,直到现在,缓慢浮现出来。
想来,是那位堂主苏醒了。
五种不同的灵气,钻进丹田,沿着经脉,缓慢游走,一旦融合,实力必然能再次暴增!
果然出来机会才多,一直待在隐仙居,哪能接触这么多职业?得到这么多灵气?
心中满意,正在推算灵气大概用多久,才能进入丹田,身后一个喊声响起。
“小师叔,等等我……”
转头看去,就见墨青城御剑飞来,一袭青袍,胡须、长发随风飞扬,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比他乘坐床板,好看不少。
“墨宗主!”苏隐抱拳。
“小师叔来的早,可知……发生了什么事,联盟突然将宗主大会的日期提前?”
寒暄完毕,墨青城疑惑的看过来。
“我真不清楚,你也知道,我才到这里,不到两个时辰,对很多事,都不算太了解!”苏隐尴尬一笑:“你呢?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从镇仙宗飞过来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多点,对于联盟,对于大兖州,他也只是个小萌新!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猜测……应该和封禁堂、阵纹堂的警戒钟有关!”墨青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警戒钟?”
“联盟八大堂,镇守灵渊的八个出口,只要其中一个出现了问题,就会敲响警戒钟,算是警戒和求助!两大堂口同时敲响……几千年都没有过了!”
墨青城道。
灵渊巨魔,知道外面有封禁和镇守,正常情况,都是浅尝辄止,维持一种战力平衡,很少疯狂进攻的。
所以,警戒钟很少敲,至少他成为宗主百余年内,一次都没听过。
现在突然响起,还是两个堂口同时,不用想也知道出了大事。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苏隐点头。
飞行的速度很快,很快就看到长老堂所在的山峰,出现在视线。
控制床板落了下来,此时大殿外,站满了人,沿着封禁的路径,蜿蜒成一条长龙,从看,空中看了过去,实力全都不弱,还有几个,之前就见过。
大兖皇室的皇帝白占青、合阳宗宗主洪清、烈云宗宗主褚松、山青宗宗主卢庆之……
能来宗主大会的,不止一流宗门,还有二流、三流,加在一起,数量就多了,密密麻麻足有上百。
落了下来,苏隐向眼前的大殿看去。
辉煌大气,四周雕刻着阵纹和封禁,与整座山峰融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沧桑古老的味道。
长老殿,联盟最强大的堂口,也是整个大兖州的最强所在,单从外观,就与其他地方截然不同。
“没长眼啊,后面排队去!”
收掉床板,苏隐正打算进入队伍,就见一个刚刚落下来的中年人,满脸不悦的冲到前面。
二流、三流的宗门太多,很多人互不相识,而且,一流宗门,大部分都在前面,能在最后的,不用想也知道不怎么样,再加上苏隐看起来没什么修为,年纪又轻,这位并没什么可忌惮的。
“好!”
没有生气,苏隐点点头,带着乌龟,向后走去。
墨青城此时也飞了下来,见这家伙,竟然呵斥小师叔,顿时露出不悦之色,正想呵斥,就见后者摇了摇头。
排个队而已,早进去半分钟,晚进去半分钟罢了,没必要争吵,一来到就闹出这么大动静没意义,还是低调些吧。
见他这样谦逊,墨青城不再多说,紧跟在后面停了下来,成了最后一名。
中年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还算懂事,不知你们是哪个宗门的?跟我说一声,以后就罩着你们了……”
轻轻一笑,苏隐正想回答,空中再次呜咽一声,一个人影飞了过来。
同样是老熟人,天罡门的那位宗主!
因为青鳞巨蟒的事,受了重伤,让长老回去找人,自己则赶了过来,本想着五天后召开,到时候完全可以选出新的宗主,没想到这么着急……
无奈之下,只好带伤前来。
“这是……天罡门的宗主!”
