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6fn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864章 你這思維是不是太跳躍了?展示-ax2nl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感觉很轻松,抽空的时间帮了关岭县局一个小忙,不算什么大事。
但能节约几十万的经费,他心里也是暗暗自得。
当然,如果这几十万经费能奖励给自己就更完美了,哪怕只奖励一半也行。
不过慕远也知道,想要这样的奖励,完全是不可能的。
想到几十万块钱,慕远想到了一件事情。
一件之前已经计划好的事情。
城市马拉松。
这可是来钱贼快的一个渠道,比偷啊、抢啊什么的都快——前提是有能力拿到这钱。
很显然,慕远具备这样的能力,对他来说这跟捡钱没多大区别。
平日里慕远也没怎么关心西华城市马拉松赛的事情,但他也不担心会错过这个机会,毕竟一个城市要举办如此重要的赛事,肯定是避不开公安部门的。
现场安保执勤,肯定得调用大量警力不是?
坐在办公室里的他稍作犹豫,立刻拿起电话,便给治安支队那边一位同事打了过去。
他在市局也已经差不多半年了,除了刑侦支队的这些人,其他部门认识的不多,但并不代表不认识。
“许辉,在忙什么呢?”
“还能有什么?编报表呗。”对面传来一个声音,“慕支队,你领导可是大忙人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慕远淡定地回答道:“我问个事情,今年的城市马拉松赛什么时候举行?”
“马拉松?你问这个干嘛?”许辉有点惊讶,忽又笑着道,“放心,就算有执勤任务,也肯定轮不到你去。你可是我们全市破案的金牌保证,谁敢调你啊!”
慕远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不是担心被抽去执勤,而是想参加一下马拉松。毕竟,这项体育运动我从来都没参加过,想尝试一下。”
那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即悠悠说道:“慕支队,你是准备跑个半马留个纪念吗?”
“那多没意思?要跑就跑全马,顺便拿个奖杯回来。”慕远很淡定地说道。
“可别!”许辉连忙说道,“你还是别冲动,太累也是会死人的。”
“没事,我体力好着呢,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辉:(#`O′),我知道什么?我啥也不知道。
“行吧!这事儿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慕支队,还有其他事吗?”
慕远就很无奈了,道:“你还没说到底什么时候举行呢。”
“呃……还有将近一个月呢。”许辉说道,“不过报名的时间快了,你要真想参加,我发一个链接给你,你到时候直接在网上报名就行了。”
“行!谢谢。”
说完,慕远挂了电话。
等了不到一分钟,手机聊天软件提示音响了一下,是许辉发过来的报名网址。
登陆看了下报名时间,下周二报名,还有五天。
随后慕远便将这事情暂时放在了一边,继续捉摸案子。
全市未破的命案还有那么几件呢,之前慕远虽然从中挑选了那几件先进行侦办,但并不代表着剩下的案子他就不管了。
限时婚令:帝豪的VIP夫人 倾落尘
命案,从来都没有放弃这个说法。
之前慕远选择的那些案子,是相对容易破获的,剩下的则是难啃的骨头。
要是以前慕远说不定还没多少把握,可这次办理关岭县这起放了十五年的杀人碎尸案,尝到了命运罗盘的甜头后,他的自信心瞬间爆棚。
他已经弄出心得了。
先拿着案子用心钻研一下,若是能找到线索,就按照这个方向侦查,如果实在没线索,那就用命运罗盘。
那神奇的指针,便会带着自己去寻找某些隐蔽角落里的线索。
而且这个线索对于案件的侦破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后面只要围绕这一线索展开侦查,案子肯定是能破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还需要付出多少精力而已。
暖婚厚愛極品妻
看了一阵资料,他拿起电话便给冯局打了过去:“冯局……”
还没等他开口,冯局那边却已经说话了:“小慕,关岭县的案子破了?”
甲申天變
溺宠一品弃后
“对啊!”慕远语气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冯局,你怎么知道?”
“刚才关岭县夏局长已经给我打了电话,报了喜,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哦!”
冯局顿时就很郁闷了。
毕竟,这么重大的案子,这小子居然没先给自己汇报一下,太不应该了。
可是他没法责怪啊!
他现在也摸准了慕远的脾气,如果自己这时候责问他为何这么大的案子破了不汇报,他铁定会怼一句:“这不是很普通的案子嘛。”
然后……他还没法反驳。
对于别人来说一辈子都遇不到这么大的案子,可慕远这大半年的从警生涯中,命案却已经办了不知道多少了,或许破了这样一件案子,确实不是太值得大书而特书的事情。
“我刚才已经通知关岭县那边了,让他们尽快将案件的侦办过程形成简报材料给我们报上来,然后我们市局才能向省厅申报二等功。回头你也把个人事迹材料给准备一下……”
没等冯局说完,慕远快速说道:“冯局,还要准备个人事迹材料啊?这个……不用了吧?我这边还要忙案子呢,还有几个区县的未破命案摆在那里呢,这些案子一天未破,我寝食难安啊!”
冯局:……
“算了,我让龚支队那边安排人帮你弄。”
“谢谢冯局,没事那我就挂了。”
“你急什么!”冯局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呢,你现在要是没其他事,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我这不是在忙案子……”
“你每天都在忙案子!”冯局怼了一句,“这些积累了多年的案子,你一天两天是忙不完的。这个事情很重要,你先过来一趟。”
“……好吧!”慕远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
几分钟后,慕远推开了冯局办公室的门。
其实他内心不停在吐槽,明明要让自己去他办公室,结果刚才电话里还说了那么多废话,到了办公室一便说不好吗?