像是认了出来,中年人眼睛放光,激动的不停颤抖:“我曾远远看过一眼,传承境强者,他还鼓励过我……”
傻瓜王爷的圣医鬼妃 慕容秋婉
脸色涨红,也不管苏隐二人,急匆匆迎了上去:“白阴宗宗主沈白衣,见过许宗主!”
“白阴宗?三流宗门?”
天罡门宗主愣了一下。
大兖州一流宗门十个,二流宗门超过三十个,至于三流……绝对超过了上百之数,别说记得了,见都没见过,只是偶尔听过这个门派罢了。
“天罡门召开的会议上,你老人家曾让我好好修炼……”
兴奋地连忙点头,沈白衣身体躬成大虾模样,大手一摆:“许宗主,你排我前面吧,我这种小宗主,跟在后面就行……”
许宗主点了点头,跟在后面向前走去。
一脸荣幸和激动,沈白衣来到苏隐和墨青城面前,眉头一皱:“还不往后,挡住一流宗门的强者,罪名你们承担得起吗?许宗主,别在意,他们都是小宗门的门主,不像我这样,有机会见过你这样的高手……”
正满是兴奋地恭维,就见身旁的许宗主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不停颤抖。
“许宗主……”
满是疑惑,沈白衣还没说完,脸上一疼,被对方一巴掌抽飞。
靈異 實錄
“滚一边去!”
许宗主感觉快要哭了,抽飞对方,颤巍巍的来到身后二人跟前,鞠躬到底。
“墨、墨宗主、小、小师叔……”
以为排在后面的只是普通的三流宗门,甚至更弱小的存在,做梦都没想到……一位是大兖州第一宗门墨青城宗主,一位是风头正劲的小师叔……
要插他们的队……
不是这样作死的吧!
“许少卿,你架子真够大的!”墨青城冷哼,满是不悦。
小师叔胸襟宽广,可以不当回事,他受不了!
青云宗登临大兖州霸主数千年了,堂堂宗主,走到何处,都受到尊崇,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我……”许少卿宗主满头大汗,不停颤抖。
他也没想到,这个沈白衣想装逼讨好自己,结果,装到这两位头上了。
“好了,不算什么大事,你就在前面排着吧!”见这位许宗主的一巴掌,引来了不少人观看,苏隐皱了皱眉,开口道。
“我……”
许少卿脸色苍白。
这位白天的时候,一船撞死了一头传承七重的蛟龙,手段之强,之狠辣,墨青城都远远不如,不说话也就罢了,一说话,他吓得更加不知所措了。
早知道一来到就遇到这位的话,就算天罡门掉级,也不来啊……
“还是……还是你们排到前面吧,我、我不敢……”许少卿忙道。
“小师叔让你排,你就排,哪这么多废话?”墨青城皱眉。
“是……”许少卿这才颤巍巍转过头去,此时的沈白衣,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面前吓得说不出话来的传承境高手,同样吓得脸色发白。
此刻,就算不知道这二人的身份,也明白,肯定不简单了。
hp懒人德拉克
“小师叔,原来你在这里,墨宗主也在啊,你们还是排到我的位置上去吧!我在后面就行……”
一个笑声响起,合阳宗宗主洪清从前面走了过来。
“你只有一个位置,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人同时过去?我们都是遵守规矩的门派,这样吧,我的位置也让出来,配合上洪宗主的,刚好两个……”
烈云宗宗主褚松也来到跟前。
“你们的位置太靠后了,还是我大兖皇室的吧,在最前面,小师叔,你别客气……”白占青同样微笑。
“……”
看着眼前出现的一个个大佬,争先恐后的让位置,沈白衣眼前发黑。
就算洪清、褚松这些他不认识,白占青这位皇帝陛下,头上带着皇冠呢……不可能认不出来!