“冯局,到底是什么事啊?我那边正忙呢。”慕远一进门,便一本正经地说道。
冯局横了他一眼,道:“坐下说!”
“好吧!”慕远在冯局的对面坐下,然后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
冯局忍着教育人的冲动,说道:“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件事情吧?”
“上次?哪次上次?冯局,你给我说的事情可多了,我怎么知道是哪一件呢。”
冯局有些无奈,他怀疑慕远是在故意找茬,可惜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又不太像。
“就是上次说的省厅准备让你走学术路线那事儿。”冯局说道。
慕远一愣,随即苦笑一声,道:“冯局,那件事情……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我对提升职级什么的确实不感兴趣,有那精力,我还不如多办几个案子呢。”
冯局似乎早料到慕远会有这样一说,说道:“你的想法我明白。不过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职级问题了。你想啊,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如果你一直都只是一个副大队长,这说明我们选人用人机制有问题啊!你让下面的人怎么想?”
慕远呆了片刻,弱弱地说道:“冯局,我现在才入职不到一年呢,我觉得现在说这个问题还太早了一点。”
“不早了!不早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冯局认真地说道,“就目前来说,若是走正常途径,你这级别两三年是别想动了。但以你的能力,两三年时间都在原地踏步,对你来说并不公平。”
“我无所谓的!”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冯局想揍人……
“别扯远了。”冯局根本不接他这茬儿,道,“省厅那边提的那种方式,我们也考虑过,确实不是很理想。后来,我将这事情向郑市长做了汇报,同时与政治部那边商量了一下,想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
“什么办法?”慕远虽然对提升职级不感兴趣,但也很好奇市局这边到底想出了什么方法。
冯局道:“我们认为,我们完全可以以市局的名义成立一家以刑事技术、犯罪心理等为研究方向的研究中心,而这个研究中心由你来负责。我相信以小慕同志你的能力,这个研究中心肯定能迅速推出多项成果的,到时候我们再运作运作,把你这研究中心的级别提起来,那样一来,你作为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职级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
慕远直愣愣地看着对方,半晌之后,憋出一句话:“冯局,你们一天都是怎么琢磨的?这么偏门的办法都能想出来?”
冯局微瞪着眼,脸皮抽了抽,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这不都是为了你嘛。其他的就别说了,你就说,这方法你认可不认可!”
慕远无奈说道:“冯局,没必要这么麻烦吧?”
“怎么能说麻烦呢?”冯局连忙说道,“我和郑市长合计过,这个研究中心真要干成了,解决你的职级问题那就成了附带了,它真正的价值,在于帮助全省、乃至于全国各地案侦部门解决侦查办案过程中遇到的各类棘手问题,至于它到底能发挥出哪种程度的作用,可就看你慕远同志的能耐了。”
慕远这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认真地问道:“冯局你们的意思是,这个研究中心不仅仅是一个壳?”
“想什么呢!我们劳心劳神就为了弄个空壳子啊?虽说最初的目的是帮你解决职级问题,但经过深入研究讨论,认为这确实是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想法。所以大家的想法是,既然要做这个东西,那就把它做大做强。”
慕远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冯局的这番话,让他有些触动。
春风十里,不如娶你 酒酿葡萄
哪怕之前冯局说省厅准备让自己去警校挂个教授什么的,他也没当回事,因为他没打算去。
可现在冯局这番话,却仿佛是给慕远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
研究中心耶!听起来就很高大上……呃,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研究中心有它独到的优势。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慕远现在是西华市重案大队副大队长,而没有挂着省厅协侦支队副支队长的名头,那么如果其他市发生了什么大案,能主动找上门来请慕远协助吗?
正常情况下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私交很好,亦或者是慕远主动过去帮忙,对方半推半就也就接受了。
可慕远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哪儿发生了大案子?
可若是弄一研究中心就不一样了。
首先这研究中心的名头听起来就不一样,给人的感觉就是专业!
遇到难题,向同行求助,那显得技不如人,可若是请教专业人士,那就没问题了。
就好比尸检、视频图像分析处理、模拟画像等业务门类,各执法办案部门遇到无法解决或者拿捏不准的问题的时候,都喜欢求教于专业人士或者专业机构嘛。
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这个研究中心的名头打出去,肯定会有很多办案部门带着案子找上门来。
那时候自己还怕缺案子?
肯定不会的。
其次,研究中心有研究中心的好处,它只解决最专业、最核心的问题。
比如一个案子需要模拟画像,自己只需要帮人做模拟画像就行了,不需要参与其他细枝末节的东西。
又比如对视频图像进行分析,自己也不需要参与其他环节,只需要盯着视频就行。
这对自己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可以省下许多精力,只做最要紧的事情。
这样一来,单个案子自己赚取的侠义值或许会减少,但总得来说肯定会增加的。
人不可貌相 蘇銘白
其实就现在而言,慕远也不是特别看重侠义值的获取效率了,只要一直有收益才行,重点还是破案,特别是命案。
而冯局长的这个提议,无疑能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案子。
嗯,这是好事!
“冯局,按照局里的意思,这个研究中心还得有一班人马不是?”
“那肯定啊!”
“那这研究中心取什么名字好呢?”
冯局:(#`O′),你这思维是不是太跳跃了一点呢?