一瞬间,沈白衣想死,此刻,再傻也明白,这两位到底是谁了。
一位是,一来到就弄的大兖皇城风声鹤唳的小师叔,另外一个是青云宗的宗主……
堂堂皇帝陛下,都跑过来让位置,自己却插队,脸杂这么大呢?难怪许宗主吓成这样,换作任何人都怕啊……
不停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木然站在原地。
见伴随这几位过来,看得人越来越多,苏隐满是无奈。
只想低调一些……为啥就这么难呢?
算了,既然隐藏不起来,继续矫情也就没意义了。
摇了摇头,和墨青城大步向前走去,时间不长来到最前面,抬脚走进长老堂的大殿,知道他来到,费庭堂主也迎了上来。
殿堂十分宽敞,足有四、五百平,几位长老,站在其中,脸上带着焦急和担忧。
苏隐和墨青城等人被安排在最前面的座位上,等了十多分钟,见所有宗主全部坐好,费庭堂主的声音缓慢响起。
“刚才的警戒钟,想必诸位都听到了!”众人同时点头。
“六日前,天空出现变故,浮现了一个巨大的‘圣’字,之后的灵渊巨魔,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突然发疯的进攻封禁,导致联盟八大堂受损严重……知道继续下去,可能坚持不到半个月,就会崩溃,所以才紧急召开大家前来,商议对策!”
环顾一周,费庭声音带着沉重:“本想着,五天后开会,就够着急了,谁知……就在今天晚上,封禁堂出现了变故,镇守上万年的封禁虚影,无缘无故消失了,阵纹堂,也出现了动荡,无数灵渊巨魔,再次围攻八大封印。联盟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
“诸位都是一宗之主,大兖州诸多势力的掌控者,召集你们过来,就是想商议一个对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宗门,一个联盟的事了,一旦巨魔成功逃脱,大兖州必然会沦为人间地狱……”
“这……”
“疯狂进攻?”
“八大堂,每一个都堪比一流宗门,你们都抵挡不住,我们如何抵挡?”
……
众人全都脸色发白。
联盟建立的初衷,以及作用,在场的几乎都知道原因,就算不知道的,旁边很快有人普及,如此强大的组织,借助封禁,都抵挡不住……这波进攻,也太可怕了吧!
“费堂主就说让我们怎么做就行了……我们听从联盟的调配!”
知道这样商议,肯定说不出来什么,墨青城开口道。
“是啊,费堂主之说就行,我们能够做到的,必定义不容辞!”
“需要怎么做,我们鼎力相助!”
又有几个宗门迎合。
“既然墨宗主和几位宗主都这样说,我就不废话了,现在我希望能从诸多宗门,调取30位传承,100位宗师,500位神宫,2000位化凡,分散到八大堂,共同应敌!”
沉吟了一下,费庭道。
“调人?”一位面色黝黑的宗主皱了皱眉,道:“不是不想调,而是……按照什么标准来?”
“是啊,有的人多,有的人少,这样很容易造成不均衡……”又有人插话。
阻挡灵渊巨魔,是十分危险的事,被抽调过去的人,就算不死,一旦重伤,他所在的宗门怎么办?
势力衰减之下,必然会被其他宗门吞并。
为了大陆,不少人愿意牺牲,可……也不想让自己的宗门,因此被覆灭。
“很简单,能出三位传承境强者,或者十位宗师强者的宗门,给与一等灵脉一条!出10位神宫境强者的宗门,二等灵脉一条!这些强者都没有,愿意出50位化凡强者的,给与三等灵脉一条!”
费庭道。
“这……”众人全都一震。
之前的宗门大会,都是通过比试竞争,获取灵脉,而现在,只要派人过来战斗,就直接赐予……的确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以灵脉为代价,的确让诸多宗门没办法拒绝,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和巨魔战斗的经验,就算修为够了,真正战斗,未必比得上联盟的一些弱者,贸然进入,未必会给战局带来太大影响吧!”
白占青道。
做为大兖皇帝,他知道的消息,比很多宗门更加详细,灵渊巨魔,诡异莫测,没对战过的话,不是你有实力,就可以轻松击败的!
统领过军队的人都知道,与敌人交锋,并非多几个高手就能改变局势,相反,多的人不能做到政令合一,不能更好的适应战场,反倒会成为猪队友,拖累大家,从而让整体战斗力,不是增强,而是减弱!
“是啊,时间太短了,如果时间够长,集中训练三个月,肯定没问题,听费堂主的口气,直接上战场,我觉得也不太妥当……”
墨青城同样道。
“你们说的这些,我提前就考虑到了,自然不会让这些人上战场,而是……让他们稳固封禁!”
费庭打断了二人的话语,道:“只要能稳住封禁,灵渊巨魔,由我们联盟的人来斩杀……”
“如果只是稳固封禁的话,倒是可以……”
白占青和墨青城对望了一眼,各自点头。
听他们商议,苏隐也不插话,不是不想插,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真正实力,只有宗师九重,镇仙宗现在……连十位神宫境都拿不出来,仔细说起来,连个二流宗门都不如……
就算想插话,也没底气啊!
就在他安心打酱油之时,费庭堂主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师叔……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苏隐一愣,这才发现,房间的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过来。
他这位小师叔,闹得动静实在太大了,就算不了解的,看到墨宗主、白占青、费庭如此示好,也肯定明白不简单。
“我……能有什么建议!”
见这么多人看来,苏隐有些尴尬:“既然灵渊巨魔,这么可怕,想办法将他们逼退就是……”
“如果简单就能逼退,也不至于如此麻烦了……”
见他说的轻松,费庭苦笑一声,正想继续说话,就见一位长老急匆匆走了进来。
“怎么了?”
见他出现,费庭瞳孔一缩。
这位长老被派去抵挡巨魔的进攻,这么快就回来,是不是……已经失败了?
真要如此,就算其他宗门能派高手前来,也肯定来不及了……
“回禀堂主……”这位长老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了不敢相信之色:“我们、我们赢了,前来进攻的深渊巨魔,全都退了!”
“退了?”
费庭猛的站起,愣在原地:“封禁山出现问题,对它们来说,绝对是最佳的进攻时期,怎么会退走?”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
双方僵持万年,都在寻找对方出现纰漏的时候,此刻联盟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绝对是最好的入侵时机,灵渊巨魔,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
让人不敢相信!
房间内的众人也齐刷刷看来,觉得不可思议。
“是……毒师堂的玄夜堂主!”这位长老满是激动:“他凭借一人之力,拯救了八大堂口……”
“玄夜堂主?他、他不是毒气攻心,陷入昏迷了吗?”费庭愣住。
才说这家伙没救,快要死了,怎么转眼间就救了八大堂?就算他全盛期,也没这种实力吧!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还没来得及询问,只知道他不但康复,不知怎么还学会了一样绝招……一旦施展出来,深渊巨魔纷纷后退,根本抵挡不住他的冲锋!”
这位长老道。
费庭满是不敢相信:“什么样的绝招,能将巨魔吓的退走?”
和这种生命征战多年,他知道的很清楚,悍不畏死,啥都不怕,一个绝招就能吓的逃窜……而且还是八个封禁地,全部溃败,太逆天了吧!
“他一来到就冲进巨魔群,我也没看清,但看清了动作……”这位长老沉吟。
“动作是什么?”见他半天不说话,费庭快要急死。
“是……”深吸一口气,这位长老一脸凝重的看过来:“是脱衣服,见到巨魔就脱,一丝不挂!然后……巨魔就逃了!”
“???”
脱衣服就能吓走巨魔?
什么鬼?
房间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全都傻了。
(发个读者画的三兽和极乐大魔王的手绘,感觉比我画的稍强一些,嗯,大家可以点赞评论,这个月赠送的彩蛋章活动币,我看能不能全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